第2章 无标题

作者:上天台打金砖
更新时间:2016-02-20 22:39
点击:169
章节字数:1205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上天台打金砖 于 2016-2-20 22:42 编辑


我迎来了小学的最后一年。就像是一场梦,但那一瞬间确实发生过。生锈的红褐色彼端,明亮的天空熠熠生辉,犹如远方无边无际的大海。

如果空间上下颠倒的话,个子娇小的我就会从房子屋顶所形成的平行线间掉落,被吸入无垠无涯的天空吧。 ——北村薰《盘上之敌》

1


那之后过了两年,曾经光辉闪耀的日子也早已远去,陪伴自己的是高三临考堆积成山的复习资料和数不清的补习班,每日忙忙碌碌甚至都抽不出那么几十分钟去弹弹琴。

“就算是真姬同学,要考上总体而言偏差值最高的医学部,也必须要下一番苦功啊。”

被年近六十快要秃顶了的班主任这样语重心长地告诫了。

对于她来讲,考取一流大学并不算什么难事。但是作为西木野家的独女,未来的西木野病院继承者,她必须考到全国最顶尖的医学部去,这就意味着她必须面对更大的考验。音乃木阪虽然名义上是历史悠久的名校,但事实上这么多年来偏差值超过70的学生寥寥无几,更遑论考取旧帝大的学生了。在巨大的升学压力之下,她除了放弃一切兴趣埋头苦读之外,别无选择。

如果现在那个人还在,会怎么做呢?强硬地把自己从堆满了学习资料的课桌面前拉开,一路拖上天台然后做些重复“niconiconi”五十遍之类的蠢事来“放轻松”?

又或者是说着“诶,妮可要听音乐啦,真姬快弹给我听”,然后也不顾她的抗议,跑到琴房掀起三角钢琴沉重的琴盖,对她示意“快坐下”,自顾自地靠在漆黑的钢琴旁闭上眼等着悠扬的旋律从她的指尖流泻?

不论何时何地,这个不像前辈的前辈总有办法让自己一下就心情愉快起来。

真姬无意识露出微笑,小小的走神让她不自觉地动了动手里的自动铅笔写下两个片假名。回过神来发现那人的名字堂而皇之地横亘在函数题留空部分的正中央,不知怎么就慌了,赶紧拿橡皮擦掉。

“第一次看见真姬ちゃん做题目的时候不是那样严肃的脸呢喵~”

有些受惊地抬头,猫一样的友人坐在前座上,双手托腮看着自己灿烂地笑。

“喂,凛ちゃん,不要打扰真姬ちゃん做题啦……”花阳轻轻拉了拉凛的袖子,同时对真姬比了一个道歉的姿势。

“啊,没关系的,你们随意。”真姬摆摆手表示自己完全不介意,她做题的时候自然而然能够集中精力,并不会被外界所干扰。

一回头就扫到了练习题上面橡皮没能擦干净的文字,浅浅的铅笔印迹还留在上面。

——好吧,更正一下,她能够集中精力,并且不会被“除了某位前辈以外”的事情所干扰。

干脆搁下笔,稍微休息一下。从窗口远眺,秋叶原独有的景色映照眼底。其中的某一幢大楼,就是那位已经毕业的小前辈的所在地。毕业之后果决地进军偶像,这是被所有人都料想到的事情了。“部长对于决定了的事情就是勇往直前呢”这句话在临近毕业的时候几乎成为了μ’s全员的“调侃部长专用口头禅”。

——那么,真姬自己呢?

她记起抽屉里的测验卷,成绩相当理想,几乎可以说想要进哪所学校哪个科系都没有问题。

但是她做不出进路决定。


从出生到现在,西木野真姬就像是被名为命运的洪流裹挟着推搡着往前走,从来逃不了,从来躲不掉。长到这个岁数上,她都没有做过几次“只属于自己”的决定,大多数时候她不过是顺着父母的意志而行动,像是一匹所谓的血统纯正高贵的名马,被强迫遮住了视野,只能够朝一个终点奔跑直至力竭。

所谓强者如何界定?所谓弱者又是何物?

她身上流着的西木野家的血让她能毫不客气地与上级生争辩,却也让她不敢越雷池一步地走着已经被父母划定好的道路。她便一直如此地当着她总是看不起的胆小鬼,并且自欺欺人地无视掉这个事实,更为甚者,用尖锐的表象掩盖自己实际怯懦的内心。

——直到与那群人相遇。

高坂穗乃果身上兼具孩子气的纯真无暇与大人都不敢标榜的勇气和决心,笑着闹着从自己身边跑过,冰冻的湖面上便出现了裂痕,从那以后越来越多的人站到她身边,告诉她这个世界上有个东西叫做“大家的梦想”,并且说,这个梦想也有她的一份。

梦想。

如果说西木野家的大小姐长到这个岁数上还有什么觉得是奢侈的,那就是这个了。虽然朝着这黑暗中的一缕光芒伸出了手,但心中一直无法摆脱沉重的枷锁,她为此痛苦不已。

“刚从狭小空间出来的人会习惯在一小块地方转圈,适应不了对他们而言过于广大的空间,真姬ちゃん你不觉得自己就是这样吗?焦躁不安地想往更远的地方走但又不敢,只是在原地闹着别扭罢了。”

对她说出如此尖锐的话语的,是个头比自己还矮的高三前辈矢泽妮可——叉着腰,指尖快抵着真姬的鼻尖,说出了这样的话。那一瞬间真姬想不到任何话语去反驳,她知道自己无法反驳。一来真姬不得不承认妮可说出的话正中红心,二来妮可确实有资格如此批评她。

恕她直言,其实她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自我中心”的人。对于自己决定的目标,从未有一刻的犹疑,像是箭一样笔直而去,虽然曾经无情地被现实摧折,内心深处却从未屈服,像是烈火一样在满是荆棘的丛林中燃烧出一条道路。

总能够和妮可抬起杠来的真姬,罕见地沉默了。她垂下眼睛,盯着脚边地板上的一小块污渍,不知应该把自己的思绪往哪里放。

“走吧。”在真姬还晃着神的时候,妮可向她伸出了手。

“诶?去哪?”

“妮可我啊,最见不惯你这个样子了。”强硬地拉起了真姬还垂在身边的手,“是时候让你见识一下不同的世界了。”

脚下一个趔趄,视野开始晃动,真姬踉踉跄跄地被拖着往前跑。在她前面跑着的背影,小小的,却无比可靠。

跑啊,跑起来,向着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飞奔而去,不要再被外力追逐着抱头鼠窜,不要畏惧高山大河毒蛇猛兽,只要心无旁骛地往前跑。

跑啊。跑啊。真姬,跑起来!

一直以惯性为法则的命运,就这样悄然改变轨迹。


一月的center试验结束之后,真姬在花阳和凛的祝贺声当中陷入了深深的纠结。

并不是考得差,相反,她考得很好,同样也有信心在二月的二次试验中考取志愿的大学。真正困扰她的是志愿填报。

国公立大学的志愿只能选取一所,私立大学虽然有更多的选择,但比起早庆上,父母显然更中意旧帝大一系,在这其中就有全国最优秀的医学部,关东关西各一,如何选择?

扎根在东京的西木野家当然更希望自己的独女选择本地的大学,而真姬自己却像是终于得到了逃命的机会一样急于向遥远的关西逃离。

毫无疑问,学术氛围浓厚而且学风自由的大学能让她获得难得的喘息之机,也能让她学习如何成为一名优秀的脑外科医生。但西木野家需要的不是一位“在临床研究上取得重大突破”的专业医师,而是具有管理能力和手腕的、院长的继承者。对于真姬的父母来说,拉斯克奖的奖杯并不如西木野病院的招牌沉重。自幼就习惯对于父母言听计从的惯性与真姬自己的意志再度起了冲突。

她为这个问题所折磨,在高三已经绷得过紧的弦几乎要断裂。

浑浑噩噩地被花阳和凛带到秋叶原的咖啡厅,对于庆贺的话语完全听不进去。就在这个最不想让人看见自己脆弱的时刻,见到了——

“啊啦,是妮可ちゃん啊喵!”凛从真姬对面的椅子上蹦起来,热情地打着招呼。

哎?!

真姬的脑袋一下空白了,身后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嘘——不要暴露大家的偶像妮可妮的行踪哦,要是被狗仔队抓到可是很头疼的呐~”

回头的时候差点没把脖子闪了。

标志性的双马尾放了下来,长而柔顺的黑发披散在肩头,墨镜遮住了大半个脸,唯有嘴角勾起的小恶魔式微笑还带着两年前的痕迹。

整整两年,就在咫尺之遥的地方,却没有见过面。并不是不想见面,而是妮可忙于应付道的种种琐事,真姬自从进了高二就被父母以“反正偶像活动也已经结束了”的理由扔进补习班的海洋。邮件倒是时不时还发一下,见面却完全没有时间。今天终于见到了,心里却五味杂陈。

怎么说呢,总感觉这个人,不负责任地抛下自己一个人长大了。

虽然眉宇之间尚且留着稚气——前辈的娃娃脸也是一大特色——但是与凛和花阳交谈的时候那种感觉已经是完全的大人模样了。

是了,我承认妮可原本就一直比实际上看上去可靠得多,可是也不该……

抛下我一个人远远地就跑走了……

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知妮可和那两位同样许久不见的友人做了什么样的交涉,凛和花阳就先行离开了,留下真姬还坐在原处,妮可坐到了她的对面。

“真姬ちゃん,烦恼中【困(こま)る】,かきくけこ?”

“说什么傻话呢。”在这句话传到脑内处理完毕之前,下意识地先反驳了一句。就好像,直到昨天两个人还是老友之间吵个不停的相处模式。话音刚落,顺便也回过神来,才发现凛和花阳都已经走了。

“那两个孩子跟我说你最近好像很烦恼的样子,留我下来给你单独做心理辅导呢。”妮可把墨镜摘下来放在桌上,毫无阻碍地直视她的眼睛,“宇宙第一偶像妮可妮跟你一对一地聊天,心怀感激吧。”

“什么啊,真是莫名其妙。”

——本来是想要如此回答的,但在玫瑰色双眸的注视之下,最终用了一个弱弱的点头来回应。

“嗯~那么是什么问题让可爱的真姬ちゃん烦恼不已呢?”妮可的笑容相当具有调侃意味。

嘟囔着“这什么语气”,真姬整理了一下思绪,还是把前因后果告诉了妮可。

“哎呀,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真是……”妮可有些无奈地摊手,“只属于优等生的奢侈烦恼啊。”

“我这边可是相当认真地烦恼着呢!”

“是,是。”妮可看着因为小小的生气而把脸鼓得像只小包子的真姬,差点没大笑起来。

“那么可靠的妮可前辈,有什么解决办法吗?既然这么自信地说要帮我做心理辅导,想必是胸有成竹吧。”

“这种时候只要扔硬币决定就行啦。”

“什……你是在拿我开玩笑吗?!”

“才没有,妮可我可是很认真的。”妮可从零钱包里拿出硬币攥在手里,“真姬ちゃん来决定正面反面分别代表哪个大学,我来抛硬币然后接住,哪一面朝上就去哪里读吧。”

“人生大事怎么能用硬币来决定!”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能不能决定呢?反正真姬ちゃん现在已经烦恼得不知所措了根本想不出解决方法吧?你一直都这样,我知道的。”时隔这么多年,妮可还是很清楚真姬的导火线要怎么引燃,“或者,你不想用这么孩子气的方法决定的话,就快点自己解决啊。”

被用那样挑衅的语气针锋相对,真姬却忽然冷静下来了。大概是从以前她就知道,跟这个前辈较量,如果自己被激得火冒三丈就肯定赢不了,所以形成了条件反射式的镇定。她安静地望进那漂亮的玫瑰红色湖底,瞧见隐藏在玩笑下的认真和担忧。真姬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答案到了嘴边。

“我会留在东京,不过,是以我自己的意志。”

并不是因为父母的意愿,而是出于自己的理由选择了未来的命运。至于那个理由,或许不足为外人道。唯一确定的是,现在的她,想要以自己的想法留在东京。

“看,这不就决定了嘛。”妮可笑着摊开掌心,里面是一枚五元硬币。她把硬币放在桌子上,推到真姬面前,顺便拿走了账单。戴好墨镜,提上包,妮可起身准备离开。

“硬币送给你了,以后有什么烦恼的事情还可以来找我哦。不过妮可妮是很忙的,接下来也有工作要去忙呢,先走一步啦~”

走出咖啡厅没几步,手机就响了。妮可拿出手机,屏幕上闪烁着熟悉的名字。她接起电话,收起有些轻浮的语气。

“喂,是翼さん吗?”

“……嗯,做好决定了,虽然会很辛苦,但是我还是想留在秋叶原。”

“……是的,我知道去美国会比在这里有更多的机会,但是我也有不得不留在这里的原因。”

“……不愧是翼さん,一猜一个准啊,确实有一部分原因是这个,不过还有一些我个人的原因在吧,至于那个就是秘密啦”

“……好的,那祝你在美国一切顺利……记得啦,不就是翼さん心心念念的穗屋馒头嘛,我会记得帮你寄的~”

挂断电话,妮可呼了一口气,白色的水雾停留了短暂的瞬间就消散了。

——距离能够独当一面的偶像还有很远的距离呢,加油啊矢泽妮可!

下意识地随手往包里一摸,没有了熟悉的触感,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把那枚硬币送给了真姬。

“既然拿走了希留给我的幸运信物,那么就好好运用它的运气,浪费了的话可饶不了你哦。不过没了那东西带给我的好运,接下来该不会处处碰壁吧?”

说着有些苦恼的话,眼角眉梢却都是掩饰不住的笑意。


二次试验的时候,真姬将那枚五元硬币挂在了包上,去参加了考试,无惊无险。

三月,合格发表。T大理科3类合格,学期六年。

一度脱离的齿轮再度咬合起来,名为时间的机器继续往前行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