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12-24 00:11
点击:212
章节字数:25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硫磺鴨子的事終究透過連生之口,公諸於皇上面前。


長今的診斷已間接證實內醫正的誤診,便不難讓人連想到多年前御膳廚房的謀反事件,或許也是個冤案。長今在連生的引薦下,收起所有心緒,只為公理懇請皇上重啟調查。


「皇上,韓尚宮娘娘並沒有犯任何罪,如果要說韓尚宮娘娘有罪,那是因為替皇上準備膳食的御膳廚房是不容許任何權勢的,而娘娘為了救小的一命,謊稱她是受到趙靜庵大人的主使,將所有罪行一個人攬下。娘娘的心意日月可鑒,不能就這麼被污衊,娘娘的心意小的清楚明白,怎麼可以任由其他人隨意踐踏呢?皇上,請您讓韓尚宮娘娘的心意還有精神,留在宮廷裏吧!」


皇上聽完了這話,倒是笑了笑。「是阿!朕也聽說,鄭尚宮時常斥責韓尚宮冷漠無情,不過她時常講好聽的故事給朕聽,她說這是鄭尚宮離開的時候囑咐她的事,一定要讓吃食物的人心情愉快,這是準備食物的人必須要具備的基本條件。懷著愉快的心情吃飯,對身體有益。因此每次朕用膳的時候,都是心情愉快的。」


無法窺探龍顏喜怒,長今不安的問了聲:「皇上?」


放下酒杯,皇上才喟道:「要消除韓尚宮的怨恨,就必須再一次見到鮮血,朕是經過流血才登上寶座,登基後也發生過流血事件,難道還要再來一次嗎?如果這一次再發生流血事件,世子的勢力就會被削弱,這麼一來,皇后就會掌握世子,到那個時候,皇后就不是朕的妻子,是威脅我兒的人。身為一個父親,身為一個女人的夫君,朕到底該怎麼做?」


這些事情,是長今之前想也沒想過的,只得默然低下了頭。



「事情怎麼樣了?」長今一出來,連生忙問道。


長今什麼都沒說的徑往前走,遠方卻見一道人影行來,方才還跟在長今的連生忽地噤了聲,下意識的躲至長今身後。


一抬眸,方見是今英。


今英神情猶帶寒冰,卻仍優雅的對著長今的方向一欠身,這也讓連生憶起自己早貴為淑媛娘娘,不須再懼怕今英惱人的氣場,才稍微站穩了腳跟。


「娘娘,」長今喊住欲離開的今英。「御膳廚房已恢復往常了嗎?」


今英沒有停在腳步,只在經過長今身側時冷冷說了一句:「一個醫女,沒有資格過問。」


瞠目結舌的看今英走遠一段距離後,連生才反應過來:「這算什麼啊?長今妳剛剛還對她這麼關心的慰問,她竟然用這種話回答妳!」


「連生,妳看過今英流淚嗎?」長今忽沒來由的問了一句。


「什麼?」連生望著長今神色,疑惑說道:「沒有……我沒有看過那個人掉眼淚,她會掉眼淚嗎?」


「在我被流放到濟州島……我離開後也沒有嗎?」


「當初妳為了幫她找金雞差點被趕出宮去,她連一滴眼淚也沒有掉過,她早想把妳趕走了!」連生雖覺奇怪,但見長今一副沉默卻堅持的神色,只得緩緩訴說起當年之事。「那時我聽說韓尚宮娘娘過世了,我為了妳的事想去找崔尚宮娘娘,是阿昌她們把我攔下來。在內人房裡我哭著說要和妳一起流放到濟州島,阿昌和令路都哭了,可是她還是一樣……」


長今怔怔聽著,但若細見眼底,便會察覺波動的情緒。


「從頭到尾她只有對我說:『我不是不了解妳的心情。』就沒再說過話了。」


不是不了解妳的心情。這句話由他人口中說出,可能僅是一句普通的安慰,但那個人如此目無下塵,卻願意把自己的心情擺在跟連生心情相同的位置……今英,其實妳什麼都了解的是嗎?


只是最終像那些被抹掉的一樣,不管落下的淚水再多再洶湧,妳選擇的依然是家族。


如同我將要選擇,為了韓尚宮娘娘以及那些所丟失的公道。




「已經確定阿烈是前提調尚宮的人嗎?」


「是的,娘娘。我叔叔親眼看見阿烈走進朴尚宮的私宅。」令路低下頭,不敢去看此時崔尚宮的神情。


崔尚宮口氣陰惻,不須抬頭亦能感受其中的恨意。「現在所有的事情都很清楚了。」


「這麼說,是朴尚宮娘娘設計的?」今英的反應較為鎮靜,在腦海中梳理近日發生之事。「這次我們下獄,右相也未有任何表示,難道吳兼護大人也……」


拳頭用力的捶在桌上,砰然巨響連今英和令路都嚇了一跳,崔尚宮的字字化成戾氣──「我絕對饒不了她們!」


「娘娘,現在不是衝動的時候。」今英壓下雜亂的心思,出聲安撫。「已確認內醫正是誤診,難保當年之事不會再被重新提及,現下不宜再多添敵人。朴尚宮縱然充滿怨恨,但我們只要想辦法消除她的夙怨,便可化解朴尚宮下一步的動作;至於右相大人那邊,現在也不宜撕破臉,只是我們須將商團勢力暗中轉移,將來和右相大人翻臉後亦有定足之地。」


「的確,這次的下獄便是因我們崔家沒有在朝中的自身勢力,我們應在朝廷裡也培養自己的人馬,才是長久之道。」崔尚宮好不容易才平息心中怒氣,卻忽然想起一事,吩咐令路道:「妳去把阿烈找來。」


「娘娘?」今英平穩的語調出現一絲起伏。


「不用擔心。」崔尚宮意味深長的看了今英一眼。「我只是讓阿烈去給崔尚宮傳個口信。」


當阿烈進來時,今英刻意將臉偏過一側。崔尚宮確實僅交代幾句便打發阿烈出去,再和今英商討將來應對之事,只是崔尚宮神情益發陰鬱,今英亦感受這股不尋常。



心事重重的離開議事廳後,今英聽到身後的一聲呼喚。「娘娘。」


幾乎沒有猶豫的神情,今英未停下腳步,不留情的越過身旁的女子,徒留一地冰雪。


阿烈想追上去,卻從腳底感受到一股寒顫直竄心尖。她情願今英對她深痛惡絕,顯出最鄙視憎恨的神態,也不願這般輕巧的從她面前走過,彷若她在她面前僅是浮塵。


竟是連恨也得不到嗎?阿烈悔得臉色發白,地上積雪反照森森,一時間竟分不清到底是誰的蒼茫了。





------------------------------

忘了是誰說過,「愛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冷漠」;

長今也對今英說過,「愛一個人跟恨一個人一樣痛苦」,

所以視若無睹,今英的行為大概就是對阿烈最為嚴厲的報復了。


再看看今英老是對長今的沉不住氣,唉,勝負鮮明。



而皇上那段擺了進來,其實是想從旁突顯皇后的野心,以及長今最終做的選擇。

若說今英選擇的是家族,那麼長今則選擇了正義,

或許僅在這個時候,長今才會了解到今英當年掙扎的抉擇,

卻也必然行之。


對了,順道呼應下列回文,有時會想讀者不多出文出得勤快做什麼?

不過看到有人回應又很開心,可以批評一下長今也很開心,

果然是很容易自我滿足又自HIGH的作者。


可惡,一帶入三次元畫面我也跟著哭

帶字寫錯了……(喂

這真的不是重點,重點是,自己也會覺得有些心酸酸的,

所以我喜歡看大長今有時又覺得很討厭啊(嘆)


不算好的读者,常常是有时间了,有一搭没有一搭地看看。

恩,作者也不算好的作者,常常是有時間了,有一搭沒有一搭地寫寫,

其實只要有讀者有時間留個言,作者就會覺得感動了(當然越長越感動XD


我觉得本身这两个人的感情还好,只是这文在描写中总是透着股安定的绝望...这句不断“下落“地表述,其实是惨烈而决绝的,让人觉得就算是两个人竟是有感情的,也逃不开是是非非了。

恩,我也覺得兩個人的感情不算濃烈,畢竟沒有一起共患難過,反而不斷的在競爭對抗,

少了那些共同的轟轟烈烈的事件,她們對彼此的留念其實也包括對過往和平時光的眷戀。

這文的標題就叫兩處寒,當然是一開始就是絕望的,

不過「安定的絕望」一詞,聽起來讓全文基調不致於太過慘烈,

雖然是絕望,不過是平穩的一步步往下沉而已。


縱然有情,還不如無情來得好,否則鬥爭的風雨一旦襲來,又有誰可以倖免?

倒不如安安靜靜的各守一處,彼此無求無念。


我真的蛮喜欢这回笑着哭泣的今英。

我也是。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