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楠条短篇】夜晴昼雨 3.19

作者:伊苏登
更新时间:2016-02-09 02:03
点击:1548
章节字数:428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流曳浮苏丿 于 2017-3-19 23:08 编辑


爱生活爱楠条!


一排玻璃杯反反复复擦拭了七八遍,卧在吧台前的身影还没有停止的意思,酒盅接连不断递到嘴边,楠田亚衣奈求助地看向居酒屋老板。今年已经迈入四十岁后半的大叔耸耸肩示意自己爱莫能助,步履生风地果断地掉头回到后厨去,留楠田在空荡的居酒屋内对着明显醉意上头的客人暗自发愁。


把人叫来居酒屋帮忙结果碰到难缠的客人就立马跑路让女儿独自处理烂摊子这是身为一个父亲应有的姿态吗!时近午夜,小店中只剩楠田用揉皱的绒布抹蹭杯口和厚实杯底磕撞木质桌面的声响,犹豫再三还是收走了横七竖八散落的酒瓶,楠田轻声开口:“客人,我们要打烊了。”


南条爱乃向来沉稳自持,不然家里人也不会放心她孤身在东京居住,像现在这样不计后果只求醉倒的情况是第一次出现。人在极端的情绪下连跳楼割腕都做得出,何况只是区区借酒忘忧。没有深不见底的酒量,所以清空三瓶一合一瓶二合的清酒后她已经在微醺状态。还远远不够,一口一口抿掉大半瓶烧酒,南条眼前的景物变作二三重,埋首在手臂筑起的围墙间缓和脑子里的天旋地转,大叔老板的劝解在她听来都变成嗡嗡的嘈杂声。


人应该要有梦想,不然与飞禽走兽何异?南条爱乃很少和人谈起她的梦想,比起夸夸其谈她更倾向于用实际行动去达成愿望,为此她可以忍受老旧狭窄的双人宿舍、不在意稍显窘迫的人际关系,在钱包失窃身无分文买不起便利店的猪扒饭而失声痛哭后她也可以收拾心情继续次日的拼搏,甚至为了生计打破原本的底线所接受的一些工作她都能看做是为今后的成功而做出的必要铺垫。但这一次不同,站得高了摔下来自然也伤得更狠,家人关怀的电话、朋友小心翼翼的问询、工作伙伴无言的安慰都让她倍感无地自容。失败就是失败,她不需要借由外物作托词,是她不够优秀不够成熟才跌得伤痕累累。趁大家体谅她的心情特意为她腾出假期时竭力放纵吧,之后就要数倍地努力和磨练才行。趴在臂肘间,南条支起沉重的眼皮摸索着酒盅,小巧精致的瓷白器皿故意和她作对般,明明近在眼前伸出手去却怎么也触摸不到。


“客人,我们要打烊了。”总算抓住来回躲闪的小玩意,南条拼命想睁大眼睛,身体却不听使唤,依稀辨认出温声细语传来的方向,这样的音色说不定很适合做声优,心里模模糊糊冒出奇怪的想法,南条爱乃彻底醉倒过去。


在平常日来居酒屋喝得酩酊大醉的人无非有两种,或者遇上了开心事,或者生活不顺利,而此刻面色酡红伏在桌前连肩颈都撑不起的女生显然属于后者。暑假期间的楠田亚衣奈被老爸生拉硬拽到居酒屋打下手,大学生活无忧无虑,她还没机会体验到人生风雨,但客人从进屋起就紧锁的眉头直到她醉得不省人事也没能松开。好像不比自己大几岁,脸颊圆润,侧面的下颌骨却线条硬朗。自家老妈总给她灌输陈旧观念,说是薄唇的人十有六七少情寡义,嘴唇饱满则感性温和,这么看来客人应该是感情丰富的类型?楠田对短碎发女生饶有兴致,不自觉被她吸引,正想凑近身体摸摸那条看起来手感良好的淡眉,客人似乎睡梦中也不得安稳,嘴唇翕动吓得楠田倒退两步。


幸好自己无礼的举动没被客人发现,楠田抚着扑通扑通猛跳的心脏稍微推推客人,没有回应。小力摇晃起客人的肩膀,还是没能唤醒她。这可麻烦了,楠田在原地急得团团转,她还赶着回家追凌晨更新的番剧,虽然可以让妈妈帮她录下来,但是第一时间品味到剧情的痛快感是时光机给不了的。


“爸爸,怎么办啦!”楠田气呼呼埋怨起收拾完毕的老爸,她会遭遇这种尴尬爸爸才是罪魁祸首


大叔头疼地背过手去,小姑娘也不是生客,之前来的几次都很好地控制饮酒量,唯独今天……


“亚衣奈去看看客人的手机能不能联系到谁吧。”


“欸!为什么不是爸爸去!”


“你要老爸对陌生女孩子动手动脚吗?回家说不定要被妈妈罚跪。”


楠田撇撇嘴接受听起来仍然很勉强的理由,小声给客人道了歉,虽然她也听不到就是了。翻找出手机,屏幕漆黑一片,尝试开机失败,看来是电量不足自动关机了,这下要怎么做


“就先把客人带回我们家吧,希望她醒来的时候不会发怒才好。”


“咦,我们家哪有地方给她睡?”


“当然是亚衣奈的房间了,快来搭把手。”即使个头不高的小姑娘醉倒后也有一定分量啊,提前截住女儿意图反抗的话头招呼她来帮忙,两个人合力把睡得昏昏沉沉的南条爱乃搬上小车。


清晨的阳光透过薄纱窗帘照射到面庞上,南条爱乃不适地翻身想要躲开光束,坠落感让她骤然清醒,然而缺少锻炼的身体没能及时作出应对,吃痛的惊呼和身下的绵软感同时传来——“呀!”


楠田睡得正香被突如其来的重物砸到身上,想也不想用力伸手推开压在上面的人,紧随其后的就是“咚!”的一声。南条还在懵然状态就连续遭遇跌落、被推开、额头撞到床脚的惨况,等楠田完全恢复意识时她正捂着额头痛苦地闷哼。


“对、对不起呀!”醉酒的客人占据了楠田的小床,她只能打地铺度过漫长的一晚,哪想到梦里正和内田笃人亲密地握手合影时突然从天而降一颗陨石,砸得她尚在半梦半醒间就下意识做出抗拒动作。看到卷着属于她的被子弓起身体的客人,楠田急切地想扶起她察看额头伤势。


这一定是她经历过的最差劲的假期,南条眼前的小星星旋绕起伏,手指触碰的地方明显肿了起来,面色不善地挥开企图搀扶她的人。楠田亚衣奈有点着恼,醉倒在先占床在后,不吱一声压到自己身上,现在她道了歉还臭着脸摆谱,早知道不带她回家了,好心没好报!叠整好床铺跑去盥洗,她要和爸爸告状,太过分了,人不可貌相


南条爱乃蹙眉强按下宿醉后和遭受撞击的晕眩感,胃里一阵阵翻腾,冲到洗手间抱着马桶稀里哗啦吐到胆汁都快呕出来。好难过,以后再也不要学人家借酒消愁了。昨晚到今早发生的事情太过玄幻,以至于楠田亚衣奈叼着牙刷处于目瞪口呆状态。正想换洗好之后就出门找人逛街不要看见那个不识好歹的客人,结果她径自跑到别人家里吐得满室狼藉,楠田嫌弃地把她和牙刷一并丢在卫生间,临走前不忘漱掉嘴里的泡沫。


整理好镜中蓬头垢面的自己,南条撑在水池边细细回想事情经过。晚间在常去的居酒屋吃饭,不想狼狈的样子再惹出同情的目光因此没有邀请任何人,平日喜欢的清酒根本满足不了她想要发泄的心情,抱着不醉不休的心态喝光满满一瓶烧酒。隐约间好像被店家赶人了,但她当时浑浑噩噩的无法作出答复,之后的事情像中途被人剪辑掉的影片,时间轴直接跳跃到现在。那女孩眼熟得很,认真一想不就是居酒屋老板的女儿嘛!说着他们要打烊的好像也是她来的?所以她这是在别人家借住了一宿吗……刚刚还以为在自己的房间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地翻身了,掉下床也实属正常,而且落地时的触感肯定是压到那女孩身上了,那她推开自己也是应该,只是自己不走运,直接用脑门和坚硬的床脚做了科学的碰撞。懊恼地抓乱短发,这都什么和什么,一丝二十五岁成年人的稳重都没有,南条爱乃你真是太差劲了


清理干净被她弄得一塌糊涂的房间,南条下楼时刚好撞见忙碌早餐的居酒屋老板,旁边面相和善的女人应该是他的妻子,双手环胸坐在桌前的女孩脸上则写满了我不开心。


“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南条拘谨地欠身行礼,那女孩冷着脸的样子还颇有威慑力,南条的小心肝儿都忧惧地收紧了些。


“哪里哪里,客人睡得还好吗?昨天怎么叫你都没有回应,只好擅自查看了你的手机想拜托你的熟人,真是非常不好意思。”大叔倒是爽朗一笑,和他女儿的表情形成鲜明对比。


“叫我南条就好了,南条爱乃,我的名字。”没记错的话手机昨晚在她还清醒着的时候就已经没电了。


“南条桑你好,我是楠田,请多关照。这位是我妻子,这个是我女儿亚衣奈,”男人拍拍女孩头顶,被不耐烦地躲掉了:“哈哈,我女儿就是这样子,南条桑不要介意。昨晚你的手机没电了,我们没办法只好把你带来我家。”


果然如此,南条尴尬地搔搔后脑勺:“是我不好,打扰到你们了。”


“没有的事,南条桑额头上是怎么了?”提到这楠田更是生气,把头扭过去懒得多看南条一眼。


南条摆摆手怕引起误会:“呃、不小心撞到的,没关系没关系。亚衣奈桑,刚才非常抱歉……”


“谁准你直呼我名字了?”楠田还气着呢,巴巴地和南条较劲。


好像给人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啊,南条苦笑鞠了一躬:“楠田桑,非常对不起。”


被她这么一弄尴尬的反倒是楠田了,不自在地站起身走出房间。


“南条桑多担待,亚衣奈那孩子被我们惯坏了。”楠田太太端上饭菜招呼她一起坐,南条急忙摇头婉拒:“没事,是我不好。那个……我也差不多该告辞了,打扰到你们真的非常非常对不起!”


真是知礼的孩子,亚衣奈有人家一半他们也就放心了,楠田夫妇看着第三次鞠躬的南条心有感慨。


楠田很快捏着药用胶布踱了回来:“喂,头发撩起来。”


“啊?”南条爱乃有片刻愣神。


指指她额头撞伤的地方:“不然你自己看得到吗?”


“多、多谢……”浅淡的眉尖露了出来,楠田贴好胶布后顺手掠过她的眉毛,两人皆被这意料外的动作弄得一惊。


“你那里沾、沾了线球,我帮你拿掉。”心虚地别过脸,她只是不由自主想完成昨晚未竟的尝试,结果气氛好像变得更加微妙了。


“谢谢……”南条只觉得温热的指腹从自己眉目上滑过去,楠田一解释她却也莫名地不好意思起来。



之后很久很久南条都没脸再去光顾居酒屋,和老板家的女儿倒是时有联系。将近六年过去,南条如今再次坐回到当时的位子上,老板大叔上了一合的清酒给她:“今天可不许喝太多,不然亚衣奈又要怪我带坏你了。”


挠挠眉尾,几年前小小的撞伤一点痕迹都没留下,但南条却染上了和楠田一样,喜欢抚过眉梢的习惯:“小楠停车去了,叫我先进来吃点东西。”


“她不会是又要拉你逛街当苦力才让你提前补充能量的吧?”大叔一脸我都懂的表情,女儿领回家的女朋友他从方方面面都很满意,温柔体贴又有上进心,就是宅了点,一到休息日经常三五天不见人影。


“咳,小楠说想换张更大的床,免得我总掉到地上去……”情人间的小腻歪说给半个岳父的大叔听还真是挺不好意思的,南条闷头喝酒企图压制脸上散发的热气。


木门推开,娇小的人影蹦跳进来:“爸爸——”


“亚衣奈,看看自己成什么样子,二十七岁的人了就不能稳重些吗!”大叔故意板着脸唬她,可惜没什么效果。


“嘁,南酱二十七岁的时候还不是总被稀奇古怪的东西笑得肚子疼。”在恋人脸上偷香一口,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保养,皮肤居然还是和初次见面时一样滑嫩。


“小、小楠!”还当着大叔的面怎么好明目张胆就亲上来。


“有什么关系,南酱不是早就叫过爸爸了吗?”


“小楠怎么知道的!”


“应该这么问,南酱有什么事是我不知道的吗?”


完了完了,三十一岁的南条爱乃被刚刚庆祝过二十七岁生日的楠田亚衣奈逗弄成了红番茄。唉,从此攻成身退变为了奢望……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