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11-03 12:39
点击:211
章节字数:351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1-11-4 23:01 编辑



「已找到方法可以除去長今。」

當阿烈再度出現於眼前,自信滿滿對她這麼說著時,今英顯然措手不及。

「娘娘聽到這句話,怎會是這種反應?」左手搓著方才被內醫正握住的手背,阿烈的心情因今英舉動顯得更加不悅。

「妳……想好對策了嗎?」

「內醫院裡自有我的關係。」阿烈顯然不願再提,便徑自道:「總之我會想盡方法讓長今犯錯。」

今英沉吟許久,末了只緩緩點頭。

「那麼小的先告辭了。」

正當阿烈起身時,今英忽然開口道:「長今……會有性命之虞嗎?」

阿烈眸光一閃,將那忽懂的明白藏了起來,反而笑問道:「長今是敵人,為什麼娘娘卻對敵人這麼關心?」

「我只想趕她出宮而已。」

當阿烈帶著今英的這句暗示離開朱子軒時,一直掛著的笑竟往旁邊撇了撇,成了個嘲諷的弧度,那對眸子在月光下,深沉的連明月也照不開。


親和善良,是內醫院眾人給阿烈的評語,阿烈也一向自認為如此。只是當有人想挑戰她的善良時,對於這份自尊,她必須加以維護。

阿烈的方式很簡單,只是讓對方變得不善良而已。

特意讓長今到中宮殿診療、隱匿宮女病情及藏起禁忌食單子,導致長今被調離宮廷,阿烈做這些事時並不覺得愧疚,她只是在踢掉路上的石子而已。若要問那條路的盡頭有些什麼,阿烈自己恐怕也會偏過頭去想一想,但腳步毫不猶疑的繼續往前。

長今並不明白阿烈的性格,就算明白了,依然會成為那顆擋道的頑石,堅持自己該有的信念。


若長今不是這種涇渭分明的性情,或許她現在內心不會陷入天人交戰當中,為著一個人希望又絕望。

自從聽聞龍涎香之事,長今曾多次想到跟前質問今英:真是妳做的嗎?旋即想起年少時期的符咒事件,今英也未曾對她吐露真話,心又冷了一半。或許今英一直不是她認為的那種人,御膳廚房裡那些教導小宮女的方式也只是一時興起,自始至終都是她一個人繁衍過多的揣測。

長今輕輕嘆了一口氣,明日即要啟程暫派惠民署治療疫病,過了幾日今英也該會聽聞吧?

若是相見,不如不見。



今英自是早知長今要離宮的消息,卻是將自己關在朱子軒內誰也不見。

但阿烈堅持要見上今英一面。屢次請求,自是引來提調尚宮關注,詢問今英後方得知此事。

提調尚宮難掩心中訝異。她本以為無論如何,今英斷不會對長今出手,此次卻先一步擬下計策,提調尚宮看著跟前一一稟告的姪女,竟有一瞬間覺得不知今英在想些什麼。

「妳說那孩子叫阿烈,可信嗎?」

「無論可信與否,她都是我們將長今趕出宮的重要棋子。」

「今晚朱子軒,讓我和她見上一面吧。」


約定時間未至,阿烈已提早赴約,先一步見了最高尚宮敘述概況。

「請不要擔心,一切都已經結束了,就算她回來了,也不能繼續留在宮廷裏。」

今英近日來精神原就不佳,神色也憔悴幾分。阿烈正欲開口問診時,外頭腳步聲傳來,只見平日難得一見的提調尚宮,出現於朱子軒中。

今英讓提調尚宮坐於上座,並恭敬答道:「她就是那個孩子。」

「小的叫阿烈。」

崔尚宮眼珠一轉,問道:「我聽說妳想要從我這裡求取榮華富貴?」

「是的。」

「那妳認為,幫我除去長今的代價是什麼?」

阿烈未料到提調尚宮問得如此直白,對上那一雙飽含銳氣的眼睛,阿烈脫口說道:「我要成為崔家藥廛店的店主。」

提調尚宮怒道:「崔家藥廛?妳好大的胃口!」

面對提調尚宮的暴怒,阿烈神色鎮定仍舊說道:「小的認為絕對有這項價值。」

提調尚宮看著眼前的醫女,竟不為她的威嚴所攝,果然有幾分膽識才敢直接找上崔氏家族。提調尚宮心裡已有盤算,語氣依舊強盛:「是嗎?妳所要求的東西,在長今被罷除職位的同時,就可以得到。」

提調尚宮離去後,今英喚住正欲告退的阿烈。

「妳想要的,真的是崔家商廛?」

阿烈一雙嫵媚溫柔的眼睛,定定望著今英容顏。「娘娘以為呢?」



長今被派至疫區至今,每日所見無不是痛苦的病患,無法立即判斷病因,令長今心中頗為自責。

但疫情並未隨著長今的慈悲之心趨緩,反而有逐漸擴大之態,連坐鎮災區的內醫正也不得不下令將宮內醫女調來幫忙。於是一早長今便看見內醫女一行人,亦來到惠民署,阿烈也在隊列當中。

內醫正先召集所有醫女,開會略微說明現下情況便又匆匆離去,留下內醫女分配眾人工作。長今既先到災區,病況最危急的患者亦由她繼續照料。

分派當中,阿烈忽向長今問道:「前幾日我去了朱子軒一趟,那裡的尚宮娘娘脾胃有些不適,但見了我之後直問長今現況如何?最高尚宮似乎很關心妳。」

長今乍聞此語,原就放於心中的委屈加上數日來疲累,眼眶隨即泛紅,這份關切虛幻得很不真實。

阿烈將長今反應收進眼底,與心中猜測一一相互驗證,神色不禁冷冽起來。


治病數日,染疫的患者越來越多,藥草幾乎告罄,阿烈由首醫女手中的紅布接到封鎖令並加以轉達。

正低聲說話間,只見長今朝她這裡走來,阿烈眼神一凜,悄聲遣去其他醫女。

「現在藥材嚴重不足,內醫女要我來,請教阿烈醫女,聽妳的指示。請問該怎麼做?」

「現在疫病已經傳染到京城附近了。」邊看著長今神色,阿烈鎮定說道:「上頭吩咐要在附近找藥材,如果病患知道事實,一定會引起百姓跟病患很大的動亂,所以必須要靜悄悄的處理。過了先月谷之後,就會到龍地村。那裡的市集有一間很大的藥房。妳快去快回吧!」

「如果沒有買到藥材,那可就糟糕了,一定要想辦法買一些,明天的已時,就會有新的命令下來。在巳時之前,妳一定要趕回來。」阿烈面露關心,不斷再三囑咐。「巳時喔,巳時。」

見長今確實收到命令退下,阿烈才舒心的露出一抹笑。


長今帶著藥材匆忙趕回後,卻發現疫區早已亂成一團,而病舍早已空蕩不見醫官和醫女蹤影。長今連忙抓住路上百姓詢問:「請問,這是怎麼回事?」

「聽說下令封鎖村子,可惡的傢伙!這裡還有些人根本沒有生病。宮裡來的人從昨天開始,就一個個偷溜走了,真是太可惡了!」

長今頭頂如澆下一盆涼水,連著心也哆嗦起來。怎會沒人告訴她封鎖之事?這才細細回想當日狀況,阿烈僅告知她一定要買到藥材,途中遇到副監賑御史時,閔大人還問她是否已經接到命令了……「阿烈,阿烈醫女,難道是阿烈醫女嗎?」

看著眼前哭嚎的民眾和空空如也的存糧,長今身子忍不住發軟,無力坐在台階前。她從來都相信人性不該自私,任何人都該盡其力幫助他人,可是這種害人之事卻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她身上發生。

當閔政治不顧封鎖令,進入災區找到長今時,便見著她空洞無神的這副模樣。

「我做錯了什麼? 我並沒有害任何一個人,只是認真的走自己該走的路,走到今天這個地步。每天我都忍耐再忍耐,堅持又堅持,現在我再也無法忍耐,再也無法堅持了。竟然被其他人,還是被跟自己一起工作的人排擠遺棄,一想到這裏,我就無法忍受。我覺得我好像消失了。感覺漂浮在空中,踩不到地面。請問我做錯了什麼? 我到底……我到底做錯了什麼?」


閔政浩首次看見長今如此消極失望,說起話來身子仍在發顫。溫和的看著長今,低沉的聲音安慰道:「妳並沒有做錯,只是又多了一道妳必須越過的高牆。那是人的高牆。也許妳立下的功勞越多,妳的醫術越高超,那道高牆就會越來越高。妳必須要想辦法越過高牆。無論妳立下多大的功勞,如果妳沒辦法越過高牆,那一切都是白費了。」

「我沒有信心。不,我已經沒有信心了。」

「妳沒有信心也沒有關係,只要徐內人,用心去做就行了。」

仍流著淚的長今不免抬頭看向閔政治。這位大人總是在她困苦難過的時候陪在她身邊,彷彿硬要將她身上的苦難扛去一半,就算如此還對她露出高興的笑容。

見長今情緒已穩定下來,閔政浩繼續鼓勵著:「妳一定要勇敢的站起來,我不喜歡懦弱的徐內人,妳一定要出去才行。」


「她出不來?這是什麼意思?」

在長今仍與疫病掙扎時,醫官等一行人此刻早已安全回京,阿烈第一件事便是前往朱子軒稟告事情結果。

今英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再問一次:「妳把長今一個人留在疫區裡?」

「這不是娘娘想要的結果嗎?」

「我並沒有要妳……」今英感到一陣昏眩,連忙用手揉了揉額頭。「算了,妳下去吧。」

「娘娘真的把長今當敵人嗎?」

今英尋著這句話愕然抬頭,阿烈臉上已失去方才進來時的笑意,只剩銳利的質問。

「娘娘,長今是我的敵人,我並不是為了崔家藥廛才這麼做,而是為了我想守護的事情。小的先告退了。」意外的阿烈未再追問任何話話,只簡單的起身行禮便離去。

但阿烈離開前的那陣冷絕,隨著門縫襲入的寒氣颳進了今英心中。



長今重新振作精神,在已被封鎖的疫區中,用手邊不多的藥材盡力救治病患。只是因封鎖令而狂躁的居民聽不盡任何解釋,加上在長今以性命相保,閔大人得以出外求醫後,居民更將所有怒氣堆到長今身上。

一發現長今有染病的可能,居民們不由分說將長今關至小屋內!

此刻整座村莊也因官員下令放火,村內房子頓時燃起熊熊火光。被關在屋裡的長今大力拍打門板,也毫無回應。

「請救救我!誰來救救我……」

濃煙由縫隙竄入,頃刻已薰得長今連話也說不出來,隨著身體和心靈上的難過癱倒於地。

眼睛半閉半闔之間,長今耳邊響起的是母親過世前所說的那番話,韓尚宮娘娘過世前的諄諄叮嚀。母親和韓尚宮都對自己交代了最後一個心願,那麼現在和她們一樣想休息的自己,最想說些什麼?

眼睛閉上的瞬間,長今想起的竟是少女時期和今英一同被關至倉庫的事。

那時今英因生病而發高燒,長今虛弱的拍打著門只得回一片空寂,她見今英已開始說些渾話,便將倉庫裡的袋子全掏了開來,終於找到止熱消渴的葛根。但今英當時的情況根本無法咀嚼,長今想也未想便咬起葛根,將葛根汁液以嘴渡嘴的方式,悉數送入今英咽喉。

『長今妳為什麼不幫幫我,只要妳跟我說……跟我說……』

今英妳想跟我說什麼?我想跟妳說那一刻我的心是顫抖的,我對妳又氣又急又擔心又惱怒,當兩瓣唇廝磨在一起時,我曾有一刻這麼想過,或許這種情況也很不錯……

就像現在這樣靜靜躺在身邊,也很不錯……







----------------------------


我一直認為疫病應該是在冊封淑媛之後發生,結果我錯了……|||

嚴謹的考據黨是不能將錯就錯下去的,所以我決定要更動下章節,

本來想說要更新在同一樓,可是這段獨立出來似乎更好,

尤其最後那段……好像勾起了多麼遙遠的回憶啊!


好吧,我純粹就是想重點標記最後一段就是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