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12-23 02:37
点击:186
章节字数:22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1-12-23 02:59 编辑



崔家人在牢房裡待的時間不長,隔壁空房便迎來了另一位階下囚。


提調尚宮看到來人,恨不得放聲大笑。「妳不是自信滿滿的嗎?」


長今直挺挺的走進牢房中,全無任何慌亂的神態,如此鎮定倒看得提調尚宮心生不安,繼而才想起,崔家或榮或損早已全操縱於長今之手。此番長今下獄,莫非表示施針已然失敗?


長今屈膝坐於稻草舖就的地上,回頭平靜說道:「妳害怕嗎?我真的很害怕,怕不能幫韓尚宮娘娘洗清罪名,就這樣走了,我心裡真的好怕。」


提調尚宮和崔判述被這麼一望,雙雙撇開目光,今英卻是從雙膝間抬起頭來,眼裡陰晴不定。


長今卻是不再搭理,徑自閉目養神。



黑牢外不時傳來獄卒的吆喝聲,外頭草地蟲聲唧唧,牢內成了一片寂靜。崔判述、崔尚宮俱是享盡富貴之人,身體早已消受不起牢中刑罰,疲憊的蜷曲於牢房一角睡去;而長今連日幫皇上施針幾經疲累,在盡完一切努力後只得將禍福交給上蒼,如此一想反倒放下心頭大石,亦倚牆稍事歇息。今英在這時才全然抬起頭來,不再有任何顧忌的望著長今。


「真傻……」今英將這兩字低低壓在喉中,不讓那些洶湧的情緒波動而出,但一雙眼睛早已噙不住淚水,如珠玉般無聲敲打在裙上地上。


她細細的凝視長今,心緒早已不像以往那般煩躁,於是許多細碎的往事便從回憶的空隙中緩緩流洩而出。她還記得以前長今常跟她撒嬌的時候,總會東抱怨些西抱怨點兒,她便擦上白藥柔柔揉著長今的手,毫無疲態的聽著長今叨叨不休;害怕的時候,是長今握住她的手,陪她一同出宮找尋金雞,兩人還一搭一唱騙過從宮廷追出的衛士……一旦那些碎裂的記憶緩緩串成一道不止息的河,今英的眼淚也愈流愈兇,她怎會忘記曾與長今一同相處的許多時光?到底是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讓她和長今走到今天這地步?


當長今從淺眠中有意識的甦醒過來,便是看見嘴角揚著微笑、淚水卻不停落下的今英的臉龐,那雙眼睛望著她直到一個很深邃遙遠的地方。長今只是怔怔的回望,一同墜入了那看不見的所在。


「皇后娘娘下令,要醫女長今立刻到大殿去!」尚膳大人急切的聲音忽從牢頂傳了進來,只見兩名衛士慌慌張張跑了進來,打開牢門急忙簇擁長今出去。


一旁的崔判述和崔尚宮也被這陣聲音喚醒,只目瞪口呆的見到長今被人接出牢房。


忙亂中長今回頭望了望今英,只見淚水仍無聲流著,今英卻揚起手,指尖一次又一次劃過臉龐,直至整張臉成了毫無表情的冷然,今英將那些淚珠全藏於掌心,再一一捏碎。


那是長今第一次看今英哭。




長今走了許久後,牢內靜悄悄的沒一絲聲響,崔家人提心吊膽等待最後的結果,今英仍死死望向隔壁空懸的牢房,神情卻已恢復往常的淡漠。


「如果可以出去……真的出去的話,我還有許多事要做。」提調尚宮叨嘮著那些她打算報復的仇人,以及要清算的各個對象。


崔判述亦是一樣,開始孜孜矻矻估測商團的財富,以及可動用的各項資源。


今英心底只生起一陣模糊的淒涼,姑母和伯父的人生從頭到尾陷在場場的算計當中,但到頭來高樓傾危,他們亦只能困坐牢房當中自我慰藉,那些要不到的虛幻能有何用?


「提調尚宮、最高尚宮以及崔大商人,你們被釋放了!」


獄卒嘎啷一聲打開牢門,崔判述和崔尚宮仿若再度照見陽光,迫不及待的想離開陰暗的黑牢。殿後的今英卻是眉眼沉鬱,只感到短暫的平靜即將消失。


出了這道門,只代表宮廷鬥爭再度開始,將遠比任何一次慘烈而且永無休止……




承泣、攅竹和晴明穴,不管任何一個部位都是醫官們未曾替皇上施針的危險部位,但長今手持金針,未有任何動搖的堅持施針於這些穴位上,終於治好了皇上長久以來的病症。長今在應對如此棘手的症狀時毫無畏懼,醫治過後那些恐懼才浮上心頭,壓得她顯些喘不過氣來。


「長今,怎麼悶悶不樂的?」正歡欣與長今一同用處的連生,疑惑的放下碗筷問道。


「不,只是……」


「只是崔尚宮她們還沒受到報應對吧?這次妳醫好皇上的病症,卻讓她們逃過一劫,想想真是太可惡了!」


「連生我……」


原本只是坐在一旁的閔尚宮也插了嘴。「我也覺得沒趁這次機會打倒提調尚宮太可惜了,不過已經確定是內醫正誤診,那當年的事情應該也有辦法翻案吧?」


有了閔尚宮支持,連生說起話來也更理直氣壯了些。「長今妳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找機會和皇上說。」


當連生、和閔尚宮激昂討論著的同時,長今未曾介入半句,只有著化不開的憂鬱。


那些人要為韓尚宮娘娘的冤屈付出代價,這點她和連生一樣堅信著。只是今英……她該拿今英怎麼辦?她忘不掉那一顆顆像滾燙火球的淚珠,灼得她的心坑坑洞洞,再厲害的醫術也治癒不了那些瘡疤。


每道傷口都烙印崔今英的名字。






---------------------------------


最後那句好言情……對不起讀者,我想不到台詞了,我真的不會寫長今(掩面)。


這章又是劇情的偷工減料版,我覺得原劇好複雜,

承接上上章,今英、崔尚宮和崔判述被關→被放出來→今英和崔尚宮被關

你們就從頭到尾乖乖待在牢裡好了,反正出來也沒什麼劇情。


會勤於更新的原因,絕對不是因為最近比較閒(無誤),

是因為這章我個人覺得很虐心啊……我搜索了一下我的前文,長今似乎真的沒看過今英流淚的模樣,

之前在長今心中,大概只認為今英是個狠心和所有事情訣別的傢伙,

卻不知道訣別得耗費今英多大的精神心力,

所以今英一哭,長今的世界就動搖了。XD


關於回憶往事而忽然落淚的景況,最近也頗有感觸,

那些往事就像可惡的跳蚤一樣,趕也趕不走;也像惱人的頭皮屑一樣,一抓就是一大把(這是多麼沒有美感的比喻啊!)

煩得人都想把往事綁在消波塊上,石沉大海去了。

當然,今英這麼有質感的傢伙,絕不像作者這麼的毛躁,雖然我覺得心境相去不遠,否則我很難解釋後期的今英為什麼老像炸了毛的貓。


這章結束之後,劇情終於可以進入到最後的硫磺鴨子了,感覺距收工日不遠矣……

那可愛的鴨子頂多再拖個四章吧XDD(這是美好的幻想)


其实看了这章,我更加觉得令英是M长今更M~

一把长今捞回来,我偏向阿烈的心立马转向了长今~

所以結論是兩個人都是受虐狂?

嘖~太沒節操了,怎麼可以把心轉向長今呢?(堅持站在阿烈一方的作者)



我覺得阿烈是敗在太了解今英的內心想法,可是又太不了解今英的實際性格了;

而長今這個住在垃圾筒的,不用了解今英就贏了,因為今英會想去了解她啊=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