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5-24 21:59
点击:549
章节字数:398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小江的最后一句台词抢尽了风头啊,掩盖了主角所有的戏。

有同学想看静留怀孕、静留人妻、静留做家务,我想说既然大家都想象过了,我又何必再写呢,写出来的根本没有大家想象的甜美可人,还是不让大家失望了吧。

至于不想要孩子的原因,当然不会如此简单。

幸福生活开始,但不代表没有问题。任何一对结婚的夫妻,都会存在很多的问题,否则就不会有离婚一说。如何能幸福,还是敢于正视问题,并有共同解决问题,寻找答案的态度。

还有同学问是不是番外不止一篇,我不是太理解问话的意思。这个番外不是像别的大大是单篇单元剧,算是个小中篇吧,有几章的。静夏的番外就是这个,还想写一个关于江蓉的前传,也算是另一个番外吧。

就这样。


——————————————我是发文的分割线————————————————

二、


在一片大笑声中,唯独夏树面沉似水,看到静留没心没肺地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她狠狠地瞪了两眼。


蓉子笑着拍了拍江利子,江利子有些不情愿地坐起身来,轻描淡写地道了个歉。


看到夏树不快的表情,静留乖巧地依偎过去,夏树推开她,可是终究耐不住静留的缠人功夫,还是让静留得逞了。她到底没办法对静留真正生气。


静留靠在夏树肩上,柔声道:“其实要孩子,我还没做好准备啦,人家自己还是个孩子呢。”


“有你这样的孩子么,超级御姐藤乃会长?”


“可是人家的真正年龄还不到十二岁,小学刚毕业呢。”


这句让外人听了一定会发笑的撒娇的话,却让夏树温柔地将静留搂进怀中。因为静留说得没错,她被人从培养槽里弄出来,真正获得生命,正好是十一年零六个月。这看起来可笑的情况,实际上蕴藏了多少不堪回首的往事。


她们缔结连理的那一天,夏树就暗暗发誓,静留就是她的宝宝,她会一辈子疼爱她呵护她。


可是有孩子和爱静留并不矛盾啊。静留很喜欢孩子,有了孩子,静留也会更开心的。而且她已经用自己的行为证明了,她完全可以照顾好整个家庭的。


就连舞衣也在说:“我觉得有孩子会让人成长的,你们看佑一,生孩子之前我一直觉得他很不靠谱,可是翔太出生后,他完全变成了成熟负责的好男人,又很细心温柔,不然蓉子也不会放心让他带着菜菜去玩吧。”


这句话又唤起了夏树的念头,她冲着静留重重地点了点头,眼神里满是需要静留回应的渴望。


好在大家正说着话,就看见佑一带着孩子们回来了,菜菜举着手摇摇摆摆地走在前面,后面跟着翔太。男孩子明明能跑得很快了,可是还是慢慢地跟在后面,像忠心耿耿的守护骑士。


菜菜走近了,大家才看到她胖胖的小手里捏着一小把各色野花。她走到大人面前,咬着手指看了一圈,终于像下定了决心似的,朝一个方向走过去。


在大人们或含笑或惊叹的目光下,菜菜把花束递给了静留。


“啊拉,谢谢,好可爱。”静留大喜过望,她接过花束,也顺势抱起菜菜,在她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菜菜为什么要把花送给静留阿姨呢?”


菜菜窝进静留的怀中,很自然地说:“静留阿姨漂亮。”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是已经能够很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了。


大家一片欢笑中,江利子抱怨道:“真是的,难道我和你蓉子妈妈不漂亮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厚此薄彼,背弃了母亲,太伤自尊了。”


千歌音笑道:“我们不要妄图和静留拼比魅力了。不是说过么,人人都爱静留。静留的魅力是男女老幼通杀的。”


“哪里的事,那是因为我和菜菜玩得多,我们亲近的缘故。是不是呀,菜菜?”静留得意地笑,嘴上却谦虚地说。她摸了摸菜菜的后背,抱着菜菜站起身来:“菜菜的衣服汗湿了呢,Sam,我们一起去帮菜菜换衣服吧。”她也不等江利子答应,一边逗着菜菜说话,一边走向江利子的车。


江利子向蓉子会意地一笑,蓉子点点头,目送着江利子跟随静留的背影而去。





“知道你是有话找我说。”江利子低头翻找着旅行包,拿出菜菜的干净衣服。她从静留的怀里接过菜菜:“说吧,还是为了孩子的事?”


“嗯。”静留托着腮看江利子熟练地替菜菜脱衣服、用毛巾包住小身体擦汗,孩子被咯吱到痒处,扭动着身体,笑得咯咯的。看着这么温馨欢乐的情形,静留却忧郁地叹了口气:“夏树太执着了,我现在都有些怕面对她。”


“你们结婚都三年了,她和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有这种想法也是正常的。夏树本来就喜欢孩子,尤其是和你的孩子。”手上替菜菜穿上小衣服,江利子深深地看了静留一眼,“你知道她多么爱你。”


“我知道,所以我更不想让她失望,可是……唉……”她又叹息一声,“开始想以我们的二人世界刚刚开始为由,可是随着时日推移就失效了。然后我和她的身体状况为由,可没想到夏树拿来七八个医院的报告证明她可以怀孕。接着我又想以我们工作太忙没办法照顾孩子为由,可是这一年来,夏树几乎包揽了所有家务,还学会了一手好菜……这些理由都一个个地在夏树面前不成问题了,亏我还想着,再拖几年,直接以她是高龄产妇为由,断了她的念头呢。”


江利子忍不住笑了:“看来你还任重而道远呢。离夏树成为高龄产妇,还有好多年呢。”她笑了,菜菜也跟着妈妈笑了起来。孩子不明就里的天真笑容分外可爱,静留忍不住凑过去,在她的笑脸上亲了好几下。


“你也是这么喜欢孩子的人,一直拒绝夏树的要求,真的很为难呢。”


“是啊。Sam,你当初决定和蓉子要孩子的时候,就没有犹豫过么?”静留转换了话题。


江利子细心地看了菜菜一眼,尽量在孩子面前不选择用名字称呼:“犹豫过,主要是健康方面的想法,你知道我曾经得过那样的基因变异疾病。不过现在没有这样的问题了,我和蓉子真的感谢上帝,赐我们这么可爱的孩子。”她让菜菜坐在自己膝盖上,和孩子头抵着头,亲昵地笑道:“菜菜是妈妈的小天使!妈妈最喜欢菜菜了!”


菜菜也奶声奶气地说:“菜菜也最喜欢妈妈了。”


静留苦笑:“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大额头,这种感觉好奇怪。”


“菜菜的眼睛和头发的颜色还是比较像蓉子的。”沉浸在幸福中江利子不计较静留的称呼,宽容地笑,“其实我觉得要长得像蓉子会更好看些,不过这样说对可爱的菜菜很不公平吧。而且一想到要抱着一个幼儿版的蓉子,这种感觉更奇怪。”


静留想到幼儿版蓉子,忍不住笑了,可是烦恼的情绪还是环绕着她:“我和你不一样,虽然都是用同样的方法出生,可是我的情况复杂多了,所以我的心病也比你多。”


“为什么不告诉夏树呢?你们不仅是恋人,现在还是夫妻,你不可能总是瞒着的。如果一直瞒下去,总是回避这个问题,你和夏树的矛盾会越来越激烈,会伤害你们的感情。”


“可是……我怕……我的内心深处东西太多,我怕给夏树压力。”静留犹犹豫豫地说。以她的性格,能够向江利子倾诉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事了,如果不是她们有过共同的经历,太深的羁绊,像没有血缘的亲姐妹,她是不会说出来的。


“我知道。”江利子拍拍静留的手背,鼓励她继续往下说。


“像我这样出生、长大的人,我害怕用同样的方式造出一个孩子,一想到这样的孩子,我就会想到自己……过去不好的回忆就会回来……我恐惧……我怕我给不了这个孩子幸福。”静留带着泫然欲泣的神情看着江利子和她怀中的菜菜,幸好江利子早已经从保温箱中拿出了奶瓶,菜菜含着奶嘴美美地吮吸温热的牛奶,根本没注意到静留阿姨的失态。“Sam,你知道的。我不但没有吃过母乳,连这样喝牛奶都没有过,我没有母亲的怀抱,我是在培养槽里长大的,我……”她说不下去了。


“有关这些……你告诉过夏树么?”


静留摇摇头:“我怕她担心,又怕勾起她不好的回忆。我也希望能够凭借自己的力量慢慢克服,毕竟,我们的幸福来之不易。可是我发现,我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呢。”


“静留……”江利子也只能握紧了静留的手。拥有一双能看透任何事的眼睛的她,深深知道她可以让静留信赖倾诉,可以提出建议、理解静留一切的思想,可是能够解决静留的心结,用阳光驱散静留心头的阴影的,只有一个人——玖我夏树。


爱情不是万能的,可是有的问题,真的只能让爱情来解决。


“静留,心病总要解决,而且还需要心药医。也许和夏树孕育一个属于你的孩子,抚养她长大,会解决你心理压力。不过……”江利子语气变得深邃,“我的建议是——你和夏树的问题,永远都只有你和她来解决。因为你们相爱,相爱的人之间的矛盾,是无法容纳他人的,即使是你的朋友。”


“我知道,谢谢你,Sam。和你说一说,我好多了。”过了好久,静留慢慢恢复了平静,她欠身过去,轻吻了一下江利子的面颊,一低头看到菜菜正睁大眼睛看着自己,也笑着刮了刮菜菜的小鼻子。





“去了这么久?”夏树看着静留把菜菜递给蓉子,有点不放心地问。


“是啊,菜菜喝了牛奶。这孩子食量惊人呢。”静留满是笑意地说,让夏树感到,如果有了孩子,静留一定是个好妈妈。


“因为菜菜很有活力,看她的江利子妈妈就知道了。”蓉子女王低头对她的小公主柔声说,“大家都说菜菜像江利子妈妈,是吧?”


“嗯!”菜菜大力点头,“爷爷奶奶们都这么说。”话说回来,菜菜真的有好多爷爷奶奶呢。蓉子的父母,江利子的父母,还有Lara Croft教授。听说蓉子的父母希望她们再添一个孩子,可以跟着蓉子姓水野。


“话说回来,菜菜为什么没有跟着江利子姓鸟居呢?”姬子不解地问。


“鸟居这个姓是蓉子当年随便帮我起的,当时情形怎么样,蓉子比我清楚,毕竟我失忆了嘛。”对于这一点,江利子从不避讳,“有马是我父亲的姓氏,所以菜菜等于是跟我家姓。所以我也能理解蓉子父母的感受。”


“那么,我想知道,江利子的真名是什么呢?”舞衣有点小心地问道。说实话她对江利子有点畏惧之心,可是好奇心让她不得不问。


“哦?”江利子慢慢地说,“你真的想知道?”


怎么搞得空气好像凝结了一样,江利子似笑非笑的眼睛里无形的压迫感,像是带着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她的上方。莫非她问出这句话,触碰了不得了的秘密?难道接下来她就会被……


“我……我……”正当舞衣道歉的话即将脱口而出的时候,江利子突然笑了,她清淡意味的笑容,却就像冬日阳光驱散了阴冷的雾霾。


“我就是有马菜菜。”


“诶!”舞衣拖长声音的惊呼,让一旁正在吃饭的佑一呛得咳嗽连连。


“给女儿取自己的名字,这是何等样的自恋啊!”千歌音感叹地总结道。


“这是我家的家族传统,我母亲也叫Samantha,我继承了她的名字。”


“菜菜这个名字太可爱了,妈妈用不适合,还是菜菜用好啊。大家都喜欢菜菜,是不是啊?”蓉子让女儿坐在自己腿上,低头微笑着说。


想不到菜菜却嘟起嘴:“可是静留阿姨更喜欢妈妈呢。”


“诶?为什么这么说?”


“刚才静留阿姨拉着妈妈的手,还亲亲……”


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童言无忌揭露真情?


这下气氛可真的凝结了,大家都屏住呼吸,好像在等待一个定时炸弹不定时地爆发,自动忽略一片安静中孩子稚嫩的童音:“……阿姨都没有亲菜菜呢。”


江利子还是那副无所谓的老样子,而从不畏惧流言的静留,唯独不能面对夏树惊怒的目光:“夏树,我们待会再说……”


只有蓉子笑容不变,语气如常地对菜菜说:“阿姨和妈妈怎么亲亲的啊?”


菜菜探过身子,在蓉子妈妈脸颊上飞快地啄了一下:“就这样。”


“就一下?”


“一下,好快。”


“这种亲亲是朋友间的喜欢,跟静留阿姨对菜菜的喜欢不一样呢,也跟蓉子妈妈和江利子妈妈之间的喜欢不一样。所以菜菜不用不开心。如果菜菜有喜欢的朋友,也可以这样亲亲她呢。比方说……”蓉子看到旁边睁着大眼睛的翔太笑了,“菜菜也可以这样亲翔太哥哥。”


听到这句话,翔太连忙跑过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想不到菜菜嫌弃地一扭身子:“我才不要亲翔太。”


虽然翔太沮丧地垮下脸,可是孩子可爱的反应击破了刚才的紧张,在大人们舒缓的笑声中,蓉子缓缓地微笑着说:“我不了解其他,但我了解我家小利。她虽然从不是个安分的人,可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当着女儿的面做不好的事。”


蓉子是对大家说的,可是对于夏树,好像这字字句句,都是说给自己听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