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6-26 22:17
点击:518
章节字数:40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突然觉得焦躁起来,为什么还没写完,为什么最近工作这么多,为什么没有干劲。

静留虐心夏树虐身是惯例了,不过在这里两个人被轮着虐,身心俱伤。

静留的茶不是用来提神的,就像诸葛亮的扇子不是用来扇风的。

我努力做到不坑文,可是这个原则是在是太累人了啊。


——————————————我是发文的分割线——————————————


八、


“我真没想到,她差点没命。”


背后灰原哀清冷的声音有一种奇特的让人清醒的作用,三天来一直被痛苦和担心缠绕的夏树,向侧后方看了一眼,视线又回到病床上昏睡的静留身上,可是混乱的眼神,却清晰了些。


三天前静留在帝国理工大学的灰原哀实验室前突然失去意识。幸好大学的医学院就在附近,静留被送去抢救,诊断为心源性休克。


医生严肃地说,如果不是抢救及时,后果很难说。


“你说过,所有的医生都说过,静留的心脏和身体融合得很好,不会有问题!”夏树痛苦地揪住额前的头发。面对爱人的病痛,她恨不得以身相代。她无法想象万一……如果真的有万一的话,就像她曾经说过的,静留前一步走,她后一步就会跟上。


“的确融合得很好。包括替静留抢救的医生都说,她虽然做过心脏手术,可是没有任何器质性的问题。所以静留这次心源性休克,真正原因并不是在心脏上。”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灰原哀喟然一叹,眼神不由得游离到窗外的虚空中去,话题也随之转去了另一个方向,“也许就像Sam说的,静留已经告诉我们了。”


夏树无力去责怪灰原哀把一切又告诉了Sam,因为想到静留已经告诉她的东西,她的泪潸然落下。


静留的病况转危为安后,她一直衣不解带地守护在静留身侧,而半昏迷中的静留,会在意识稍微恢复的时候,混乱地重复:“我不要在这里,我害怕,别把我关回去……”


造成静留休克的原因,也许就像Sam的判断,不是来源于身体器官,而是对不堪回首的过去的恐惧。


“是我,我才是真正的混蛋!”夏树捧着自己的脸,眼泪却从指缝中滑出,带着呜咽的低语也从指缝中漏出,“我知道她对要孩子的事不积极,我也知道她不喜欢实验室,她抗拒那种在实验室里孕育孩子的办法。可是我却从来没想过她心里的阴影有多重,她的恐惧有多深!我真是该死!”


“这不能怪你,没有一个科学家能想到在那种情况下,静留也会对周遭的环境产生记忆,我也没有想过。”灰原哀没有说,在昨天她和Sam的通话里,Sam已经把那天静留在车里说的话告诉了她。她并不是想隐瞒什么,而是朋友之间,也有一些话不好说。


“可是我不一样!”夏树打断她的劝慰,“对于静留,我不是一个科学家,我是她的爱人,她的妻子!我爱她,却不了解她。我甚至从来没想过她曾经被人那样非人地对待的经历会让她多么痛苦,我以为她可以当那一切从未发生过……怎么可能从未发生!到今天我才真正了解,可是这该死的恐惧几乎要了她的命!我差点失去她!天晓得我还天真地以为,我们有了孩子,可以医治她内心的伤……我真是……真是……”内心的痛苦让她哽咽起来,像是痛苦和自责太多,堵塞住了她的言语。


“你那么想要孩子,是为了这个?”灰原哀双眉一轩。她和Sam都大略地知道静留恐惧要孩子的原因,却很少回去思考夏树要孩子的原因。本来嘛,人之常情,结婚的人大多会要孩子,何况夏树身边的朋友,舞衣和佑一、蓉子和江利子都已经是这样,受周围人影响而要孩子的人也不在少数吧。


“原因很多,我一时也说不清。我知道静留对自己的出身耿耿于怀,和静留相爱那么久,我怎么会不知道呢?我想用这种办法孕育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让她亲自经历这个过程,让她看到,即使在实验室里用科学方法孕育的孩子,也可以获得幸福。而且……而且静留看起来那么强大,其实真的没有安全感。我是静留唯一的亲人,如果我们有了孩子,就会有更多的人来爱静留,让静留幸福,让她更踏实,更安全。所以无论如何,我都想要一个孩子,可是我没想到……”夏树握紧了静留的手,可又怕握得太紧会让静留疼,会惊醒静留,又连忙放松。她真的太爱这个女人了。


灰原哀没有接夏树的话,夏树一连串心疼呵护的动作,也瞒不了她锐利的眼睛和她敏感的内心。她是伴随着静留一路长大的人,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这个女人奇特而悲惨的身世。这个女人在知道自己身世后,无论做出什么样的行为,她都能理解。可当一切真相大白后,除了那一次枪击,藤乃静留没有疯、没有死、没有黑化、没有报复社会,居然正常地生活工作交友,居然还得到了幸福……这在其他人看来也许是平常的,可是对于灰原哀,这简直是奇迹。


“能创造奇迹的只有爱吧——虽然对于我这样心灵不纯洁也不年轻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有点可笑——可是我也只能这么说。夏树爱静留,静留也爱夏树。爱拯救了她们彼此。”哀不自觉地想起Sam说这番话。当然,对于现在的她,并不愿意去想Sam说话时那俏皮而又饱含深意的眼神,以及最后忍不住补上的那句话:“志保,你也应该拥有独属于你的爱,你那么好,配得上任何人爱你……”


对,“你那么好,配得上任何人爱你”,这个任何人,唯独不包括Sam Croft,或者叫做鸟居江利子。


灰原哀自嘲地笑了一下,到底她还是作为一个好人被打发了,不过还是好人做到底,她决定把另一句话也说出来:“夏树,说起来你们两人还是很有默契的,你知道静留为什么突然想要孩子了呢?”


“为什么?”夏树早就想知道了,她曾经问过静留好几次,每次静留若不是巧妙地规避,就是笑而不答。


“你是不是曾经说过,如果静留不在了,你也不会活着?静留听到了,才做出这个决定的。她的想法是,万一她有一天先行离开,为了孩子,你也会好好活下去的。”


正是盛夏时节,夏树的身体却刹那僵住,如同被冰封住了。可是回忆却如洪涛纷至沓来。是的,她说过这样的话,是在墓园。她对着曾经深爱的逝者倾诉:“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了她,我就再也没有值得留恋的了,她前一步走,我会后一步跟上去……要知道,她虽然是个混蛋加笨蛋,可是我还是那么的爱她!”


对,是这样的。静留在一旁听到了。也就是在那一天,在她说完这句话一小时后,静留郑重地告诉她:“我们要个孩子吧。”


这一对情侣,所有的决定,都是为了对方,都是为了爱!


心底涌动的爱如化雨的春风,温柔的力量化解了夏树如同封冻的身体,也融化了所有的感情。她的眼泪冰雪消融般流淌下来,不禁埋首于静留的身侧,低低地啜泣起来。


夏树这样刚强的性格,只有爱能让她泣不成声吧。





一只轻柔如云的手轻轻覆在夏树的秀发上,同时一个虚弱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呢喃:“夏树,不要……不要哭……”


“静留……静留?”夏树连忙抬头,手在脸上胡乱地抹了几把,想掩盖住满面的泪痕,可是她自己都知道,她这样子怎么瞒得住静留?


看到夏树狼狈又伤感的样子,静留苍白如雪的面孔上现出一朵笑容,飘渺虚弱如雪上的一抹浮光,她低低地道:“夏树,对不起……”


夏树讶然了:“静留,为什么?”她可以想象静留会生气,会害怕,会不要在这里,可是没想过静留居然会道歉。明明是她害得静留差点没命的!


“到现在我才明白你要孩子的原因,我还为这个让你不开心,我真是的。”


“你都……听见了?”


静留点点头,又露出一抹歉意的笑容:“可是我太没用,让你失望了。我本来以为……”


“不,不!是我不好,你应该怪我才对!”夏树紧紧抱住静留,侧脸贴着静留尚带凉意的面颊。怀抱着静留的身体,又一想到自己的粗率差点让她失去最爱的人,爱和愧怍让她她脱口而出:“静留,我们不要孩子了!这一辈子,就我和你,只要有你我就足够了!”


“诶?”夏树怀中的静留身体一滞,似在说着她的难以置信。“为什么?”静留轻轻推开夏树,认真地问。


“我不能失去你……”光是说这句话,夏树已经湿了眼眶,“如果要冒着失去你的危险去要孩子,我宁可放弃。”


“你不会失去我,不会的。”静留依旧微笑,可是微笑中饱含的坚毅和冷静,却是超乎寻常的。这个女人如今虚弱得摇摇欲坠的身体里所蕴藏的力量,是她的爱人都难以想象的。更何况刚才夏树和灰原的对话她已经听到,夏树的爱是让她披荆斩棘的利剑,也是她海纳百川的包容,“我们克服了那么多,甚至包括死亡,夏树,你相信我,我会做到的。”


“可是,我不能拿你冒险。”夏树坚决的反对,在静留平静的神情之下,竟然有一种乏力的感觉。


“有你在我身边,这怎么是冒险?夏树,有你在,就没有我做不了的事。”静留醇静的声音也在安抚着担心情切的夏树,“夏树,你帮我,让我一点点的适应。你说过的,我们慢慢来。可不管怎么慢,都得来!我不能躲着,让自己在阴影里呆一辈子。更何况……”她的声音变得俏皮起来,用已经回暖的手指捧起夏树的脸,“我面前还有一个夏天出生、狮子座、名叫夏树的小太阳。”


夏树不禁笑了。此时的笑容已经脱离了适才的勉强,而是发自内心的晴朗和欢悦。静留的话让她有一种感情溢满胸膛,她是静留口中的小太阳,可她自己知道,在静留眼中的赤焰之下,那只为夏树燃烧的火一般的灵魂,也是她玖我夏树的太阳。


她们是彼此的太阳,照亮彼此的灵魂。





把独处的时间留给心心相映的情侣,灰原哀带着微妙的表情掩上了门。她向天空看了一眼,吐出一口气。


我的灵魂啊,有谁来照亮?看来当年为FBI证人保护计划所起的化名真的没错。灰原哀——是一片不会被太阳照耀的灰色荒原。


她当年情之所钟的Samantha,是古墓丽影,是比她还要黑暗中的所在。能让Samantha脱离古墓的黑暗阴影的,不会是她这片灰色的荒原,而是水野蓉子那个周身是明朗和温情的冬日暖阳。


想到这里,哀放弃了打电话向Sam报告刚才这对恋人的情况的念头。如果她再不间断地和Sam联系,就算当事人没有异议,其他人也会认为她在借此搭讪吧。她的尊严是不允许她这样做的。


更何况每次谈话,Sam总会弯弯曲曲地说到那句话:“志保,其实你是个好女人,你应该有……”


还是算了吧。


就在她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入衣袋中,可铃声又恰巧响起。


“小哀,是我。”电话里是当年和她一起逃避追杀而结下战斗情谊的开朗女人毛利兰。


“什么事?”她说出这句硬邦邦的话又有些后悔,如果是一般人,被她这样的态度对待,而且是屡次对待,应该早就失去了联系她的欲望了吧?毛利兰还真是个不简单的女人。


“都是新一啦。”毛利兰的这句口头禅立时打消了灰原哀对她刚刚升起的好感苗头,她哼了一声,但还是勉强耐住性子听毛利兰的诉说,“昨天世界杯日本队又输了球,输的一塌糊涂。新一这个超级足球迷已经两天都没有和我说话了,他气得脸色铁青。真是太讨厌了。”


灰原哀不禁耸了耸肩:“你觉得对我这个英格兰和日本混血的足球迷说这些有意义么?”她冷冷地说。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小哀,你千万别介意。”隔着电话,哀都能从兰细声细气的话语里想象到她弓着身子满脸歉意的样子,不禁莞尔。有时候她也会去斯坦福桥看切尔西队的比赛,但球迷什么的还谈不上,也许只是为了让自己在热闹的地方不那么寂寞罢了。可用这个戏弄一下毛利兰,她有一种莫名的快感。她平常不是个恶趣味的人,只是对毛利兰除外。到底为什么,她也说不清。


兰很快又恢复了开朗的态度:“新一刚刚去便利店买了一打鸡蛋,说是要在接日本队飞机的时候用上。你说我怎么才能阻止他?遇到有关足球的事,他就太不成熟了!”


传说中的名侦探意外的热血和幼稚让灰原哀双眉一扬,不过声音还是冷冷淡淡的:“把鸡蛋放冰箱冻硬了吧,他就不会带去了。”


“真不愧是小哀,我马上照办!你真是太聪明了,我好喜欢你。”


电话收了线,哀撇了撇嘴。她能说其实她是想让大侦探把冻硬了的鸡蛋扔到那些球员的头上么?如果看到大侦探被保安员按倒在地的状况,一定很有意思。


可是意外的,这个还是别人女友的天真女人,让她对即将到来的赴日工作,有了一丝丝不那么讨厌的期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