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08-18 01:30
点击:196
章节字数:236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1-9-3 01:02 编辑


【卷三 魂夢千里故人凝眸】




「思蓮快點,再慢的話就來不及了! 」

小小的身影在走廊上大步跑著,在經過宮殿的轉角處卻見一道綠色身影轉出,只聽得唉呦一聲,一大一小同時揉著胳臂起來。

「妳是哪來的野孩子?這麼沒規矩!」金尚宮瞪著跟前慌張的小宮女,惡狠的眼神恨不得在那圓鼓鼓的包子臉上,戳出幾個洞。

「尚宮娘娘對不起,我們趕時間……」

「宮裡規矩妳不知道嗎,看我不好好教訓妳!」金尚宮厲聲一喊,正欲動手之際,一道童稚卻透露出成熟的聲音從後頭傳了出來。

──「金尚宮,我們是御膳廚房的宮女,是為最高尚宮娘娘送東西到御膳廚房的。」

手微一怔,金尚宮鬆手的瞬間臉上恢復和氣,看著從後頭跑來仍微微喘氣的小宮女,不自覺往旁讓了一步。「原來是思蓮啊,是要送東西給最高尚宮娘娘的嗎?」

那名喚思蓮的女孩上前牽起小宮女的手,神情高傲的微微一點頭,便拉著人揚長而去,只剩小宮女那一聲聲留下來的「對不起」。

「崔思蓮……最高尚宮,哼!」等到連對不起的聲音也聽不見,金尚宮才啐了一聲。


雖說一開始是思蓮拉著人一直跑,但論起體力,明景風可比她的這位宮女姐姐好得多,不一會兒又是那一聲聲催促思蓮的聲音了。

快接近御膳廚房時,景風忽然剎住腳步,同時對思蓮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兩人頗有志一同弓起貓步,小心躡進御膳廚房當中。廚房內,最高尚宮正在教導著小宮女藥草知識:

「破布子和馬錢子兩者外型相似,但馬錢子只取其種子做藥材,經過浸泡處理後才能入藥,若誤食者身體將呈角弓反張之姿,這是中毒的現象。」

最高尚宮話說至此,忽然一頓。「景風,妳再舉出有哪兩種相似卻絕不能誤食的野菜。」

才剛溜回位置的明景風背脊一涼,便感到最高尚宮那雙目光逡巡而至,連忙轟的一聲低下頭來。 

「妳的裙擺怎麼沾滿灰塵?御膳廚房是做食物的地方,不容許塵垢有所污染。」

在場小宮女聽見最高尚宮的訓示,個個顫顫兢兢豎直了身子。雖然平日對小宮女們照顧有加,但誰都知道最高尚宮訓起話來不是普通的嚴厲,更因為最高尚宮的訓示有理得令人無法反駁,往往讓被訓話的人直想鑿地三尺躲藏。

「娘娘對不起,方來我和思蓮趕來的路上,不小心撞到了針線房的金尚宮,所以才把剛洗乾淨的衣裳弄髒。」景風完整交代事發經過,方才最高尚宮娘娘一定看到她和思蓮偷溜進來,沒有事情能瞞過娘娘的眼睛,還不如將實情全部招出。

最高尚宮轉頭望向另一名肇事者。「思蓮,這件事妳還有什麼要說的?」

思蓮正欲回答之際,一陣聲音已先發而至。「方才另個小宮女已經說了,是她貪玩拖住思蓮,最高尚宮應懲罰那孩子才對。」


隨著玉珮琅琅璫璫之聲,小宮女們見著走進來的深綠色宮服,紛紛伏下身子齊喊「提調尚宮娘娘」。

權值宮女總掌的提調尚宮,滿意的點了點頭,跟隨於後的氣味尚宮將頭高高揚起,不無得意的看著這群小宮女。

最高尚宮行完禮後,問道:「提調尚宮娘娘因何親自來此?」

提調尚宮臉上永遠滿溢笑容,只是對最高尚宮說話時,更多了份親切。「雖然我今日身繫後宮安危,乃為掌管宮女體制的提調尚宮,但過去我也是御膳廚房出身,也曾做過這裡的最高尚宮,所以特別回來看看今日的御膳廚房是何模樣。」

「尤其是思蓮,最高尚宮時常稱讚妳的手藝,或許不出幾年,妳也能開始獨當一面。」

聽聞提調尚宮的稱讚,思蓮緊繃的表情才剛放鬆,卻又被最高尚宮的一句話給提了上來。

「思蓮,妳有和金尚宮道歉嗎?」

思蓮咬著下唇,像鬥敗的公雞垂下頭來。

最高尚宮一如宣讀宮規般,字句平穩道:「思蓮,找個時間妳去向金尚宮道歉。而景風這次遲到,明日小宮女們休假時,妳負責去宮外摘齊一百種野花再回來。」

兩人低聲領命,景風退出御膳廚房時,不忘拉著思蓮竊語一番。「我們倆個明明犯同樣的事,為什麼處罰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了?」思蓮瞪了景風一眼。「金尚宮是妳撞的,娘娘要我去道歉,那不就是陪妳一起去道歉的意思?想也當然,什麼摘花摘草的我也得跟妳平分一半。」

「那娘娘怎麼不直接說就好?」

「因為……」思蓮想到提調尚宮方才走入,往景風身上掃過的眼神,不由得輕咬了一下唇瓣。「這麼複雜的事,就算解釋妳哪會懂!」

「也對。那思蓮,明天我們是先去道歉還是先去宮外?可是金尚宮老是在宮殿裡亂跑,很麻煩的……」

「不會現在去道歉、明天去宮外嗎?」

「金尚宮會不會覺得我們很煩……」

「妳可以安靜一點。」


「最高尚宮,這就是妳對我的態度嗎?」提調尚宮沉下臉來,在已無外人的御膳廚房,端出原有長輩的架式。

「關於御膳廚房之事,我只是秉公處理。」

「秉公?」聽聞這兩字,提調尚宮怒氣更盛。「所謂的秉公,就是一改御膳廚房數代傳承的體制,教小宮女們認識這些沒用的藥草,讓思蓮和這群資質低下的孩子一起學習?!」

「對於食材的特性有基本了解,將來才不致於誤用,我認為這對小宮女來說最重要的訓練。而關於思蓮的學習,我相信我的教導方式並不會害她。」

「妳不怕我將妳從最高尚宮的位置拉下?」

「娘娘不會重蹈當年崔氏先代最高尚宮所犯的覆轍。」最高尚宮無懼於提調尚宮的眼神,直接迎上。「況且,當初娘娘登上這位置時,曾答應要將御膳廚房的權力全交予我。」

提調尚宮眼神益發陰狠,可是眼前的人是她唯一的姪女,她心情有說不出的複雜。「今英,我沒想過妳竟然會威脅自己的姑母。」

「娘娘,今英想堅守的只有御膳廚房。就算是在公正公開的選拔下,思蓮也絕對是將來成為最高尚宮的唯一人選,只是我希望思蓮是光明正大的取得這個位置。」

看著今英頭也不回的離開,提調尚宮偏過頭,那抹失落很好地被隱藏於黑暗中。「今英這孩子怎麼變成這樣?」

「今英她……不,是最高尚宮娘娘從小就有些固執,但心底仍是很尊敬娘娘您的。」一旁的副提調尚宮小心翼翼揣測上意。

「幸好她姓崔,是崔今英。」以今英的聰敏,若然與崔家為敵,今日她便不會如此輕易坐上最高尚宮、甚至提調尚宮之位。

但自從聽到閔政浩跟隨長今到濟州後,今英更像是變了一個人,像極了她心底深處連提也不願提及的那名字,對周遭所有事情永遠帶著股孤高敵視的姿態,令人反感頓生。幸好今英的心仍向著崔家……

悲哀的是只剩下這點,才能讓她和今英搆上些干係了。








-----------------------------------


在長今前往濟州島後,今英和大崔之間定然會發生矛盾,因為這兩個人的目標原本就不一樣,

如果時日再多一些,崔家內部的分歧會更明顯。只不過長今的再度出現,將大小崔之間的紛爭暫時壓下了,

內鬥的有了共同對付的目標,所以砲口一致向外。


要不然我還挺想看看,當大崔退下來後小崔當上提調尚宮,會做出些什麼事來?

小崔本身是個很好的政治家,她只是不屑和人交際,而非不擅長交際,

如果將她擺上治政的位置,或許表現也會像她的廚藝一樣良好。

可是,她在大長今的光環下,註定當個被趕出宮的炮灰。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