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12-22 13:54
点击:185
章节字数:20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當黎明初昇,醫所的門再度拉開時,閔政浩見到的是滿眼血絲、神態疲憊的長今。


「我要見她。」


閔政浩先愣了一下,繼而才猜想到,長今所說的人應是最高尚宮。在濟州島數次提起最高尚宮時,長今也有過這樣的神色。


一步步向黑暗深處連接的地牢,是長今這半生來難以磨滅的回憶。她不曾忘卻年青時期那些繽紛飛揚的色彩,是在這地牢裡拉下了鐵幕。


「你不能在這裏待太久。」帶路的士兵出聲提醒道,長今輕輕點頭,步下石階轉進牢房,看著牢房內正坐困愁城的兩名女子。


「妳……妳怎麼會?」提調尚宮臉上寫滿了驚訝,騰地站起身走向牢門,緊緊抓著牢檻。「長今,妳是長今嗎?」


長今將目光撇向跪坐於地未曾起身的女子,她低著頭,不願意讓長今窺見任何神態。


心中一沉,長今面無表情說道:「韓尚宮娘娘跟我曾經被關在這裏。我作夢也沒有想到。兩位也會被關在這裏。而且,還是跟上次一樣的原因。」


提調尚宮聽了,已將事情連想起來。「是妳誣陷我們,是妳加入了斑褶菇,對不對!」


「妳認為是我做的嗎?我不會使用那種卑鄙的招數。」


「卑鄙的招數?我們被關在這裏,妳說話倒是放肆起來了。但是我們跟韓尚宮不一樣,我們不會輕易被擊敗的!」


長今並未理會提調尚宮的張牙舞爪,只平靜說道:「這是我給兩位的最後一次機會。」


「什麼機會?」聽到長今這麼說,今英緩緩抬起頭來。


「可以讓兩位洗刷過去的罪行,再次重新做人的機會。」長今說出此行的目的。「請兩位真心悔悟,並且向韓尚宮娘娘謝罪吧。請妳們流著淚,請求韓尚宮原諒妳們。」


崔尚宮抓著牢檻,臉近乎湊進了縫隙當中,卻從中發出了咆哮:「妳這ㄚ頭說話真是放肆無禮!」


「妳們至少也該為自己辯護一下。如果是人……如果妳們還是人,就該要這樣做。」


今英聽聞此語,臉色忽刷上一層白漆,眼神中卻像有一絲火光躍了出來。她直直瞪著長今,瞬間丟了儀態般吼叫著:「不,我不會這麼做,如果要這麼走,我就走下去!妳不把我當作人,就當我不是人!我不向妳做任何辯解,我不會求妳原諒!」



當長今走出地牢時,只聽到閔政浩輕輕的一嘆:「我跟妳說過了,見了她們,只會讓妳傷心。」


「大人,您知道嗎?她對我發脾氣了。」長今臉上依舊看不出表情,聲音卻是劇烈顫抖著。「她只有在最困惑或者要做什麼計畫前,才會這樣的對我發脾氣。」


「還有,她從來沒對我說過這麼絕情的話語,連我被流放到濟州島時也沒有。」


「她真的……」長今說到此處突哽咽一聲,再也說不下去了。



閔政浩有時,覺得自己並不認識徐醫女。


從內禁衛時代他便認識活潑爛漫的徐內人,他還記得因料理的失誤被趕到雲岩寺時,徐內人傷心的模樣,那時她一個人靜靜看著昏暗的天色,喃喃念著崔內人的名字。那時,他以為她是放不下比賽的勝負。


被流放到濟州島後,徐內人褪去了曾有的天真,變得冷淡而寡言。可是不變的,還是在看到任何關於過往的事物時,偶然提及崔內人的名字。


當徐內人成為了徐醫女,再度回到宮廷中,他曾看見徐醫女站在朱子軒的門外靜靜瞭望,最終悵然離去。


就像那門裡門外的一檻之隔,徐醫女和崔內人早已成了漸行漸遠的兩道叉線,理應剩下冰冷的對望;也就像同樣站在朱子軒屋外的人,他在濟州島、在疫區中救助了徐醫女,他們的交集漸趨漸近;可是每每他望向徐醫女想說些什麼時,總被有意無意的避開了。


若說徐醫女是站在朱子軒的屋外,明明想跨進卻又邁不開腳步;那他定然仍如當內禁衛時守在遠處的屋子,連企及至徐醫女身邊也不可得。而如今被關於地牢之內的崔尚宮,讓他想起時又是深深一嘆,最高尚宮早已在自己心上加上重重枷鎖,將他所認識的崔內人、將徐醫女口中溫雅聰慧的崔今英,一同埋入比地牢更幽深的暗夜裡。


明明已成了罪惡濤天的崔家人,但徐醫女還是放不下曾有的崔今英。


……


「現在該怎麼辦?如果妳隱瞞了妳所發現的治療方法,就可以趕她們出宮去。」


「不可以的。」


「這麼說妳放棄了妳的憤怒嗎?」


「為了消除我的憤怒,所以更不能這樣。如果她們就這麼走了,韓尚宮娘娘的冤屈就沒有澄清的一天。」


「這種機會是不常常有的。如果她們被釋放,不知道還會做出什麼事情來呢?」


聽聞首醫女和徐醫女在處所中的爭論,良久未再聽見徐醫女的聲音。站在門外的閔政浩,輕輕嘆了口氣。




人生的際遇誰也料想不到,正如同從來沒人想過,在宮中連官階也未曾有的醫女,竟接二連三翻轉了一連串事件,此後甚至躍上歷史的舞台。


崔判述沒有想過,他富可敵國卻仍被押入義禁府受審。


崔成琴也沒想過,她以為成了提調尚宮最後仍是階下囚。


崔今英更沒有想過,在她已做好或流放或就義的準備時,長今會風塵僕僕趕來,言之鑿鑿的說是誤診。纖弱的身子就擋在義禁府大人面前,一字一句為崔家人賭上自身性命。


「這是怎麼回事?」重新被押回大牢中的崔判述疑惑問道。


「我也不知道。」木然望著牢檻,提調尚宮同樣不解。


「閔政浩大人說這是皇后娘娘的命令。」今英只消聽這麼一句話,再綜合皇后先前所言,便理解了大半。「對外說已經交給內需司處理,但是長今卻在另一地方研究病情。」


提調尚宮驚問道:「那麼是皇后娘娘的命令嗎?」


今英僅輕輕說了聲是。


同樣驚訝的還有崔判述。「難道現在我們的命掌握在長今的手裡嗎?」


「看來是如此。」今英右手緊握成拳,已經打定主意要形同陌路的人,為什麼偏偏又和自己糾纏在一塊兒?權當這次事件是我還清過往的歉疚,為什麼妳連這樣的機會也不給?


長今,我不想欠妳什麼,因為我什麼也還不清。若然妳知道我心中真正想法,妳定會如現在的我這般,唾棄著有那般念想的崔今英。





----------------------------------------------

我發現文章排版工具什麼的真方便,不用自己再手動空兩格,

所以將來看到的文章,大概每段中間至少都會空一行,人果然有了工具就越來越懶惰,連最後核對也省了……



今英說道自己不是人那段……這孩子做壞事時,總是有這種表現啊!(嘆)

第一次是在去藏符咒時,今英難得對長今發了脾氣,

再來很少看見今英失控的模樣。

我覺得今英很有可能是在說反話,她知道自己的所做所為是錯的,只是不願意在長今面前認錯,

這根本是傲嬌嘛~= =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