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11-02 01:27
点击:189
章节字数:252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1-11-2 08:40 编辑



「當年硫磺鴨子一案,我也對這件事耿耿於懷,心存疑問。那個時候吳兼護右相大人的人想殺害趙靜庵,使盡所有的方法,現在想來韓尚宮是不慎被捲入這陰謀當中。在太平館的時候,或是御膳競賽的時候,我一直非常欣賞她做的每件事情。」皇后看著長今呈上的蕎麥捲,遲遲未曾動筷,僅惋惜的嘆了口氣。「想必那段時間妳也很痛苦吧?」

一想起韓尚宮的冤屈,長今的淚水便不住直流。

「這種事情必須經過好長的時間才會逐漸淡忘,看樣子現在還不是時候。」皇后寬慰了長今幾句,但接下來的話,卻令長今剎時止住淚水。「我進宮之後,可能跟妳特別有緣,所以三番兩次親眼見到妳的智慧與聰明。不過那是逆謀事件,現在無法立刻幫妳恢復身份,但是以後我將會盡量給妳協助的。」

乍聞此語,長今又驚又疑。

像是早明白長今的不可置信,皇后語氣溫柔的勸道:「妳能不能也成為我的力量,我的後盾呢?」

「娘娘,小的懦弱無能,不知道該如何成為妳的後盾。」

皇后臉帶笑意,正要往下敘說時,中宮殿的紙門卻被至密尚宮緩緩拉開。

「娘娘,這是您的宵夜。」

「對了,我忘記要通知御膳廚房了。」見著最高尚宮親自送宵夜前來,皇后恍若想起此事,不經意說道。「只是我已請醫女長今幫我準備……」

皇后一邊說著,卻是一邊動手要掀開眼前膳食。

長今見狀,連忙打開盒蓋。「娘娘,小的很久沒做了,因此很擔心,味道是不是還像以前一樣。」

皇后挾起蕎麥捲輕嚐一口,露出滿意的笑容。「是啊,就是這個味道。這個味道一點也沒有變。」

見最高尚宮仍愣佇在此,皇后略顯歉意說道:「對不起,我應該早點通知妳才對,我一直很懷念這味道,見了長今之後,忍不住就請長今幫我做蕎麥捲。真是不好意思。今天我不能吃妳準備的宵夜了。」

最高尚宮應了一聲,見皇后再次舉箸,僅輕輕說了聲告退便躬身離去。

長今望著今英離去的背影,一時發怔。她所認識的今英是個如斯高傲的人,竟也有在他人面前無能為力的時刻,而見著這樣的今英,心底那遲鈍的痛感又所為何來?她竟是不捨將她和韓尚宮娘娘害得淒慘不堪的兇手嗎?

「長今怎麼了嗎?」皇后見長今痴痴望著最高尚宮離去的身影,不由得問道。

「沒什麼。」長今掩飾著臉上神色,隨口找個問題問道:「中宮殿裡好似有股香氣縈繞,上次前來幫娘娘看診時,也聞過相似的氣味。」

「這是龍涎香,裡頭還混了些木香、麝香、乳香等數種香草。」

皇后無意間的一席話,引得長今臉色一變。

「娘娘在懷孕期間,也時常焚香?」

見長今臉色不對,皇后也心生疑惑。「怎麼了嗎?」

「方才娘娘提及的龍涎香、木香、麝香和乳香,皆有活血破氣之功效,但孕婦若長期接觸,則會導致胎兒早產甚至於死胎……」

長今邊說,心下越是震驚,心底直浮出一道不好的念頭。

皇后娘娘的臉上同樣陰鬱,緊抿著唇好半天不曾開口。心念數轉之後,才緩緩吐露出想法:「看來我猜對了一件事,也猜錯了一件事。」

長今卻未注意到皇后說了什麼,心思早已飛回數日之前前往朱子軒,為今英按摩時聞到的那股香氣,今英說那是龍涎香……

今英,韓尚宮娘娘臨死前要我原諒妳,我的心也時刻的在吶喊著,可是現在我不能答應韓尚宮娘娘,我不能容許這種不公道再次出現於他人身上。

我不想恨妳,可是對不起。


今英步出中宮殿外,臉上如同抹上一層石灰般慘白。

皇后娘娘已認出長今身份,卻在這節骨眼讓她送宵夜過去……上位者的心思不可妄加揣度,今英卻越想越冷汗涔涔。若是硫磺鴨子事件再度被提及,甚或可能動搖家族根本,顯然這次是皇后給予的警告,只是中間利用了長今,而長今竟仍不知自己又被捲入另一次的宮廷鬥爭中。

長今,妳怎麼還能留在宮中呢?這裡留不得妳了。

輕嘆一聲,若說之前的今英眼神中猶帶溫柔,此刻已像罩上寒夜的利刃,堅絕的想要割捨掉什麼。

腳下一個顛簸,卻見身前多出一隻纖纖玉手扶住了平衡。

那雙眼睛已收起傍晚時流露的絲絲媚意,在明亮的月光下看去,今英竟錯覺那眼神中有著淡淡關切。穩了穩步伐,今英不著痕跡拉開了與身前人的距離,卻像急切下什麼決定似的脫口而出:「等下妳有空的時候,到我處所來一趟吧。」

「是。」阿烈深切的一點頭,月光悄悄從臉側滑過,隱隱的帶起一抹彎斜的弧度。


「妳說過要對我忠誠吧?」

「是。」

「妳說過要把長今獻給我?」

「是。」

「我又怎麼能相信妳呢?」

朱子軒裡,一場交易正隱然成形。今英凝視著眼前笑容滿面的艷麗女子,臉上表情如同欲服下劇毒般不甚好看。

阿烈倒是心滿意足,毫不猶豫宣示自己的立場:「我曉得兩方交易的基本原則,首先,我會表示對娘娘的忠誠,取得您的信任,以後我會跟娘娘稟報我要的是什麼。不過,我幫娘娘達成心願之後,也希望娘娘給我充份的代價──」頓了一頓,阿烈才說道:「我所要求的代價。」

「好,這一點我可以答應妳。」眼下狀況似乎不由得她考慮,將長今送出宮才是上上之策。只是長今定不會放棄為韓尚宮申冤的良機,或許得利用此名和長今有嫌隙的女子,這才是今英和阿烈交易的目的。

交易各取所需,今英的目的已坦露無疑,卻沒有往下追問,阿烈求的是什麼?





------------------------

就算明天有一堆事情要做,也要更新這章……

還是覺得阿烈那股勾人的氣質沒有出來,這樣子作者想從長今倒向阿烈的心,就會遇到一點點困難的挑戰……但著對長今的討厭,相信這點很快就可以克服。


這章大概就是牒對牒吧,每個人各取所需。


關於文定皇后,有觀眾建議看完大長今再去看女人天下,此皇后的形象才能補齊,補完之後才會發現,當初端宵夜的一段充滿玄機,這是皇后意味甚濃的政治秀。關於宵夜一段,我僅把時間點和幾句台詞做了個改編,因為不想再讓長今重複與皇后相認一段,大致上的劇情其實是要表達出皇后的性格。


(以下有雷,慎入)



大長今裡其實有幾點矛盾處,是牽扯到當時更深層的政治層面,只是被料理掩蓋掉了。

諸如,在大崔前的最高尚宮,因私自找大夫進宮看病而丟掉職位,當時提調尚宮便說大崔資歷太淺不足以繼任最高尚宮,鐵定會被反對。

可是怎麼到了大崔時,那根本晉升尚宮沒多久的今英,輕易就坐上了最高尚宮?


怎麼說最高尚宮也是由皇后任命,難道皇后不清楚這崔家的底細?會做出此決定,原因可能有二,一是皇后當時勢單力孤,另一是另有打算。

私認為或許兩者皆有,文定皇后不管是在守舊功臣和儒生之間,郤沒有自己的勢力,她後來掌控朝鮮是一步步爬上來。而任命大崔為提調尚宮,是以時間換取空間,因為皇后看中的合作對象是今英,大崔再風光也終究要將權力交給後繼者今英,所以這是文中皇后和今英合作的理由。


只是合作之中不免帶有猜疑,小產事件便是皇后對兩人關係的不信任,才有了叫長今來到跟前的打算。如果今日皇后不能利用長今,還會這麼好心的幫她申冤嗎?這點可以暫抱持懷疑態度。真正的統治者玩的是槓桿原理、恐怖平衡,所以皇后才不會芥蒂長今和今英見面,因為這正是她要的結果,甚至於能夠控制兩方得到最大的利益。


這才符合了前文嚴妍所說的,真正的下棋者是誰了。



有了這場戲後,今英和長今的誤會就像麻花繩般不要想解開了。


可以拜託樓主給長今和今英一個好結局嗎???

這……太難回答了,跳過。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