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09-03 00:59
点击:225
章节字数:20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1-9-3 07:54 编辑



嚴尚宮看向思蓮,問道:「思蓮,妳聽最高尚宮提過一個叫徐長今的宮女嗎?」

徐長今,姑母從未在她面前真正提過這個名字。

但每夜睡不安寧時,總有幾次會聽到低低的數聲呢喃。

「娘娘,長今……」當她方將那兩字說出口,姑母那雙猶帶驚恐的瞳眸就撞進她的眼中,令人如倒吸一口氣般,將所有話語都吞了回去。

森白的月光透過紙窗,陰陰的映在臉上,難得失了儀態的人雙手抓著被衾,像是再不用力,有些東西就會從指縫中流走。

徐長今,那是午夜夢迴間曾看見的噩夢。


思蓮搖搖頭。「最高尚宮娘娘沒向我提過這個人。」

「依你們家尚宮那脾氣,一點兒也不奇怪。」嚴尚宮未再著墨於相同話題,口氣中僅帶一絲緬懷。「那位現在正站於大殿之上,將親手做的膳食獻給至高無上的人吧。」

「這樣,心情就愉快了嗎?」



「最高尚宮妳呈上的這道菜,以前本宮似乎見過?」大殿上,皇后對著眼前佳餚若有所思。

「這是小的多年前贏得御膳競賽狀元時所做過的饅頭。」御膳廚房最高尚宮躬低了身子,平靜的口吻,所敘述彷彿是無關的歷史。

「聽妳這麼一說我倒記得了,這大饅頭裡頭還有許多小饅頭對吧。」舉箸輕撥開來,只見平凡無奇的粉白外皮中,竟包裹各種色澤的小饅頭,皇后亦不免咦了一聲,驚訝看著箇中玄機。

「聽聞娘娘有喜,小的選出五種對身體有益的蔬菜,取代麵粉做為小饅頭的外皮,內餡亦加入果肉強調清淡,避免肉的腥味。」

「最高尚宮真是設想周到。」皇后點點頭,又問道:「我記得以蔬菜代替麵粉,當時這是宮女長今的主意吧?」

一旁服侍的提調尚宮忽抬高臉,驚訝的眼神在眸中來不及收回。

「是的。」最高尚宮語氣依然平淡,只在沒人看得見的地方,那雙藏於袖中的手,微微的發顫著。「當初宮女長今以大白菜代替麵粉為餡皮,這道料理也發想於此。」

「原來是這樣。」皇后伸出筷子,夾了一顆饅頭放於口中,細嚼之後放下筷箸。「做食物的人會帶給食物特殊的味道,但最高尚宮所做的食物味道,我卻難以評價。」

「御膳廚房歷經了幾代最高尚宮。鄭尚宮所做的食物味道令人難以忘懷,清淡中卻有餘韻於喉腹徘徊;而崔尚宮善用各種食材,佐以各種明國及外域的調味料,使得食物味道如煙火絢麗奪人味蕾。而身為崔氏繼承人的妳,所做出的食物味道卻與崔尚宮截然不同,就像這一層包一層的饅頭一樣。」皇后意有所指的說道。「是種複雜的味道。」


待退出大殿之後,今英正欲回到退膳間,行經暗路時身後卻傳來冷冷一聲站住。

「今英,為什麼要呈上那樣的食物?」提調尚宮的聲音尖如利刃。

「我只是呈上對皇后娘娘有益的食物。」

「當上最高尚宮後,妳是打算棄崔氏於不顧嗎?」提調尚宮從暗處步出,漆黑的影子融掉了前方路徑。

「我有我自己的方式可以保護崔家。」今英略一皺眉,退開一步。「崔家不應再與吳兼護合謀,我們已經得到想要的力量。」

「妳想過這力量怎麼來的嗎?吳兼護支持的是現在的世子,但徜若皇后誕下大君掌握皇權,就連崔氏的力量也會受到動搖。我們現在應當做的是如何讓皇后娘娘……」

「娘娘──」一聲厲斥,今英目光忿然怨然。「現在我的手上握住的不再只有食物,還有很多不該握住的東西,那是因為我將這些污穢悉數收納起,不讓思蓮沾染到任何的塵埃。但伸手去握住屬於食物之外的東西,只是一次次踐踏我的自尊心。」

提調尚宮還想再說些什麼,跟從於旁的令路低聲提醒道:「娘娘不用為此事再和最高尚宮起衝突,莫忘了我們還有內醫正。」

「今英,有自尊心的人不只是妳。」提調尚宮一咬牙,轉身離去。

待提調尚宮走遠,今英才開口輕輕說道:「還不出來嗎?」

身後樹叢猛然搖動,一道身影慌亂鑽了出來,未待他人問起便急忙說道:「小的不是有意偷聽,只是見到提調尚宮和最高尚宮談話,所以才迴避……」

「這麼晚了,還在看醫書嗎?」

「……」

「妳是醫女吧?這個時間不是該退宮了?」

「因為宮女們有些狀況,所以……」

「今晚的事,妳什麼都沒聽到,也不要對其他人提起。」今英默然轉身。「宮庭裡最不喜歡的,便是散播是非的人。」

「小的謹記娘娘教誨。」

今英始終未正視說出這番話語的醫女,若她仔細凝視,會發現這醫女有雙漂亮的像貓一般的眼睛,正如寶石閃閃發亮,緊盯著前方的身影。







-----------------------------------


終於寫到這一步了。(淚目)



對了,前章有幾處文字更正一下:

1.「今英她……不,是最高尚宮娘娘從小就有些固執,但心底仍是很尊敬娘娘您的。」一旁的氣味尚宮小心翼翼揣測上意。→此處令路的職稱應是『副提調尚宮』,氣味尚宮是以前崔尚宮還沒當上最高尚宮時的職位。


2.她手抓姑母衣襟,用著低啜之後特有的扭捏語調。「宮女們都說這涼亭裡鬧鬼,半夜時分常有個綠影在這裡悠晃。前陣子我還看見一個使喚醫女站在後頭,一直往涼亭裡頭望呢。」→此處將使喚醫女改為『醫女』。


這兩個地方改了,劇情也比較合理。


第一次看大长今的时候,在下是那么喜欢长今。隔了几年成熟起来的时候再看就郁闷了。长今悲剧的起源明明是她自己造成的,可成长的过程中,却总有贵人为她铺路,让她踩着他们的尸体成长。

其實就這方面來講,長今很像青少年時期的我們,懵懵懂懂的時常犯錯,只是長今的身邊聚滿了各種類型的良師益友,讓這個年少衝動的傢伙,漸漸變成後來我們所熟知的長今。

因為必須用戲劇突顯出長今的際遇,所以她身邊的良師益友有些便成了鑄成長今命運的墊腳石,一將功成萬骨枯就是這般來的。


另外,到后期长今对今英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在下倒认为不仅仅是恨,可能还有一种无奈的悲哀。

光看長今不對別人,只對今英呼喊同窗之愛,就可以知道後期長今仍無法真正討厭今英,就像今英雖然表面厭惡著長今,但你會幫討厭的人保管一封可能使家族致死的信嗎?

這是崔尚宮和今英的不同,崔尚宮對於長今的母親明伊是恐懼,但今英對於長今有更複雜的成份在裡頭。與其說她害怕長今回宮,不如說害怕中摻了點關心和擔心,羡慕和忌恨,或許今英對長今所說的「不完整」,亦包含這個成份吧。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