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09-12 22:11
点击:204
章节字数:320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兩指捏著石子,指尖用力一彈,石子通一聲墮入水中。

今英曾經這樣的看著自己,墜進湍急的深淵裡。多年前當姑母要求她將符咒藏於御膳廚房當中,就是這樣一份屈辱的心情,當初對姑母說出要讓崔氏世代命運終結於己手,如今看來更像是一番妄語,只是消極的不出席宴筵能爭取到什麼?今英倒不免為自己的舉止有些悔意。

治理御膳廚房遠比想像中來得複雜,除了從宮女的訓練到尚宮選拔皆須制訂嚴謹完整的制度外,長遠之計是讓御膳廚房獨立於權勢的傾軋之外,唯有透過公正的競爭拔擢人才,這才是真正保住崔氏命脈的方法,而依此擔任最高尚宮職權之人,才能真正俯仰無愧,而非內心永遠懸著陰影懺悔。

只是該如何讓御膳廚房步上正軌,那些除了食物之外的人脈網絡應下手著力的地方。嚴尚宮早前那番話提醒了她,若至如今仍恣意妄為,則御膳廚房的實權仍為掌握於姑母手中,只是她該以何種方式與姑母抗衡?

今英鎖起眉頭,但伸出手撫上額角的剎那,卻硬生生的壓在眉眼之間。那些捋不平的愁緒就毋須粉飾太平,不妨成為應當銘記的刻印。


當半夜思蓮揉著哭乏的雙眼醒來時,內室猶亮著蠟淚聚起的燭光,紙門後尚宮娘娘的身影端直,正一筆一劃嚴謹書寫什麼東西。

「娘娘……」思蓮一開口,才發現自己的聲音啞了大半,平日倔強的聲音裡反而染上了些可憐。「今晚提調尚宮娘娘差人來了好多次,要問您的行蹤。娘娘是去哪裡了?」

今英放下筆來,望向門後揉著眼睛的小小身影。「思蓮妳著涼了?」

「……沒有。」一臉不情願的低下頭來。「只是要獻給娘娘的年糕被人給打翻了,沒能祝賀娘娘生辰,思蓮心底很難過。」

「那麼跟我說聲恭喜吧。」

「娘娘?」思蓮驚訝的發出疑問。

「思蓮,妳是今日第一個祝賀我生辰的人。」燭光映上桌前淡金的紙箋,墨跡未乾,紙上的點滴似乎倒徜回昏黃的回憶。



「最高尚宮今日呈上的這道菜是什麼?」皇上露出滿意的表情,吃了數口後不忘問道。

「回皇上,是烤牛肉。」

「往常吃的牛肉油滑脂厚,朕未曾想過牛肉可以有如此清爽的口感。」

「首先將牛的上腦肉切成薄片,下入沸水涮過,再迅速放入冰水中浸泡,接著將牛肉與檸檬、紅柿及各種蔬菜一同攪拌均勻即可。」

「原來如此。」皇上恍然大悟。「每次輪到最高尚宮掌廚,總是帶給人驚喜啊。」

一旁的提調尚宮聽聞今英備受讚揚,也不免微微彎起嘴角,卻聞坐於皇上身旁的皇后忽然開口:「聽說昨天是最高尚宮的生日,宮內的尚宮們還為妳舉辦了一場宴會呢。」

倒不見今英有任何慌張,只平順回答。「是的。」

「可是昨晚最高尚宮並未出席,提調尚宮還派人去朱子軒請了妳好幾回。本宮也很好奇,昨夜最高尚宮是如何度過的?」

名為詢問,但皇后言語間所透露竟是對後宮的了解,提調尚宮眼神微沉,倒露出幾分毒蛇般的銳利。

「小的一直待在亭裡。」今英語調無波,只順著皇后疑問的眼神再加以解釋。「那亭子是小的從前練習串松子的地方,以前每逢生日,便會到此處欣賞月色。」

有人曾對她說過:喜歡明亮的滿月,喜歡閃閃發光的湖水,也喜歡夜間草叢的流螢。不知何時,她心中也有這麼一副景致。

「難為提調尚宮為妳舉辦如此奢華的筵席,最高尚宮真辜負了一番好意。」一句頗有玩笑之意的話,但從皇后口中說出又帶上了別樣意涵。還來不及反應,皇后便向皇上奏道:「皇上,臣妾想前往雲岩寺為腹中胎兒祈福,臣妾想請旨帶最高尚宮一同前往。」

「恩,皇后也覺得最高尚宮的手藝合胃口吧?」皇上點頭。「朕准旨。」

待提調尚宮退出殿內,才發現冷汗浸濕了後領。離大殿有段距離後才停下腳步,低聲囑咐道:「今英,皇后娘娘方才故意試探,是想證明後宮盡在她掌握之中。這次請旨同行,妳自己萬事小心。」

「我知道。」對於皇后娘娘的智慧,她曾見識過不只一次,御膳比賽的最後一道煮米的題目便是皇后所出,但皇后多年以來無甚行動,她和姑母也暫時忘了這位後宮主事者厲害之處。今英想起皇后所說的祈福之地,心裡才真正沉重起來。


雲岩寺離皇苑不遠,今英多年前曾去過一趟,將一部分的善良丟失在此處的山澗。她曾經想過那是裝不回心裡的東西,可是看到景色依舊,過往種種又浮上眼前。

為什麼,總像揮之不去的水面浮光閃現在眼前?

「最高尚宮妳分神了。」皇后放下手中銅碗,出聲提醒道。最高尚宮的手藝做起素齋仍然美味,但從一貫淡漠的神情上看出哀傷,更是件難得的事。「雲岩寺是個會讓人出神的世外之地,對吧?」

聽聞皇后語調中的親膩,今英遲疑的回答:「是的。」

「本宮也希望能後宮如此地般清靜而無陰謀叢生,這樣的日子該多令人舒心。」皇后露出淺淺微笑。「最高尚宮覺得呢?」

今英默然不答,皇后亦徑自說道:「有關最高尚宮,後宮裡有許多傳言。」

「孤傲,這是宮中最常評價妳的兩字。宮中謠傳妳是憑藉提調尚宮的庇蔭,才得以年紀輕輕即擔任最高尚宮的位置。可是,這項人事命令也須經過本宮的同意。」看著今英猶疑不定的神情,似乎也是皇后早預料到的反應。「崔尚宮,本宮從未反對過妳繼任御膳廚房最高尚宮,不是因為反對無效,而是我衷心如此期盼著。」

「小的惶恐。」

「最高尚宮,本宮就與妳打開天窗說亮話,將來掌管整個國家的會是我腹中的大君,而非現在的元子,如此一來妳還要堅持幫助吳兼護一派嗎?」皇后目光灼然,不再掩飾此行真正的目的。「最高尚宮不願結黨營私,只專注於自身的手藝,但御膳廚房並非一塵不染之所,難道獨善其身就能保住這地方的乾淨嗎?」

見今英不語,皇后抿然而笑。「最高尚宮大可直抒己見,雲岩寺卓然世外,在此地說的話本宮不會對外透露半字。」

「與娘娘合作,僅是崔氏又換個靠山而已,如此便能改革御膳廚房?」

「最高尚宮,當初是我支持以御膳比賽的方式來選出最高尚宮,相信不管在理念或御膳廚房的制度上,我會和妳比較合拍。其實對本宮而言,大局穩定之後撤換最高尚宮易如反掌,但崔家在御膳廚房耕耘頗深,若能為本宮所用便是好事,不能為我所用,本宮亦有辦法剷除之。」

皇后此言一出,威脅之意袒露無疑,但今英心中亦有盤算。近年來崔氏和吳兼護的合作如同被掐住咽喉,舉步維艱,若能藉由皇后之力掃除芒刺,便能將崔家弱點一併清進歷史塵埃當中,昨晚仍在苦思之事,如今皇后已開啟一道生門。

「此事前提是不得傷害崔家。」

「最高尚宮仍捨不得傷害自己的姑母嗎?放心,這合作不急於一時,本宮會讓提調尚宮光榮的離開自己的位置。」聽聞今英答覆,皇后悄悄收回眼神裡的冰冷。「只是本宮還是在想,最高尚宮究竟是個怎樣的人?既冰冷又溫暖,既孤高又怯弱,既聰明……」

皇后捏住話尾,換成嫣然一笑。

「最高尚宮,妳又是怎麼看自己的?」









-----------------------------


文定皇后是朝鮮歷史上很有名的皇后,可是在史冊上的評價不是太好,大抵而言文定是個很有權力欲望和心計的女子,大長今一劇對其人的描述偏向於善的方面。

不過從劇中,還是可以看出文定皇后的一些手段來。而皇后掌管後宮大事,竟會在鬧出風風雨雨後又讓今英晉升最高尚宮,其實就是一件很怪的事,除非文定的權力還無法全然統治後宮,又或者另有考量,在文中我選擇後者以好做文章,接著會再兜回原本的劇情上。

至於今英,如果她要改變御膳廚房的狀態,引進皇后勢力當然有些飲鴆止渴之感,不過今英還有後著。我想今英坐上最高尚宮之位後一定會發覺,料理不是難事,處理人的問題才是最難的。


这里的今英看的我好心酸,固执的想维护自己的自尊却一次次被命运打败

這就是今英讓人最捨不得的地方吧,我覺得「命運」在她身上真的開了很大的玩笑,

要不她是不會走到最後那一步的。


大人,今英在剧里已经很苦逼了。

这下子会大团圆结局吗?

虽然长今小白得很可恶,但也是个好女子,

分给今英吧,一个做医生,一个做厨师,在宫里欢快今宵乐无边

是長留言,真是令人太感動了,我真切需要你多多激動浮上來多說話~


大團圓結局嘛……是這樣的,這篇本質上還是照著正劇的事件發展走,雖然目前看到的第三卷不是如此,不過那只是舖陳啊舖陳,等長今回宮後事件的步調就和正劇一致了。

我知道長今是個好人,但是我的理智抵不過我寫文時的直覺……而且按照正劇的步調中,今英出宮是一定的事情,我倒覺得在宮外的發展可能會比宮內更好,在宮裡大概會捲入政爭當中吧。


真心对那个医女的身份表示在意啊。

其实我一直希望今英能在长今的内心被洗白。

一想到长今那时的眼神就纠结,一定伤透她了吧。。。

其實醫女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了……往前面翻一翻前文,就會知道她是誰XD

對了,如果知道這傢伙是誰後,就可以知道後面長今和今英還有一段很長的路要走。

說真的,今英要在長今心中洗白不是那麼容易,光看正劇兩人相處的最後一幕,我都覺得今英直到離開在長今心中都還是黑的。

長今糾結,今英也糾結啊,這兩個人後期如果能平心靜氣談一次話就好了。(還遺書那段我認為不算,長今那呆子什麼都沒說)


虐长今,大把大把的虐,然后让腹黑的御姐吃掉天然呆吧。


闵大人是百合使者,是好人,护驾到回宫就可以退散了。。。

我的習慣是兩個一起虐,

不過閔大人回宮退散後,我對這兩位的前景還是不表樂觀。



最後跟著馬甲一起喊口號:我们爱今英!大今英万岁!!!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