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08-26 11:05
点击:208
章节字数:21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1-9-3 01:01 编辑



思蓮小的時候看過一幀潑墨山水。當卷軸唰一聲的打開,朝鮮最有名的智異山就從天際那端落下,重重的壓在她心上,那背負白雪曲線起伏的弧度,就在她看到姑母的第一眼時,意外重合了。

高山仰止,她就這樣看著她的姑母,眼裡寫滿虔誠的崇敬。卻也不曾忘記姑母在當上最高尚宮的那一天,拉著她的手說:「這裡是妳以後要待的地方,會怕嗎?」

「不怕,我想像最高尚宮和提調尚宮娘娘一樣。」

「在只有我們的時候,我是妳的姑母。」姑母彎下身子,為她整理好衣襟。「我也要和思蓮一起,很多事情都要從頭學起。」

那是她見過,姑母成為最高尚宮後最愉快的表情,雖然只是微微揚起嘴角。


而在滿腔月色下,這樣背著身獨望滿池水面的姑母,總讓思蓮覺得很遙遠,好像是映在湖水上的星星,伸手一撈,只是美麗的浮影。

原本躲在涼亭後面的思蓮心一橫,故意把腳步踩得響叮噹的疾跑過去。「娘娘您該回去休息了。」

那雙望著水面的眼睛悠悠收了回來,顧盼之間一掠浮光輕染上。「思蓮,今天去找金尚宮道歉了?」

就算是離開廚房還是這麼嚴肅,思蓮嘴角往下一捺。「那些人對姑母又不好。」

各殿尚宮在背後議論紛紛的話語她都聽過,那些尚宮表面恭敬,實際上卻用鄙夷的語氣造謠她的姑母是使用不當手段,才得以年紀輕輕即當上最高尚宮。今日她只不過藉著景風之事,讓那些尚宮們明白誰才是宮裡最有權勢的人。

「擁有御膳廚房的百年基業,頭銜上頂著崔氏,卻不代表做任何事都可以高人一等目無下塵。」彷若洞悉了想法,最高尚宮戳破思蓮心中存在的那點高傲。「崔氏有不向人低頭的自尊和骨氣,但並非做為恣意妄為的藉口,真正的驕傲是對自我的自信,不是依靠外在的權貴。」

思蓮被訓得低下了頭,不敢說出半句話來。良久,卻感到一隻手覆上肩頭,輕輕將她摟入懷中。

「思蓮,因為我是妳的姑母,才跟妳說這些。」

眼前的墨綠彷若撐起了天地,思蓮記得她入宮徬徨不安的時候,那時還是上贊內人的姑母,也是這樣輕拍她背脊,低聲撫慰後宮之中仍有人同行。她手抓姑母衣襟,用著低啜之後特有的扭捏語調。「宮女們都說這涼亭裡鬧鬼,半夜時分常有個綠影在這裡悠晃。前陣子我還看見一個醫女站在後頭,一直往涼亭裡頭望呢。」

「是她啊?」

「姑母您說什麼?」思蓮疑惑的抬起頭來,望著那雙美麗又遙遠的眼睛。「我們回去了好不好?」

最高尚宮看著那一泓平靜,語調千迴百轉。「回去吧。」



思蓮喜歡和姑母單獨相處的時刻,因為那時姑母不是御膳廚房的最高尚宮,而是關心她的親人。所以就算隔日一早起來,她邊被人拖著邊打了個大呵欠,似乎也是值得的。

「這裡蚊蟲這麼多,思蓮妳的嘴巴開得可以吃下一堆了。」前方傳來景風不識相的呼喊聲,思蓮涼涼的瞪了對方一眼。

自從和明景風攪和在一塊兒,她在小宮女之間的綽號由「高傲鬼崔思蓮」變成了「倒楣鬼崔思蓮」,明明是景風惹的禍,卻老連累她被姑母一併責罰,偏偏肇事者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妳那邊摘滿了沒?我快採到五十種了。」又是景風扯開嗓子的破鑼聲,思蓮覺得整座山頭都快被她的聲音給蓋滿了。

忿忿望向眼前荒地,這裡連草沒有怎樣會有花?明景風分配時不會稍微看一下地形嗎?回頭望去,在心中被腹緋的那人還在「四十五、四十六」的一一數數呢。


又打了個哈欠。

思蓮渾身無力的任景風拖著她往前走,才剛在山上跑了大半日,前方興致勃勃的人到底是哪來的力氣?

「思蓮我肚子好餓喔,我想回去吃飯。」景風嘟了嘟嘴,似是希望有三斤白米吊在嘴上好來解饞。

「現在回去,御膳廚房也沒飯了。」最高尚宮雖然是她的姑母,可惜姑母罰起人來絕不偏頗,午膳時間若未準時用餐,便甭想再吃了。

「所以才拖著妳回去找吃的嘛。好餓、好餓……」猶如一隻煩人的蒼蠅,明景風不斷重複同樣的兩字,聽得思蓮也沒好氣。

「除了吃的,妳腦袋裡還裝了什麼?」

景風回頭看了無故生氣的思蓮一眼,不解的搖搖頭。「除了吃的,我的腦袋裡面還裝了食譜,還有可怕的最高尚宮娘娘和嚴尚宮娘娘,還有思蓮。」

「這還差不……」

思蓮話未說完,又被景風的一陣嚷嚷打斷。「我想念最高尚宮娘娘的燒雞,嚴尚宮娘娘煮的飯,還有思蓮妳做的點心……」

還是滿腦子吃的。思蓮不屑的瞄了一眼,在心中做下結論。


幾乎是被景風硬攥著到門口,房內卻傳出一陣伽耶琴的琴聲。

商音肅殺,金鐵戈馬,這是思蓮每次聽嚴尚宮彈琴,其中總透露出的蒼涼秀拔之意。總是說藝如其人,但思蓮覺得嚴尚宮和她的琴音全然不同。

一曲既畢,只見房內換上一陣低低的笑聲。「傻丫頭還站在門口嗎?不是早餓壞了。」

「尚宮娘娘!」景風歡欣的把門拉開,二步併成一步的連忙跑上前,嚴尚宮連伽耶琴都來不及收好,便被景風抱住。

「這麼大了還撒嬌?」嚴尚宮平和的臉上笑意暖暖,說出思蓮心中最想說的話。只是思蓮似乎有些忘了,昨晚她也是這樣窩在崔尚宮懷中。

「看來小猴子抱著人就飽了,那思蓮妳都這些吃掉吧。」嚴尚宮指著桌上的小碟子,裡頭是兩個大饅頭。

「這饅頭都涼掉了,怎麼吃?」景風嘟起嘴來,望著那顆像塌陷金元寶般的大饅頭。

「當然是內有玄機。思蓮,這道菜最高尚宮娘娘應當有教過妳吧?」

思蓮點點頭,拿起筷子撥開饅頭,卻見裡頭暗藏玄機,裡頭果真是一個個猶自溫熱的小饅頭。「這是娘娘還是內人時,贏得御膳競賽狀元時做過的別有洞天。」

「我只是模仿著再做一次,但手藝絕對沒有比妳家的尚宮娘娘來得出色,那可是呈給皇上的膳食呢。」思蓮看著嚴尚宮溫潤的臉龐,的確絲毫無法聯想到當年姑母在做這道菜時,會是什麼模樣,大概和現在一樣表情專注肅穆吧。

看著景風和思蓮一邊吃著,嚴尚宮徐徐說道:「聽說那次比賽最高尚宮雖然贏了,但她有個從年少時代便一同競爭的對手……」

景風嘴裡滿是饅頭,還不忘轉頭發問:「最高尚宮娘娘身邊有這種人嗎?」

嚴尚宮看向思蓮,問道:「思蓮,妳聽最高尚宮提過一個叫徐長今的宮女嗎?」








-----------------------------------


雖然沒人回帖,只有自己不斷的更新是件很奇怪的事,

但為了洗刷今英名譽、打擊長今形象(無誤),依然要不間斷的做下去。

今天看了一點網上有關今英的穿越文,

我始終認為最高的同人文境界,就是不更動任何事件發展,

而以不同的角度去詮釋同一件事,但基本上這算是評論之一吧……


恩,讓我們繼續沒有長今的大長今同人文。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