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6-21 22:24
点击:556
章节字数:276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看完这章肯定有大大说怎么又出幺蛾子了,不是写甜文么?

我只好说,番外是来解决问题的,问题要摊开啊。

所以先抱歉啦。

————————————我是发文的分割线——————————————




“这是什么?”静留注意到夏树手上一摞厚厚的打印纸,上面一条一条罗列着内容。


“啊,是刚刚打印的备孕指南,上面都是咱们该做的事呢。”


“这么多……”自己在哈佛的毕业论文,也不过如此吧。


“不多了!原先有95条,我已经删减成76条了。”夏树晃了晃手中的纸,“而且为了咱们的孩子,怎么也不嫌多啊,你说是不是?”


“是是。”她也只能这么说了。


“呐,你看,其实要求也不会过分。”夏树清了清嗓子,“第一,要让备孕的准妈妈保持愉快的心情。”


“这个很简单啊,难道你和我在一起心情会不愉快?”


夏树想了想:“是啊,只要不让我看见你这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哪有?”


“没有么?连我都听出来你这句反驳里的心虚乏力了。”夏树捏了捏静留的面颊,原本想用点力,可是还是舍不得,“我是第一天认识你么?如果还看不出你眼睛里的内容,我真是白爱你了。”


“真的没有。”静留低声说。她得承认,虽然主动提出要孩子,可是比起夏树,她实在是太不积极了。毕竟,心中的阴影不是一天能够消除的。


若是在两年前,以夏树的性格一定会把静留彻底地驳倒,可是婚姻生活让她明白,伴侣间不是所有的问题都一定要弄个是非曲直,静留的态度背后一定会有原因,而那个原因,她会耐心地等待真相浮出水面或是自然消弭,而现在,她需要的是好好地和爱人享受备孕时的温馨和甜蜜。


“第二,孕妇要保持适当的运动量,每天半小时为宜。”


“好,我每天陪你散步。”


“第三,孕妇周围的空气要洁净,不能抽烟,更不能吸入二手烟。”


“我明天就下令全集团禁烟,连吸烟区都取消。”


“第四,减少电子辐射,避免工作劳累。”夏树放下指南,有点不确定地向静留道,“静留,这段时间我还会正常工作,但是如果怀孕了,我想停掉实验室的工作。我请灰原博士来接替我的工作,好不好?”


静留没有说话,她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作为科技部的负责人,夏树有权力聘请她认为合适的人才,更何况灰原哀的科学水平在业界是首屈一指的。可是这又是一个与她有莫大渊源的人,她虽然和这个人几乎没有任何单独的正面接触,可是她们之间的恩怨,又怎是一言可以蔽之的呢?


“静留,你生气了?”


“没有。”静留淡淡地笑,她并没有说谎,她不是生气,只是不高兴。对于灰原哀这个让她难以面对的人,她怎么高兴得起来。可是原本对灰原充满恨意的连夏树都在放下过往,她也必须尝试着让自己摆脱过去。


她也得承认,夏树在这方面永远比她强。为人正直、恩怨分明的夏树,心地又是那么的宽容坦诚。即使现在不高兴,她也得承认,她真的没办法不爱她的妻子。


“我知道……”夏树柔声说,“可是我今天太高兴了,所以对这些自作主张的行为,你就让着我好不好?我答应你,以后无论什么事,都和你商量。没有你的同意,我绝对不会去做。”


静留不禁笑了,她的夏树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伶牙俐齿?看来夫妻相处真的会互相融合,这一番话又是撒娇又是保证,她怎么还会不高兴?


小小的波折很快过去,刚才被打断的备孕大事又回到正轨。面对夏树一条又一条的规定,静留也由刚开始的被动接受慢慢地可以提出建议。两个人互相依偎着规划美好的未来,这是多么值得投入的事啊!


“第51条,备孕时避免摄入咖啡因。所以从明天开始,我们戒除一切含咖啡因的饮料,如咖啡、可乐、红茶、绿茶……”


“等等,你是说……”


面对满面震惊的静留,夏树毫不犹豫地回视过去:“对,从明天开始,你不许再喝茶了。”


“可是我喝了那么多年的绿茶,没有影响吧?”简直开玩笑,没有绿茶的藤乃静留还是藤乃静留么?藤乃静留的绿茶,已经像罗斯福的轮椅、丘吉尔的雪茄、斯大林的烟斗,成为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了。甚至有一次Sam开玩笑地说也许藤乃静留的绿茶才是本体,这个身体不过是附着在绿茶上的某个人类。当时在场的人都深以为然。


“怎么没有影响?备孕妈妈和孕妇特别不能喝绿茶,绿茶能阻止新血管增生,这对孕育小宝宝是最要命的事。还有,你喜欢的煎茶,咖啡因含量不亚于浓咖啡!你知道咖啡因对卵子和小宝宝有多大的伤害么?”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静留接受了一堂完整的药理学、病理学、生物学、有机化学知识讲座。在这种知识的狂轰滥炸中,她感觉她的身体里的抵抗力在渐渐消失。


“静留,我都可以放弃美乃滋,你就不能放弃绿茶么?为了我们的宝宝,我相信你不会这么自私。”夏树那闪闪亮如萌犬的眼睛,完成了最后一击。


“好……吧……”


再见,绿茶。


再见,我的本体。


她以为暂时告别绿茶会是为了要孩子而付出的最大的牺牲,可是她错了。





“如果我们等一等,等到灰原博士到日本工作时在做检测和提取样本,不是方便很多么?”


“书上说在阳光充足的季节受孕对宝宝是最好的。我们现在做了评估,等到受孕至少还有一两个月,我不想错过这个夏天。何况灰原在帝国理工大学的实验室条件是最完备的,菜菜不就是在这里诞生的么?如果等到回日本重新建设实验室,肯定有不完善的地方,我不希望在任何细节上出差错啊。”


这个阶段,只要静留提出不同意见,夏树都会有长篇大论来驳斥她。面对夏树知识上、心理上、细节上的充分准备,无条件投降已经成为静留的唯一选择。


何况她现在也没有任何的心思来反驳夏树。不仅仅是因为对夏树的爱,还因为她现在所处的地方。


她正和夏树肩并肩,走在帝国理工大学生命科学院的实验大楼里,在这座外表古朴内里却复杂庞大的建筑里,她们的目的地是一层的尽头的灰原哀博士的细胞与分子生物学实验室。


听着自己和夏树的脚步声在走廊的回声,一种熟悉而又奇异的气息慢慢将静留包围。


那是恐惧的气息。


藤乃静留并不是个胆怯的人,她曾经被人用枪指着头,行走在伦敦地下阴森恐怖、蛇虫出没的废弃通道里,去营救她生死未卜的恋人。那个时候,她丝毫不感到恐惧。


如今在一个阳光普照的夏天,在闻名遐迩的大学里,她和她的恋人并肩而行,去为了她们美好的未来而奔忙,她又为何感到恐惧?


在她明确的记忆里,她来过帝国理工大学所在的南肯辛顿多次,可是却从未来到——不,应该是回到这里——她从一出生到二十岁,那间原本属于宫野厚司,现在属于灰原哀的实验室的地下室,是她唯一的栖身之所。


那个黑暗、幽深、孤独、沉默的地方,她一个人在培养槽里,生活了二十年!


在她沉睡的记忆深海里,有些东西正在慢慢翻腾、欲浮出而未能浮出,那二十年……


当她被告知她的身世,有一些东西就如暗影潜伏,逐渐攀爬进她的意识。她开始本能地害怕实验室、医院以及一切类似的地方。和夏树结婚之前,她就执意为夏树设置了一间和自己格局一样的办公室,为的就是可以不踏足夏树的实验室一步。


所有人,包括灰原哀和夏树,她们都认为意识被唤醒之前的静留是不会拥有记忆的,她的大脑一直在沉睡。可也许是当年的宫野志保在少年时一直瞒着父亲在进行唤醒刺激的试验有了效果,或者是连科学也解释不清的东西,她的耳朵、鼻子、肌肤,甚至是每一个细胞都在大脑沉睡时在完成自己的记忆,在那孤独黑暗的二十年里默默地记忆着周遭的一切,以至于让意识清醒的静留第一次身处此地,却拥有了一种“回到过去”的感觉。


“归来”、“回乡”,这些字眼是多么的温暖而美好,如同看到夕阳在山,炊烟袅袅。那是因为在想要归去的地方,有人们温暖而美好的记忆。可是如今回到这里的静留,这里的气味、每个门背后传来的声响、肌肤沁凉的感觉,甚至是空气流动的方向,都像有无数张嘴在她身边喃喃耳语:“是这里、是这里、就是这里……”


爱人的身影就在眼前,清澈的阳光照在身上,空间宽阔明亮,可是在藤乃静留逐渐模糊的意识里,四面墙都在向她挤压,无数切切擦擦的声音在向她低语,心跳越来越沉重无力……


此时,她眼前晃动着夏树惊慌失措的表情,却听不见夏树对着她拼命呼喊的声音,竭力挣扎想要清醒的意识,却敌不过二十年的沉默与黑暗,在一瞬间把她淹没。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