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6-04 22:11
点击:575
章节字数:397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其实我觉得静夏发生冲突是必然的哈。

首先,这两个人的性格都不是主动沟通的类型,在我比较熟悉的CP里,千姬是姬子性格比较主动,祥佑是祐巳一直在孜孜不倦地努力着,江蓉两个人都是智慧型的,这样的组合发生矛盾解决的几率也很大。

其次,这里的静夏其实是爱情大于了解,静夏婚前真正恋爱的时间不长,各种风浪让她们爱情愈加炽烈却减少了了解的机会,所以说她们很相爱,却并不是那么地洞悉对方的心灵。

第三,她们本身就带着问题步入爱情和婚姻的,问题悬而不决,如达摩克利斯之剑,堕下的同时,也是问题解决的开始。

既然问题暴露了,她们又那么相爱,所以请相信这是好的开始,而不是折磨。


————————————我是发文的分割线——————————


四、


“夏树。夏树?”


空荡荡的的房间,响起静留还带着睡意的声音。


等睁开眼睛,已经能听见屋外小鸟啁啾的声音,平常伴随着鸟儿和鸣的,还有透过门缝隐约从厨房传来的厨具和餐具的碰撞声。那是美好一天开始的前奏,接下来就是夏树温柔的体香和触感,将她的身心唤醒,投入爱的怀抱。


可是今天家里的空旷和安静让她一时之间不能适应呢。


静留慢慢坐起来,她按照夏树反复嘱咐过的,起床的时候要慢一点,以免增加心脏的负荷,这也是夏树不让她早起的原因之一。虽然医生已经告诉她们,她的身体和心脏融合得非常好,基本上不会对健康造成影响,可是夏树却一点也不会放松。结婚三年来,所有的家事都是夏树包揽,就自己连为数不多的几次做料理,也多是兴之所至,娱情而已。


真真实实地被夏树宠坏了啊。


所以也失去了体谅夏树的心情,说出了那样不可原谅的话。


是啊,昨天晚上,夏树哭的那样伤心,她只能把夏树拢在怀里,低声地道歉。夏树没有推开她,可是也没有回应,没有回头。


更不可原谅的是,自己居然睡着了!


藤乃静留,你就这么缺觉么!


夏树的话,应该是彻夜难眠吧?


想到这里,她的心就猝然痛了起来,也不顾夏树的叮咛,跳下床跑到客厅,希望夏树像往常一样在厨房里,一定要第一时间向夏树道歉。


赤着脚站在空间宽敞一览无余的客厅里,家里的一切都在,唯独不见她的爱人。


藤乃静留,此时就像是被主人遗弃的狗狗。


她们在婚后没有住藤乃家,而是买下了麻布这幢高级公寓,是她们双方的共识。对于静留,藤乃大宅里到处是过去的影子,而对于夏树,能够亲手建设一个属于她们的家,是最幸福的事。


这幢房子,还有这里所有的家具、装饰、用具,都是她们一起选的,每一样都是爱的记录。


可是夏树,这里没有你,就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呢。


静留垂头丧气地走到餐厅,日常总是摆放好美味的营养早餐的餐桌上干净得都能照镜子,上面唯一的东西,就是一盒还没开封的速食面。


前几天答应给她做的咖喱乌冬面,现在以这种方式呈现在面前。


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纸上是夏树刚劲有力的笔迹:“自己泡!”


看到这个想笑,可是心又仿佛被重重一击,那种被温柔的力量击中的感觉,好复杂。


可说到底,夏树还是那么温柔啊,就算被她伤了心,不声不响地负气出门,还是会记得静留想吃的口味。结婚以来家里从没有存放过速食面,夏树一定在出门前还特地去便利店买了回来。这种别扭的表达方式,里面是无限的爱。


尽管心里为夏树的不在而万分失落,可是还是乖乖地泡面吃吧,因为这也是夏树的心意啊。


好好地吃饭,才有体力去找夏树啊!




心不在焉地开完董事例会,会后勾勾手把一堆要看的文件丢给奈绪,随口编了一个去视察科技部的借口,结果被奈绪的吊梢眼挑了一眼:“直接说和夏树吵架了不就行了。如果是为了去哄她,我会帮你挑起所有工作的。”


“为什么?”虽然内心吃惊于这种说法,可是外表还是平静如手中的那杯清茶。


“如果没有夏树狗狗把你看紧,放你单身出来祸害人间怎么办?”奈绪撇撇嘴,“只要你和夏树一闹翻,周围潜藏的觊觎者会把你生吞活剥的。”


这回轮到静留妩媚地笑了:“这些觊觎者莫不是包括……”


奈绪干脆地转身,不给她说完的机会:“啰嗦,还不快去!”


是啊,应该快点去。可是比起现在调侃奈绪,去见夏树还是有点害怕呢。


还不是因为太爱她了!





“会长……”科技部的小秘书看到风姿绰约的会长大人光临既有雀跃又有忐忑。没有人会不对着这样一位优雅高贵的大美人不产生憧憬,特别是整天对着面色冷然的玖我博士,会长那语笑嫣然的风采,更是吸引力十足。可是在藤乃集团内人人都知道,万人迷的会长早已结婚,她的夫人,就是藤乃集团的首席科学家,科技部的负责人玖我夏树。


怀春少女想到这个,心情真的好复杂,憧憬的人已经名花有主,更偏偏的她们两人真的好般配,让人产生想法之余没人任何实现的可能性,实在是好生怨念。


不过即便是如此,小秘书还是贴心地低声说:“今天玖我博士好像不太高兴,会长可要注意一点。”虽然已经和静留结婚,夏树还是对外保留了自己的姓氏。虽然深爱静留,但是她仍然是独立自强的女性,从不是静留的依附。


“啊拉,太谢谢了。有你这样的秘书在玖我博士身边,我很放心。”


虽然被会长夸奖还是因为玖我博士的缘故,可是会长亲和力十足的笑容还是让她欢喜得快飘起来。含着笑把会长带进玖我博士的办公室,奉上茶后轻轻带上门。关上门后,她真觉得这一天都赚到了。


夏树不在办公室里。刚才小秘书也告诉静留,玖我博士在实验室,问会长要不要进去。静留本能地拒绝了,明里说是不愿意打扰玖我博士的工作,实际上她自己明白,自从知道自己的身世,她从内心抗拒实验室这种地方。


这也是为什么在婚后她坚持为夏树设置了这间办公室,把她的办公桌从实验室里搬出来。否则的话,她真的没办法去找夏树了。


这间办公室装修得精致而舒适,既有夏树喜欢的简约风格,也有静留特地选择的桃花心木家具,用这种温暖窈袅的色泽,使这里更像一间书房,完全和近在咫尺的实验室区别开。


静留在夏树的座位上坐下。和生活中有些随意的风格相比,夏树的办公桌永远是整洁干净的。这摆放着电脑和科学文件的桌子,还有一个电子相框在告诉来访的人,这里的主人不但是理性科学思维严密,也是一个情感细腻的人。


静留拿起相框,上面的照片,是她和夏树的合影。


看到这张照片,她暖暖地笑了。


这只是一张普通的合影,是上次郊游的时候江利子替她们照的。唯一不同的是,当按下快门的那一刻,她们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彼此,那两双眼睛里蕴含的情愫,隔着镜头和屏幕,都能传递到此刻她的心里。


当时江利子开玩笑地说可以把这张照片命名为“心有灵犀”,可以做《VOGUE》的情人节专刊的封面照。


夏树当时就说不要,她说真正的感情,是要放在心底里私藏。


就像现在坐在这里的静留,相信夏树也是一样,在工作之余拿起这张照片,那份挚爱会在心底里静静流淌,温暖着身体和心灵吧。


不仅如此,按动按键,可以看到这里储存的每一张照片,都是她们的生活的点点滴滴。


这张是夏树初次做饭的样子,那笨拙和手忙脚乱,真的可以载入史册,谁能想到在两年以后,她可以做到早餐一个月不重样呢?能做到这一点,除了能力和聪明,就只有爱啊!


这张交叠在一起的两只脚,是夏树用手机偷拍的。她们靠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时候,静留总喜欢把脚搁在夏树的脚上。当生活在一起,美丽的爱情换了个样子,化为一饮一啄,还有那种手足之间的亲密无间、紧紧相依。


还有这张自己在夏威夷海边的回眸一笑。那时夏树陪着自己,一点一点克服对海洋的恐惧,此时看到当她一个人面对大海,回头看向夏树露出真心的笑容,更能从这笑容里读出镜头外夏树的体贴和温柔。


还有这张、这张……


她们去过的每个地方,她们生活的点点滴滴,她们的吻,她们的眼神……每一张照片,都是爱,都是诗……


相爱的时间久了,也许会变得平凡,可是只要有一个人,能让你始终抱着“只要她在身边就好”的想法,在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里,相互感到对方的存在。即使每天重复着“早安”、“好好吃”、“我回来了”这样的话语,说的只是晚餐吃什么,周日去不去逛街,电影好不好看之类的话题,课只要有她相伴你也会对上天心存感激了。


夏树的存在,足够让藤乃静留感激生活。


看着这一切,她怎么可能不动容?想到平时坐在这里、看着照片的夏树的心情,想到今天夏树看到这些的心情,她怎么可能不万般怜爱,又自责不已?


“夏树,相信我。我爱你,绝顶、绝对地比你想象的还爱你!”她像是在握紧拳头,对自己发誓。


可是内心的誓言,也要通过言行去实现的,昨天的自己,真的太差劲了。


不管了,她再也等不及了,马上就去找夏树。打扰工作也好,实验室恐惧也好,没什么比不让夏树伤心更重要!


可是刚刚打开门,就看见小秘书急匆匆的身影,抬头看见藤乃会长,眼神里登时带着惶恐。


“会长,不好意思……”


“诶?”


“玖我博士她……出门了……没交代去哪儿。”





“亲爱的,你去哪儿了呢?不要这样为难我好不好?”静留握着方向盘却不知道向哪个方向启动。


夏树受了那样的伤,需要安静,需要倾诉。她的好朋友舞衣正在集团老老实实地上班,灰原哀还在英国,她那样介意静留和别人说心事,所以Sam那里更不可能,至于其他人,还是算了吧。


思来想去,夏树只有一个地方可去。尽管那个地方……


这里藤花掩映、绿柳披风,就算是在喧哗热闹的超级大都市东京,这里也只有阳光、风和植物在互相嬉戏。因为这本身就是灵魂的最后居所。


在静留和夏树结婚之前,她们去了一趟英国,从那里接回了静留未曾谋面的姐妹、夏树昔日的恋人。她们在这个依旧无名的坟墓前缔结了一生的誓言。坟墓虽然没有名字,却正如它的主人生前一般的宁静淡然,深藏着诚挚的感情。


静留在门口看到了夏树的车,她没有料事如神的成就感,虽然她承认夏树来这里是合情合理的,可是到底心里还是有时间都难以平复的酸涩。


夏树果然在那里,墓碑前是一束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而倚在墓前的夏树似在低声絮语,直到静留偷偷走近,方才听得清楚。


“……呐,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想要孩子了吧。可是,那个混蛋怎么就不明白呢?还说出了那样的混账话,真是……混蛋!混蛋!混蛋!”虽然说着激烈的话,可是夏树的声音却依旧有隐约的低婉和哀愁,昨日的伤心,在她心头依旧挥之不去。


如果她那颗心脏的主人还活着,是绝对不会让夏树伤心的吧。对于夏树来说,相比较自己这个混蛋,更珍惜更怀念另一个静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呢。


“还有……她不但是个混蛋,还是个笨蛋!笨到怀疑我对她的感情,笨到连一句解释的话都说不出来。如果是你,绝对不会这样伤我的心!”


是的,自己是绝对比不上她。如果在夏树的心里已经比较出了高下,自己是不是也应该认命?可是……可是……


正当静留预备黯然离去,她听见夏树说:“可是……”


可是什么?


静留听见夏树柔声说:“可是……可是……静留,我不知道你听了我的话,会不会生气。可是,我还是想原原本本地告诉你。你知道,我对你,从来都没有任何隐瞒的。”夏树停了一会儿,还是用她那伤感却又坚决的语调说道,“静留,你不在了,当我知道你的死讯,我真的不想活下去了。可是我终究没有选择追随你而去,是因为这个世界上还有她。可是……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了她,我就再也没有值得留恋的了,她前一步走,我会后一步跟上去……要知道,她虽然是个混蛋加笨蛋,可是我还是那么的爱她!”


风从林间簌簌地吹过,阳光包容地笼罩着每一根草尖,在这个远离尘嚣的地方,深藏的感情依然不会停歇,是夏树的心声,也是去世的人对活着的人温柔的呵斥:“藤乃静留,你听见了?你虽然是个混蛋加笨蛋,可是你爱的人,还是那么的爱你!”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