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3-02-25 00:00
点击:248
章节字数:366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阿靜我早就沒事,讓我下床走走吧。」朴阿元從床上翻起身來,旋即又被纖纖玉手壓回床上。


「不管怎麼說,你那天也在泥地裡摔了,身上受了寒氣。」


不甘心的嘀咕一聲,朴阿元問道:「阿靜,妳當真要和崔家合作?不如我們將這事……」


「此事絕不能告訴姐姐。」朴靜神色認真,重新告誡朴阿元。「姐姐好不容易安頓下來,若再告知她有關崔家的事,豈不是又勾起回憶?」


「再說,姐姐跟著的那個人,恐怕又要藉此生事了。」



照料完朴阿元,朴靜如往常前往藥廛,遠遠即望見崔實。


「朴姑娘……」見朴靜出現,崔實一個箭步上前。「我是為了前日之事來道歉。」


朴靜冷冷說道:「好意承擔不起。」


「我知道朴姑娘不相信我,」崔實咬了咬牙,豁出說道:「若此事真令朴姑娘如此難受,在下願意當著令弟的面賠罪,之前和尹夫人說好的約定也大可取消。」


聽聞此言,朴靜停下腳步,靜靜審視眼前男子。「你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


「若我說想博得妳的好感,朴姑娘可願意相信?」


「當然不信。」


遭對方直截拒絕,崔實未有任何不悅。「依我們如今的關係,朴姑娘自是不信,否則如何掌管偌大藥廛?」


朴靜不欲多言,最後只說道:「我既答應尹夫人便不會反悔,崔行首的歉意我代阿元收下了。」


崔實微笑目送朴靜走入藥廛,倒是跟在一旁的安德看不下去,出聲說道:「少爺,她怎這麼自大?漢陽城中的女子若是聽見您方才的示好,哪個不趕快跑到跟前來,偏偏這朴靜……」


崔實聽了只是哂笑,他方才對朴靜所言,倒也非全然虛假。尹夫人曾經提點過他,小小一間藥廛能躋身漢陽六矣廛之列,朴靜背景定不簡單;如今他有新的想法,與其對朴靜百般防備,不如將她變成自己人,況且朴靜樣貌本就出色──


「朴姑娘挺好的,我挺喜歡的。」



接獲調往多栽軒的命令,景風也不敢直接稟明嚴尚宮,即輕描淡寫說是最高尚宮要她到別處幫忙。


嚴尚宮聽後,只意味深長的說道:「景風妳曾問我,人都是會變的嗎?人當然會變,一如奔流不止的長河,前水非後水,妳唯一能做的是隨波逐流,跟從當下的心意,並依此對待妳想對待的人。」


「妳聽得懂我在說些什麼,只是妳一直不願去面對。」


景風嘆了口氣,也不敢再去想嚴尚宮說這些話的含義。剛出處所,便見思蓮佇於一旁,吶吶開了口:「妳……有什麼要幫忙的嗎?」


景風搖搖頭,看著思蓮不安的模樣,還是決定閉口不問。


「妳……」思蓮說了一半,又不知該如何接口。她原以為景風會有許多話想問,她甚至想好了那些尖銳問題的說辭,但如今這種沉默更讓人難受。


「我沒事。」景風揚起一個笑臉,要讓思蓮安心。「倒是思蓮我有些擔心妳,妳本來不是想做御膳廚房最高尚宮嗎?現在當了大妃娘娘的至密,那麼妳的心願該怎麼辦?」


思蓮一時愣住,卻不知道該如何告訴景風──她的心早已變了,她現在想做的是復興崔家,在大妃娘娘身邊才是權勢最快的晉升階。


「思蓮,妳可要好好照顧自己,我在多栽軒裡妳不用擔心。」景風決定忽略思蓮的沉默,只輕聲交代道。有些事情或許沒有答案最好,她便能和思蓮永遠維持相同的關係,她們還是過去的兩小無猜。


如果時間是條流動的河,是否閉起雙眼,就能遮蔽一切的變動?若是可以,她情願。





關於多栽軒景風雖已略知一二,但真正到達時,還是被此處的荒涼嚇了一跳。身為王家園林,多栽軒有的卻只是一片荒煙蔓草,這裡負責的醫官見她來了,只是懶懶交代數句,便讓她自己去找事做。


「就算不做事也沒關係?」景風拔高了聲音,再次重複確認醫官說的話。


「妳看看這裡,有什麼事要做嗎?」醫官瞪了她一眼,事不關己的說道:「來到多栽軒,就要有一輩子都回不到宮廷的覺悟,妳還搞不清楚這是什麼地方嗎?」


「可是從前有個宮女長今……」


「妳說那個長今?不過是個特例罷了,妳以為每個人都能像她這麼好運種出百本?又來一個做白日夢的!」


景風垂頭抱著包袱,沮喪坐在階前,方才醫官說的話她心底亦明白,何況在這裡也沒什麼不好……平平安安的,何須回宮再和人爭些什麼?


雖如此寬慰自己,景風卻是日復一日坐於荒廢涼亭前的石階上發呆,無所事事不見得愉快,反倒是莫名的空虛。


若這一日日便是之後的一生,那她似乎也望見了自己的盡頭,不由得心中一凜,愁苦絲絲叢生。正當景風陷入無邊的胡思亂想中,一道影子遮住落下的日光,她本能的瞇起眼抬頭.想看清楚眼前的人。


「是妳?醫官呢?」


這平靜無波的聲音她不會認錯,縱然身影背向光只描繪出輪廓,她還是失聲喊了出來:「朴靜姑娘,妳怎會來此?」


朴靜依是一身素淨白衣,遍地荒草竟成了勾勒身影的背景。景風半瞇著眼神態恍惚的凝望,一時間竟也想不透這麼個出塵的人怎會出現於此?


尚未解答,一旁的尚宮已出聲說:「奴婢奉大妃娘娘敕令前來,醫官何在?」


正喝著酒的醫官連忙放下酒壺,慌慌張張的跑出來,叩頭道:「臣接旨……」


「大妃娘娘口喻,多栽軒荒廢已久,為重振王家園林,特令朴氏藥廛接管一切栽種雜項,多栽軒眾人須盡力配合。」


尚宮宣旨完,一干人等仍是茫然神色,但嘴上已本能喊出:「娘娘,聖恩浩蕩。」


而忽如其來成為多栽軒主事的朴靜,臉上平靜無波,只在轉眼望向荒蕪土地時,眼中極快的閃過一抹神采。



跟著朴靜尋訪多栽軒每一寸園地,這位多栽軒新的主事者倒不畏懼弄髒衣袖,即地蹲了下來,一手捻著已枯黃的藥草。「醫官,這是川白芷嗎?」


「是的,不過常長出一點,便不知為何枯死了。」


「白芷具有祛風散寒、通竅止痛、活血排膿的功用,可是在朝鮮一直種不活,只能仰賴明國進口。」朴靜的語氣像在說一件再也簡單不過的事。「就讓白芷在朝鮮的土地上紮根吧。」


待醫官苦著臉走開後,跟在後頭的景風才敢上前去。「朴靜姑娘,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朴靜一雙眼無風無浪的靜靜望向她,裡頭的平靜卻讓她莫名的害怕,正當景風想往後退一步時,朴靜忽然開口:「妳怎麼會在這裡?」


「我……」景風不知該如何解釋,只唯唯諾諾的說:「我在御膳廚房犯了點錯,所以被調到多栽幫忙。」


「來這裡多久了?」


「半個多月。」


「妳看上去精神不太好,生病了嗎?」


「沒有。」


「回頭讓醫官開些提神的藥方給你。」


直到朴靜離開,景風才發覺對方根本沒回答她的問題,反倒自己向醫官領了一大包難吃的藥。抱著苦澀難聞的藥方回到處所,景風就這麼喝著藥苦思了一夜。


隔日當她去找醫官時,朴靜已在多栽軒。朴靜今日穿著簡單的粗布褐衣,奇怪的是就算不是一身素白,朴靜給人的感覺還是一身清冷難以接近,景風直覺想起如今不知身在何處的崔今英尚宮;不同的是崔尚宮的冷是種貴族之氣的高傲,而朴靜的冷卻是如刀刃如山峰的險峻。


起碼她還敢接近崔尚宮,但見到朴靜她只想繞道而行。



朴靜顯然不是花拳繡腿,來到多栽軒才十餘日,便制定諸多新規定及計畫,眾人私下叫苦不迭。唯一高興的恐怕只有明景風,每日的忙碌倒有些像回到在宮中的景況。


種植藥材的事景風插不上手,但多栽軒一伙人的食膳就全由她打點,擷取菜園中各種野菜,便做了道炒野蔬端上桌。


今天一早皆在研究土壤溼度的朴靜,興許是下午仍要繼續待在多栽軒,竟難得留下來要和眾人共同用餐。但朴靜就座,氣氛馬上產生微妙的變化,就連當事者也輕易察覺。


「你們平日吃飯皆這麼安靜嗎?」朴靜動了筷子,夾回的菜卻轉了個方向,落在景風碗裡。「妳瘦了,多吃點。」


看著一雙雙眼睛唰唰的向她射過來,景風這次才確定,當朴靜用溫柔的口吻說話時,絕對是故意要推自己當箭靶!之前就吃過一次虧,還惹得思蓮對她發怒。想至此,景風臉上也堆起笑容,溫婉賢淑的為朴靜夾菜:「彼此彼此,妳也多吃點。」


這下餐桌上頓時炸開了鍋,景風耳邊只飄過「原來她倆交情這麼好」、「朴靜姑娘也會吃飯啊」等句句短語,在心裡笑開了花,這次朴靜該知道成為他人臆想對象是什麼滋味了吧?


但眼前的朴靜連眉也未挑一下,只專注優雅的吃著飯菜,咀嚼完後對景風露出笑容。「菜很好吃,以後能常做給我吃嗎?」


「以後還要一起吃飯啊」、「朴靜直接把景風帶去吃飯吧」眾人的嘀咕換上了新台詞,景風顫顫的握著筷子,不知是手軟無力還是給氣的。



見眾人陸續吃飽離開,景風膽子大了些,一個箭步擋住了欲起身的朴靜去路。「朴靜姑娘,為何妳要這樣對我?」


朴靜微微仰頭,聲音也跟著上揚:「景風,妳為什麼來這裡?」


「我不是跟妳說過了嗎?我犯了錯……不對,現在是我在問妳,妳為什麼每次都要反過來問我!」這次景風很快發現自己又被耍了一遍,飛快的反問。


「妳真的是因為犯錯才來的嗎?」


「當然是了,要不然誰會無緣無故的想來這裡!」


「妳來這裡,崔思蓮沒說什麼?」


「這關思蓮什麼事!」話才出口,景風便想起當日御膳廚房之事,莫非朴靜的猜測和她一樣?臉色明顯的變了變,景風仍盡力維持原來語調道:「我來這裡是因自己犯了錯,和思蓮一點關係也沒有,妳不要冤枉人。」


瞧見景風神情變化,朴靜心已有底不再追問,將目光放回了桌上。「妳的手藝不錯,這道炒野蔬怎麼做的?」


這個人又煩人又無聊,景風在心裡不斷的這樣告誡自己,嘴巴封得緊實臉頰氣得鼓鼓的。


「小時家裡貧困,我們五個弟妹都是姐姐帶大的。實在是太窮了,姐姐只好去採各種野菜回來,就這樣炒成一大盤,我們幾個爭先恐後的搶吃,姐姐只在一旁笑笑看著,後來才知道,有時姐姐為了要知道哪種野菜能吃哪種又有毒,都會先拿自己做試驗,曾試到過嘴唇麻痺、手指僵硬。其實姐姐很怕野菜,只是她從來不說。」


景風怔怔看著說出這番話的朴靜,和平日的冷漠毫不相同,原來這個人也可以有這麼溫柔的一面。


「妳的炒野蔬很好吃,我認為只有真心實意做出的食物最好吃。景風,妳的食物會騙人嗎?」


片刻的溫煦方過,景風又迎上那雙乍復冰涼的眸子,她卻開始覺得朴靜或許是另外一種人。








----------------------------------------  


其實朴靜真的挺可愛的,比起前面二篇主角不知道在糾結什麼,朴靜和他人溝通的能力比較好。


但不知怎地娘娘近來精神欠佳病癥頻現

>>>是因為開始嗑藥嗎XDD 話說小嚴嗑藥到死掉那邊小鬼們完全沒有出現耶..時間點是在..?

就在被放逐到多栽軒這段啊XD

其實那結局只是因為我懶惰,不想寫小鬼們……


快點讓朴靜跟寵物景風和和美美的在一起!!(敲碗)

當然不可能有這回事……

而且你為什麼要把人家降級為寵物啦?景風明明就是讓人捏圓捏扁的湯圓~(我想吃元宵了,乾脆朴家小弟的名字就叫朴元宵好了)


讓朴靜和思蓮在一起也不錯

再續長輩的未了緣XD

你這個提議是認真的嗎?我剛剛抖了一下~XDD

恩……我覺得兩個充滿戀姑母和戀姐情結的人在一起,應該每天在吵自己的姑姑和自己的姐姐誰比較厲害,常常吵個沒完吧?然後每次吵架就會搬姑姑和姐姐的戀愛失敗史出來說嘴,你確定她們真的適合在一起嗎?X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