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12-19 13:54
点击:196
章节字数:309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1-12-24 02:21 编辑



「我已將斑摺菇放進最高尚宮常用的調味料中,如今最高尚宮和崔尚宮娘娘以危害龍體的罪名,皆已進了義禁府中。等事情結束後,我相信娘娘的身份一定可以再次恢復的。」

阿烈柔媚的聲音在屋子裡響起,坐在對面的中年婦人微微點了頭。

「當時我快要餓死了,但是娘娘不但救了我,還救了我的五個弟妹們。崔尚宮害娘娘離開宮廷,此事我絕不會原諒。」

「當初我救妳的時候,不知道會讓妳去做這樣的事,真是對不起妳。」婦人感慨萬千看著眼前的阿烈。當年她還是叱咤宮闈的提調尚宮時,何曾將一個區區醫女看在眼裡?如今竟是這麼個醫女幫了她。

「娘娘,請您千萬不要這麼說。」阿烈俯下身子,恭敬行了個禮。「娘娘,您說的很正確,把長今獻給崔尚宮,就可以得到她的信任了。」

朴氏嘲諷說道:「想當然爾,長今是她的眼中釘。這一次妳做的事,足可將崔尚宮趕出宮外,就像當初崔尚宮趕走韓尚宮一樣。」

聽聞朴氏提起過往,阿烈張口欲問,卻聽得外面的管家忽喊道:「吳兼護大人已經到了。」

阿烈聽聞後起身,悄然從後門離去。如今她的恩人已和崔氏背後的靠山聯手,只怕崔氏家族凶多吉少。那麼崔今英呢?

阿烈用手遮著前方透來的一絲陽光,微微瞇起了眼,什麼也不再想。


崔今英很少有時間可以這麼想著,不再盲目奔跑,不被任何東西追趕,在一片漆黑中緩緩撿拾回憶的碎片。

「松耳怎麼會變成斑褶菇……一定是內醫正隱蓋自己醫術不佳的事實,把有毒的菇摻到妳用的調味料裡。」耳邊提調尚宮仍喋喋不休,更不時皺起眉頭,打量溼沉又陰暗的義禁府。「竟敢把我關在義禁府……我要內醫正為這事付出代價!」

今英輕嘆一聲。「娘娘,請您不要再說了。」

「今英妳……」

「我想靜一靜。」

看著從鐵牢隙縫下鑽進的月光,好似一伸手就能遮掉這些微的希望,當初韓尚宮和長今被關入義禁府時,是否也看過冷得徹骨的月亮?今英此刻只覺得命運的嘲諷著實可笑,當年她以藥性和食材來對付最高尚宮,如今有人以同樣的方式回敬於她,總算能體會到韓尚宮心中的冤屈和憤恨。

就像韓尚宮知道是誰下的毒手,那日在醫事會議上阿烈過於從容鎮定的神情,回想起來竟有些可笑,那麼韓尚宮是否也像如今的她一樣,對於陷害她的人不是簡單的一句恨意即能道盡?

「妳內心深處明白什麼才是正確的路。妳的料理,騙不了人。」

「崔今英,我說過了妳連自己的內心也可以欺騙。」

當年韓尚宮對她說過的話和前幾晚阿烈的話反覆交織,使得這兩夜的事情在腦海中更加清晰起來。韓尚宮離開前的失望成了今英對於良心的最後一道坎,而阿烈那晚的行為更如一簇火苗,照亮她內心一直不願開啟的角落。手指緊緊按著那晚留下的牙印,阿烈的那把火燒得她腹腔一陣空虛難受。

今英審視著內心,對於閔政浩的渴慕是否如同阿烈當晚對自己所作的事一樣?但當唇瓣落在頸際,今英記起的卻是許久以前在內人房裡發生的事,從長今身上想要尋求的味道,明明是一直記得的事……

那把突來的火燒去了內心以來一直遮蓋的那層面紗,是今英早明瞭,卻一直不願揭露的事實。那無來由的嫉妒、痛苦,以及長今回宮後自我行為的多次反覆,再再指向同一件事──

「我擁有愛慕之情,如同世間男子對於女子的渴慕。」

今英倏地睜開眼,才發現自己已不在熟悉的宮闈中,不知是慶幸或是惘然,僅喃喃道:「如此,都還清了吧?」

天理果報昭彰,讓她還清當初對韓尚宮娘娘的虧欠,還清付出卻無法回報的情意,剩下還不清的……今英亦覺在黑牢之中無所苦悶了。



「思蓮妳已去見了好幾位尚宮娘娘,停一停吧。」景風拉住思蓮,不忍喚道。

「針房、退膳間、生果房……哪一位娘娘沒受過我們崔家的好處?而今提調尚宮和娘娘出事,她們倒個個閉起房門來!」思蓮咬牙切齒,不平之氣溢於言表。

「不如我們回去問問娘娘……」

「宮廷裡講究的是權勢,嚴尚宮娘娘縱是再關心也使不上力。」思蓮說到此處,又不免隱隱氣惱起來。「妳也不用再管我,現在和崔家扯上關係也沒什麼好處。」

正僵持間,卻見一道白衣由遠而近,景風靈光一閃,連忙上前抓住來人衣角。「阿烈醫女,現在宮裡都在說最高尚宮娘娘所使用的調味料有問題,妳懂這麼多醫術,一定可以證明娘娘的調味料對身體沒有害處對吧?」

阿烈初聞此語,表情古怪,好半晌才勉強說道:「這事已由朝廷官員審判,不是我一個小小醫女所能置喙。現在淑媛娘娘正需要我去看診,先告辭了。」

思蓮望著醫女阿烈匆匆離去的身影,心下一陣恍惚。阿烈醫女時常到朱子軒來,思蓮卻極少目送她離開,但如今在眼前越來越消失的背影,卻好似在何處曾經看過?

眼光隨著阿烈順延至轉角的涼亭,思蓮心裡一聲咯噔,像是落實了某種猜測,卻是不可置信的瞪大了雙眼。


「什麼?您說斑褶菇嗎?」

「這是不可能的,我認識崔尚宮很久了,如果她有其他目的,不會只用毒菇,一定會用更強烈的手段,她絕不會上呈這樣的膳食給皇上。更何況,這手法太拙劣了。」

「那麼現在崔尚宮會怎麼樣?」

自從前幾日聽聞今英被囚於義禁府的消息後,長今的心神一直恍恍不安,而連日來情況急轉直下,一顆心更彷若被提到了懸崖邊。

「吳兼護右相大人和前提調尚宮聯手合作了。」

想起當年曾在宮廷裡呼風喚雨的前提調尚宮,長今失了淡定,一雙眼慌亂看著帶來這消息的閔政浩。

「似乎有人要將崔尚宮等人置於死地,就像上次硫磺鴨子事件一樣,他們認為應該不會被輕易發覺是誤診。再說,如果發現是誤診,吳兼護右相大人也會有危險的。這些事都與崔尚宮有關,乾脆除掉崔尚宮,反而對右相大人比較有利……」

長今心緒紛亂如麻,今日她亦有一事須告知閔政浩。「皇上的病,現在雖然還沒有查出病因,不過已經知道怎麼處方治療了。」

「是真的嗎?」

長今點頭不語,閔政浩亦察覺惹得長今思緒紛擾的原因。「如果大家知道這件事……」

「提調尚宮跟崔尚宮就會被釋放吧?」

「如果袖手旁觀,就可以讓她們無法翻身。」

長今難過的閉上雙眼,在濟州島時她有多少次希望陷害她和韓尚宮娘娘的人能得到報應,雖然行醫過程中首醫女逐漸磨去她的仇恨之心,但那份悲憤的心情仍時刻縈繞於胸腔當中。崔家勢可遮天,若不利用此次失勢將其擊潰,等提調尚宮重新站起,她的好鬥及貪婪將使宮廷鬥爭延展到更可怕的地步。

一旦她噤聲了,今英會和當初的她一樣被流放至濟州島嗎?過慣了宮中生活,今英能忍受沿路的苦楚嗎?甚至今英會……

無數念頭盤旋交錯,長今明白只要自己的一句話,今英即能從死獲生──這時才發現,心中竟是這麼在意那個人!






-------------------------


這章寫得很爛,自從阿烈和今英什麼那個之後,我對其它完全沒有愛了(掩面),

作者是多麼不想讓今英明白自己心裡真正想的是什麼,不要牽掛那個被丟到垃圾筒的長今啊啊!

長今你這個笨蛋出場太晚了,慢慢糾結去吧你!

這章有空的話,大概還會重修一下吧,作者正面臨著劇情走向和內心喜愛的心理掙扎= =



關於四週年一事,請看以下說明:

LZ一定是打错字了,是星期四我们再见吧……

沒有打錯字喔,是說阿烈的番外可能等四年後再見吧,阿烈的戲份快要完結了。XDD


女人,妳就這部的這裡寫的最對我的味兒。

把評語藏在加分欄裡是不對的,起碼要寫一篇評論才行!

我也覺得那章很神奇,神奇到下面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寫了~(掩面)


不過還是要提醒讀者一句,阿烈的行為還是不對的= =


氧气,这下个四周年,我是不是可以带着孩子来看了

是決定要從小就教育孩子百合的美好嗎?XD


這篇番外真的是濃烈的讓人透不過氣 咳咳(潛水艇疾駛破出水面求氧氣)

看來我應該多把讀者逼到缺氧的境界,就會有多些留言了。(笑)


我对崔姑娘彻底无语了,你真是悲崔啊!

說真的,我覺得阿烈比較可憐。


很浓烈的感情又断得恰到好处嘛~不过还是太短了点啊。

今英同学表现得真克制……这一眼的风情,真是浓缩又精炼,需要多少脑细胞去脑补、再费多少心思去揣摩啊~~~

這東西很難寫的,你自己來。(遞筆)

難道今英能表現得很豪放嗎?你就當她是一個寂寞而不知所措的人就好了……


长今被LZ扔垃圾筒了,真乃喜闻乐见…(喂

阿烈感觉在完成遗愿的样子(默

長今很不幸的又被作者從垃圾筒裡撈回來了……(天知道作者有多想把她扔了!)

作者心裡是支持阿烈的無誤,只是劇情明顯不能這樣走啊= =



12.22

在最上方新增一段阿烈的場景,證明阿烈才是主角(誤)

這段劇情有稍被簡略,原劇情是今英被關→放出來→今英和崔尚宮被關,

可是關來關去什麼的太複雜了,所以直接併被一段中,將來還會看到更多偷工減料的地方。

總覺得這段要交代一下,雖然大家都知道了阿烈是提調尚宮的人,但還是要假裝有讀者不知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