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07-28 21:45
点击:235
章节字数:220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1-7-31 00:47 编辑



今英看著姑母坐完一整夜的更漏,漏壺流水聲細而人沉沉無語,這樣的姑母自也不知隔了一道門房的她同樣徹夜無寐,一早便起身遠去。

今日卯時便是逆謀案宣判的時刻,天色未亮今英即離開令人煩悶的後宮,在朝堂必經之處卻看到內禁衛將攔下吳兼護,兩人似在說些什麼,最後內禁衛將不悅的甩袖而去。

今英一個箭步上前,向吳兼護請安。

「喔?是今英?」

「大人,方才看到您與內禁衛將談話……」

似乎不滿今英質問,吳兼護不悅的皺了皺眉頭:「妳是在質疑我什麼嗎?」

「今英只是想確定,韓尚宮和長今是否今日會判處死刑?」

「這事我和崔尚宮說過了。」吳兼護略一沉吟,問道:「為什麼你們崔家這麼想要韓尚宮的命,是有什麼把柄在她手上嗎?」

「是的。」今英回答得斬釘截鐵。「此事牽連不到大人身上,但崔氏家族有被扼住命脈的弱點銜於他人之手,請大人寧殺勿放。」

「我知道了,妳下去吧。」



今英眼看吳兼護走入議政殿中,亦快步回房搜拿東西,這舉動倒驚著了同一間房的令路和阿昌。

「今英妳在做什麼?」令路像驚鼠般蹦一聲跳起,顯然被今英難得的舉動嚇到。

一旁躲得較遠的阿昌,不解問道:「今天是娘娘和長今宣判的日子,今英妳不聽宣判結果嗎?」

今英找出袿衣,披掛於臂便匆忙出門,連話也未多說一句,只恍若一陣來去無跡的風。

「今英那模樣,是不是要出宮?」阿昌擔驚的問著令路。

令路轉身跺了跺腳。「我怎麼知道。」


將漢符交予門口戍衛過目後,今英披上袿衣順利出了宮門。宮外的早市才正要開始,今英眼看幕幕過往的人們,母親牽著女兒的手,細細挑選食材;還有幾個小童正手拉手繞著圈圈,念著小時她也唱過的童謠;也許宮外的生活很不錯,不會再有心機鬥爭,毋須為權勢羈絆,縱為官婢亦有苦中得樂的一份自由。

──倏地捂起眼來。

她明白,那些只是她的自欺欺人。

人群處傳來一陣騷動,今英回頭只見宮門緩緩開啟,一群官兵押解著兩名滿臉汙垢、白衣零亂的女子走了出來。今英往後退了一步,讓看熱鬧的人潮蜂擁而淹沒人群當中。

她一眼便望見腳步蹌踉的韓尚宮,卻只能默默注視著,不敢跨出一步。

「今英,答應我,今後不要再用料理去害人,這不是妳的本性。」

「娘娘,我做不到。」

地牢之內她否定了韓尚宮的最後期望,因為那是她無法實現的事。身在政治漩渦當中,她的本性早已變質,她唯一能做的是把思蓮推上岸邊,讓將來的御膳廚房成為真正做料理的地方。

她終於如所有崔家人所期望的,付出她最後的自尊和驕傲,成為她最不想成為的崔家人。


是誰害她成了這種人?是徐長今,那個連她僅存的一絲尊嚴都剝奪的人!她不是因為閔政浩對長今特別的情感而憎恨她,這只代表她承認自己不如一個剛來宮廷時只會啼哭的小女孩;不,或許她真正憎恨的,就是長今那一切的不完美。她是那個打從孩提時代就不認識什麼是眼淚的崔今英,她是那個關在豪華牢籠裡沒踩過外面土地成長的崔今英,她一開始就站在人生的最高點,註定了只能往下毀滅。可是徐長今,那個看似一無所有的徐長今,卻像缺水的種子般不斷吸取養份膨勃發芽,絲毫看不見彼端的凋零。

她憎恨徐長今,憎恨那份無拘無束的勇氣和自由。

但她的雙眼,卻牢牢盯住那抹依然頑強的身影,聽聞心口傳來一股莫名的陣痛。

那雙腳鐐羈勒的雙足,曾陪她一同出宮找尋金雞;被枷鎖牢牢銬住的手,曾經一同做菜完成料理;佈滿污垢和血漬的容顏,她曾經細細梳理為其撥攏於後;那雙眼睛,曾經如星子一般仰望於她;唇瓣曾經說出動聽的話,還有那如青草般的馨香……

指尖嵌入掌心,她逼得自己痛得撇過頭去,撇開遠方破曉追來的那一道熟悉目光。她怎能在那一雙眼睛之前,流露出自己的軟弱或卑鄙?

徐長今,那麼就痛恨我吧。在多年之前,我的世界裡也僅有一道單調的風景,也許日後的妳將了解這種寂寞絕望的滋味。那麼,我們便相等了,也許我將不再恨妳,只是妳呢?

在喧鬧的人群中,今英披著一身寂寥潛回宮門。

宮廷是一條漆黑不止的道路,闃寂的建築幢幢陰森,宮裡那棵最高的已返入深秋的白楊樹下,站著她的姑母。姑母的背脊同商風拂過淒涼蒼蒼,沉默抬頭仰望空無枝葉的樹幹。

「心會痛的吧?」

當姑母對她說出處死韓尚宮的決定時,最後喃喃如此說道。再怎麼爭再怎麼恨,始終是後宮中禍福相依的宮女,這份感情要怎麼說明?她敬重姑母的哀悼,她敬重姑母的哀悼,只繞道留下自己的緘默。


涼亭倒映照得水波如鏡,渾然不若心湖裡的波濤淘天。

就像投入湖心的石子,她只能一往無悔的舉步向前。

她要告訴娘親,距離最高尚宮的位置僅差一步,她終將成為御膳廚房的最高執掌者。

她賭對了吳兼護對崔家的疑心,授人以柄換取了流放的一紙但書,現在必須想辦法填補這個缺口,讓崔家逐步擺脫政治勢力的搬弄。

要走的路很長很長,要做的改革還很多,要實踐當年的諾言重整御膳廚房……卻微看水紋晃動,她高興的回頭喊著:「長今,妳看水面上的魚──」

只有涼亭靜靜。年月無聲。




青春是無怨的齒輪向前轉動,而曾經踏花同遊為一瓣馨香感傷的年少,如今回過身來,三三兩兩的影子只剩獨自一人。




(卷二完)





----------------------------------------


慶祝卷二完結,我只想說:終於成功把長今踢去濟州島了!!



被某人逼着来写评论……(戳

不逼你會寫嗎?(戳戳)


某人说冒着爆肝的危险把长今赶上岛了,结果连出宫都米有看到!鄙视一下。

這次真的趕走了,我只是晚了一篇把長今給踢走!


话说,如果坏人的智商一直保持那么高水准,玛丽苏的好人要怎么打败坏人呢?只有在后期让坏人智商不断下降,才能让好人成功打败坏人啊~~

所以後面的大長今有點看不下去……我總覺得看到正方不停的開外掛,反方好像智商掉在路邊一樣,要做掉長今明明有一百多種不同的方法,為什麼每次都讓那傢伙逃了又躲、躲了又逃?

喜歡反派的觀眾,注定要後期看到的是一連串悲劇。


今英反正是没法彻底洗白白啦,感情戏也不指望有啥实质性突破啦,就坐等你丰富她的内心情感世界好了。

今英本來就是黑的,要她白我還不願意咧。

感情戲的方面……我認真覺得今英深愛的韓尚宮,陪在身邊的不應該是長今而是別人。糟糕,我已經到了見不得長今的地步了。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