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3-02-28 12:33
点击:229
章节字数:307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自從思蓮當上至密尚宮後,便成了宮廷中的紅人,各方應酬應接不暇,周旋其中更獲得許多經手利益。


忙了一段時間後,思蓮好不容易空出了一個下午,便計畫著要去看景風。景風雖然是天生無憂的性子,她卻也擔心此次對景風打擊太大,便親手做了幾樣糕點前去。


走進多栽軒,思蓮只覺此地比她所想像的更具生機,但踅了半圈後仍找不到人。正疑惑間,聽得菜園處傳來盈盈笑語,走近一看正瞧見景風伸出手指,幫朴靜抹去臉頰泥巴。


「妳們在做什麼!」思蓮一喊出,也覺得自己過於無理取鬧,卻是克制不了陣陣上竄的心火。


景風絲毫未察覺她的怒氣,只露出歡喜的笑臉。「思蓮妳來啦?妳這身衣服真好看,最近過得好嗎?」


「我看妳倒過得不錯,似乎忘卻為何被大妃娘娘貶到此地──」思蓮將一句關心說得處處帶刺,一把用力將景風扯來身邊。「我不是和妳說過了?不要和朴靜說話!」


「可是……」


察覺到景風還想回嘴,思蓮乾脆抓住人直拖往涼亭下。將人甩進亭內,思蓮幾乎是指著景風鼻子大罵道:「我叫妳不要去找朴靜妳偏偏去找她,妳知不知道那傢伙根本沒安一點兒好心眼!」


「但她是多栽軒主事……」


「妳說她是主事,那妳的手摸到她臉上又是怎樣!」


「那是因為……」


「妳又狡辯!」思蓮氣得背過身去,帶來的糕點早不知丟到了何處,她只得空握著拳發脾氣。


思蓮脾氣一起來,要回話也只是百說百錯。景風了然的嘆了口氣,看著背對自己的思蓮,主動伸出手握住對方右手。「等會兒我幫妳刮手上繭子好嗎?又結了一層……」


感受到對方手指輕輕觸刮,頗有幾分討好意味,思蓮才軟下聲音,回身望著景風道:「我不要妳接近朴靜,是因為她是朴阿烈的妹妹。朴阿烈在當醫女時,曾經陷害過姑母,朴靜接近我們一定另有所圖,妳不要被她騙了。」


「──妳怎麼不說,崔今英曾辜負我的姐姐,讓她揹上罪名離開宮廷?」朴靜不知從何處轉了出來,話如一記冷箭直接刺中思蓮逆鱗。


「妳為什麼偷聽別人說話!」


面對思蓮的怒吼,朴靜只靜靜說道:「這多栽軒是妳的嗎?或者妳踩的這塊地上刻了名字?」


「多栽軒是王家園林,妳憑什麼在這裡!」思蓮恨不得上前去抽朴靜幾巴掌,無奈被景風死死拉住,只得怒瞪著。


「崔至密尚宮神通廣大,怎會不知緣由?」朴靜看向景風,臨走前竟又拋下一句:「除非妳能一直在這兒,否則景風還是會和我說話,每天都是這樣。」



思蓮氣沖沖離開多栽軒後,思索此事不能直接詢問大妃娘娘,轉而出宮去找崔實。


話才方起了頭,崔實便道:「這事我早想和妳說,朴靜上次所提的三個選擇皆太過尖刻,以來我想起妳在會談中提及的百本案例,在尹夫人幫忙下,最終折衷將多栽軒讓予朴靜,在多栽軒種出的任何東西,朴靜得以有專賣權。對宮廷而言,解決了多栽軒長期以來荒廢不振的問題;對朴靜而言,這是一場賭注,成功了將有不下於人蔘專賣權的利益;對我們而言,等於做了一場無本買賣。」


沒想到這一切竟是自己一手造成,思蓮一股鬱鬱之氣簡直頂到了咽喉,如同吃了黃蓮般仍不能喊苦。辭別崔實後,思蓮心知唯有求大妃娘娘,事情才有轉機。


一回大妃殿,思蓮便謙卑行禮。


「事情都辦妥了嗎?」和前朝不同,大妃娘娘身邊擁有許多至密尚宮,這些至密等於是大妃娘娘探聽天下的耳目,直接聽命於王大妃完成所有好事或壞事。


「回娘娘,已找到兵曹大人謀反的證據,不多時兵曹府上的小妾便會前往司憲府說出一切。」大妃娘娘一直想收回兵曹所擁有的兵權,若能將此事辦妥,在大妃娘娘跟前的份量自是不可言喻。


思蓮見此事已成六七分,便大膽奏道:「娘娘,思蓮有一事相求。」


「哦?何事?」


「日前被放逐多栽軒的景風,是否能請娘娘開恩,將她調回宮中?」


思蓮一逕低頭懇求,只聽大妃娘娘道:「景風今日有此下場,不就是妳當初之意?若任加調動,則顯得王家命令出爾反爾僅為戲言,恕本宮不能答應妳此項要求。」


「可是……」


「思蓮,本宮最恨那些自以為聰明到能操控一切的人,尤其這個人越來越得寸進尺時,就代表他失去了判斷力,這種人留著也沒用了。」大妃娘娘越說到後面,氣勢越冷。「就算本宮當初答應誰要保這個人,恐怕也會忍不住想毀約!」


「娘娘開恩──」思蓮將頭重重叩地。


大妃娘娘輕笑道:「思蓮妳做事還是欠妥當,今日這般懇求,不正說明了景風在妳心中的地位?」


思蓮轟然醒悟,亦止不住冷汗涔涔。



朴靜近來心情格外愉悅,雖然臉上仍無甚表情,但連數日留在多栽軒用膳,已令眾人激起一陣雞皮疙瘩,總將景風推至朴靜身邊。


數日下來,朴靜發覺景風心無城府,應不是崔思蓮安排的細作,也多了幾分相處的心思。


「白芷栽種已有月餘,這幾天是關鍵時期,若這次白芷順利種植成功,今後便不用再仰賴明國進口,麻煩各位多加照料。」


將多栽軒之事交代一番後,朴靜便趕回藥廛處理廛中瑣事,還未走進藥廛即望見這段日子皆守在舖外的人。


「朴靜姑娘,我買了些東西給妳。」崔實手上提著兩袋點心,將其遞至朴靜面前。「這是城西松雪舖的雪花糕,含進嘴裡入口即化,我回漢陽這麼久,還是這家糕點最好吃。」


自上回道歉之後,崔實每日皆守在藥廛外,就算朴靜經過時常冷臉相對,崔實仍是定時出現。


面對這般誠心,朴靜僅淡淡說道:「我既已答應六矣廛之事便會做到,崔行首不須再如此討好。」


「我並非只為六矣廛之事,朴姑娘便不能把我當成普通朋友?」見朴靜又要離開,崔實跟上前道:「這兩盒雪花糕,一盒是給妳的,另一盒請朴姑娘幫我轉交給景風。」


「明景風?」


「我知道景風最近被調往多栽軒,我向來將她當成妹妹一般疼愛,有這雪花糕吃,她心情大概會好些。」崔實將點心塞到朴靜手中,笑道:「妳不要看景風一副天塌下來都不怕的模樣,其實她很膽小,怕黑也怕鄉野奇譚,她最喜歡的是宮外的新奇事物,用這哄一哄她就沒事了。」


朴靜想起上回崔思蓮來時,也是提著點心盒過來,這麼一來倒說得通了。接過點心,朴靜口氣也放軟了些:「你應該知道,崔思蓮不喜歡我和明景風過於親近。」


難得看見朴靜溫和的一面,崔實笑意更深。「朴姑娘,其實我們之間的歧見除了最高尚宮的事,其餘並無深仇大恨,妳我應能好好相處。」


「現在不算嗎?」


「我指的是更深的相處,例如──」崔實望了一眼朴氏藥廛,說道:「有朝一日能和妳一同進入朴氏藥廛。」


朴靜臉色抹上一層怒意,冷冷拉開和崔實的距離。「有身份的人應當更自重。」


「朴姑娘我只是開個玩笑。」崔實也懂得見好就收的道理,依舊謙和說道:「數日後街上將舉辦百中節燈會,姑娘是否願意賞光與在下同遊?」


朴靜望著崔實,一雙眼睛是深邃的黑,讓人琢磨不清。「好,我答應你。」



朴靜一走入藥廛,早伸長脖子在觀望的阿元連忙衝了上來,大聲嚷嚷道:「阿靜妳真的被這個姓崔的給感動了?妳忘了姓崔的都不是好人!」


面對胞弟的氣急敗壞,朴靜僅回答簡單的三個字。「我記得。」


「那妳還?」


「崔實說的沒錯,我們與崔家的仇恨除了姐姐這一樁外,並無其他瓜葛。崔實想要六矣廛,而我想要他擁有的權勢。」


只是當朴靜望向桌上點心時,眼神竟柔軟起來。「或許,對方和我們臆想的不一樣。」






------------------------------------------------

存稿依然告急中,還是只有年假時最悠閒了~


正中萌點的說XDD我覺得吵架的導火線應該是你愛我還是愛你姐/姑姑多一些?之後三天三夜的論述自家的姑姑/姐姐多麼優秀溫柔博學多才balala的一大堆。然後抓住想充當和事佬卻能力不足的景風來問你覺得那個比較好XDDD天生一對啊~XDD

你看這篇,阿靜已經跳出來為自己的姐姐去攻擊對方的姑姑了「──妳怎麼不說,崔今英曾辜負我的姐姐,讓她揹上罪名離開宮廷?」

所以你這個萌點超惡趣味的……這樣她們根本不能見對方家人耶,一見面就會把屋頂給掀了XDD


想充當和事佬卻能力不足的景風←←好惡毒的評語啊(雖然某方面來說完完全全的切中事實!)


然後抓住想充當和事佬卻能力不足的景風來問


喂喂喂,这个无法直视!!!



妳们两个到底爱谁?!

由此發現,其實最具惡趣味的不是作者是讀者群啊~


是說番外小鬼篇中崔大帥跟朴道姑這兩人閃得要死,

本來應該是本命CP的思景感覺上很是黯然失色啊=.=(還有被拆的散散的危機)這作者的劇情越來越失控了..

不要再提醒我劇情失控這回事了……其實我一直記得思蓮是主角,不曉得怎麼寫著寫著,就只剩下她囂張的一面。

景風也不錯啊,難道沒有發現我收起了之前對於長今的類似惡意嗎?景風看起來的確不太出色,我也打算把她丟在多栽軒裡不讓她回來了XDD

本命CP就是本命CP,雖然現在看似散了,但還是本命啊~


至於崔實和朴靜,因為他們在前幾篇都才出場個一幕兩幕,為了劇情平衡,當然在要小鬼篇裡閃一些,而且作者擺明偏心崔實啊

朴靜的話,說不定是對阿烈的移情作用(?),好啦~其實朴靜也是作者比較喜歡的性格啦,所以感覺好像比較得心應手一些……不行,我應該要降低這兩個人的比例,提高本命CP的呼喚率才對XDD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