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09-05 00:46
点击:199
章节字数:253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1-9-5 00:50 编辑



皇后的喜訊一傳開,宮內上下旋即忙碌起來,尤其是崔氏一族,更集中朝鮮八道的力量運來各色奇珍,時有商車紛至沓來,連宮殿門楣都快被車轍磨出一道痕跡。御膳廚房最高尚宮站在材料庫前指揮著食材擺設,一車車晶亮的鹽如雪瀑般傾洩而下。

今英用手沾了些許,放至鼻尖一嗅,眼底看不出是什麼情緒。卻在抬頭瞬間,見著個半大不小的孩子混在崔家商隊裡面,好奇的探望著。那孩子年約七歲,俊秀的臉龐看上去精神奕奕,很快便離開商隊行列,偷偷的朝後宮走去。

今英跟著離開材料庫,才一眨眼,那孩子已在牆角跟小宮女攀談起來。

「崔實,這就是現在宮外流行的簪子嗎?」眼前亮如流星,景風一見髮簪便急忙大嚷。

名叫崔實的男孩暖暖揚起笑意。「當然,現在漢陽街道上的女孩子都戴在頭上的,我特別從崔氏商廛中取來。」

「思蓮妳看這簪子──」景風獻寶似的將簪子拿給玩伴觀賞,思蓮只是冷冷一撇頭。

「對了,我也有帶思蓮妳的禮物。」崔實恍然想起,從懷中掏出一塊圓潤白石。「這是我前陣子隨父親去漢江時,偶然找到的石頭,給妳做紙鎮應該挺適合的。」

「妳送景風這麼貴的簪子,只送我一顆石頭而已。」方才仍冷著臉的思蓮,卻伸出手接過崔實的禮物,壓下嘴角儘量不露出歡欣的表情。

「那是因為……」

崔實還想說些什麼,卻聽聞後頭一陣聲音。「你該回去了。」

砰一聲站直了身,崔實緊張看著眼前身著宮服的女子,結結巴巴的連句話都說不好。「最……最高……尚宮?」

「商隊正要準備出宮門,你的父親行首大人現在應該在四處找人了。」見景風和思蓮個個將雙手藏於其後,今英心底清明,也不揭破女孩子那點愛物之心。

「請最高尚宮等等我。」崔實匆忙向兩位玩伴道別,便追隨上最高尚宮的腳步。待跟得近了,又不自覺的放慢速度。

「再過不久你便能獨自和商隊出遠門了吧?」

「爹說該放手讓我學習了。」崔實壓抑著油然而生的興奮,這些難得的好事似乎都在這時節發生。看著他自小即心生仰慕的最高尚宮,聽說在他剛出生時還親手抱過他,他年年在商廛前所望見的身影……

「對於經商之道,你有什麼看法?」

「爹爹教我商人要乘時趨利,囤貨以居奇,低購而高賣……」看著最高尚宮不置可否,崔實一口氣把心中的話說了出來。「不過我認為真正的經商之道並非抑價欺壓供貨者,災時貴售圖飽囊中,如此只得經營一時而民心終散。崔氏既是漢陽第一商賈,則應運用手中掌握的大量物資和經濟力量,貴時拋售,賤時收買,才能在商道一途站得久穩。」

崔實所言,乃古代賢相曾提過的「市易法」,傳聞崔氏行首之子通曉經典所言非虛。面上不動聲色,今英再問道:「依你所說,市易之法可建立崔氏威信,但與過往所得之暴利相比,恐難供養商團的開銷。」

「所以眼光抓準,比他人早一步知曉何種商品即將流行於市,才是商人的樂趣所在。」說起這話來的崔實,似乎不像個才滿七歲的孩子,他的某些天資已開始茁莊。

看著寫滿理想的童稚臉龐,今英剎時有些恍神,這樣的童年她似乎也歷經過,只是當時的自信和宏圖都到了哪兒去?

「不知不覺就在娘娘面前說了些好像不該說的話……」

回過神時只聽聞崔實的一句羞愧,今英難得露出溫和神情。「崔實,長大後你想守護崔氏嗎?」

「爹爹說過提調尚宮和最高尚宮娘娘是撐起崔家重要的兩根支柱,崔實也想像娘娘一樣,用一己之力守護著商團榮耀。」

崔實仍在飛揚說著,今英靜靜向前走去。「商隊應在前方等著了。」

「娘娘,」崔實快步奔前,攔下正要離去的最高尚宮。「我有個東西,想拿給娘娘您……」

在懷中掏了又掏,最終崔實面色赧紅的袖中拿出一枝紫管狼毫。「這是爹爹讓我學習記帳用的……我看娘娘回府上時,時常討索明國所製的冷金箋。」

「……聽說娘娘的生日也快到了,我沒想到今日會遇見您,只能準備這樣的東西。」崔實顫顫的遞出筆,今英看了一眼,分毫未有收取之意。

「你挑禮物的眼光很準確。」一如送簪於景風,是因其出身較少接觸此類物品;而思蓮本為商賈之後,自是對金玉之類無動念之心,不如誠心找到的石子更吸引人。年紀小小便有這份心思,今英心底亦生起幾分欣賞之情。「心意我收到了,這管狼毫我轉贈給你。」

「娘娘……那祝您一切安好。」目送最高尚宮離去的身影,崔實眼稍底染了些惆悵,娘娘大概忘記了吧?

小時他總是踮高腳尖,趴在商廛的窗櫺上看著陽光剪成的身影,自塵埃之間看著那雙溫柔的眼睛。那雙佈滿粗繭的手,總輕柔划過如緞如綢,映著夜色淡黃的冷金箋。

偶然那雙眼睛對上偷窺的目光,他總是面紅耳赤的低下臉去。

後來聽父親說那人是崔家小姐,是自幼看到大的子侄輩,是為了崔氏奉獻一生的女子,可是這個女子畢生只有一個願望,便是在她每次回到商廛時,能夠取回一盒箋紙。將金箋揣於懷中,是為了寄託何種信念,又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一次次回到宮中?他聽聞這位姐姐從內人成為最高尚宮,眉眼卻越來越難找回最初的溫柔,甚至看之望之全聚滿苦痛,卻還是堅持每每帶回一盒箋紙。

在這紙冷得如夜色的金箋上,他看到了一個女子以她的生命與堅持,將崔家的光榮書寫於汗青當中。遞上一管狼毫,幫助姐姐揮毫,或許是現在的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但崔實心底更期盼著,有朝一日能成為頂天立地的男子,叫那女子看著那一抹淡金時,望向他的眼睛,不再是蘊藏痛苦的淚眼。






----------------------------------

到底是為了什麼要更新得這麼勤快?我也不懂啊……(抱頭)

果然是因為少了長今,不用幫她編排小劇場,所以寫起來特別有勁嗎……?(絕對是這樣無誤)


如果說卷一卷二是內心獨白OS,那卷三一定是陰謀和人物叢叢生出的宮庭陰謀劇了。

不斷的埋地雷,到卷末再把地雷炸了,想著想著就覺得是件愉快的事……

只是明明埋了很多地雷了,但還沒有讀者能找到(起碼我在回覆裡沒看到「啊!原來○○在××之前已經△△了」之類的驚訝反應),當然會有點小失望。不過轉個念頭自我安慰,是地雷藏的位置太巧妙了,誰會像長今那個衰鬼一樣,連藏個小冊子都能掀出符咒來。


這章出現的崔實,是我很喜歡的一個傢伙,而且他很早之前就出場過了。

崔實頭次出場時間便在今英做完饅頭,放榮譽假回家時,那時他剛出生還被今英抱過,所以這次的登場也安排在和饅頭相關的時間點左右。我對充滿理想的小正太毫無反對理由,可惜這是宮庭劇,小正太不能常常出來晃。

還有個前面也出現過的冷金箋,不過沒有直接提出這名字罷了。


因為本文走的是大今英路線,總要來說說那些和今英有關的人。就像大長今一定會提到張德、信菲、申主簿……,而沒有今英是一樣的道理;在大今英裡面,長今要出場起碼得再6000字之後(我是認真的)。

不過多出來的虛構人物並不會影響正劇的發展,該怎樣還是會怎樣的。



占个座位表示到此一游~

具体感想晚些再回来编辑!

第一句是:挺短的嘛……

我都已經更新了下一篇,你不知游到哪裡去了。

碼字是痛苦的,雖然不用打出長今兩字很快樂,但腦細胞仍會被劇情糾結的。


期待,一直觉得这对写的比较少。

嚴格來說,我不是在寫今英和長今,我只是在寫今英,然後一邊詆毀長今。


这是回忆录还是悲剧啊~~

這是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