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3-02-17 20:50
点击:195
章节字数:266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這數日來,景風心中一直覺得不安,當日思蓮的回答無法消釋她的疑問,反倒讓她更起疑竇。


她明知思蓮反常已有一段時日,卻故意裝做視而不見,而今種種跡象串連起來,她幾乎可以肯定思蓮在進行不為人知的預謀。她極想把這事告知嚴尚宮,但不知怎地娘娘近來精神欠佳病癥頻現,她實在不想讓娘娘再操勞此事,只得自己想法子。


「思蓮最近又偷懶沒到廚房來了,到底在做什麼呀!」今日負責職班的劉尚宮鼻子裡重重出氣,惡聲說道。


實則思蓮不常到御膳廚房幫忙已有一段時日,眾人大多心照不宣,甚至有不少人暗自鬆了一口氣。一來著實是思蓮手藝太過高超,連尚宮看著她做菜也充滿壓力;再來便是思蓮不喜與人交談,與她一同做事的宮女亦覺其難以親近。偏生劉尚宮剛贏得競賽不久,極欲立威,便找碴到了思蓮頭上。


「娘娘,思蓮可能是生病了,我去叫她來。」景風連忙在劉尚宮面前應上數聲,劉尚宮本就極為喜歡景風,加上其在御膳競賽時幫了她不少忙,便同意景風去喚思蓮過來。


景風到思蓮處所喚了數聲,卻無人應答,心中一陣交戰後,便決定推開門一探究竟。


思蓮果真不在房內,卻不知是出宮或是去辦其他要事,景風牙一咬,便動手翻起房內東西來。沒想到在木櫃內,翻出許多散佚已久的料理書籍,景風暗自心驚,依思蓮內人身份斷不可能擁有如此珍本,她到底私下在做哪些事情……


「妳在做什麼!」


景風一驚,手中書籍也跟著掉落,砸在地上發出巨響,但更令景風害怕的是思蓮盛怒的臉孔。


「妳為什麼動我東西!」思蓮步步朝景風逼近,目光裡滿是狂怒。「明景風,我待妳如何妳卻如此對我,我崔思蓮真是錯看了妳,滾出去!」


「思蓮……」


「我叫妳走妳沒聽見嗎!」思蓮拾起書本丟向景風,書本磕在額上頓時流下鮮血。


捂住傷口,景風不敢相信有朝一日思蓮會這樣對待自己,但見思蓮發狂似的將物品扔來,景風也只得狼狽離去。


所以景風自是沒有看到,思蓮在她走後身子倚著牆緩緩滑落,跟著滑落的似乎還有滿地的無助和絕望。自從姑母離宮後就鮮少哭泣的她,竟落下了眼淚。


「為什麼要逼我對付妳……為什麼……」



思蓮一事,景風勉強對劉尚宮含糊過去,卻已是萬分灰心。為避免自己胡思亂想,更一心專注於工作上,倒是讓劉尚宮十分滿意。


「今日呈給大妃娘娘的養生粥品可要特別注意,知道嗎?」景風應了聲,便開始在旁幫手,此時御膳廚房忽然一陣吵鬧,方抬頭,便見到思蓮走了進來。


「我有話和妳說。」思蓮直接忽視劉尚宮,走到景風面前。


景風手指抓著桌角,顫聲說道:「現在我要幫忙準備御膳,有事的話……」


思蓮卻堅持擋在景風身邊。「妳不願和我談談嗎?」


一旁劉尚宮欲上前斥責,卻見著思蓮一記冷眼掃過,怔在當場。


「明景風,可有必要這樣對待我?」思蓮一手壓在灶上,景風看了一聲驚呼,剛要伸手,卻被思蓮握住。「只有如此,妳才會正視我?」


「思蓮妳明明知道……」景風話尚未說完,便被外頭一陣喧鬧打斷,原來是大妃娘娘特賜飛鼠肉,讓劉尚宮料理。景風望著思蓮,恨得一跺腳,便連忙出去接旨。


景風自是沒有看到,思蓮掀開鍋蓋,一些粉末緩緩落入鍋中。



劉尚宮手藝也是不凡,頃刻已將料理完成,由宮女呈於大妃娘娘。


大妃娘娘端坐殿中,由一旁的氣味尚宮先行品嚐菜肴,未料到銀針測入粥品不久,倏然變黑!


大妃娘娘一看,怒聲說道:「這是想要毒害哀家嗎!傳劉尚宮上殿!」


劉尚宮渾然不知發生何事,待一到殿上發現銀針變色,也嚇得不知所已,連忙叩頭喊冤。「請娘娘明鑑,奴婢萬不可能下毒謀害娘娘,請娘娘調查清楚!」


「那銀針變色一事,妳要如何解釋?」


「這……奴婢不知,請娘娘開恩。」劉尚宮只顧著叩頭,卻也說不出其他理由,看得大妃娘娘一聲叱喝。


「夠了!哀家是要知道原因,而不是光聽妳哭哭啼啼。既然妳不知原因,那哀家就親自走一趟御膳廚房!」


大妃娘娘率領一干女官朝御膳廚房浩蕩而來,仍留守廚房中的宮女見了紛紛下跪。各自心有惶恐。


「哀家來此,是因今日呈上的膳食被銀針測出有毒,劉尚宮堅稱自己的清白,所以哀家想來親自調查清楚。」大妃娘娘環顧四周,說道:「今日還有誰動過這道滑蛋牛肉粥?」


一片死寂中,景風出聲道:「娘娘,是奴婢幫劉尚宮準備食材的。」


「那過程當中可與平日有何不同?」


「回娘娘,一切與平常無異。」


「與平日無異,那銀針何以變黑?莫不是妳二人想下毒害我!」大妃娘娘揪然變色,嚇得所有人大氣也不敢出一聲,只不斷喊著娘娘赦罪。


就在此時,思蓮挺身而出道:「娘娘,奴婢敢大膽猜想銀針測出有毒的原因。可否讓奴婢一見那碗粥?」


大妃娘娘讓宮女將粥端上,思蓮嗅了一下,啟道:「奴婢已發現原因,並非有人蓄意下毒,而是粥裡使用了不夠新鮮的蛋。」


大妃娘娘聽後,吩咐左右道:「你們將燒廚房的蛋拿出來看看。」


不多時,侍衛從材料庫中搬出兩箱,取出最下層者,竟有些蛋殼已呈烏灰色,甚至膨脹而破裂,流出灰綠色液體。


「若使用的蛋不新鮮,亦會對人體產生危害,奴婢猜想是因這幾日倉庫受潮,才使得雞蛋變質。」


「真是聰明的孩子,竟能以此判斷出,免去一樁冤案。」只是大妃娘娘神情依然嚴肅。「但負責這道膳食的人活罪難逃。劉尚宮,妳呈上食物時竟如此不小心,哀家將妳貶去太平館,再行精進手藝;至於幫忙準備材料的宮女,則貶去多栽軒,再多認識各種食材。」


思蓮聞言也不由訝異,大妃娘娘竟將景風貶至多栽軒?多栽軒是流放各個殿閣的犯罪之人處所,雖然曾有徐長今成功栽種百本而轟動一時,但時至如今早恢復其懲處功用,被流放至此者也只能平淡度過一生。


思蓮正想著時,大妃娘娘忽然說道:「方才找出原因的上贊內人,妳叫什麼名字?」


思蓮連忙一躬。「奴婢崔思蓮。」


「很好,妳來做我的至密吧。」


思蓮聽聞大喜,連忙叩謝道:「多謝娘娘聖恩。」


景風看著歡喜謝恩的思蓮,心中不知是何感受。怎在彈指之間,一成天堂一成地獄?



崔實卻是今夜接到思蓮通知,從大司憲那兒借了塊從事官的腰牌急急入宮。到了約定好的偏僻宮殿,尋找一陣才發現思蓮躲於湖畔假山之中。


「何事這麼著急?」崔實原就打算進宮告知思蓮,已解決與朴靜之間的交易,正打算好好感謝當日思蓮無意的一句話,見到的卻是後者將頭埋入雙膝之間不發一語。崔實也不由心軟,隨同坐在一旁。


「景風今天,被調去多栽軒。」過了良久,思蓮才願意抬起頭來,眼神卻是一片渙散。


「是我讓大妃娘娘這麼做的,因為景風已經開始在懷疑我,我怕她發現任何蛛絲馬跡,更怕大妃娘娘知道後會對付她。所以我在粥裡加了硫磺粉,使銀針變色……崔實,我做這麼多是為了什麼?」


見思蓮渾身發顫,崔實忍不住伸手環住思蓮身子。「思蓮,妳的苦我都知道,妳並沒有真正傷害到景風,妳是為了崔家才會做這些,我了解妳……」


「崔實,你真的能了解對嗎?」思蓮脆弱的抓著崔實手臂。「我和你是崔家的人,我們只剩下彼此。」


他見思蓮的唇越貼越近,想起之前閒談時和尹夫人的對話:


──思蓮也喜歡你。


──若得佳人青睞,自是卻之不恭。


──若你真有這通天本事……


崔實靜靜笑了,尹夫人說的確有幾分道理。而當下良辰美景,思蓮也所言極對,他們是同樣的人……







-------------------------------------

恩,快沒存稿了,我們要回到餓肚子的日子了。


SUS是可惡的終極大魔王!!!我們純良可愛的想望都會被她一次又一次的戳爛!!!讀者的敵人!!!

謝謝稱讚~(  ̄ c ̄)y▂ξ


景風是朴靜的!!!(爆炸)我不管啦

不可以啦,這樣你把思蓮放在哪裡?


為什麼不是朴阿靜,而是朴靜?明明姊姊是朴阿烈,弟弟叫朴阿元

因為我覺得叫阿靜有些俗……

其實阿靜是家裡人叫的啦,阿元會叫阿靜啊,只是在外面行走名字要威風一點,於是朴阿靜就自己把阿字拿掉了~

話說下面還有三個弟弟,我打算取名為元×、元○、元△這樣子的,還是一定要叫阿什麼的?取名叫淡水阿給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