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无标题

作者:eva2000as
更新时间:2011-03-14 15:22
点击:473
章节字数:374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帖最后由 eva2000as 于 2011-3-16 11:04 编辑


/9. 决赛名额已经产生


“为什么让她一个人去?”房间中站立着的红发男子不悦道。

“不是还有那个贝尔森在吗。”黑发的女人腿上敲打着笔记本电脑的键盘。

“可是……”

女人停下了手上的工作,戴着眼镜的脸转向男人那边:“你能不能别在操心了啊,毕竟她已经不是SABER也不是你的从者,而且就你我的立场而言有可能阻止的了她吗?你也应该清楚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吧。”

“这些我知道!可是……”男人挠了挠一头红色的短发,终于还是一屁股坐到了女人身边。

“总之,”女人又将视线转回了电脑上,“我们目前手上的情报都不怎么乐观,如果她能尽快解决的话最好,现在已经不是计较手段的时候了。”

男人别过头,望向窗外。

只是希望别在有更多的牺牲便好。他如此祈祷着。


* * * * * * * * * * * * * *


以圣杯战争而言,作为主人的魔术师亲自上场的情况实在是少之又少。不过阿莱恩倒不介意露一下脸,而且他有足够的能力和自信在别人干掉他之前规避危险。不过这一次要同时面对两组敌人,所以他决定还是把自己好好的藏在据点里。

通过和从者的链接观察现场,他可以轻松地下达指令。不过对于自己的从者的状况,他并不是全无担心。

毕竟虽然职阶是SABER,但那不稳定的状态怎么看都不能让人放松。以同等对比的话,应该说是更接近于Breserker。

魔术师下令开展攻击后,Saber以无情而稳健的攻势袭向那个巨人和少年。而另一边,金发的王则一人独斗三个女人。

“对面也是拼上了全力……真是的,又不是魔术师,也不知道是为了怎样的愿望才参加了这场战争……”

魔术师启动了魔术,临行前装在金发的王那辆摩托车上的礼装飘浮了起来:“追踪(Trace)……锁定(Lock)……终结(Deadend)。”

红色的激光瞬间射向对方从者以外的三人。

少年风水术士周身环绕的一张符纸冲过来挡住了光线——被烧毁——又是第二张,这次完全抵挡住了。

较矮的女性仿佛事先察觉到了这次攻击,在光束发射的同时鱼跃躲到了一堆扭曲的废旧金属材料后面。

较高的女性则也好象预感到了袭击,当即避开了和王的对抗,闪身提刀——刀身正中被光线击,却只是反射出耀眼的光芒。

这样的试探性攻击本就没有期待有何实质性的结果,不过籍此可以得到敌人的情报才是本意。

少年身边的符咒带有自动防御的功能,应该是将魔术附着于纸上模拟出类似的防卫程序反应,如果将符纸消耗完的话应该也只能靠从者了。

那个应该是叫章麟的女人好象是盲人,但从之前接触来看好象有类似于雷达一样的魔术常驻于身,而且可能对于魔力有相当高的敏感度,因此才能如同预知一般躲开自己的攻击。

而名叫鬼姬的女性显然不是人类,那把刀也一定不是人类世界中的凡品,很可能是有着相当神秘程度的古刀或妖刀之流。

从者方面,少年的Rider——从远坂那里得到的情报看,记得应该是叫做吕布的中国古代武将,虽然曾多次背叛主君,但本身的实力却无愧于天下无双。而那两个女人的从者……

虽然目前无法判断谁是主人,但从者方面,以武器、装束、外貌等综合判断,应该是类似于北欧神话中女武神之类的女英雄的化身。

真是对上了麻烦的家伙啊。虽然这边是有个很强的帮手,但一次性对上两个英灵,也的确没什么好多抱怨的,何况自己到底也是魔术师,相比那些门外汉来说还是有些优势的。

“那么,开始第一轮作战吧。”亚尔托莉亚配戴的通讯耳机里,传来了魔术师的声音。

尽管对这类魔术师抱有成见,但他和自己的目的一致这一点无法否认,而且有凛和士郎做了保证和预备方案,自己也就暂且共同战斗吧。

于是王迅速将和自己缠斗的英灵引诱到了另一边正和Saber打的火热的Rider那里。而一直让亚尔托莉亚“感觉很不安”的Saber估计也接收到了主人的指令,主动向这边靠拢。

然而瞬间,Lancer向后退去,只留下Rider一人冲了上前。

很谨慎的判断啊,骑士王在心里评价道。之前就得知Lancer的主人是两人一组,持枪的女性负责总体战术,持刀的女性负责护卫和扰乱,虽然无法判定其中谁是主人,但只以她们两人本身的默契度来说,已经是相当棘手的敌人了——更何况还有个进退一致的Lancer。

说起来,圣杯战争里出现女武神这样的神级存在是不可想象的,也难怪凛他们会混乱了——究竟是圣杯战争的系统出了问题,还是自己这边判断错了英灵的身份?然而最后这些都不了了之,阿莱恩那天说的有一句话的确没错,

“把包括我自己的那个英灵在内的全体都干掉不就好了?”

绝对的适当主义,一旦确认了情报的真实便不择手段达成目标的魔术师——典型的魔术师。

也可能是这一届战争中唯一的魔术师。

这一届的战争,还真是乱七八糟呢。

“没办法,先从Rdier下手吧。”那个“本届战争唯一的魔术师”的声音又传来了。Saber也按照既定战术切断了Rider的退路。

“前后夹击?哈哈哈,那这样如何!!!”巨汉狂笑着舞动战戟,带着旋风回转播动,一下子将保卫自己的两人逼开——

——露出亚尔托莉亚背后的礼装。

三道光束以0.1秒为间隔射出,之后再是一轮、又一是轮——总共九道光束擦过巨汉身边射向正在寻找掩护的那个少年。

护身符纸发挥了它本来的使命,两张符纸先后抵挡住了第一轮和第二轮光线。

但第三轮穿过了正飞过来符纸,如果不是少年当即放松全身的力量主动摔在水泥地面,他的左腹估计就要被烧出一个窟窿来了。

当然阿莱恩的偷袭也不是毫无斩获,少年的背被一道光线擦过,衣服燃起了小火苗,皮肤也被灼伤了一点。不过与之比起来更关键的是——

——Rider的注意力被分散了。

之前光线射出的时候巨汉还以为是冲着自己而来的,于是侧身让过。但很快他就意识到主人就在自己的背后,然而再想要回过身扑救却被跳回来的Saber挡住。同时亚尔托莉亚也上前挡下了Lancer。

“Rider,我没事!”少年在地上向不远处向自己跑来的赤兔的身后滚去,顺便灭掉了火。

狂怒的英灵咆哮着试图撞开Saber,对手却灵巧的用盾卸除了他的攻势。

“啊啊啊啊,可恶啊!!”巨汉呐喊着,手中的长戟一抖,开始念出解放宝具的祭词。

Saber想要趁对方不动的时候展开攻击,却被突然暴起的阵风卷入,不得不先退开。

和方才于Lancer战斗时一样,吕布全身燃着耀眼火焰冲将过来。Saber全无惧色迎了上去,当头便是一剑横劈过胸,却被对方竖杆弹开。方天戟反手一钻撩开对方的盾牌,戈首按下长剑,矛首直刺黑铠骑士的首级……

……被挡住了。

发动了宝具“无双乱舞”的他的攻击,被空气中无形的墙挡住了。

惊讶于这出人意料发展的众人中,只有章麟听见了,黑色的Saber开始遭到攻击的瞬间念出的语言:

“以圣母之名庇护吾污秽之身。”

阿莱恩叹了口气。

“竟然逼的我让Saber动用宝具,那英灵的宝具也是同等的可怕啊,不过对现场的所有人来说,Saber的宝具都是无法破解的吧。”

魔术师回想起契约成立的那晚得知的一切。

原本是圣女,却因为统治者的恐惧和政治的阴谋而被污蔑为魔女。被逮捕,被污辱,被摧残,被杀害。

向着信仰质问着自己的内心,却什么也听不到——“当初感召自己的万能之父抛弃了自己”,这便是少女的结论。

然而少女死后,后世却历经坎坷再次为她平反,尊为圣贤。

矛盾的现实和理想,人们的欲望和信仰,混杂在一切后得到的,是名为贞德的少女而不是名为圣女的贞德。

一面拷问自己的虔诚一面诅咒信仰的虚伪,一面愤怒于人性的黑暗一面企求拯救众人于苦难。

她的宝具,以祈祷而解放,名字却是对自己信仰的亵渎。

“神不存在之证(Anti-Ark)”

自己的铠将一切伤害和异常阻止,自己的剑化为必然消灭敌人的概念,自己的盾将一切攻击吞噬。

最强的攻防一体的宝具,以神之名赐于,却以灭神之意而动。

“混帐,再来一次!”吕布收戟后退一步,再次拨动戟柄攻上。

一动便六字俱全,枪挑钻打无所不用——然而全是徒劳。

没有哪怕一次攻击奏效,Saber依旧站在那里,浑身散发着诡异黑色光芒。连亚尔托莉亚和Lancer都各自退开,不安地注视着黑铠的武士。

完全没有金属碰撞的声音,Saber的盾牌格挡住了Rider的长戟,然后仿佛吸铁石一般紧紧地粘住了那柄武器。无论吕布如何用力都无法抽回。

吞噬攻击的意思,是将“向着Saber攻击”这一概念无效化。向着被神祝福的不信者的一切攻击都将被诅咒。

“神不死,然神不在……”

黑色的长剑毫无迟疑地趁着Rider放弃武器前的一瞬间犹豫,刺入了对方的胸膛。

“唔?呃……啊啊啊啊啊啊!!!”巨汉狂啸着震开了Saber,但那概念已经确实发挥了作用。

吕布的身体以被刺中的地方为起始点,缓缓地化为光一般的粒子散去。

“吕、吕布!”少年想冲过去,却被赤兔挡住了。

“结果到头来,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吗……”吕布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消失,喃喃道,“也罢,至少到目前为止,我有好好的跟随你吧,主君。”

或许是听到了他的话,蒋沁剡点了点头。

“无心却成天下一,威武不及无义名,

但求他日再驰骋,与君同饮得胜樽。”

带着遗憾,带着不甘。天下无双之将化为光粒消失在了战场上,那匹赤兔马对天鸣叫三声,也缓缓失去了身影。

只留下少年还在原地,呆然的驻立着。


“接下来该我们了吧。”章麟垂下肩膀,将脸转向Saber和亚尔托莉亚那边。鬼姬则侧身护住她的左翼。

王深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重新回到战斗的状态中:“报上自己的名字吧,这是我等骑士的礼仪。”

章麟努力扬起一个微笑:“你能保证不会在对那边的人下手吗?”

“我保证,”亚尔托莉亚提剑竖于面前,“我等只是希望尽快结束这场有诸多问题的圣杯战争,对于主人并未有任何加害的打算。”

黑发的少女点了点头,转向Saber。

“……”Saber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走到王的身侧,对着少女点了点头。

章麟松了口气——目前她只能信任对方的承诺了,虽然对自己的人生哲学而言,“相信你的敌人”这句话实在没什么存在感。

“我叫麟、章麟,也可以称我为麟·布琉斯塔特……”

什么!?亚尔托莉亚和阿莱恩同时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虽然后者没人看的见。

“……我是拉曼·布琉斯塔特与何惠妮之女,世上唯一之混血半真祖——我身边是我的爱人,我的伴侣,此生我最重要之人——鬼族之长谷川鬼姬……”

阿莱恩皱紧了眉头,难怪自己一直感觉那两个女人有着奇怪的类似力量,原来都并非寻常人类。

“……请多指教!”

话音刚落,Lancer如离弦之箭一般挺枪射出,同时鬼姬也拖刀疾冲向亚尔托莉亚,而章麟自己则自两人的空隙中抬起霰弹枪,以事先装填好的附魔独头弹开火。

“为了那渺小的愿望,请原谅我必须除掉你们。”少女如此宣告了战斗的再开。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