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09-10 01:58
点击:201
章节字数:24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娘娘,最高尚宮娘娘的生日要到了,我們是不是要準備禮物?」

「喔。」

「娘娘,這可關係我們在宮裡的地位,您怎麼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

「恩。」

「娘娘您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

「吵死了啦妳!」

原本彎著腰的淺綠身影騰地站起身來,差點翻倒一旁宮女拿著的銅盆。那宮女一慌往後退了兩步,趕好有人當了墊背,但被撞著的人可沒這麼幸運,手中物品散落一地。

「哎,糟糕。」闖了禍的宮女蹲下身來,幫忙拾起地上的東西。「真是對不起,我剛才沒看清楚……」

「不要妳碰!」憤怒拍掉對方的手,那宮女怔怔看著眼前年紀比她小一截的小宮女,充滿氣勢的將人甩在身後,連一句道歉也不讓對方開口。

「喂,我不是故意的……」看著一溜煙即彎過牆角的身影,那宮女又蹲下身來,認命撿著地上東西。「什麼……都是蒸熟的糯米嘛。這小宮女該不會想做生日的年糕,難道是要送給最高尚宮娘娘的?」

「妳當現在的最高尚宮是吃齋的嗎?她家的崔氏商團縱橫朝鮮八道,哪會看得上一個小小的年糕?」年紀大一點的尚宮轉過頭,忽然大聲嚷嚷:「阿昌妳想把糯米往嘴裡塞幹麼?那些掉地上了啦!」

「可是聞起來很香耶,娘娘您要不要嘗嘗看?」


──「就是撿著別人不要的東西,還挺符合妳們的身份的。」

正躲著阿昌手裡糯米團的閔尚宮聽到這句話,呲牙了一下,轉過身又是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我剛剛還在想這聲音是誰?原來是針線房的金尚宮。」

如同臉上長長的鷹鉤鼻,金尚宮看人永遠是從上而下的鄙視,更不用說是對於那些失勢的宮女了。「閔尚宮,在最接近大殿的地方,做為至密尚宮還不錯吧?從我這針線房出去妳還真是解脫了。」

「其實小的多想再跟金尚宮學些東西,娘娘就這麼將小的放出針線房,真使人傷心。」

看著閔尚宮涎著臉示好,金尚宮厭煩似的揮揮手。「懶得多跟妳糾纏了,我現在要趕快參加最高尚宮娘娘的生日,娘娘還在等著我呢。」

「祝您和最高尚宮相談愉快……那才見鬼了!」見金尚宮走遠,閔尚宮才拔高音量吐出惡氣:「我認識今英的時間比妳久得多了,她笑著和人說話的次數,我用十根手指頭都算得出來!」

一旁阿昌掰著自己手掌。「娘娘,十根會不會太多了些?」

「妳也覺得多,那剛才還嚷著要去送禮給人家?以為送完禮我們就可以回去御膳廚房嗎?」說到崔氏,閔尚宮的怒火更盛。「妳忘了今英當上最高尚宮後,年紀大比她大的尚宮都不能繼續在御膳廚房工作,所以我們才會被趕到最靠近皇上龍顏的地方──專做打雜的事。」

躲開閔尚宮目光,阿昌小聲的委屈說道:「雖然今英說話時沒有什麼好臉色,但內人時期她對我和長今都不錯……其實我只是想找個機會再跟她說說話。」

「如果她想跟妳說話,就算妳現在被趕到濟州島她也會跟妳說……」咕嚕一聲,閔尚宮踩空跌了一跤。「連糯米也跟我作對,真是的!」


原本只是御膳廚房最高尚宮的生日,平日各有所職的各殿尚宮們並不會在意,但要接近如今權勢如日中天的提調尚宮,熟諳宮庭之道的各殿尚宮們皆知,這是最快的晉升之階。

是故,小小的宴廳裡不到未時,已堆滿各殿尚宮送來的奇珍,就連踩進門楣,也得小心那些堆至無處可堆的禮品。當金尚宮到了宴會場所也吃了一驚,筵席上坐著滿滿的人,偏是最高尚宮的位置仍然空懸著。

就席之後,金尚宮低聲問道:「最高尚宮還沒到嗎?」

「這可不是?連個人影也沒見著。」

正侷促不安間,一陣環珮琅璫從前庭傳了進來,頭上的玉釵先閃了眾人的眼,才見是提調尚宮。提調尚宮臉上帶笑,神情自若:「讓各位尚宮久等,御膳廚房最高尚宮今日身體微恙不克出席,但送來的這些心意我會代為轉交。」

金尚宮這才與鄰座尚宮相視而笑。自是,最高尚宮是否出席並不重要,她們想見到的人出現,這才不枉此行。

席間歡快的笑聲,點綴了如墨的夜色。



「這是怎麼回事?」

景風右手撫著半張臉,有些苦惱的坐在她的尚宮娘娘面前。「下午思蓮說要親手為最高尚宮準備生日糕點,可是準備好的糯米被人打翻了,我看她在哭想安慰一下,結果思蓮打了我一巴掌……」

嚴尚宮微微瞇起眼睛,用手絹撫上臉頰。「那麼比較舒服了點嗎?」

「我想……思蓮應該好些了吧。」景風竟呵呵笑了起來,只是這一笑,又觸痛臉上的巴掌印了。

「你這位置太低了,該要往上挪。」嚴尚宮口裡這般說著,手卻絲毫未移。

景風正想問些什麼,卻聽聞紙門拉開的聲音,原本的疑惑瞬間轉為驚訝。「最高尚宮娘娘?!」

「打擾了。」雖然說著叨擾兩字,但今英一進房內即徑自坐了下來。

「娘娘我去幫您倒水。」景風趕忙從座位上起身,乒乓地跑出門房,僅剩嚴尚宮一臉悠哉的看著眼前不請自來的貴客。

「今日是最高尚宮娘娘的生日宴會,理應在場的主人怎麼屈膝來此?」

「我沒有地方可去。」一句話道盡心中感受。就算話語中略帶淒涼,但由今英口中說出,就成了擲地有聲的高傲。

「我原本還留些東西要給景風吃,還是請娘娘您先享用。」

今英神情一動。「是山草莓正果?」

「最高尚宮應該不陌生才是。」

今英臉色凝重的望向嚴尚宮,良久,才冒出一句話來。「嚴尚宮今日未出席筵席,不怕屆時又重新回到太平館去?」

「承蒙娘娘慧眼,嚴妍才得以從太平館調入宮中。但說穿了,是因長年位居太平館的我,對於崔氏毫無任何動搖的可能才有機會留下,娘娘不也是因為一些因素,才得以在任性離席後,依然穩坐最高尚宮之位?」

在宮廷裡有兩種極端的人,一種是鋒芒外顯,另一種則是如沉入水中的石子般悄然無聲;但能夠完全隱藏自我的人,或許是另一種層面上的鋒芒畢露。明明同在御膳廚房,但今英對這個人乃至於名字幾乎完全沒有印象,直到景風和思蓮的交好,她才得知教育景風的尚宮娘娘,是早前在崔尚宮的一念之間,將這名字從太平館劃入宮內的材料庫中。這麼的一個人,卻在權勢濤天的最高尚宮面前,用如同討論天候般的口吻無禮譏刺。


但今英終究不同於常人,只動作平緩的從桌上拿起一串山草莓正果,細細咀嚼起來。

景風回到房內,見著的便是這樣一副畫面。房間裡的氣氛是一根拉得過緊的弦,隨著最高尚宮面無表情的品嘗而逐漸繃緊,另一端笑得和藹的尚宮娘娘也毫無鬆手的打算,景風將茶杯在中間輕輕一放,連忙溜回位置上。

良久,今英才拿起手絹輕拭唇畔。

「最高尚宮方才是把自己的良心給吃下去了吧?」說出這麼大逆不道的話,嚴尚宮臉上猶帶笑意。「可是吃得這麼的慢,或許表示娘娘咀嚼之時,仍能夠分辨哪些是非對錯。」

「嚴尚宮,今日這番話不是妳的身份該說的。」

聽聞如此恫嚇的話語,嚴尚宮平和到溫潤的五官仍無一絲驚慌。「剛才景風和我說,思蓮因為事情不如意,甩了一巴掌便鬧脾氣走人。但像孩子般這樣亂發脾性,對事情的幫助究竟在哪裡?」

今英那雙眼睛移也不移釘在嚴尚宮身上,看得一旁的景風冷汗都快冒了出來。這時最高尚宮忽然站起身來,連帶收回那雙銳利如冰的眼神。

「妳的話我收下了,但請嚴尚宮謹記自己的位置。」

「這話我也不會再說第二次。」看見景風抖瑟望著最高尚宮離去,嚴妍倒換上了笑容。「起碼現在,我不是那麼想回太平館去。」






----------------------------------------------


繼續沒有長今的更新,不曉得這種愉快能稚持多久……

對了,這章的結尾我不是這麼滿意,不過文學裡的冰山理論用得挺高興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