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7-01 22:18
点击:543
章节字数:377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看来大家对兰哀的感情很深啊,不过大概不会写,有些感情尽在不言中,可能有美满的结果,可能是留下遗憾,所以让大家有更多的遐想不好么?

而且这里的兰哀没有自己独立的故事,很难展开的,我还是不挑战自我了。

世界杯么,我西已经被淘汰了,所以我现在很淡定……淡定……定……


——————————我是发文的分割线——————————


九、


“听说你的父母——我的制造者都不在了,还有其他亲人么?”


“嗯,还有一个姐姐,在名古屋工作。”


“诶?那么你回日本正好姐妹重逢,应该很期待吧。”


“也许吧,不知道。我们自小不生活在一起,来往不多,比一般朋友要亲密一些吧。不过我也没什么朋友。”


“不过想必令姊也是一位很出色的人。毕竟是一对天才夫妇生下来的,又有你这位天才妹妹。”


“不,她是个很普通的人。普通的头脑、普通的相貌,上普通的大学,在普通的城市,做普通的工作,有普通的生活。因为她的普通,因为她没有宫野家的特质,所以我的父母在她五岁的时候把她托付给亲戚抚养。”


“啊拉,真遗憾呢。”


“我倒不觉得遗憾。正是这种普通保护了她,让她得以平凡而快乐地长大、生活。而我……我三岁就被父母带到实验室开始学习做一个科学家。”


“三岁……”


“没有伙伴、没有朋友,连同学也没有。每天见到的,除了严师一样的父母,就只有另一个人。”


“……是我吧。”


“是。”


……


“嗯……那时候的我,是什么样子?”


“你真的想知道?”


“随便说说吧。如果不说说话,我会很紧张。这种等待实在难熬。”


“好吧……你……第一次见到你,我以为是一个洋娃娃。”


“玻璃罩里的洋娃娃?”


“我以为是父母给我的礼物。和真人一样大,闭着眼睛的洋娃娃,真的很漂亮。所以一有空,我就会对这个洋娃娃说话,就算五岁时知道真相,这个习惯也一直没改变过来。”


“知道真相很崩溃吧?”


“也许因为太年幼,没太多情绪。现在也许会有一些反应吧。可能也没有。”


“你还真是……”


“如果是贬义词就不用说了。”


“不过说起来我们也曾是伙伴呢。你一定很了解我。”


“我了解你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通通透透。”


“啊拉……啊拉……你还真是可以一句话让我闭嘴。”


“你放心,这些我不会告诉夏树的。”


“我想同作为科学家的夏树,会比我更了解这种情况。她是不会介意的。”


“你很信任夏树。”


“她也很信任我。”


“很幸福……”


“差一点就不幸福,好在我们都够努力。不过现在真的很幸福呢。”


“呐……你……恨我么?害死了前一个静留,又用那种方法……对待你。”


“……三年前夏树已经告诉你,她恨过你,但现在不恨你了吧?”


“是。”


“我想……我和夏树一样,有过怨恨,但是……一个忙着追随爱和幸福的人是没有时间怨恨的。我夏树现在很幸福,一个幸福的人总希望别人也能幸福,只有不幸的人才希望其他人不幸。所以……这算是回答么?”


“算是吧……谢谢你。”


静留和灰原哀正坐在手术室外面,不停地说话,缓解自己的紧张。因为她正在等待,等待夏树从手术室里出来。


其实不用紧张,夏树是在接受一场小手术,只是这场手术不是因为生病,而是为了取出人工授精用的卵子。


这是她们在伦敦的一个月后。这段日子过得很快,也很艰难。静留在夏树的陪伴下,一遍遍地去适应实验室的环境。这种在常人看来再正常不过的事,对于静留却有如面对磨牙吮血的猛兽。


“看来千歌音说得没错,我的弱点真是意外地多呢。”一次自我强制的适应练习后,静留苍白着脸笑道,“怕水、怕实验室,真不知道你和我生活下去,又会发现多少奇葩地方。”


夏树爱怜地轻吻静留额头上细密的汗珠:“我才不会去爱那种完美无缺的人呢。无论你有多少弱点,我就是爱你!”夏树这样个性的女人,一旦开窍,爱的表白比任何人都要坚定直白。


“我也爱你。”静留凑上自己的双唇,迎接夏树用唇瓣表达的炽热的爱和怜惜。


有这样的爱,还有什么障碍不能跨越呢?


总算在一个月后,经过灰原博士的测试,一切情况良好,可以取卵进行人工授精了。


此时在手术室外等候的静留,不停地来回徘徊,若不是和安坐不动的灰原哀不停地说话,她真的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要冲进手术室,或是让自己的心脏从嗓子眼跳出来。“取卵会很疼么?”她还是忍不住问,尽管光是问这句话就让她蹙紧了眉头。


“局部麻醉,会有点不舒服,但不会疼。”


“不舒服啊……”静留低低地呻吟一声,好像不舒服的是她自己。“怎么这么久呢?”沉默了一会儿,她又忍不住说。


“只是过去了二十多分钟而已。这种小手术不会超过半个小时的。”灰原哀耐心地回答。不过她也已经在祈祷,祈祷手术能在她耐心被静留不停重复的问题磨光之前结束。


也许是祈祷有了作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的三分钟,手术室的门开了。


“夏树!”静留迫不及待地冲到被推出来的夏树身边,若不是周围众目睽睽,她已经没头没脑地吻了上去,她只能心疼地抚摸着妻子稍显苍白的脸颊,“怎么样,很难受么?”


“我没事。”尽管还有点不适的样子,夏树却是神采奕奕,手术仿佛对她没有任何影响,有的只是充满期待的兴奋,“放心吧,我很好。”她轻吻了一下静留,安抚妻子的紧张不安,又转向灰原哀:“灰原博士,可以进行人工授精了吧?”


“可以。马上。”灰原哀站起来简单地说,她接过医生递过来装有卵子试管的保温箱,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停止了脚步,略微侧转身道:“你们放心。”


这冷淡的温柔让静留和夏树都舒缓地笑了。对于灰原哀的专业水准和责任心,她们从未怀疑。这项技术和普通的人工授精的区别就是,用于授精的精子,其负责传递遗传信息的细胞核已经被置换,植入了静留身体细胞的细胞核,完完全全拥有静留的DNA。


就像夏树说的,静留就是孩子的爸爸了。


这个孩子,会拥有静留和夏树两人的DNA,是她们自己的孩子!


多么美妙的事啊!





“抽取出来的几个卵子中,有两个成功授精,而且发育得很好,我想这是进行胚胎移植的时候了。”


灰原哀递过一份报告。静留犹豫了一下,还是夏树接了过来。的确,这上面的专业内容,也只有夏树能彻底的了解,可是对这种孕育方式还是有一丝不适应,是静留犹豫的缘由吧。


尽管到英国已经有一段时间,离人工授精也已经两个星期,可是克服心理的阴影,不是一朝一夕或是一次醍醐灌顶就能解决的。路漫漫其修远兮。


“两个啊?看来我们比Sam和蓉子要棒呢!”既然看不懂也不想看,静留把话题转到她虚拟的前女友身上。那个看来无所不能的Sam和让她畏惧的蓉子女王,也有不如她们的时候。


“其实也不是。当时她们也有几个胚胎。但因为Sam曾经的基因缺陷,虽然已经被玖我纱江子博士治愈,可是潜藏的危险性让我们不敢贸然从事,所以只能选择发育最良好的一个胚胎进行移植。说老实话,在胚胎长大到可以进行基因诊断之前,我也提心吊胆的,好在结果非常理想。所以今天请你们来,也是希望你们做个决定。”


夏树放下了报告:“什么?”


“现在请你们做个决定,移植几个胚胎?是两个胚胎都移植,还是只选择一个。”


“当然是两个!”夏树的言下之意,是这个还需要问么?


静留则是思考了一下,谨慎地问:“两个胚胎都健康么?不会出现Sam的情况?”


灰原哀点点头,而夏树则是转向静留,对静留的审慎似有不满:“静留,你有什么好考虑的呢?这两个都是我们的孩子,当然都要了。”


“慎重一点总没有错吧,毕竟这是决定我们和孩子一生的大事,这也是对孩子负责啊。”静留拍拍妻子的手背,语气柔婉,“而且我听说怀双胞胎的话,妈妈会很辛苦。我也担心夏树的身体啊。”


“我绝对没问题!”夏树瞪着圆溜溜的碧眸,眼睛里的认真和勇气像是在保护她最宝贵的东西不被夺走,“就算辛苦又如何?这是我们的孩子,我会拼命保护她们,一个都不会丢下!”


夏树说完,就看到静留直愣愣地看着自己,正当她在想是不是有什么说错了,就看见静留的眼泪倏地落下,这可真的把她吓坏了。


“静留,你怎么了?是我不好,我不是想怪你啊。”夏树一叠声地说,手足无措地想要为静留拭泪,“我不会说话,你也知道的,如果我说错了什么,你别难过……”


静留没有回答,她躲开夏树的手,却将自己的额头靠在夏树肩上,一任泪水静静地流淌。


过了两分钟,夏树也从慌张中逐渐平静,她似乎也明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于是乎将静留温柔地拢在怀中,轻抚着静留的脊背,轻声唤着爱人的名字。


这是多么美的场面啊,无论她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没有言说的话语,仅仅是这么美的两个人,这样温柔依恋的身体语言,就足以成为让人心醉的画面。


可是对于这个局促空间的第三个人,却有一种如坐针毡的尴尬。灰原哀既不能旁若无人地观赏,也没办法躲藏,更不能突兀地抽身离去,她终于在屏着呼吸,眼神在室内每一个角落都周游了一圈之后,轻轻地咳了一声。


夏树也终于觉察到,她轻拍了拍静留。静留也慢慢抬起头来,脸上还挂着晶莹的泪珠,一双眼睛却愈加清明。


“静留,怎么了?”


静留微笑着摇了摇头,说话还带着抽噎:“只是觉得……好幸福……我们的孩子,有夏树这样的妈妈……比我幸福……”


“静留……”夏树也被心底涌出的一阵酸热堵住了咽喉。她突然明白了静留的感受,静留就是当年那个被丢下来的孩子,被丢在黑暗和沉默之中二十年的孩子。“我让你难过了?”夏树的声音也带着颤抖。


“不,不。”静留带泪的笑容像是雨后清新的玫瑰,绽放着风雨过后的甜美,“我只是感激,上天会让我遇见你,你这么好,这么了不起。我曾经失去的一切,你都会给我,孩子们都会替我找回失落的幸福。我觉得我何其幸运,我们的孩子也多么幸运,有你这样的好妈妈!夏树,我爱你,我太爱你了!”


“不止这些呢。我们会一起给孩子们爱,我们得到过的,没得到过的,以后全都会在我们的孩子身上实现。”


“真是太好了。”静留哽咽着说,幸福的泪水又一次落下。


“所以就哭了?”夏树不知道怎么表达她放下的心和内心涌起的甜蜜,只能亲昵地捏了捏静留的脸,“真是个傻瓜呢。”


“我才不是傻瓜,傻瓜怎么会找到你这么好的老婆?”


“就是,是我找到的你吧,找到了傻瓜静留!”


“你才是……”


“两位能不能不要无视我的存在!”已经被两个人毫无顾忌的浓情蜜意弄到快要抓狂的灰原哀,终于忍无可忍地出声。


“对……对不起。”


“啊拉,我们太失礼了。”


看着这对脸红耳热却又暗自偷笑的情侣,灰原哀决定用自己的方式扳回一城。


她站起身来:“从刚才的体检结果来看,今天就很适合做胚胎移植。我给你们开一间手术室,你们更衣消毒后就可以进去了。给你们三十分钟做一下准备。”


“做什么准备?”说到手术静留就会紧张,尽管她已经从蓉子那里得知胚胎移植管很细,哀的手法非常轻柔,患者不会有任何痛苦。可只要涉及到夏树,她还是会紧张。


“你们做一下准备活动,增加生殖组织血液循环,提高体内黄体酮、内啡肽和脱氢表雄酮的水平,以便更好让胚胎着床。”


“诶?”


看着满脸迷惑的静留和瞬间面红耳赤的夏树,灰原哀若不是咬住嘴唇,几乎控制不住要喷薄而出的笑容。她又咳了一声,转身就走。就在转身那一刻,她的笑容就挣脱了脸部固有表情,自由地徜徉出来。


“夏树,刚才她那是什么意思?”依旧不解的静留转向她的夏树,却看到她的爱人的俏脸如桃花盛开,“到底怎么了?”


“她……她是说……”夏树觉得自己的嗓子又干又热,吞咽了几下,才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却依然磕磕巴巴,“她是要我们……在这里……做一次……”


迷惘的赤眸眨巴了几下,突然一亮:“诶!”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