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无标题

作者:eva2000as
更新时间:2011-02-10 13:37
点击:525
章节字数:358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8. 奖牌榜首位的争夺日趋白热化


“结果,结论是这个?”阿莱恩淡淡地说道。

远坂凛点了点头,目光依旧直视着眼前的同行:“大师傅(泽尔雷奇)已经确认了,没错,是那个‘东西’的残渣。如果放任下去的话无论是谁取胜都不会是好的结果。”

“我有看过前两次战争的资料,”阿莱恩一说完这句话,对面的三人都瞪大了眼睛,“啊,当然是用了一些手段……哼哼,有个好老师真是三生受用呢。”

凛把身体向后靠到椅子上,静静地等待这对方的回答。她的身后,红发的日本少年和金发的西方女子并肩而立。

“好吧,我明白了,无论如何其他人是不会接受这样的说辞的吧——包括教会么。那么……”魔术师站起身,黑铠默甲的英灵如鬼魅般从虚空中浮现。

“……就让我帮你和你父亲来善后吧少年,”他看着卫宫士郎,以嘲笑的口吻说着,“你们也是看上了我的经历,才会找上我的吧,很好,很正确的选择。”

于是,  


阿莱恩·冯·贝尔森,默默地将手中的礼装抛向了空中。

那是用市售的激光指示器改装的礼装,配合上自己的火属性,成为了能射出切断一切烧穿一切的光束武器。再加上自己附于其上的悬浮魔术,说是动画片中的高科技智能炮台也不为过。

除了每使用一段时间需要回到自己手上来补充魔力,其他没什么值得改进的弱点。

而面对眼前的主从来说,这倒也算是相当合适的武器。

Caster的主人带着一把二战步枪到处逃蹿,在自己从者召唤出的藤蔓和树杈中寻找掩护,时不时的放上一枪。而无论她怎么隐蔽,阿莱恩的礼装总能找到并展开攻击。

对方不是泛泛之辈,光是从能张开阻挡激光射穿的魔力之盾且数次试图直接入侵自己与礼装的魔力联系来看,是有着相当魔术对战经验的敌手。

光芒男爵感觉相当兴奋,在战争中,这样的兴奋能很好的保持你的战斗状态。

另一边,Saber则是毫无怨言和莽撞,确实地清理着对面Caster布下的陷阱和施展的法术。黑色的铠甲以惊人的执着对抗着对面无休止的法术骚扰。

之前已经交涉过了,但对方一如这边所料完全不接受建议。

于是,最简单且最小伤亡的办法就是武力说服了。

若是要进行战争,便认真仔细,小心谨慎的规划好每一步,然后带着疯狂之势将对手一次性击溃。

阿莱恩完美地执行着自己一直以来的风格。

为了拯救而进行的杀害也不是无法避免,但远坂家女孩的确说服了自己……而且,她提供的情报也是确实可信的。

更何况,那个金发的女人……

Caster召唤的昆虫群飞向了魔术师这里,光芒男爵招回了礼装——然后立即放出另一个。

他可以想见对面主人惊讶的表情——不过,自己从来没说过激光枪(Laser Launch)只有一件啊。

就在此时,场地上一切的植物、昆虫、泥浆等等乱七八糟的被Caster发出来的东西全部消失了——被一道光芒吞没了——却不是阿莱恩自己的光芒。

“什、什么!?”魔术师听见自己的对手,那个女人尖叫道。

啊啊,如果可以的话很想和你说对不起,但这是战争……

说夸张点,是为了一场结局不知道是好是坏,但肯定必须要干掉每一个人的战争。

一览无余的战场上,Caster狼狈地站在之前为了躲避Saber而移动到的位置,那个主人则赶到了从者的身边。他们身后大约50米的地方——

——站着那个女人。

“吾王陛下……已经苏醒了吗?”Caster勉强从嘴里吐出了一句话。

金发盘在后脑上,身穿着蓝色内衬的银色铠甲,手上握着一柄看上去只有在电影或游戏中才会出现的装饰繁杂的双手巨剑。

这般打扮的女人,正是那天和远坂凛及卫宫士郎一同前来拜访的人。

“对不起,梅林,这可能是最好的办法了。”女人开口道——带着深深的歉意和不忍。

她走了过去,周身散发的气势竟让Caster的主人完全无法动作。

然后,她抱住了正在慢慢消失的少年。

“还能在见到活生生的陛下,我已经十分满足了……”少年喃喃地在女人的耳边低语。

女人听完了他说的每一个字,终于放开了对方,后退一步,曲膝着地,剑身入土,行了一个骑士礼。

“……我会去找她的。”

“那我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呢。”男孩笑了起来,在在场所有人的注视下,化为光粒散逝。

阿莱恩静静的看着这一幕。虽然之前有被告知女人的真实身份,但自己却无论如何不能相信。不过Caster的真名没有错的话,看来那个远坂凛没有胡说。

真是可靠的支援啊。那么现在,还有四人吗……

他转过视线,Caster的主人却已经不见了踪影。

“她跑了,”金发的骑士走过来,途中小心地绕开了Saber的身边,“我已经确认了——令咒是立即消失的。”

“这样的话,最后只要命令一下就完结了呢……哼,果然是伪造的战争(Fake War)啊。”

“凛说了,另有两名参加者也开始了战斗,地点是——”

听完对方的话湖,魔术师让从者回到灵体状态,向着城市边缘的海湾区进发。


* * * * * * * * * * * * * *


“喂,”章麟将手圈成喇叭状,向眼前原来还是某间大型机械生产车间的废墟喊话,“那个叫蒋什么的小弟弟,你没事吧?”

寂静——1、2、3、4、5、6、7——轰隆一声,废墟上掀起两阵爆炸一般的声音。

那个应该中国古代著名武将——吕布的英灵和自己这边的Lancer都安然无恙地从废墟中站了起来。而那匹赤红色的马也正在抖去身上的尘土,在马儿的身旁,则是慌忙避开它甩落的灰渣的蒋沁剡。

看起来,全员平安。

“拆掉了那么大的场地,估计监督圣杯战争的那帮人有的头痛了。”鬼姬说了句风凉话后,将自己挪到了章麟侧前方。

“啊啊,真是的!这样子的话当地人一定会抱怨的啦。吕布,不能稍微减少一下出力什么的吗?”少年叫喊的声音,隔了这么远还是传了过来。

巨汉摸了摸后脑勺,看着Lancer施施然的飘回章麟和鬼姬那边:“没办法,对方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啊,能逼我拿出宝具来的家伙可是很少见的哦。”

“……啊,这也算是理由吧,喂——”少年转过身,看向两个女人这边,“这样子的话影响意识的结界已经没法发挥作用了吧,今天就到此为止好么,事后的处理也很花时间呢。”

“啊……说的也是,协会和教会一定会立即跑过来的吧,不知道他们的‘一忘皆空’是不是和小说里一样好用呢。”章麟喃喃道,转头看想身回过头的同居人。

鬼姬点了点头,她知道麟这么说的另一个原因是Lancer、她和自己在刚才的战斗多少有受了点伤,Lancer也需要时间恢复力量。虽然对方的情况应该也好不到哪去,但就此继续战斗下去的话不但注定两败俱伤,而且被譬如Assassin等别的人补刀的话就实在太不值得了。

于是,鬼姬大声的向对方宣告这边同意了他们的提议,然后保持戒备的姿势和另外二人一起退向场地外自己停靠摩托车的地方。

而见她们如此干脆的选择撤退,蒋沁剡也自认没理由继续呆在这里了。正准备让吕布把赤兔变成摩托离开的时,吕布却再次架起了武器。

“吕……”少年正要阻止自己的英灵,一道黑色的剑光却从多云的天空背景中骤然闪现。

“咔呛”,金属撞击声及时的响起,一柄黑色欧式佩剑,砍在方天画戟的戟杆中央——“鈧”的一声,将柄斩断,剑尖划过中国武将的肩铠前部,削断了联系肩甲和胸甲的绳子。

“吕布!”少年喊了一声,同时迅速地甩出几张刚才没用上的符咒。纸张以违背常识的坚挺状态刺破空气飞越吕布身边,在他和从空气中浮出的黑铠英灵之间爆开,散出一片烟雾。

巨汉心领神会的向后大跃几步,肩头的血洒落在水泥地上。

“Saber……吗?”另一边,目睹了这一切而停下脚步的章麟,惊讶的说道。

可没等她话音落下,一阵引擎声自身后传来,三个女人一起回头,却看见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戴着墨镜金发欧美人骑着一辆杜卡迪摩托车飞驰冲来。

“麟!”鬼姬冲上去将章麟扑倒,Lancer则瞬间侧跳一步避开了冲撞。

“真是的……完全没有爱莉斯菲尔德和切嗣准备的那台好用呢……”女人一边说着,一边腿向后一摆,下了车。

“如果直接用说的话,是不是更快一点呢,魔术师。”女人继续道。

“之前远坂小姐已经有和他们谈过了,虽然那时只是提到了本届战争的怀疑,不过似乎没人接受呢,因此就算是把目前的状况和他们详细叙述的话,这些外行人或外道能不能接受也算是问题——”

阿莱恩·冯·贝尔森的声音从SABER身边传来,但很明显他人并不在那里。

“——将余下人的战斗力统统剥夺掉再细说慢谈更有效率,我是这么判断的;虽然你是王上,但别忘记远坂小姐将现场的判断行事交给了我。”

金发的女人稍稍露出了厌恶的神色,然后将脸再次转向刚打完一场的众人。

“现在的话说什么你们也很难接受这一点我不得不赞同,既然如此,请原谅我的无力吧。”

说完,女人摘下了墨镜插入西装的胸袋,然后左右手手心向下交叠平伸于胸前。

“吾之佩剑,现身吧。”

“好、好厉害的魔力流动……这、这女人是谁啊。”蒋沁剡吞了口口水。麟则向鬼姬背后缩了缩,快速检查了一下手枪和霰弹枪的状况。

风——被魔力带起的旋风萦绕在女人身边,又刹那间散去,如同动画里的魔法少女、又或是特摄片里的英雄——变身一般,女人身上的服装变成了蓝服银盔,保持着原来的姿态站立在原地。交叠的双手被钢铁护手包覆,隐约可以看见有什么东西被握住。

LANCER和吕布都警戒了起来,连对面的SABER也摆出了防御的姿态。其余的人类,自然也在同时感受到了。

“强大”“威严”“正直”——诸如此类,无法以实际的形象具现化,却是真实的被在场的所有人所感受到的“气质”。

“吾乃脱离英灵之凡人,吾乃无悔之骑士,吾乃远古布列颠之王,吾名乃亚尔托莉亚·亚瑟·潘德拉贡!”

风被吹散,化为强烈的气流自女人所站的地方向四面八方扩散。

“这就是,‘王’啊。”阿莱恩喃喃道。

笑声。

自鬼姬背后传来。

“不管你是谁,”整备完成的少女自恋人身后闪出。左手拿着手枪,右手拿着霰弹枪,堂堂地站在“王”的面前,“我不会因为你而放弃自己的愿望的。”

即使那是多么小的愿望,多么微不足道的愿望——

“——我都会陪着她一起实现。”鬼姬架起了长刀,没有一丝犹豫地将在场的所有人视为敌人。

LANCER默默无语地随着主人们作出了战斗的姿态。

“看吧,固执的人只能是固执的具现,SABER……”阿莱恩扬起苦笑,下令道。

“真是的……”少年风水术士无奈的看了看所有的人,“那边的两位小姐,要不要暂时结为统一战线啊。”

“麟?”鬼姬小心地向女孩询问,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好吧,就暂时先共同对付SBAER的主人他们吧。”

“吕布。”少年旋及施放魔力,治疗了自己从者的伤势。

“好啊,那就再来第二场吧!”

巨汉的呐喊,为新的擂响了战鼓。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