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5-20 21:51
点击:746
章节字数:384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卷耳 于 2014-5-21 19:44 编辑


番外 小儿难养


一、


打开电饭锅,一锅白莹莹亮晶晶香喷喷的米饭。尝了一小口,果然水放得刚刚好,不会夹生,也不会过于软烂,吃起来米香味十足又有嚼头。


旁边的锅里香味四溢的浓稠酱料,是由切成小丁的牛肉,以及土豆、洋葱、番茄炒出来的主料,加上炒成茶色的面粉和芹菜叶、月桂叶、麦芽糖、多香归果、酱油、醋等调料一起炖煮了一夜熬出来的正宗林氏盖饭浇头。待会儿一半米饭一半浇头地盛起来,往餐桌上一放,是多么美味的早餐啊。


把厨房和餐厅收拾停当,再去放好洗澡水,就可以叫她的恋人起床了。


轻轻推开卧室的门,靠在门口看见光线昏暗的卧室里,床上那轮廓鲜明的身影,她不禁微笑了。


每次叫起床之前,她都会在门口看几秒钟,看到恋人安卧熟睡的模样,一种温暖的幸福油然而生。


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坐下,俯身用脸颊贴住恋人的侧脸,轻轻地摩挲,这是她最喜欢用的方式,一边感受着恋人温润光洁如美玉的肌肤,一边看她醒转时的可爱样子。


果然,她听见恋人发出睡意惺忪的声音:“今天是周日啊,怎么这么早?”


“你忘了?上个星期就约好的,今天大家一起去郊游啊。”轻轻吻着她的耳廓,“我做了林氏盖饭,快起来吃。”


“林氏盖饭?我不要胡萝卜。”


“知道你挑嘴,我用土豆代替了。”她灵巧地躲过恋人想要搂住她脖子的玉臂,轻拍了一下还在赖床的懒虫的屁股,“快起来了,懒狐狸。”


“是是,藤乃夫人。”


她轻笑一声,快步走到门口,可还是留恋地回头望了一眼,恋人侧躺在床上似笑非笑睡眼朦胧的的模样,真像是媚态十足的狐狸精。


是的,你看的没错,赖床也赖得风情万种的妩媚佳人就是藤乃静留,而干练温柔的万能主妇,自然就是她深深爱着的恋人玖我夏树。


不,应该称呼是妻子了吧,她们在英国注册结婚,已经三年了。玖我夏树入了藤乃氏的籍,现在是不折不扣的藤乃夫人了。


静留看着夏树矫健而不失柔美的背影,懒洋洋地坐起身来,同时叹了口气。


这样的幸福生活,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说实话,她真的有心事。而且她的心事,还不能向夏树提及。





“如果被人家看到我的妻子是如此的温柔贤惠,我一定会被嫉妒得要死。所以,好想把你藏起来,做我象牙塔里的公主。”刚刚从浴室里出来的静留,从后面搂住夏树。每天在耳边的甜言蜜语,是常保爱情之花娇艳的要素之一。


“好了啦,又来这套。”夏树低头轻笑。即使每天都会接受这样的爱情雨露浇灌,夏树的脸仍会泛起红晕,恰如一朵半开的玫瑰。“不过你今天总算记得把头发吹干了,奖励你一下。”她回过身,在静留唇上轻快地一吻,就在静留凑上去想把这个吻发展成为热情的互动时,一个汤勺递到她的嘴边,“来,尝尝这次的汤汁。”


静留无奈地低头尝了尝,表情却在尝完之后变得惊喜:“啊拉,好美味,比上次做得更好,吃完了嘴里还有一种香味。”


“是吧。”夏树得意地笑,“我不但在实验室里分析了你最喜欢的那家店的酱汁成分,还拜托江利子黑进店老板家的电脑里,终于知道那种香味来自名古屋的老店生产的酱油。果然,努力没有白费。”


“呵呵,江利子没有抱怨大材小用么?”静留一边帮夏树端盘子,一边想象着玖我博士在实验室里认真严谨地分析盖饭浇头的样子,居然还拉上那位外挂神人帮忙,真是好笑。


“不会啊,江利子还感谢我给她一个理由练练手呢。你知道的,自从她和蓉子结婚后,几乎没有机会做违法乱纪的事。她只是抱怨老板的电脑密码太简单,太不过瘾了。”夏树低头吃了一口盖饭,“嗯,真的好好吃啊。”


看到夏树对着食物衷心喜爱的天真态度,坐在对面的静留心里填满了甜美的爱意。


生活是多么美好啊,只要夏树不提起那个话题的话。


可是……


“呐,静留。”


“嗯?”静留继续低头吃饭,可是心里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已经一个月早餐不重样了吧。而且这一年来,我已经证明了,我完全有能力……”


“呵呵,哈哈……吃饭吃饭……食不语是我人生的准则。”


“可是你以前也不是……”


“最近我发现我要加强人生的自我修养。”


“我说的不是……”


“我们要快点了,不能让她们久等啊。”


“啊呀,真的啊!”





“唔,想不到在郊游的时候能吃到热腾腾的林氏盖饭,在这种环境下吃到不寻常的食物有一种惊喜啊。”舞衣吃了一大口,满足地叹道。


的确,在绿草如茵的郊外,大家各自有爱人相伴,在树下或坐或卧,感受着田野的薰风带来远处花草的清香,又捎带来孩子的嬉笑声,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发间,像是情人俏皮的眼神。再加上食物也带给人惊喜,人生的享受莫过于此吧。


姬子也笑着说:“更重要的是夏树的手艺很好啊,和上次江利子教我的口味差不多呢。是不是啊?”


“不错。”江利子只是简单地说。当然是一样的,这个配方是她偷过来的。她只希望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以免让蓉子知道她又故技重施。虽然比起以前偷的是价值连城的珍宝,这次不过是一个盖饭配方,但是,毕竟现在的身份不一样了嘛。


“Sam,你还是这么吝惜于表扬夏树呢。”静留冲江利子眨眨眼,聪明如她,当然知道江利子心中的顾忌。虽然不至于说给蓉子听,可是用眼神向她示意,看到她露出一个莫可名状的笑容,心中倒是颇为快意。


千歌音见状笑道:“静留和江利子的感情很好呢,这样当着妻子的面眉目传情没问题么?”


正当江利子反驳的话:“这种促狭的话真不像是千歌音说出来的……”还没说完,维护心爱的小千的姬子就连忙补上一句:“当然咯,她们是前恋人嘛。”


如果你不幽默,可千万不要讲笑话。姬子正是用自己的行为实践了这一点,她这句话一出口,刚刚还满是欢笑的大家,只剩下大眼瞪小眼和有些勉强的笑容。


相对于夏树的沉默,蓉子则是立刻笑道:“是么?我觉得这样很好啊,有静留鉴定过,我才觉得我的爱情品味不是那么奇葩。”


“幸好我不是。”江利子依旧淡然地说,“我听说奇葩总是成双成对出现,否则蓉子大人也不能幸免了。”


“那我们岂不是奇葩伴侣?”


“如此相配的话,那就不用祸害别人了,是在造福社会吧。”


她们轻轻松松地把尴尬的气氛又转了过来,千歌音轻拍了拍姬子的脑袋,姬子吐了吐舌头,惹得大家笑了。夏树也跟着笑了。可是对于静留和江利子那段子虚乌有的恋情,她可做不到像蓉子那样从未萦怀。毕竟对江利子来说,这段恋情是根本不存在的,而在静留的记忆里,她真的和江利子恋爱过。虽然静留从未提及过那段感情,可是从灰原哀对江利子的感情来推测,记忆中的爱情,也是深挚动人的。这一点可以从静留对江利子的称呼来推测,直至今日,她仍然会自然地称呼江利子为Sam,和灰原哀一样,有一种特殊的羁绊在里面。


并且虽然已经结婚,虽然深知静留对自己的爱,可是无论是作为恋人还是妻子的身份,对于前女友这个存在,即使到了八十岁也从不会不计较的。


舞衣也赶忙上来,她一边收拾盘子,一边说:“大家都吃完了吧,剩下来的饭都让佑一解决,他带着孩子玩也挺累的呢。”


大家把视线投向了不远处,一头黄发的佑一此时脱去了青年时的痞气,正乐呵呵地带着两个孩子玩耍。大一点的男孩是他和舞衣的儿子翔太,今年四岁了,而另一个小小的女孩子,正是江利子和蓉子的女儿菜菜。


三年前,蓉子借助灰原哀改良的宫野厚司曾用过的基因技术,成功地孕育了她和江利子的孩子,如今孩子已经两岁多了,长得可真像江利子啊。


幸福之余,蓉子也要求江利子谨言慎行,因为她们是孩子的母亲,要为下一代言传身教,做出榜样。


“真像啊,看着菜菜,能想到Sam小时候的样子呢。”


听到静留的话,江利子和蓉子对视一眼,又笑着看向正在蹦蹦跳跳的菜菜。她从两岁起就发现了迟发性成骨不全症,开始了漫长而痛苦的诊断和治疗过程,如今看到菜菜健康快乐的样子,她真的感谢上苍的恩赐。


“如果是第二个孩子,弄不好会像蓉子呢。”舞衣搭腔,“我们家翔太就是长得太像我了,佑一一直想生一个女儿,因为听说儿子像妈妈,女儿会比较像爸爸。”


“我可不觉得女儿像佑一会很漂亮。”夏树忍不住的吐槽让舞衣瞪了她一眼,正准备帮你你却这样说,真是不识好歹。


不过好在姬子说:“我也经常会想,如果我和小千有孩子会长得像谁。我倒是更希望像小千,那就样样完美了。”虽然相爱多年,姬子对千歌音的爱慕只增不减。不过要孩子这种想法目前也只能停留在憧憬阶段,以姬宫先生的性格,能允许姬子入籍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还想用科学手段要一个孩子,这简直有违天理!“我活着就不行!”这是父亲大人的原话呢。


千歌音轻轻揉着姬子的金发:“如果有孩子,我可不希望她样样完美。有漏洞的人才会惹人喜爱。千华留说过:‘人人都爱静留。’之所以如此,就是因为静留的缺点比我多啊。”


“啊拉,千歌音这样变相的自卖自夸真的好卑鄙啊。想不到短短几年,你谦谦君子的个性居然变了,莫非爱情让你得意忘形了,以至于自恋的程度不亚于……”她突然转向江利子,“不亚于Sam了。”


“这和我有什么相干?”舒舒服服地枕着蓉子的膝头的江利子没想到会提到自己,她真正是躺着也中枪。


蓉子亲昵地笑了,低头亲了亲江利子的额头:“因为你的自恋已经成为一道难以逾越的高峰,像绝对零度那样成为一种衡量标准了。”


在大家的哄笑中,舞衣咳了两声,说:“我倒是想知道,如果是静留和夏树的孩子,到底会长得像谁?”说完,她有意无意地看了夏树一样,似乎向夏树表明:我终于把话题带回正规了。


“像谁都很漂亮,各取一半也很和谐呢。”蓉子打量了她们两人,“不像我和江利子容貌区别那么大,不好搭配。”


“其实我们的区别就是一个额头而已。”在温暖的阳光下,还有爱人舒服的怀抱和轻柔的抚摸,江利子已经快睡着了。


舞衣继续锲而不舍地牵引着话题:“那个,静留、夏树,你们什么时候也像她们那样生个孩子,也满足一下我们的想象力嘛。”


“是呀,这也是我和小千努力的方向呢。”姬子也兴奋地帮腔说,“你们可不要浪费这样的机会啊。是不是啊,小千?”


千歌音只是微笑,她敏锐的眼光已经看到静留的表情明显地僵了一下,随后露出完美的笑容:“我们也考虑过,可是我曾经移植心脏,不适合怀孕。夏树的骨骼又受过伤……对了,Sam不就是因为骨骼的旧患,所以让蓉子怀孕生孩子的么。”


她刚刚说完,夏树就立刻反驳:“静留,我不是已经在几家医院进行过检查,都证明我的骨伤是在四肢和脊椎,而且都痊愈了,我的骨盆没有伤,不影响怀孕。这你知道的……”


“可是我觉得谨慎一点不好么?如果想要孩子,我觉得代孕可能会好一点。”


“静留,你明知道我不愿意让人代孕,为什么还这么说?我不想让自己的孩子由其他人孕育长大……”


“好了好了……”看到这两个人又要因为这个话题争论起来,舞衣有责任打圆场,她灵机一动转个话题,“这个代孕嘛,我上次听灰原小姐说,她们科学家不仅要研制让动物为人类提供器官来移植,还说过猩猩的身体构造也适合孕育人类宝宝呢。”这个也能想到,她觉得自己真的很幽默。


“这样不好吧……”姬子有点吃惊地说。


夏树没好气的说:“这真是荒诞,且不说基因冲突的问题。单单是伦理方面,如果孩子长大问她是从哪里来的,我用什么话来回答她?”


“怎么回答?”夏树提高的声音惊扰了朦胧欲睡的江利子,她睁开迷蒙的大眼睛,半梦半醒地说,“来自猩猩的你?”


这回是连千歌音也忍不住放声大笑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