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无标题

作者:伊苏登
更新时间:2016-02-19 01:03
点击:962
章节字数:489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南来楠往



南条爱乃的事业正如日中天,各种event、live开到她快要转成一只小陀螺,推特上的follwer也以迅猛的势头增长着,虽然远谈不上一掷千金,但她终于是对买不起猪扒饭的日子说再见了。这样的南条爱乃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尤其是在她养伤期间脸蛋明显圆润了不少之后。


你永远不知道一个人笑着的时候心里在想什么,就如此刻经纪人先生被南条爱乃变幻莫测的笑容弄出了一身白毛汗,但其实她只是因为妄想着小女友会在情人节给她怎样的惊喜而不经意把笑容暴露在了脸上。


正值午休期间,南条沉浸在幻想中乐不可支。只要想起小楠亲手制作的巧克力就仿佛香甜丝丝入口,味蕾间萦绕的全是可可的浓郁芬芳。看着南条陶醉到跳脱出刘海遮挡范围的八字眉,经纪人不得不硬着头皮闯进她的脑内世界告知二十分钟后的两点整还有杂志写真要拍,而留给她收拾的时间不足五分钟。


南条爱乃穿着酷酷的立领棒球服、酷酷的翻脚牛仔裤、酷酷的纯白贝壳鞋,脖子上挂着酷酷的mix–sylte耳机完成了一组酷酷的照片拍摄,楠田亚衣奈通过不为人知的秘密渠道先行大饱眼福。比起脸她更认为自己是地地道道的肌肉控,尤其是稍微绷紧的上衣隐约透出的胸肌轮廓真是让人把持不住。直到与南条爱乃交往后,楠田仍然保持着对肌肉的憧憬,但最喜欢的形象排名第一位已然被南条光滑柔软带点肉感异常好捏的身体取代。南条曾经在工作结束回家时抱怨有人调笑她快要变成圆滚滚的球,楠田对此满不在乎。爱得不够深才会说出这种不得体的话,真正的喜欢是不论她棱角分明还是下巴圆润都一如既往支持鼓励。楠田倒是巴不得她能多长点肉,肌肉多了才好给膝盖和腰足够的力量来负荷她们大体力的排练。不能一起站上舞台的滋味太寂寞又充满遗憾,她希望能在最闪亮的顶点与她共舞,正如4th那场亲密无间暧昧丛生的硝子の花園。


“南酱你是不是瘦了!”楠田将写真和本人好好对比一番得出了结论。


外置音响里乒乒乓乓的效果音显示激战正酣:“欸,体重倒是没太大变化。”


楠田手里的杂志好半天没翻过页,蓬卷马尾假发加上又潮又酷的一身行头,和眼前套着小熊睡衣短发乱蓬蓬手柄按得叭叭响的家伙仿似共用一具身体的不同人格。这种交往一个女友收获几个池面少年的大赚的感觉真是让楠田心里五味杂陈,万一在家里自由散漫的样子被粉丝看到会不会产生不好的反响?转念想想这个人在老早之前的节目上就表现得懒洋洋能坐绝不站能躺绝不坐,喜欢南酱的粉丝一定都是很温柔的人吧…难为他们了。


嘈杂的游戏音效没多久便停止,两人同一行业同一组合的恋人兼同事身份给予她们很大的便利,比如一年半的时间内由于收录广播而有了固定的见面机会,比如可以在言行上堂而皇之地秀恩爱,比如像现在一样由南条前辈来给无论配音还是歌唱方面来说都有长足进步但离优秀还有几步路要走的楠田亚衣奈桑进行晚间辅导。


“语气要更真实,把自己代入角色用声音去表达情感。”南条捧了标注得密密麻麻的台本为她演示,楠田听得心不在焉。


好像得到情人节巧克力之后南条爱乃对待她的态度就有了微妙的转变,以往穿衣稍不慎露个腰都会惹来小前辈一顿狼吻,最近即便自己图方便只套一件衬衫光着大腿去冰箱拿饮料都得不到半分瞩目了。楠田思索半天脑子里蹦出“倦怠期”这么个词汇。确实南条比起刚交往时淡定了许多啊,至少自己次日起床腰腿酸软的频率已经明显下降,到底算好事还是坏事呢?楠田傻傻拎不清楚,初恋的弊端就显露在这里了,完全没有经验可供参考嘛。


楠田亚衣奈从南条爱乃的室友升格成为女友的时机可以说是完美,同一屋檐下也很有可能做不到抬头不见低头见,毕竟工作性质决定她们没有稳定的休息时间,两三天没办法好好说话是有的,三五天到别的城市甚至国家而不能见面也是有的。交往的契机就在南条爱乃刚从国外飞回来因为连轴转导致黑眼圈明显后,经纪人终于良心发现给了她四天实打实的休假。


南条起初不觉得什么,可是日子过得久了偶尔会有孤独感,最关键的是没有恋爱对象就只能依靠老妈隔三差五从老家跑来给她收拾屋子。这样不好,很不好。南条还是很孝顺的,为了给亲爱的母亲减少负担她决定寻个室友,既能分担租金又有人会看不过眼自动自觉帮她整理随手丢在一边的衣服杂志光碟,完美。


楠田搬进来时还没有那个将两人紧紧捆在一起的奇迹般的企划,南条边慨叹着从小练习舞蹈在女仆咖啡厅打工的女孩子果然是不一般边劳动自己没啥力气的小胳膊小腿儿跟在新室友身旁递前递后。楠田亚衣奈是非常可爱的女孩子,这个认知烙在南条脑子里愈加清晰。大到企划越做越成功时楠田虚心不懈的请教,小到同居最初几乎不太敢直视南条的眼睛,楠田在镜头前时常给人熊孩子的印象,但是在那外表之下的怕生本质每一次都让南条新鲜得难以自持。


五月份,企划进入正轨发展飞速,南条坐了几小时飞机又要倒时差累得不行,经纪人大发慈悲将工作往后顺延给她空了几天假期出来,刚好楠田最近也没有行程安排,南条还没来得及打开钟爱的FF14就被她拖上了街。不强硬一点的话南酱会把整个假期耗在游戏上,楠田是这样想的。


饰品店、音像店、电器店、商场,一圈逛下来南条情愿再飞国外办一次LIVE也好过双腿几乎报废。


“五月已经开始热起来了,我们去喝冷饮吧小楠!”南条的毛线帽无精打采趴在头上,帽子主人小脸儿刷白还硬要装出没事人的样子摆出温和的符合前辈身份的笑容。


楠田逛到兴头上经南条提醒才恍然这御宅族人大概是累到腿脚酸疼又不好意思直说才找了个听起来挺合理的借口:“好啊,那就进去喝点东西顺便休息吧~南酱好歹也排练了这么多次看起来还是没什么长进呢。”


楠田的抖S风已经初露端倪,南条打个哈哈糊弄过去,随便怎样都好她只想让脚底板有缓口气的机会。如果一个家里蹲愿意被你带出门,原因只有两个,要么她看你顺眼,要么她对你有所企图,然而从某种深层意义来讲这两个原因可以合并成为一个。久保由利香作为南条关系超级亲密且共事已久的好友之一十次约她出门都有六七次被拒绝,所以她曾经在LINE上义愤填膺地发消息:“南条爱乃,再不出门你要窝在家里长蘑菇了!”


“长蘑菇不好吗,可以自给自足不用担心饿死,况且菌类营养价值那么高。”


“少打一些游戏吧,你脑子都糊掉了。”


“FF14不是烧脑的游戏啊,怎么会糊掉?”


“我就说你闷在家里不出门迟早会变成傻子,现在一语成谶了吧。”


“小鹿原来会用这么高端的词汇啊,刮目相看。”


“你就抱着游戏做梦去好了,下次休想我再陪你排队买碟!”然后再也没有回复了。


21世纪的今天网购就能解决大部分需求为什么人一定要出门不可呢,南条回忆起遥远的13年和久保的奈良之旅,那时她还是积极健康勤勉向上2字开头的年轻人,现在……上了年纪玩不动了,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吧。


南条若有若无的残念气息延伸外放到玄关,楠田把买来的饮料整齐码放进冰箱,清空过期的零食,把南条随手和肉类扔作一堆的面膜归置到它的专属夹层中,又转悠到厨房将晚饭的食材洗净切好,忙忙叨叨的夜晚六点钟还要给盘腿搂着抱枕化作软体动物瘫靠在沙发边缘的南条投喂薯片。这老妈子一般的生活状态根本不在室友的职责范围内好吗?可是喜欢就是这么回事,愿意为某人做出无伤大雅的改变,想用尽全力让她开开心心无忧无虑地打游戏吃零食看电视。无关乎室友同事好友,就只是单纯的喜欢和想对她好,至于另外那个人能否明白是否接受都不要紧,谁也没规定喜欢就必须是相互的。


拈了薯片送到无脊椎动物嘴边:“南酱,明天出门吧。”


“欸~才下飞机有了几天假期,小楠让我好好补个觉嘛~”一把懒骨头歪在沙发边连声音都软塌塌的。


楠田不是在询问她的意见,只是通知她这样的事实而已,不然以南条在广播时无数次回绝她出去玩的邀请恐怕等她主动出门的时候已经寒冬腊月:“哟西,我去煮饭,南酱今晚早点睡哦,不然明早起床会很痛苦的。”


“小楠,等等小楠?我没说我要去啊,喂——”楠田把她的话当作耳边风,步履轻快地杀入厨房备战晚餐。不能理会南条的哀嚎,小前辈不擅长撒娇却总在无意之中释放让人抗拒不了的气场,等她撇着八字眉扭着小短腿瘪着嘴说不想去的时候她就会真的惯着她陪她把整个假期用来打游戏。


南条胆子不肥,不是说怕黑怕鬼,而是指楠田表情冷漠下来她就会吓得小心肝儿咚咚咚地跳,所以尽管万分不情愿她还是挣扎着从舒适的被窝里爬起来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说的就是南条迈着灌了铅似的两条腿一屁股坐在小店卡座里时的心情。楠田犹豫一下,还是只给南条点了芝士蛋糕和热饮,入夏之前和工作忙碌时是小前辈的胃病高发期,每次见她捂着胃疼到缩成一团心里就钝钝的痛。


楠田唆着吸管不撒嘴,注意力都被坐在她对面的南条牵走了。小前辈头埋得低低的,削葱似的手指捏着勺子不停地往嘴里送,每吃一口就要伸出粉红的舌尖舔舔下唇和嘴角。她不是在意形象,只是东西太美味怕吃得快咬到腮颊软肉所以必须做点小动作缓冲一下。南条出门不爱上妆,懒、嫌麻烦,只有框没有镜的框镜架在鼻梁,土黄或者黢黑的毛线帽往头上一兜就敢走,个头小往人堆儿里一埋找都找不见,根本不担心被人认出来。南条睫毛淡,浅褐色的眉弯下压着,故意颜艺就会透点调皮的滑稽。到底是天生的成分多还是长期家里蹲所以皮肤白得不像话呢,楠田也不知道,只觉得想伸出手沿着眉心滑到鼻尖,然后浅尝那片正翕动着的唇。


始终不敢抬头连脖子都开始泛酸,小楠没察觉到自己的视线有多火热吧,玻璃杯外壁的水珠已经在桌面晕染开一圈水渍,里面的液体却不见减少。那是当然的啊,因为小楠只顾着盯着她看,根本没在喝东西嘛。蛋糕吃完了,接下来要做点什么避免目光相对呢?南条踌躇了,靴底在地板上踢踢踏踏,无聊到数起盘子的纹路。小楠在想什么呢,这样暧昧地看过来是不是也如她一样因为喜欢的情意并没有随着时间被冲淡反而像酿制的红酒更加香醇?LINE的提示音同时在两人手机响起,是同组合的酒鬼们又在讨论上哪里度过悠闲的时光,怎么好像所有人放假的日子都赶到一起去了?


回家的路上经过便利店,楠田次日有其他日程,为了防止小前辈在家里没人的情况下又用杯面打发自己,特地带着她去采购了足量的饭团和钟爱的糖果。


“反正南酱会睡到中午才起,午饭就勉强凑合一下吧。糖不能多吃哦,晚上我就会回来,不控制食用量的话下次就不买给你了。”怎么像是幼稚园老师在教育小朋友?乖乖听话哦,不许吃太多糖果,虫子会把牙齿蛀掉。她是看起来很不懂事吗?好歹也是19岁就独自上京闯荡的人,怎么会这点常识都没有。


“ok我知道了。”顽皮地学着楠田在广播中的语气还耸了耸八字眉,意料中引来一阵娇嗔。小学男生对待喜欢的女孩子就会揪她们的头发,在书包里放些稀奇古怪的玩具借此吸引她们的注意对吧,南条现在的行为就和那些小男生没差,刚才还在自我夸奖的人此时心理年龄小于等于七。


公寓的必经之路上盖了一座小小的公园,小朋友在里面荡秋千玩沙子不亦乐乎,楠田则被一只喵喵叫的无主小猫逗停了脚步。一路跟随猫咪回到它的窝里,简简单单的宽大纸箱,大概是附近的居民怕它刮风下雨没处可躲而留下的吧,里边还有人工投喂的痕迹。


“无家可归了啊,真可怜……”缀在楠田身后的南条爱乃眼睁睁目睹一只猫占据了她梦寐以求的怀抱,楠田说着还被猫舌舔在脸颊,住嘴啊啊啊!!内心惊涛骇浪面色依然平静,南条默默移动到楠田身边肩靠肩企图夺回她的瞩目。没被理睬,楠田抱着猫转身,看样子打算将它养在公寓里。


“喂喂喂小楠,我们住的地方本来就很小了。”南条“友善”地提醒着。


被猫咪湿漉漉的鼻头蹭了蹭,楠田开着玩笑往前走:“嗯,是时候请南酱搬出去了。”


等了一阵没有听到拖沓的脚步声跟上,再回过头去,南条委委屈屈蹲在纸箱里,手臂环绕着小腿,眼睛里盛了一汪清水随时要满溢而出。


可能是鬼迷心窍了,楠田扭头时飞扬起的发尾,玩味上翘的唇角,抱着猫咪而脱离袖子遮掩露出的一截纤细皓腕,举手投足,暗里着迷。南条张开双臂不受控制地望向她,模样比流浪的小猫更可怜几分。


听楠田述说着交往那日的回忆,南条颧骨上灼得火热。这竟然是她干出来的事吗,躲在纸箱里向小楠撒娇乞怜什么的,为什么害羞得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所以,南酱那时候不是好好地问了‘可不可以只养我一个’吗?为什么最近倒是冷淡起来了?”追根究底楠田还是想知道恋人突如其来的距离感,她不是细腻的人,所以看不出南条眼底强自忍耐的冲动和希冀。


“砰!”南条仿佛听到自己头顶炸出了小朵蘑菇云,问题的答案比回忆更羞人,她可以不说吗?


“呐,南酱?”


贴得太近了,能感受到耳边的呵气如兰,南条哆嗦着开口:“小、小楠先离远一点。”


不满地瞪着主动退开的小前辈,再不老实交代她要生气了。


“都是小楠的错,小楠太不自觉了!”抱着壮士赴死的觉悟一脸英勇就义,南条喊得很大声。


“欸?”楠田不解。


“排练已、已经将近一个月了,想说总是和小楠腻在一起的话,很难不想歪,不想小楠跳过舞后揉着腰喊痛。”


是这样啊。


情节人送出了唯一一份自己亲手制作的巧克力,当晚就被不知餍足的年上恋人狠狠需索了一番,接下来的LIVE排练自然动作僵硬浑身不适,原来南酱有注意到啊。楠田偷笑,所谓前辈的余裕,总是适时地泛滥着温柔。


揉着南条红透的大耳朵迫她面对自己,不太会说漂亮话,那么就用实际行动来表达吧。


“可以拜托小楠明天预定好的约会推迟吗?”交换着微热的吐息,南条在心里暗自琢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