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1-07-22 02:19
点击:216
章节字数:266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11-7-22 02:20 编辑



死亡,就只有一盞杯子那麼重,在權謀與權謀之間的觥籌交錯中完成。

輕易提起,又輕易放下。而回憶就像蕩漾杯中的水,潑灑出來的是再也想不起的過去。

「會死吧?韓尚宮和長今都會死。」當姑母這麼告訴她時,她無法體會到那有多麼沉重。生命的消逝對她而言太模糊了,記憶中只是覆蓋母親的那一坏黃土,就像一個東西忽然「沒有」了,也僅僅是沒有,而不是失去或被剝奪,那不就是一段接受「沒有」的過程?反正她早已孑然一身。

於是崔今英成了這副張牙舞爪的模樣,站在死牢之前。

交談的話語從地牢深處傳來。

「是妳……」

「不是。」

「是妳。我、明伊、還有長今,都是被妳陷害的,是妳!」那道嚴厲聲音今英聽過無數次,縱然剛遭遇大刑拷打,那份質問的力道絲毫不曾減弱。「告訴我,明伊也是妳害死的對嗎?」

「不是,這都是妳們自找的。明伊、還有妳跟長今,都有很多機會可以活下去。不是我不給妳們機會,是妳們自己捨棄機會。不服輸不願意低頭的罪,妳們犯了不願意屈服於權力的罪,拜託妳安靜的走吧。我再也不要,再也不要做這樣的事,妳要幫我。」

「明伊在妳心中,究竟算什麼?」

良久,今英才聽到地牢中幽幽的回答。「如果明伊在妳的心中是痛苦,那麼對我來說就是恐懼。」

沒有理會韓尚宮哀求放過長今的聲音,今英看見姑母單手支著石牆,從地牢艱辛的舉步拾階而上,彷彿眼前迎向的陽光是帶來死亡的敕令,姑母微微的一瞇眼,轉頭躲開了光線,自也沒看到站在角落處的她。

走上台階,那道影子陰陰暗暗落得長遠,她目送姑母重新挺直背脊的身影,帶著無可侵犯的驕傲與高貴,一步步走向崔氏家族數代承襲下來的尊榮之位。


今英永遠不會告訴姑母那天她看到了什麼,正如現在她走進地牢裡,用再也複雜不過的神情看著韓尚宮。

那位永遠嚴厲的導師,遭受酷刑後的臉龐已顯得憔悴孱弱,目光卻似隱忍的火苗般,灼灼地望向地上,臉上有著憤恨、不甘和一絲難過。

今英不知道自己在這潮溼腐臭的地牢佇立了多久,直到韓尚宮的一聲問句才打破沉默。

「今英,是妳做的吧?」

韓尚宮抬起頭來,一雙眼睛凝視著她。「崔尚宮不會想到這種方法,只有妳,才能夠算計到這種地步。」

她想忽略韓尚宮眼裡的那抹失望,卻發現那不是一個「沒有」就可以消除,那樣的眼神,很早就在她心底扎了根。「娘娘,這一切都是您。」

她一直不明白,從兒時她便如此傾慕韓尚宮的廚藝,可是對方回應她的眼神永遠如現在這樣,拒絕得沒有一絲挽留。「在皇后娘娘下令的最後競賽中,妳牢記每位尚宮對米飯的軟硬喜好,成為了御膳廚房最高尚宮。對所有人的細心觀察,洞悉他人的喜好與性情,這是娘娘您親身教導給我的道理。」

韓尚宮的眼神由失望到憤怒,原本乾渴的聲音也因急促更顯得瘖啞:「妳是說妳害人的道理是我教給妳?!」

「娘娘,如果您注意過一個孩子渴望的眼神,如果當初妳的心不是如冰鐵般冷硬,也許……」明明她是最能得到韓尚宮手藝的人,為什麼只有長今?她不服氣自己永遠只能從長今口中聽來一鱗半爪,憤怒於當初她問韓尚宮是否能做為其上贊內人時,全無餘地的沉默拒絕。如今她向韓尚宮證明,她才是最能傳承這份手藝甚至精神的人,她用聽來看來的一切,來對付這個曾不知不覺給她一切的師傅。

今英維持那抹靜默的神情,準備聆聽韓尚宮所有的責備與咒罵。

「妳的意思是,是我當初沒有拉妳一把,如今妳才陷在這深淵當中?」今英愕然抬頭,卻見到韓尚宮平靜的目光。「妳和崔尚宮真的很像,可是又和她不同。宮廷裡的寂寞已讓她看不清楚自己本來的樣子,可是今英妳很清醒,妳內心深處明白什麼才是正確的路。妳的料理,騙不了人。」

「料理是一個人的心。當初妳用誠心,三日寸步不離,守在小爐子前細火熬燉牛骨湯,比賽的結果妳贏了長今。我沒對妳說過,其實我很喜歡妳的表現。」韓尚宮溫和的神情漸趨凝重。「當時我為了導正長今急功好利的歪念,便把她趕到雲岩寺去,那是因為我痛心長今的才華竟然變成毒藥,這比沒有才能的人更能害人。如今妳卻走上這樣的路子。」

今英心頭一暖,不由得脫口問出:「娘娘,您會痛心嗎?」

韓尚宮側過身,虛弱答道:「對,我為妳痛心。妳剛剛說的也有道理,如果我早點發現妳的狀況,或許今天不會是這個樣子。」

「今英,答應我,今後不要再用料理去害人,這不是妳的本性。」

當今英離開地牢時,耳畔依舊迴蕩著韓尚宮對她說的最後一句話,那是一份溫和的企盼。可是她也不會忘記,和被押解回牢的長今擦身而過時,那雙恨得幾乎要拆解她的怒燄。



※ ※ ※



船終於從濟州島返回國土,長今一上岸,便直奔當初她親手埋葬韓尚宮之處。已經長得比人還要高的雜草,全然淹沒當時長今用來當記號的小石子。

長今好不容易才確認了地方,那眼淚便撲簌的直落下來,染溼了整片荒草。

「娘娘,我終於回來看您了。」

誰能想到,一個被流放的官婢能有重新回宮的一天?長今細細撫摸墓前的雜草,一邊低聲輕訴這些年來在濟州島的點點滴滴。

「娘娘您怎能這麼早就離開我……現在我要回宮去找您了。」她沒有忘記韓尚宮當初那句先回宮了,現在她以醫女的身份重新進入宮廷,她要向那些陷害娘娘的人要回一個公道!「可是娘娘,最後妳為什麼要我原諒今英,今英她……」

她一面恨著,又一面心痛。





(睏了,錯字補字什麼的,明天再改。)






-----------------------------------------


整理跟某人對話時,就硫磺鴨子事件,以及今英前後變化所做的理解評論:


今英這次的計謀怎麽得以這麽成功?其實是藉由了別處啟發的靈感。

這個靈感的來源叫韓尚宮。君不見,今英自從煮米的事件後,大受啟發?

煮米事件帶給今英的啟發是,飯煮得好不一定合每個人胃口,但抓准大家的口味(就是韓尚宮做的事),才是致勝的關鍵。韓尚宮之所以成為最高尚宮,不就是因為她記得每個尚宮吃哪種軟硬度的米嗎?


你看今英那次,知道了韓尚宮的勝出,完全沒大吵大鬧,是根本清楚了韓尚宮的實力,才會有在得勝後對崔尚宮那句「娘娘,是我們輸了」

所以今英才是韓尚宮教出來最優秀的學生。你看熊進宮陷害鄭尚宮的那次,失敗了;可是鴨子事件,卻成功了。而且鴨子事件厲害的是,她把每個人的性格都算了進去,這如果不是來自於平日對那些人的觀察,怎麽可能做到?


所以今英之所以再進化,絕對是受到韓尚宮的啟發;可是她用這招去對付韓尚宮,雖然勝利了,但哪能開心得起來?

她討厭長今,可是她心裏一直深愛著韓尚宮啊啊啊!

你沒聽過長今醫女去找今英時說,「你的心跟隨了韓尚宮……」

今英所做的每件事,不就是韓尚宮版的深化嗎?

(某人補充:還有黑化!)




其实我觉得这段处理得不是特别好:今英在构陷长今的时候,精神应该是处于一种不太正常的状态。她是在冷静的疯狂了。我觉得在这个时刻,当她身陷“冷宫”、家族百年经营的“事业”又风雨飘摇中,这种心理落差会导致她看待长今的角度恨大过爱,“胜利”的念头会压过良知。所以,那个啥“古怪表情”在这个时候有点不搭呀。


這問題如上,咱們討論過了。不過嘛,我個人認為今英的良心始終是戰勝於家族利益的,至於被貶太平館一事,她本人似乎沒這麼大的失望。我認為一個瘋狂的人,是不會想出硫磺鴨子這個幾乎完美無缺的陰謀。


聪明的女人啊


咱倒是觉得“古怪表情”在这个时候有很搭,否则还是后面对长今放水的今英么……

我一直覺得今英很聰明,可惜在正劇當中主角無敵的光環下,這個聰明沒被太突顯。

倒是後期今英的智力有降低的現象,大概是編劇為了要寫阿烈這條線,所以壓縮了原本的壞人角色,感覺崔尚宮和今英都沒有前期來得生動。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