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7-05 22:31
点击:916
章节字数:416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2014清凉一夏,说实话没有打算参加。H文我一向不太擅长,还是藏拙吧,有那么多文笔好的大大参加,大家也会看得很过瘾。


而且这是长篇,只有这一章写了H(姑且算是吧),如果这样还顶着那样的标题,我觉得有点不太好吧。


取卵那个,其实有麻醉和不麻醉两种。我身边有几个做试管婴儿的(现代人怀孕好难啊),有两个成功了,其中一个做了好几次,据说痛苦不堪。还有邻家阿姨的媳妇,也做了好几次,没成功。据阿姨说,她儿媳从手术室出来,每根头发都汗湿透了,面无人色,说是太痛,痛到不想活了。最后还是这位婆婆决定不要孩子了。能让一个盼孙心切的婆婆放弃,可见有多痛苦了。


至于夏树嘛,我实在不忍心让她受苦了,各位就原谅我吧。


——————————————————————我是发文的分割线————————————————————


十、


“在……在这里?”环顾一下这里的环境,一向对情爱之事游刃有余的静留说话也磕巴了。


她和夏树婚后的生活是颇有情趣的,温泉里、沙滩上、花海中,更不必说家里的每一个地方,都留下过她们鱼水之欢迸溅出的欢乐。


可是这里……


满眼都是白色,周围是冰冷的器械,鼻端是消毒水的气味,经过夏树的努力和陪伴,她已经不太害怕这种环境了,可是又怎么喜欢得起来?静留苦笑一下,转向已经躺在手术台上换好罩衣的夏树:“你确定她不是在开玩笑?”


夏树羞涩地摇摇头:“不是的,这样做……效果更好。”


“那么Sam和蓉子也一样?”


夏树犹豫了一下,似乎在思考该不该说,最后还是点头:“嗯。”


“啊拉……”静留挣扎了半天,只说出这句感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真是心碎。”


夏树居然没有会错意,而是理解地点了点头。也许她在比静留更早地听说这件事的时候就想到了。灰原博士在全程围观她曾深爱的Sam和妻子的云雨之情,即使是点到为止,也足以让她心碎了。而事后她居然没有实施报复,居然能冷静地做手术,居然让孩子成功孕育,这真是太了不起了。


藤乃静留发誓她再也不怀疑灰原哀的道德和专业水准了。


“静留……”听到夏树低沉的嗓音柔婉地唤出了这句话,静留抬眼看过去,夏树双颊绯红,眼帘似垂非垂,唇角却带着一抹羞答答的微笑,“你来嘛。”


我的天!静留心中惊叹,在这个非同寻常的场合,她的妻子居然在勾引她!


尽管这种勾引还是笨拙而生涩的,可是这种如同新摘下来的柠檬被剥开时溅出的辛辣而清新的气息的性感,有一种让人心醉的别样魅力。


面对这种勾引,如果还不上钩,她怎么配叫藤乃静留?


静留眨眨眼睛,调整了一下呼吸,走到夏树身边。当她握住夏树伸过来的手,手掌的热度一下子燃烧了她周身的血液。


原来环境根本不重要,只要身边这个人在,她的体温就能瞬间点燃你的激情。


“宝贝……”静留舔了舔感觉水分正在蒸发的双唇,略显干涩低哑的声音却有一种别样的魅力,“你几乎让我忘了自己身在何处。”


“嗯。”听到夏树如此简单的回应,身为爱人的静留没有丝毫的理解偏差。她知道夏树在告诉她:我不但明白你的感受,也和你有一样的感觉。


她们就像并生的藤与树,根须长在一起,血液在连通的脉管里奔流,而此时静留俯身而下,左臂托起夏树的上半身,右臂则是绕过那盈盈一握的纤腰,低头噙住了夏树的滚烫的唇。


她得到的是夏树毫不吝惜的回应。


两人缠绵湿吻的声音,虽然细微,却因为周围的静寂而分外清晰。在这个绝对洁净、绝对严谨的手术室,一对情侣的欢爱,有一种禁欲与纵情,压抑与挑战之间挑逗和暧昧,这种挑逗和暧昧又因为这科技感和禁欲感充足的环境而更加让人心中有一种想要破壳而出的难耐。


静留和夏树都敏感地意识到了这一切,而这种略带紧张与徘徊的刺激,却更促使了欢爱的热度节节攀升。


“夏树啊,夏树……”静留脑海里不停地回荡着自己心头所爱的名字,而此时的唇舌却顾不上,只忙着和夏树交错缠绵。仅仅是接吻就足够心醉了,还有夏树滚热的呼吸和喉间满足的“嗯嗯”声,像是在鼓励,又是在引诱她步步向前。


虽然不用这么做她也会继续深入,可是这种心有灵犀的感觉是多么迷人呢。静留不由得轻笑一声,右手已经滑入了宽大的手术罩衣下面,手指触到夏树赤裸的肌肤,心头也随之一荡。


“这衣服还真方便呢,回家要不要也做一套?”静留模模糊糊地想,又为自己思维无序的偏差而感到好笑。无需繁琐地解衣,罩衣下夏树的赤裸的胴体坦诚得像一朵云,让她沉溺其中,飘飘荡荡。手掌抚遍夏树的身体,虽然隔着罩衣的布料,可是手掌的起起伏伏,还有那令掌心指尖每一道纹路都感到满足的滑腻触感,早已是不需要想象,就能在静留的心头再点起一把火。


烽火燃遍,就是吹响号角之时。


手指滑到夏树的秘密花园,早已是润泽芬芳,指尖轻探幽径,惹得夏树猛吸一口气,身体骤然一紧,肌肤微微战栗,而牙齿也啮住了静留的嘴唇。


静留唇上吃痛一下,可心中愈加愉悦。多美啊!她暗暗叹道。尽管已经结婚三年,她们的情爱依旧如初尝人事的少女般新鲜而激越,时间没有消磨什么,只会让她们在彼此愈加深刻的了解下更加默契,带来更多的激情。


“宝贝,我来了。”静留稍稍退后,在看到夏树迷蒙的如水双瞳中的笑意后,心情又是一振。她吻了吻夏树的脖颈,又一路滑下去,撩起夏树的罩衣,埋首于双腿之间。


多美啊!她又叹了一声。此时的夏树如盛放的花朵,渴望着惜花人的赏爱。静留低下头,在花园门口印下一吻,而这一吻带来的是夏树肌肤下快感的急速流动,双手已经揪住了身下的床单。


此时的静留却并不着急,一吻过后,她压住已经沙哑的声线,低声道:“这里面马上就是我们的孩子的家了,夏树妈妈,要不要让静留妈妈先探一探路?”


夏树喘息一声:“好……的……”


“宝宝们来敲门了,妈妈快开门!”静留几乎是从喉间迸出这句话,她的唇已经急不可待地再次贴上去。她听见夏树倒抽了一口气,那不受控制的呻吟在告知她,家门已经打开。


“这里是玄关么,我可以进来?”罩衣下面传来静留含含糊糊的话语。说话的时候,她分外后悔,让唇舌耗费着宝贵的时间去说话,也许只有一两秒钟,都是情爱上的莫大耽搁。可是这俏皮风趣的情挑,又似乎将欢悦推上更高的浪尖。夏树的手指已经插入她的亚麻色长发中,却不是将她推离,而是将她带向自己的更深处。


是的,就像在门口牵着她的手,含笑把她引入家门。


此情此景之下,我是不是该说声打扰了?这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念头,随即被她抛开了。因为此时舌尖上的情爱不容被打扰,夏树的甜蜜滋味让她如醉如痴,夏树的声声呼唤像是激情又妩媚的鞭策,让她这头在爱的战火中攻城略地的小战马根本停不下奔腾的脚步。


既然门户已经洞开,下一步她就要登堂入室,和爱人共浴爱河……


“二位准备工作完成了?我要开始手术了。”


灰原哀冷静平板的话语,此时犹如一把冰冷邪恶的霜之哀伤划破了火热的情事。


天啊!


不能忍,绝对不能忍!燃烧得滚烫的情欲被人打断,简直比摸了一手大四喜却被人掀了牌桌还要不能忍!


报复,这绝对是报复!灰原哀是在报复社会啊!


天啊,赐我力量收了这混蛋吧!


不假思索地,静留脱口而出:“清姬!”


而与此同时,她听见与她心灵相通的爱人用突破了低沉的嗓音,仰天长啸:“迪兰!”





“哈哈哈……”蓉子把头洒脱地向后一仰,发出轻快的笑声,“没想到这是真的。”


“原来是向你们讨教怀孕期间的常识和注意事项,结果东拉西扯说到了这里。蓉子还真是谈判高手,太善于引导话题了。”虽然说着抱怨的话,可是静留的笑意依旧不改,“不过我想这对你们不是秘密,另一个信息渠道也向你们敞开的。”她的眼睛滴溜溜地看向江利子。


“你不需要用这样的眼神。”江利子懒洋洋地笑道,“你也知道,和志保保持联络的是‘我们’,而不是我。”


“可我一直觉得,灰原博士是把从你们身上积累的巫妖王之怒劈头盖脸地倾泻到我们身上呢。是不是啊,夏树?”静留牵起妻子的手,可又在夏树略带不满地咕哝一句:“也不能这么说。”之后,得体地道歉:“对不起,我太刻薄了。”可她终究约束不住自己,向江利子调皮地使了个眼色。


江利子却视若罔闻,她已经语气平淡,却一针见血:“不过真正惊人的还是你们火热的爱情吧。我想无论任何时间地点,都无法阻止你们相爱。对此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如果是灰原哀的话语像一把冰剑,鸟居江利子的话就像一颗燃烧弹,腾地将夏树的脸烧得通红。


蓉子嫣然一笑,她口头上没有什么表示,却用温和的眼神让小利别再让害羞的客人尴尬了。她笑着对夏树说:“不过也真是庆幸菜菜不在家,我们也可以轻松一下,能谈一些轻松的话题。”她看到夏树有些惊讶的眼神又笑道,“如果等你们的孩子出世,你就能明白我和小利的感受,有时候真的想给自己放个假,过一过二人世界。”她们坐在水野鸟居宅被建成花房的阳台,半开放式的结构让阳光透过茑萝和和常春藤的叶子洒在身上,清新又自然,体现了主人不俗的品味。没有菜菜在身边,这轻松自在的两个人看上去就像一对度假的情侣。


静留理解地说:“你们两家都有不少亲戚,可以轮流帮你们带孩子。以后我和夏树必须自己带孩子,而且是两个。我真羡慕你们家亲戚众多。”


“我也觉得挺好,不过小利……”蓉子忍住笑,向她的妻子看了一眼。


“每一种生活,不浸淫其中,都难说苦乐。”江利子莫测高深地说了一句,可是接下来她还是忍不住,“从小我就梦想成为一个传奇英雄,可是当我看了很多有关传奇英雄的作品,再看看我庞大的家族,就知道不可能。你能想象如果电影公司投拍我的故事,还得请一堆演员来扮演我的爸爸、妈妈、大哥、二哥、三哥……还有请安吉丽娜•朱莉来客串Croft教授。故事还没展开,预算就花光了。所以我已经认识到,在任何故事里,我就是女二、女三的命。”


蓉子握起江利子的手,轻吻了一下:“可是在我的爱情故事里,你就是绝对的女一号。”


“啊拉,啊拉,太感人了!”静留失笑,“可是为什么每当我看到这样闪闪亮的场面,就有一种灰原博士马上出现的感觉呢?莫非我又有了新的心理阴影?”


听到静留的这句话,夏树也忍不住笑了。那件事印象太深刻了,她估计也是终身难忘。


“我很好奇。”江利子谈到感兴趣的话题,眼睛里总算多了一点神采,“清姬和迪兰是什么?”


“这个嘛……”


“莫非是你们准备给孩子取的名字?”


“怎么可能取这种名字?”夏树连忙道,可她也不想解释这个问题,只能笨拙地转移话题,“今天的点心真的好好吃,你们不吃么?”


看来这“清姬”和“迪兰”是静留和夏树的秘密呢,莫非也是独属于她们自己的传奇故事?江利子和蓉子也不想追问下去,相视一笑。蓉子顺着夏树说道:“夏树现在胃口还好?怀孩子已经六周了,没什么反应吧?”


“只是最近有些食欲不振,不过今天感觉很好啊,这些点心都是江利子做的么?”


蓉子自豪地说:“小利的手艺非常棒的,我怀孕的时候孕吐非常厉害,都是小利照顾我的,否则怎么会生出菜菜那么健康的孩子。”


“别忘了我可是有医生执照的。”


“知道你了不起。”蓉子对江利子的骄傲总是那么包容宠爱,“夏树呢,没有孕吐反应吧?这倒是很幸运。”


“嗯,没有。如果一直这样倒也挺好。”夏树拿起一个青柠檬柚子夹心的马卡龙咬了一口,刚想大赞美味,可是胃里一阵没来由的翻滚,让她只来得及说一声:“我想吐!”就半起身捂住了嘴。


几乎是与此同时,静留也跳了起来,可是她做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不假思索地把双手伸到夏树面前——她下意识地要用手接住妻子的呕吐物!


而反应和她同样敏捷的鸟居江利子则是顺手抽过一个果盆,一翻手极快地倒掉水果,把果盆伸到夏树面前的的同时,揽住夏树的肩让她背转身,轻拍着她的背。在夏树稍稍缓解之后低声说:“我陪她去洗手间。”


“你不用这么着急。这很正常,小利也会处理好的。”蓉子对守在洗手间门口的静留说,她还是忍俊不禁,“特别是,你能不能不要总是保持着这种姿势?”


“什么?”静留看到蓉子的表情,回过神来,“呀……”原来她一直保持着捧着双手,作势欲接的傻样子。


“睿智不凡的藤乃静留竟然会像个笨蛋,而且,你是那样有洁癖的人,居然用手去……你真是太爱夏树了。”蓉子又是感动又是好笑,叹着气摇头,“可是你真的不能总是这么手足无措,冷静下来。养孩子说难不难,说容易也不容易。对你们来说,一切才刚刚开始。”


我的天,一切才刚刚开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