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无标题

作者:伊苏登
更新时间:2016-02-23 05:06
点击:949
章节字数:537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想试试不一样的风格,龙崽南条爱乃被八位可爱的人类少女宠幸的故事。

日记形式,“我”即kssn。

有写第三人称长篇的打算,也只是打算而已。




楠田亚衣奈的魔法学院日记(现已更名为龙类饲养手册)


恩卡古历177年3月13日,晴


亚特兰蒂斯已经两年没有招收过黑头发黄皮肤的学生,所以emtn得知将有两位与我们来自同一国度的新生入住埃利门特楼时显得异常兴奋。据小鹿后来所讲,emtn当时带着mmrn和uchi一路发足狂奔,途经绿茵场时mmrn因为顾及体力不济的uchi而稍有停顿,一直被pile艳羡的直顺长发差点被飞来的闪电球烧焦。小鹿没有具体描述情况的危急,总之是她的风之术恰到好处地救了那三个人,mmrn事后鼓着腮帮对emtn发出无声的苛责,挤眉弄眼的样子看不太出是在生气。



恩卡古历177年3月14日,晴


果然新生也是比我个头高出不少,亚特兰蒂斯学院几乎没有更矮的学生了,是不是成长过程中出了什么差错导致kssn我的身高永远停留在了15岁的水平?闲话不提,亚特兰蒂斯的一年生数量比往年庞大得多,资质优秀的自然也不少,比如soramaru和rippi。这是昵称,真正的名字是徳井青空和饭田里穗,当然这种形式的称呼只流传在我们几人之间,其他学生只能记住我们的名,发音也有很大区别,为了矫正口音我们几个在刚入学时每人都吃了不少苦头。


新生入学式当天还发生了一件怪事。按说陨石坠落比巨龙出现在人类视野范围内的几率还要小得多,因此亚特兰蒂斯全体师生比起陨石更倾向于那颗土褐色蔓延金色纹路的卵圆形物体是某种生物的蛋的说法。那颗蛋被送到实验室由艾米丽尔老师负责分析来路,emtn作为神奇生物研究小组的组长也将一整天都泡在阴暗摆满器材的房间内。



恩卡古历177年3月15日,多云


新田惠海、三森铃子、内田彩、堀绘梨子、久保由利香、楠田亚衣奈、徳井青空、饭田里穗,包括kssn我在内的这八个人就是亚特兰蒂斯学院所有来自东洋的学生名单,毕竟学院位于欧洲西南,跨过大海来这里学习魔法不比在自己国家的公立学校就读来得舒适。我们几个纯粹是因为喜欢欧洲的风景或是想摆脱父母的管教而来,soramaru和rippi两个新生的入学原因则更加简洁:破例特招。世界上就是有这种人存在的,各方各面出色得无法企及。


emtn从实验室回来的时候刚好赶上我们为一年生举办欢迎会,进行到一半时emtn神秘兮兮地压低声音:“想不想知道那颗蛋的来历?”


“想!”rippi、soramaru和我异口同声,pile窝在沙发里与uchi讨论长柄法杖和短柄魔杖究竟哪一个在不影响功效的情况下更符合女士审美而显得兴致缺缺。小鹿不说话,但眼睛里的期待让emtn获得极大的满足,mmrn不自觉担当了吐槽的义务:“反正emtn最后怎么都会说的。”


emtn挠挠脸颊,她被mmrn看得透透的。


“还不能完全证明,但那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一颗龙蛋。”


“龙蛋?!”这下满屋子的人都被吸引了注意力。


“嗯哼。”emtn叉腰自豪地点点头,好像那是出自她手的结果一样。


pile最先忍不住:“魔法史的坎德瑞老师可是说过龙已经匿迹在人类世界几百年了。”


mmrn附和着她,uchi只是微张了嘴愣在一边,三个年纪最小的迫不及待地拉着emtn的手把她按在椅子里要求更详细的解说。


“能辨认出是什么龙的龙蛋吗?”我居然没有想象中的惊讶,大概是前些天刚看了《龙类消失秘史》的缘故吧。


古老的华夏民族有一种乐器叫做拨浪鼓,鼓面多以羊皮制成,两侧缀有弹丸,小小的握在孩童手里摇起来格外好听,emtn此时摇头的动作就像我曾把玩过的小巧玩具:“艾米丽尔老师说土褐色或金色的龙蛋在巨龙盛行的年代并不罕见,但土褐色环绕金纹的品种她从来没听说过,历史书籍也根本没有记载。”


“那要怎么判断它的来历呢?”uchi绵软的嗓音让人沉迷,尤其是吟诵咒语时。


“它还是活的吗?”小鹿也积极发问。


“它会对我们产生威胁吗?”


“能孵出真正的巨龙吗?”


“会怎么处理它呢?”


“能吃吗?”


嘈杂的询问声中mmrn语出惊人,emtn不可置信地望向她,她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失言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只是提出这样一种假设。”


“……想要弄清楚来历要等到它孵化之后;它当然是活的;目前不会对我们产生威胁;只要不出意外里边的小东西十天后就会破壳而出;如何处理还要看校长的决定;还有,不管哪一种后果它都是不能吃的。”emtn无语地盯着mmrn,向来爱吃爱玩的她也没想过要吃掉可能是龙蛋的物种,我也不太明白mmrn今天是受了什么刺激。


“揭过去揭过去,就当我没有问过!”脸色红得像pile凝聚的火焰球,mmrn慌乱地摆着手。


“不要告诉别人哦!艾米丽尔老师特意嘱咐我不能太早让大家知道这个消息,这是对你们几个的优待~”emtn短暂的回来只是为了发表这个结果,掩上门的同时她又留下句让我们好好玩,给新生体验到亚特兰蒂斯独有的热情的话。其实不用她说,soramaru和rippi看样子已经很好地融入进来了。



恩卡古历177年3月16日,晴


新学期,忙碌。



恩卡古历177年3月19日,小雨


依旧忙碌,连日记都没空多写几笔。




恩卡古历177年3月21日,中雨


高等部的emtn、mmrn、uchi开始正式学习大威力的魔法,中等部的pile、kssn我和小鹿只能羡慕地看看,而低等部的soramaru和rippi要想学习还更要多等几年呢,这样一比心里就平衡很多了。



恩卡古历177年3月22日,大雨


普通的魔法学院生活。日记好像断断续续漏了几天,不要紧,随它去吧。



恩卡古历177年3月23日,小雨


雨已经持续三四天了,三月是这样多雨的季节吗?最近依靠pile的火球烘干衣服的频率明显增加了。



恩卡古历177年3月24日,晴


终于放晴了!天气好心情也好,为了犒劳pile多日的奉献,我们一致决定请她吃莫索里街最出名的糖果



恩卡古历177年3月25日,晴


艾米丽尔老师和emtn预估的龙蛋破壳的日期好像往后顺延了,soramaru今天在飞行课上掌握不好平衡摔到草地上屁股都肿起来了,rippi和我们提起来的时候笑得直打跌,真是不厚道的孩子。虽然我们也没资格说她。



恩卡古历177年3月26日,微风


kssn我在草药课上弄混了苏子和菟丝子,调制出来的药剂和其他同学味道大不一样,维托老师的脸都被熏绿了。



恩卡古历177年3月27日,晴


久违地赶上了大家都有空闲的时间,一起去了宁格小镇,路程不算很远,但是回程的路上知晓了soramaru不擅长下楼梯这件事。



恩卡古历177年3月28日,多云


昨天忘记写下来,mmrn和uchi的吃相非常可爱,两个人尝到喜欢的东西都会露出满足的笑容,mmrn只有右脸颊有酒窝呢。



恩卡古历177年3月29日,晴


emtn又因为马虎撞到桌角了,pile给她贴药用胶布的时候明明一脸心疼嘴上却不肯多吐露半个字。说起来只有小鹿的昵称和大家有所区别,因为她出生的地方以鹿闻名,人也像小鹿似的可爱又古灵精怪。rippi和soramaru分明是一年生,却和小鹿这个中等生关系非常近乎,我和pile都有些嫉妒了。



恩卡古历177年3月30日,风大概到了能吹断脆弱的枝杈的程度


龙蛋的破壳日无限延后,我们都在怀疑它真的能顺利孵化吗?



恩卡古历177年3月31日,忘记天气如何了,大概是晴?


校长经过多方商谈决定将龙蛋留在校内交由神奇生物研究小组保管,艾米丽尔老师说校长为了小龙蛋与不少大人物磋商对峙多次才得到这样谈得上令人欣喜的结果。emtn兴奋得要发疯了,她对于龙的喜爱到了我们不能理解的程度,甚至拿到了这个国家的龙类三级鉴定师的证书。



恩卡古历177年4月1日,阴转多云


魔法史课真是相当无趣,kssn我又一次在课上睡着被坎德瑞老师叫起来提问,多亏pile和小鹿的提醒才能蒙混过关。为什么魔法学院和普通人类学校一样要留这么多的作业,看到小蝌蚪一样密密麻麻还会自己游动的文字头都大了。



恩卡古历177年4月2日,微风


龙蛋孵化了!孵化了!因为太激动不知道该怎样记录,今天到此为止



恩卡古历177年4月3日,晴


校内已经没有多余的地方饲养小龙,得到校方和艾米丽尔老师的许可后emtn将它接到了我们的寝室中,幸好它现在只是巴掌大的小小一条,不然还真容不下呢。


为了弥补昨天的少言决定今天多写一点。


龙崽还没有名字,emtn说应该是她而非它或他,大家聚在rippi和soramaru的寝室里积极地出谋划策。


“叫她reo吧。”pile这么提议了。


“稀土元素氧化物?好像不怎么浪漫啊。”emtn摸着下巴,没注意到pile投过来的埋怨意味的目光。


小鹿和rippi叽叽喳喳讨论了一阵子也没得出像样的结果,自暴自弃地开起玩笑:“不如就叫maru!”


“喂喂喂你们把我置于何地啊?”soramaru瘪着嘴拉开两个笑得正欢的家伙。


“Jormungandr如何?”mmrn认真地思索过后发表看法,不太明白拗口的名字含义,我看向uchi。


“尤尔姆冈特又称耶梦加得或世界蛇,北欧神话的三魔物之一,有吞天噬海之能。mmrn你对她寄予了怎样独特的‘厚望’啊……”


“你们就不能想点正常的名字吗!”emtn又好气又好笑,的确大家的想法都有点偏颇,各种意义上来讲。


“起个普通的名字不好吗,像我们一样?”kssn我只是出于私心想给小家伙一听便知其起源的名字,虽然她的出生地到底是哪个国家也没有准确说法。


“kssn有好的提议吗?”


“嗯……爱乃,南条爱乃?”


空气中一片迷之沉默,我也有些尴尬,半晌emtn才开口。


“倒不是不好,但是kssn你看,她这么……”比划了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琥珀色大眼睛滴溜溜转个不停,呜呜叫着看向我们的龙崽:“这么……这么……威风凛凛?”


“噗!”uchi第一个笑出声。小家伙还只有巴掌长,鳞甲完全没有成长出足够的硬度,软软地披在颈后和脊背上。小小的一对翅膀振奋半天也没能飞起来,倒是尾巴和身子一样的长度,噼噼啪啪甩在地上还挺能唬人的。


摸着小家伙头上两个肉质触角,mmrn眼睛笑得弯起来:“kssn,虽然现在还没有书上描写的那样气度威严,但她是条龙哦。南条爱乃是很好听啦,不过真的适合一条龙类幼崽吗?”


说的也有道理,但是kssn我也只能想到这种嘛,不然还是把决定权交给她们好了。坐在一边静静喝茶,我看着她们又开始无休止的热切讨论。


……结果一晚上就白白流逝掉了,大家退而求其次给小家伙起了乳名,决定就用jolno暂时称呼她。既不会太跳脱又足够匹配她龙类的身份,嗯,大好。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