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无标题

作者:卷耳
更新时间:2014-05-15 21:54
点击:585
章节字数:51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七十四、天也有情


“喂,看到了没有,她们已经靠近了。”


“可是靠近不等于接触,要不要我们推一把,直接让她们来一个亲密拥抱?”


“哎呀,热死了,前辈你不要把胸贴到我的背上!你们说的,就是那个女人么?真的好美!”


“真是的,每次假期旅行都到伊香保,这一年多来我们都来了四五趟了。”


“是啊,伊香保的千明旅馆已经邀请我们办一张VIP卡呢。”


“嘘!我们是一个团队啊,为了让䌷䌷能实现和她梦中情人的浪漫相遇,这一点牺牲还是值得的吧!”


“䌷䌷也真够可以的,第一次从伊香保回去,居然对那位大美人念念不忘了。”


“可是人家是有女朋友的,第一次在这里不就看到了么?她的女朋友很漂亮呢。”


“可是我们这几次在伊香保看到她,她都是孤身一人啊。在爱情神社孤独地拜神抽签,真的很让人心疼呢。”


“律,你好像有什么想法啊?你很心疼?”


“什么嘛,我是为䌷䌷考虑啊。她一定是和女朋友分手了,所以这次䌷䌷有很大的机会呢。怎么说咱们的䌷䌷也是千金大小姐,标准的白富美啊。”


“唉,希望如此吧。”


在伊香保的爱情神社的一棵大树背后,四个女孩子挤在一起,自以为躲得很好,可是叽叽喳喳的议论声,让每个经过她们身边的人都侧目而视,她们却浑然不觉。


这四个人中的三个,就是一年多前静留和夏树来伊香保时遇上的大学新生,如今又多了一个瘦小的学妹,而她们共同关注的,是在签板前面的伙伴——金色头发的千金小姐琴吹紬。而琴吹紬正偷偷用恋慕的眼神注视着身边一位正在虔诚抽签的高挑女性。这位身着紫色和服,风姿秀拔出众的女人,她们口中的大美人,正是藤乃静留。


静留伸手从签板上取下一张签条,展开看时秀眉微微一蹙,低声道:“怎么又是这条签,神啊,你不会是在耍我吧?”


“那个……签不好么?”旁边一个柔美的声音期期艾艾地说,“不过这也是寻常的事,不必放在心上。”


䌷鼓足勇气,终于说出搭讪的一句话。她几乎都能听见伙伴们欢呼的声音了。


“啊拉,的确如此呢。”静留回之一笑,笑容真如春风拂面,令人心醉。对于䌷这样美丽纯真的女孩子,她一向很温柔,“我看你也在抽签啊。”


“是啊,我还没看抽到的是什么呢。”的确,她刚才一直看的,只有静留,“啊……怎么是这个呢?”她的脸垮了下来。


“什么?”静留从她手上接过签纸,不禁苦笑了一下,“自古多情空余恨。这句话真的像是在说我呢。”


“不会吧,你这么出色的人也……”


“哪里的话,我不过是个很普通的人。”静留的笑容又恢复到温暖明快,这种轻松和悦,不是以前的虚饰,而是一种自然而然的人生态度。她轻轻松松地把话题由情爱上转开:“看你的手指尖,好像经常弹琴吧。”


“你真的好厉害啊!我在读大学,和朋友们组成了一支乐队,我是键盘手。”


“真的么?我也很喜欢弹钢琴呢。”


“太好了,想不到我们有共同的爱好。”


……





“喂喂,好像谈得很不错呢。”


“是啊,下一步是不是一起去吃饭了?”


“那我们是不是要跟着?”


“不用了吧,如果紬学姐追到了她,我们不是早晚要见面?”


“喂!”带着发箍的宽额女孩突然跳起来,指着对面,“快看,抱上了,抱上了!”


“不会这么快吧?”黑色长直发的女孩子也不禁探出身子。


“真的啊,紬紬好厉害!”


“太快了吧。”


那厢琴吹紬红着脸从静留怀里站直:“真是不好意思,我不习惯穿木屐。”不过心里好喜欢,她的怀抱好温暖,和服领口透出的一缕幽香,好迷人啊。


静留依旧扶着她:“脚扭伤了么?可惜我身边没有药。”说到这里,她眉间一蹙,好像想到了什么往事,“你还能自己走么?”


“好像……还是很疼。”


“这里的台阶很长,恐怕得有人扶你到下面的诊所去呢。”


“那么,我就不好意思了。”䌷低着头,努力使自己不笑得太过分。


“还好,你的朋友都在这里。”


“诶?朋友?在哪里?”䌷瞪大眼睛,就看见静留指着对面:“她们不都在大树后面看着我们么?还是请她们过来吧。”


天哪,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简直是琴吹紬的晴天霹雳。她挤出微笑转身看向那边,这几个拖后腿的忘形的站在大树边,哪有一丁点掩饰?看到静留和䌷关注她们,那着急忙慌想要躲起来的样子,更让人崩溃了。


静留笑道:“你的朋友都很可爱呢,不请她们过来么?”


“大家,请过来吧。”毕竟是琴吹紬,即使这样,也能很快地控制自己,不失豪门千金的风度。


四个人挤挤挨挨地走过来,好在这种尴尬的气氛,对于轻音部的人来说是司空见惯了。


互相通过姓名后,静留笑道:“幸会了,不过我要先行离开,如果小䌷脚伤不方便,可以向千明旅馆的人报我的名字,他们会妥善照顾一切的。”


“等一等!”律叫住静留,“您不亲自扶小䌷下去么?”


唯连忙帮腔:“是呀是呀,小䌷会很高兴的。”


静留秀眉一扬,微笑道:“我们不过是初次相识。”


“可是……”


澪低声打断律要说的话:“律,不要说了。”


“为什么不说?我们都来这里好多次了,就为了……”


“律!”澪向静留身后指了指,“人家的女朋友在那里呢。”


“诶?”其他人惊呼一声,一起向静留背后看去。


而静留身子微微一滞,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转身……


高大的樱花树下,一位身穿浅蓝色碎花和服的丽人,柔顺的长发编成一条辫子,随意地搭在左肩,让带着明澈凛然之气的美丽中,添了几分柔情。


“静留。”


“夏树……”对着这个人,说出这个名字,静留登时热泪盈眶。





“如果不是夏树出现,我想我很难脱身呢。这几个女孩子很热情,又很纯洁,让人不忍心去伤害。”


“可是那个金发的女孩子还是很受伤吧,看她离开时那失落的眼神。”


“呵呵,夏树变得很细心呢,这个也观察到了。人生不可能一帆风顺,年轻,未来会有无限的可能,也许明天她就会遇到命中注定的人呢。”


“对于有的人,人生有无数的选择,可是对于另外一些人,答案永远只有一个。”


她们坐在神社后面的石阶上,可以在这个喧嚣的地方安安静静地不被打扰。


上次她们来到这里的时候,秋色半染,万重大山色彩斑斓、变化莫测。而此时的榛名山、赤城山、足尾山,万绿丛中山花烂漫、樱树吹雪,满目所及的清新之景,还有空气中木叶的清香和花的微甜,都是沁人心脾,让心灵豁然开朗。


送走了那群叽叽喳喳却又率真可爱的女孩子,突如其来的安静,反倒使她们之间的气氛在尴尬和暧昧之间徘徊不定。


“夏树,你还好么?”


“我还好,你呢?”


“我也很好。”


一轮毫无营养的寒暄过去,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一阵山风吹过,吹乱了静留的长发,梳着辫子的夏树倒是不受影响,她细细地看着静留将长发一丝一丝地理好,眼睛里闪动着说不清的温暖光芒,而在静留的眼睛转向她的时候,她又环顾四周,叹道:“好久没来这里了,真想看一看春天的伊香保的群山是什么样子呢。”


静留一笑,挪动了脚步。她们像是约好了,没有任何语言的交流,走向了同一个方向。


坐在神社的后山石阶上,看着满山春色,夏树极目远眺,深吸一口气,让清甜之气充满胸臆,微笑道:“好美。”


“是啊。”静留附和道。她坐在夏树身边,挑起眼睛睨着夏树的侧颜,心里想道:“可是春风再美,也及不上你的笑容。”但终于没有说出口。


夏树依然带着一种欣赏的怡然看着山上的树海被风摇晃得此起彼伏,那绿色的波涛,好像在轻抚着顶上的蓝天,这极宏大的美,又是极温柔的。“英国这个时候的气候也很好,上周我们去远足,看到萨里郡都被石楠花和铃兰覆盖了。”


“是和灰原博士在一起么?”这一年来,夏树回到帝国理工大学的实验室,和灰原哀合作开发新型的基因诊断和治疗技术,上个月有一篇论文发表在《科学》杂志上,对于周期很长,进度极为缓慢的生物化学研究,这足以证明她的聪明和努力。


夏树点点头:“是的,我们去了阿宾顿的Croft庄园。天,那里简直是一座博物馆,Croft教授托我带话给Sam,要她和蓉子常回去呢。”


“呵呵,看了夏树的生活开阔了很多,也结识了新朋友呢。”


就这样顺其自然地,她们谈起了共同熟悉的朋友——灰原哀依旧孤身一人,不过保持了和毛利兰定期联络的习惯。鸟居江利子和水野蓉子去年七月在英国注册结婚,正在筹划要一个孩子。姬宫千歌音的父亲终于松口答应让姬子入籍,虽然离她们的目标还差一大截,但已经是了不起的胜利了。舞衣和佑一也结婚了,宝贝儿子刚刚满月,佑一变身为超级奶爸,夏树也荣升为干妈……


她们说到了所有的朋友和熟人,唯独没有说她们自己。


“对了,武田课长他……”静留竟然扯到了这个人。


“这个人就不要说了嘛!”夏树连忙打断她,左手轻捻着辫梢,脸儿红红的,瞪着眼睛的样子,带着三分薄怒和七分娇羞,静留怦然心动,随后又笑了起来,像是用笑声掩饰自己急速的心跳。


听到静留轻轻的笑声,夏树有些不满地看着她:“静留,你是故意的吧?”可是在目光接触到静留眼睛的刹那,她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不是不想说,而是想说的太多,有无数的话想要告诉她,却如千帆竞渡,一时水泄不通。


不是说不出,而是看到她的眼睛,就会觉得千言万语说不尽,一切尽在不言中。


静留忽然低头笑笑:“夏树,你过得怎么样?”


虽然因为静留挪开了目光而失望,夏树还是认真地说:“嗯,还好。每天生活很规律,去实验室工作,回家。周末会出去走走,假期会去旅行。这一年来我去过不少地方,原来英国也有很多很美的地方,我一直都没发现。”


“其实很多美好的东西,一直在我们身边呢。”那么你心里最美的那个人,是不是也正在你身边?


“静留……你呢?”夏树迟疑着问出这句话。虽然每天都会关注有关静留的消息,知道有关她的财经新闻、业内讯息,还有舞衣她们定期告诉她静留的事。她知道静留健康恢复得很好,集团业绩非常突出,心情也越来越开朗,还有……周围照例有许多出色的追求者,比如今天。


“我啊,我也很好,公司那边也很好。黎人辞职去风华继承家里的神社,遥和雪之留下来帮我,友绘和奈绪都留在公司,奈绪已经是副总了。因此我也轻松不少,偷得浮生半日闲,周末到这里来休息一下。真没想到呢,你也会在这里,这么巧。”


夏树张了张嘴,她想说的是:“没有什么巧合,我记得你说过:真正相爱的人,无论在哪里都会再相见。”当然,她更想说的是静留的后半句:“……无论隔多久都会再相爱,相爱的人是不会被爱情抛弃的。”可是不知为什么,她还是没有说。


静留看到夏树的欲言又止,轻叹一声,那声叹息是如此的轻飘,刚刚出口,就融入了清新的山风。她缓缓起身:“夏树,我得走了。明天一早还要工作。你留着多玩两天,我吩咐千明旅馆的人,所有的房间任你挑选。”说完最后一句话,她的木屐已经踏上了上一级石阶。


她的背影承着一山的风,分外的单薄。


“静留!”夏树突然站起来,冲着静留的背影叫道。


“夏树……”这略带沙哑的呼唤让静留转身,她看到夏树微微凌乱的刘海,还有红红的眼眶,那种爱怜交集的冲动,隔着多少日子多远距离也不会退却。


“静留,你曾经问过我,真正的爱情是什么样子,我至今也得不出一个准确的答案。这一年多来,我走过许多的路,读过很多的书,看过许多的风景,可是身边没有你,这一切都是不完整的。当我发现这世界越美好,我就会不知足地想,要是你在就好了。静留,我想你,喜欢的东西想和你分享,悲伤的时候想有你安慰,每一个想法都想告诉你。我就像是在寻找自己一半在流浪的灵魂,当我在人海中看到你,看到你的眼睛,我就觉得我找到了。”


“你找到的,是过去的静留,还是现在的静留呢?”她幽幽地问。尽管一年来她已经慢慢地度过了这个关口,每一次心跳,都在让她接受两条命运线的水乳交融,可是她仍然想知道夏树的答案。


就看见夏树摇了摇头:“我不会忘记过去,更不会放弃现在。这些都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过去的我总想着割裂开,却不知道分割开来,就会造成血淋淋的伤。静留,我的答案也许你不会满意。我无法做到像药品试验那样成分清楚,配比严密,我只能保证,我会认真地面对生活,用我的生命来爱你。”


静留含着泪水,却笑得比任何时候都美,可她仍然执拗地问道:“可是你却没问过我,我是不是在和别人交往,我是不是还在爱着你。”


“我……”静留的话好像给了夏树一个重击,可是爱情和思念,让这个从来迎难而上的女人再度鼓起勇气,“我不知道,可是因为我爱你,我就会努力。如果你不再爱我,我会重新追求你,让你重新爱上我。如果有人和你交往,我会把你抢过来!我没有其他可以凭借,就是我对你真正的爱情。”她顿了顿,小心地说,“静留,你可以接受我么?”


“这一年多来,生活得并不寂寞,有很多人追求我,他们或她们,很优秀、很用心、很有情……”静留看到夏树身子一颤,可是仍然倔强地咬住发白的嘴唇,碧眸执着地看着自己。夏树那令人心疼的爱,让静留再也忍不住泪水:“可是我怎么也忘不了你,忘不了爱。和别人在一起,连笑容都觉得是奢侈品,连并肩而行都像是负担,就是想和你在一起,想牵你的手,和你自在生活。玖我夏树,看来我是被你要定了,因为我也那么的爱你!”


“静留……”夏树不再说什么了,她踏上石阶,奔到静留身前,仅仅是几步路,她却禁不住心跳加速,因为她跑过的,不仅是短短的石阶,更是坎坷重重的情路。而此时,她终于抵达了爱的家园。


两个人靠的那么近,能清楚地看见彼此眼睛里的自己,交换着彼此的呼吸,从此之后,日升月落,紧紧相依。


春风似是解风情,吹起了静留的头发,长发飘到夏树的脸上,抢先一步轻抚着夏树的脸颊。静留不禁笑了,夏树也笑了,伸出手去,将静留的长发理好,手指伸入静留的发根,轻轻揉动。


“对了,刚才我听见你抱怨抽的签不好,是什么?”


“啊拉,夏树一直在旁边窥伺我么?好阴险的样子。”


夏树脸微微一红,低头笑了:“什么嘛,是看到那么多女孩子窥伺你,想看看你的反应,是不是会让我失望。”


“我的反应不会让你失望,可是我的签可能让你失望呢。”静留展开一张纸条,“连续几次,都是一样的签呢。”


夏树侧身过去,看到签条上一行字——身无彩凤双飞翼。


果然不是一支好签。


“是不是?我抽签的运气一向不太好。”


“不一定,运气好不好,要看她能不能等到她的另一半。”夏树也从怀中取出一张珍重收藏的签条,交给了静留,“我也刚刚抽了一张签。”


静留疑惑地看了夏树一眼,似有所悟,慢慢打开了纸条……


两张并列的签文,端端正正写着相依相偎的清词丽句——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原来缘分真的是天注定,在前度情缘已逝之后,让她们饱经情多情薄、云散璃破,终于在心有灵犀之后,再续前时未了缘。


“夏树……夏树……”静留只是轻声呼唤着眼前的女人,每个音节都饱含深情。她有很多话想说,可是对着心有灵犀的爱人,又不必说了。她现在想要做的,只有一件事。


“我可以吻你么?”一抹红晕轻染玉颊,碧眸却清透如水,夏树注视着静留,低声问出了静留想要而未出口的要求。一年半以前,静留在这里问过同样的话。


静留没有说话,却给出了回答。她像当时的夏树一样,闭上了眼睛。


山水草木之间,人来人往之中,一对有情人的拥吻,是天地间最美丽的风景。


也许,在你每天经过的街道上,在你身边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在你住的同一幢楼里,在你的邻座,在你的身边,都会有这样的有情人。你不知道他们的过去,不知道他们经历过多少苦难,多少思念,有没有过曾经的恋爱,是否也曾年少轻狂,但只要你从身旁走过,你就会感知到爱情的味道,依恋的缱绻,感情的沉淀,相守的静好,此时你若是抬头看天,无论阴晴雨雪,也是廓然无累,因为人若有情,天也有情。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