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5-30 22:06
点击:566
章节字数:3846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整整五天我一个字都没有写,上班要协调的事太多,只能把工作带回家做,做完都十点多了,这几天真的要好好休息。

这是不是也代表我工作能力差?

还是回到文里吧。

静夏会有几个孩子?好像大大们的文里都是两个吧,反正我也没想好。

在我这里,江蓉最大的本领是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静夏最大的本领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

个人认为,吃醋和了解理性与否关系不大,冰心和吴文藻相知那么深,也挡不住才女吃醋啊。聪明人会用巧妙的方式表达和化解,不会让对方下不来台罢了。不过夏树的确不会为吃醋发脾气,她也是足够了解静留的。

静留的心结只有夏树能打开,打开的方法嘛……


——————————————————我是发文的分割线————————————————


三、


“等一等,夏树!”


还没等自己把车停稳,夏树就径直下车闷着头离开。静留一路追赶,在寂静的停车场,两个人越来越快的脚步声分外明显。


“夏树,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和Sam没有任何的瓜葛,你都知道的。”


想不到夏树反而加快了脚步,静留也只得紧跟在她的侧后方,低声说:“别为子虚乌有的事生气,好不好?”


夏树突然停下来,猝不及防的静留差一点撞到她,她也连忙收住脚,在站在一旁仔细地看着夏树的侧脸,她知道她的妻子有话要说。


“我生我自己的气行了吧。我没有像蓉子信任江利子那样信任你,反而要别人来开解我。我是个不合格的伴侣。”


“我不许你这么说。”静留柔声说,“我知道你是因为爱我,才会担心我。而且每对情侣都有自己独特的爱的方式,我们不必和其他人比较。而且……”静留顿了顿,还是决定说出来,“你如果在生自己的气,绝不会迁怒于我。所以,你不高兴的原因,还是在于我。”


夏树的碧眸看向静留,在地下停车场不甚明亮的光线下,多了一层幽怨的光:“我是在生你的气,不是因为你和Sam……我知道你和她谈了很多。有些事你宁可和她说,也不告诉我。静留,我们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没有,真的没有。”


“那么你告诉我,你和Sam今天谈了什么?”


“我……”静留突然语塞了。她能告诉夏树,她是如此抗拒夏树要孩子的热切念头?她能承认这一年来她在用各种办法拖延欺骗?她能说出她自己都不愿面对心中的恐惧和阴影?


或许有一天会说,可是现在她真的没准备好。


静留的犹豫,真的坐实了夏树的猜想。夏树咬咬牙,转身就走。


看着妻子的背影,静留竟然连追上去的勇气都没有。满心的失落感和空虚感让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自己。


怒气冲冲地向前走的夏树,到底还是放不下静留,趁着进电梯的时候,她向静留的方向偷瞄了一眼。她告诉自己转身只是为了按按钮,才不是为了看看背后为什么没追上来的静留。


可就在她的手指刚刚按下关门键的时候,她看到静留蹲下身子,双手抱在胸前,好像是……


“静留!”夏树嘶喊一声,硬生生从快要关上的门缝里挤出来,不管身子被挤得生疼,发疯一般飞奔到静留身前,一把抱住静留,“静留,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你有没有事?”


“我……”被拥进怀中的静留一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毫无反应的样子,真的让人平添了几分担心。


“你是不是心脏不舒服?”夏树上下检视着静留,专注焦灼的眼睛里已经盈满了泪水,似乎稍微触碰便会颗颗滴落,“告诉我啊,你不要吓我啊!”


若是平常,静留或许会顺水推舟,撒个娇或是故意装一下,可是夏树如此激烈的反应反倒让她不好作伪,她微微一笑:“如果我说不是我吓你,是你自己吓自己呢?”


“你……”夏树还是好好地端详了静留一下,“你真的没事?”


“你很想我有事么?”静留挑起眉,或许是今天的无心之为换得了她出乎意料的冲击性反应,还是今天身体和头脑实在太累,让她已经管不住自己的想法,一句话脱口而出,“还是你更关心这颗心脏?”


可是当最后一个字从她的舌尖跳出,她就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


她看到夏树像是挨了个霹雳一样,直愣愣地看着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听见夏树低沉的声音:“你这样以为……”话未说完,两行眼泪缓缓落下。


“夏树,对不起,我只是……”她能怎么说?开玩笑,还是无心失言?而夏树流露出的悲伤痛苦,不是几句话就能敷衍过去的。


更要命的是,可能并不是无心失言,而真的是无心吐真言!


如果她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又怎么能说服夏树?


她也只能沉默。


也许很短暂,但对于这两个人,沉默却是很长的。终于,夏树一声暴喝打断了几近凝滞的气氛:“藤乃静留,你混蛋!”她双手猛力一推,静留猝不及防地跌坐在地,夏树却再也不管她,转身疾步离去。


转身的刹那,泪水也随之飞落。





静留一个人在停车场不知道呆了多久,时间越长,她越是没勇气迈开步子。此时她才知道,曾对Sam说过面对急着想要孩子的夏树的那种害怕,比起现在要面对的状况,不知道要好多少。


三年来幸福得不知流年的婚姻生活,简直让她失去了面对伤痛的能力。也因为深爱着夏树,对于这种局面,她从来无法游刃有余地处理好。


可是再怎么犹豫,家还是得回。亲爱的夏树,还需要她的安慰。


或者说,她们是彼此需要吧。


试探着把钥匙插进锁孔,轻轻地转动,清脆的咔哒声让静留松了口气,夏树没有把门反锁,看来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同样轻手轻脚地来到卧室门边,先侧耳倾听了一下,里面没有什么动静,再鼓起勇气按下门把手,太好了,卧室的门也没有反锁!


可是推开门的刹那,她看到的情形,却让她不由得呆立在门边。


夏树坐在她们卧室的那张大床上,环抱着膝盖,蓝色的长发倾泻在脸颊的两侧,那清冷落寞的样子,就像一个孤单的孩子。


静留曾听夏树说过,她小时候就是一个孤单的孩子,无论是在父亲的贵族大宅,还是在昂贵的女子寄宿学校,她都是一个人。这样的姿势,可能就是当年常常有的吧。


可是自从她们在一起的时候,她从未见过夏树孤单。因为只要她在,夏树的生活中心就全是静留、静留、静留。


可是深爱的人却说出那样话,这种痛苦让夏树又重新体会到那个不被理解和亲近的少年时光了吧?


藤乃静留,你真的太混蛋了!


静留慢慢走到夏树身边,轻轻地挨着她坐下,过了一会儿,才低声说:“对不起。”


静留没想到,她的这句话像是一句咒语,瞬间打开了夏树眼泪的阀门!


像是在宣泄心中的痛,夏树的眼泪如同雨云在一刹那崩塌般地倾泻而下,倔强的她不得不用双手捂住脸,想去阻止眼泪的流淌,也不想让静留看到自己哭泣的面容。可是不听话的眼泪从指缝中渗出,还有那颤抖的肩膀和压抑不住的呜咽,无一不在告诉静留:她坚强又温柔的爱人,这次是真的被她伤到了。


静留满心愧疚,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夏树揽入怀中,至于会怎么样,会被夏树推开,还时隔四年再收获一个或多个耳光,她都不在乎,只要能稍稍减轻夏树的伤心,她都愿意去做。


夏树没有理她,身体也没有配合她的意思,可是好在没有把她推开。


即使被伤得多深、哭得多痛,她的爱人还是那么温柔。


静留也说不出话来,她只能用自己的身体尽量地贴近夏树,用她们早已彼此熟悉到不用分辨的身体协调感,去调和内心的困惑和伤痕。


只要还能拥抱,心就不会远离。





“菜菜睡着了?”正在整理床铺的蓉子,抬头看向正推门而入的江利子。


江利子点点头:“今天几乎都不用哄,前一刻还精力充沛地又蹦又跳,下一刻就能进入梦乡。”


“今天菜菜玩累了,和翔太玩得很开心呢。而且……”蓉子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着江利子,“她的小利妈妈今天也很开心呢。”


“哦?”江利子配合地扬起笑容,“难道蓉子妈妈不是很开心?莫非是因为吃醋的缘故?”


“吃醋?我会么?”


“要不要我拍下你的样子,发到Facebook上去请大家鉴定?”


“你去啊。不过后果你可要自负。”略带挑战性的魅力笑容,让江利子乖乖地住了口。蓉子大人对付她的小利,还不是不费吹灰之力?


“我怎么舍得?”江利子赶紧爬上床,搂住她的女王大人,“你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有多可爱,我怎么舍得和别人分享?”


蓉子笑而不语,在遇见江利子之前,“可爱”这个词和她的距离大于地球到火星的距离。从小到大,包括父母大人,没有人用可爱来形容过她。懂事、聪明、睿智、能干、高贵、优雅、从容……是别人常对她的赞语,唯独小利发掘了她的可爱,她在小利心中,一直很可爱。


当你发现一个人的可爱之处,也许这就是爱的开始。任何一个女人,无论她有多能干多聪明,在她的爱人面前,她永远都应该是最可爱的。


江利子示意了一下,蓉子俯卧在床上,让江利子给她按摩。这是蓉子生下菜菜后,江利子用这种方法帮她瘦身而养成的习惯,成了两个人每天必有的功课。


“女王陛下,臣下服侍得可好?”


“嗯,台辅辛苦了。下回重重有赏。”不知道向来敬畏蓉子的静留和祥子看到这种场景会不会粉碎认知,不过这种闺房之乐,就如床笫之欢,又怎是他人能够想象的?


“是很不错呢,蓉子的腰围已经恢复到以前的尺寸了。都是我的功劳,蓉子真的要奖励我啊。”


“好啊。”蓉子勾勾手指头,江利子听话地低下头,收获了蓉子的一个吻。


江利子却不满意地撅起了嘴:“怎么是这种脸颊上的友情之吻啊?”


“就是要吻在这里,祛除静留给你留下的印记。”


到底还是吃醋了呢,真可爱。江利子暗暗一笑,却被眼尖的蓉子一抬头捕捉到:“怎么,笑什么呢?”


“没有啊。我是想到菜菜也大了,说出的话有时候很出人意料呢。刚才睡觉前她说,她不是小孩子,她想要当大姐姐。”


“菜菜想要妹妹了啊。”蓉子想了想,“等菜菜大一点,我们再要个孩子吧。”


“唔,再说吧。”江利子停下了按摩,也在蓉子身边躺下,若有所思。


“怎么了,好像没有太多的热情。你不想再要孩子了?”蓉子翻身依偎到江利子怀里,“莫非是今天和静留一席谈,受了她不想要孩子的念头的影响?”静留和江利子谈了些什么,蓉子清楚得很。


“怎么会呢?我是觉得蓉子怀孕的时候很辛苦,我很心疼又帮不上忙。还有……”她停了一下,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如果我们生了第二个孩子,她比菜菜要优秀的话,我们难免会更多偏爱一点那个孩子,这对菜菜就太不公平了。这样菜菜不就太可怜了么?”


蓉子听了想笑,可是看着江利子认真的样子,心里又觉得满是感动。这样一个聪明机变的女人,对待感情——无论是对爱人还是孩子——却又是如此的执着凝注,甚至像孩子一样单纯。这样的女人,当得起水野蓉子无限的爱。


“如果你这样想可能会更好些。我们如果多一个孩子,爱也会更多。爱不是有限的资源,爱是源源不绝的,会在互动中越来越多的。到时候我们之间的爱,我们对两个孩子的爱,菜菜对妹妹的爱,两个孩子对妈妈的爱,那该是多么丰富啊。”蓉子真的很会开解人,还描绘出这样美丽的蓝图,的确很吸引人。


“嗯,我想想。不过也要等菜菜大一点,现在真的忙不过来。”江利子搂住蓉子,又笑了起来,“不过我想菜菜会更快地有另一个妹妹——静留和夏树的。”


“你确定?明明静留还那么抗拒要孩子。”


“可是有夏树啊。夏树是我见过的意志最顽强的女人。她想要做的事,一定会做成。何况静留还那么爱夏树,这场角力中,我赌夏树会赢!”


“说得好像真的一样,不过没人跟你赌。”蓉子捏了捏江利子的鼻尖,“我倒是挺担心她们今天晚上会不会吵架,今天分手时她们好像状况不太好的样子。”


“你不用担心,今天晚上她们一定会出问题。”江利子又露出了那种看透一切的自信眼神,“我已经总结出静留的定律:凡是涉及到和夏树的问题,只要有可能出现糟糕的情况,静留一定会弄得更糟。”


她真是料事如神!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