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6-10 22:04
点击:551
章节字数:36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大家的回复我都认真仔细地看了,因为整个人昏头昏脑,再加上写番外也觉得悠闲一些,所以就不一一回复了。

静夏带着问题生活,问题解决才能更进一步。其实生活中吵架也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前提是不要互相伤害。静留差点搞砸了一切,好在夏树还是那么爱她,那么温柔。而静留选对了时机来到夏树身边,解决问题的契机就有了。但是不是人人都像她们那样运气好啊。

有筒子说希望看到大家劝和的戏码。如果不是婆媳剧,这还是不要了。吵架劝和之类的,要看当事人的性格,如果当事人性格开朗少根筋,出了误会什么的,劝和是可以的,如果是两个人感情深层次的原因,再加上两个人性格或内敛或倔强或爱面子,劝和绝对是火上浇油。所以我们在生活中吵架也不要当着对方朋友的面,小吵会变成大吵,大吵会无可挽回。小江看的很透彻,静夏的问题,只有她们自己解决。作为朋友,点到即止,所谓疏不间亲,热情地去管别人的家事或爱情,很可能费力不讨好。


————————————我是发文的分割线————————————


五、


“夏树……”


吃了一惊的夏树回头看到她家的混蛋加笨蛋,又沉下了脸。


虽然那么爱她,可是还没准备原谅她。她已经拿起包包,准备悻悻而去。


“等一等好么?我有话想要对你说。”


“可是我不想听!”夏树依然背转着身,尽量地不看向静留。是不是看了之后,就会心软,就会无原则地原谅她?


“那好……”静留的声音柔软如六月初夏的风,“我有话对静留说,你替她听一听,好么?”


这意外的话让夏树顿住了脚步,这个要求,也让她无法拒绝。


静留缓步走到墓前,半跪下来,轻轻抚摸着墓碑,这个依旧无字的墓碑,似乎又象征着墓主人那份与生俱来无法言说的大气与包容。


“呐,静留,我知道你向来器量很大,我也知道对于我这个从未谋面的姐妹,你也一定会很体贴我、包容我,可是我知道你生气了,你一定在生我的气,对不对?我把夏树弄伤了,尽管不是有意的,可就因为不是有意的,就更让人生气。还有,我也把你弄伤了,你给我最珍贵的东西,你的心脏,从伤害了夏树开始,一直到现在,它都在疼,你感觉到了,是吧?”


听到静留说到心脏在疼,夏树不由得有些吃惊地抬头,待她看到静留没有大碍的侧颜,心中明白了静留所指的为何。她叹了口气,可是眼睛却再也挪不开了。


“一个人如果是混蛋就已经够了,偏偏还要加上是个笨蛋。我就是这样的人啊。你那么聪明,不会笑话我,也一定会叹息说我不争气,明明那么爱夏树,却又总是在伤害她。其实你也会明白,我是太爱她了,太想证明自己很在乎她,可是却笨到了不知道用什么表达方式,手足无措地把爱表达成了伤害和无奈。可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静留回头向夏树看了一眼,她们目光接触,夏树气哼哼地转过了头,静留无奈的笑了,“因为我爱上的,是一位倾国倾城的绝代佳人啊!”


本来还面色不豫的夏树,骤然听到这句话,也实在绷不住露出了些许笑容,可是又必须强自忍住,轻咳了一声,板起了脸,可是看向静留的眼神,却柔和了许多。


“我也知道,夏树被我的那句话伤到了,如果是你,绝不会那样伤害她。是的,我必须承认,我说这句话,是因为我心有所思,才会脱口而出。静留,你是不是会怪我没良心?自从你把心脏交给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却又留下了一个心病。这个心病一直在折磨我,藏在心底的深处,很痛苦。即使我知道夏树那样的爱我,我还是没办法完全治愈。”静留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像是在缓解无形的压力,她对着墓碑,低声道,“你知道是为什么么?”


从那个方向,静留当然无法得到回答,可是她身后的夏树,却下意识地说:“为什么?”


夏树真的很想知道答案。和静留结婚三年,她不可能不察觉到静留的情绪,可是她既不是心思细腻的人,也太温柔以至于无法直接地去询问,一直在小心翼翼地触碰和忍耐,终于弄得不可收拾。如果可能,她最想听到的是静留的亲口解释。


“静留,你不知道,在你面前,在夏树面前,我是多么的自卑啊。”


听到这句话,夏树惊讶地睁大了眼睛。静留会自卑?这是她听到的最不可思议的话。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静留都是那么骄傲的人。更何况以她的容貌、才华、风度、地位,就算是在她那群才貌双全各擅胜场的朋友们中,她也是卓尔不群的佼佼者。她有什么理由会自卑呢?


说出这句话,静留像是松了口气,她的表达也由艰涩而变得流畅:“我原以为,我是一个很骄傲的人。可是我的骄傲所依傍的一切,都是你赋予的——生命、地位,还有……爱情,甚至藤乃静留这个名字,我也是继承自你。你是那么完美无缺,而我只是从实验室里制造出来的仿制品。我越爱夏树,就越会觉得这样的我是不是值得她那样爱我,就越会忐忑,越会害怕失去,就越想去证明,结果就越弄越糟。”她苦笑了一下,“静留,你可知道。我现在面对你,就像是穿着一身山寨礼服却硬要跻身到慈善酒会的小女生,时时刻刻担心被人嘲笑、被人鄙视、被判出局……”


“你不会的。”静留的话被夏树打断。随即,她的后背贴上了一个温暖的身体。


“我会……”静留双眼含泪,“夏树,我从未怀疑过你对我的爱情,我只是怀疑我自己,我是不是配得上你爱我!”


夏树从身后拥抱着静留,脸颊贴着静留的后颈。她的动作是那么的温柔,却又是不容置否的强硬:“笨蛋,你的确是个笨蛋。”


“是的,我……”


夏树却不容她继续说下去,天知道这个笨蛋又会说出什么蠢话,钻更深的牛角尖,她的脸颊轻轻地摩挲着静留的后颈,传达给这个笨蛋的,还是不变的爱意:“我会爱上你,可能是因为我比起你,是程度更深的笨蛋吧?”


“为什么这样说自己?”


“你说的这一切,我都从未考虑过。我是个笨蛋,爱上了你,只知道没头没脑地去爱,想不到其他。我只知道我爱你,你也爱我。我爱的人你,是一个愿意走进我生命分享我的喜怒哀乐的人,一个知道我曾无尽的等待因而更加珍惜我的人,一个知道我的不完美而却依然喜欢我甚至连我的不完美也一并欣赏的人。我爱上你是太自然的事,毫无保留地把自己交给你也是那么自然的事。静留,不要去想配不配的事。我爱你,那就是配;对于我不爱的人,就算她再完美,那也是不配!”


“夏树……”静留再也止不住泪,她转过身去,紧紧地把夏树拥入怀中。她的眼泪,要在夏树的怀中尽情流淌,她的心,要和夏树紧贴着一起跳动。


“静留,我们慢慢来,好么?有我在你身边,我们慢慢来。”夏树在静留耳边轻言细语,她知道她外表强大内心不安的恋人,最需要她的柔情。


风吹起她们的长发,就像她们的情缘一样在空中纠纠缠缠,风吹过她们的耳朵,像是逝者对她们温柔的祝福。


一定要幸福啊!






“我真的很感激静留,真的。”牵着夏树的手,回望那通向墓园的林荫小道,静留感慨万千,“她不仅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还给了我说出真心话的理由。只有在她面前,我必须毫无隐瞒。我也听到了她想告诉我的,我会努力的,连同她那一份的幸福。”


“好啊,你不乖的时候,我就带你来这里。”夏树笑得很满足。虽然是一场小小的风波,但是和静留的心又贴近了一步,也许离她的期望还有一段距离,可是能像她刚才说的,慢慢地一步一步来,她真的很开心。


“我哪有不乖?”


“不乖的地方太多了。”


“是么?你说,我改。”


“嗯……”夏树偏着头想了想,“以后不许把心事藏起来,有什么想法都要告诉我,我们一起面对一起解决。”


静留答应得很干脆:“那是当然的啦。”


“还有,不许想东想西,要好好的爱我!”


“怎么会不爱你?”静留失笑,“我最怕的就是你不爱我,怎么可能……”


“你看你!”夏树犀利的目光逼视着静留,“你又在想东想西了,我会不爱你么?”


“是是是。”静留乖巧地说,“你让我慢慢地改正嘛,你说过要陪我慢慢来的。”


“还有……”说到这里,夏树却意外地沉默了,在静留凑过来奇怪地注视着她的眼睛,她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转开了视线,低声说,“你要是有什么想法,不许先跑去和别人说,特别是……”她咬住嘴唇,不再说下去。


“特别是Sam?”静留默契地接下口,带着玩味的笑容,“看来夏树还是吃醋了啊?”


“谁吃醋了?我才不会吃醋!”夏树的反应也正如静留的预料。她看到静留脸上不以为然的表情,气鼓鼓地想了想,强硬地说,“我是在提醒你,江利子都有孩子了,过去的恋情就算了”


“过去的恋情?我和她什么时候有?”静留感觉,哭笑不得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的心情。


“你记忆里的。”


“那不是我的记忆!”静留真想把做这种事的灰原哀揪出来,“夏树,你才是在想东想西哦。”


“我才没有。”


看着别扭的夏树,静留微微一笑:“宝贝,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么?被动强加的记忆,和我自己主动选择的爱情,我可能判断不出来么?我分得清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友情。夏树,我只爱你,我生来就是为了爱你的。”


夏树看着静留,那双闪亮的赤眸里,是和言辞一样动人的情感,即使自诩迟钝的夏树,也能看到那直击心底的爱情。夏树那清如绿潭的眼睛也泛起涟漪,可是嘴上还是要逞强:“我知道,就算你爱江利子,她也瞧不上你。”


静留歪了歪头,欣赏着夏树倔强后面的可爱:“我和她怎么可能?我和她相性不合的。”


“不一定哦,你们这两个心眼超多的人,弄不好会成为相爱相杀的一对呢。”说完这句话,夏树撒开手,笑着跑开了。


“你这个坏丫头……”静留愣了愣,笑着追了上去。在初夏的微风和树荫中,两个相爱的人互相追逐,多么美的画面。


直到静留追到了有意放慢脚步的夏树,喘吁吁地把夏树压在树干上,柔婉地吻了下去,又得到夏树热情的回吻。两个人吻得那样缠绵,像是在补足她们昨天因闹别扭而缺失的亲热。


一轮激烈而不失温柔的吻过后,静留紧了紧掌中夏树的手,不露痕迹地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把先前在墓前就决定下来的想法说出来。她看着深情凝视她的夏树:“亲爱的,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嗯?”看着静留郑重其事的样子,夏树也认真起来,看着静留的眼睛亮晶晶的。


“我们……要个孩子吧。”


“你是说……”虽然对这句话期待已久,可是静留突如其来的决定仍让夏树一时反应不过来,明明在昨天,她还能感受到静留对这个话题的回避,“你说的是真的?”


“啊拉,夏树觉得我会骗你么?而且是在这里当着我的姐妹的面骗你?”语气虽然委屈,可是静留那双桃花眼却满是含笑,因为夏树那愣愣的反应太可爱了。


“真的啊,是真的啊!”得到了确认的夏树简直兴奋得难以言表,周围没有可以和她分享喜悦的人,她转向天空,转向大地,“我没有听错,静留答应了,我和她快要有孩子了。”


说完,握住静留的双手:“静留,我好高兴,你答应我了,就不许反悔!”


“当然不会啦!夏树老是这样那样的怀疑我,还是夏树觉得我是反复无常的小人?”


“不是的,不是的!”夏树当然要哄好自己的妻子,“我就是太高兴了!我爱你,我真是太爱你了!”


“夏树,我也是那样的爱你!”静留的声音柔情似水。看到夏树的喜悦,看到夏树眼睛里的光芒,她简直觉得,没有比这个决定更好的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