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无标题

作者:eva2000as
更新时间:2011-05-17 17:11
点击:548
章节字数:4262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10. 在转播重要的最终之战前,让我们先插播一些其他节目


“意料之外的难缠啊,那两个女人和她们的从者。”阿莱恩双手指尖相对,顶在鼻梁上。

“的确,”亚尔托莉亚一脸无奈的站在凛和士郎的身边,“二人都不人类这点实在是太疏忽了,而且那个从者也是规格外的。”

女武神……北欧神话中为众神之父收集战场上勇士的灵魂以应未来神战的女神。单从神话来看的话女武神自然是神一级别的幻想存在,出现在圣杯战争中是无论如何无法想象的。

“这场战争还真是乱七八糟呢,虽然拥有这个从者的我也没立场说就是了。”作为魔术师男人自嘲般在两个同行的面前说道。

贞德——既非本名也不是之后被教会追认的圣名,而是以所谓“真实的奥尔良少女最终破灭的怨念”而形成的形象。在以神之力亵渎神之名的矛盾,是架空的英灵。

所拥有的,几乎达到“神圣之力”具现的攻防一体的宝具甚是强横,在之前与Rider——来自中国的古代武将吕布——的战斗中一发逆转形势。

当然,如此强大的力量也有相当的限制。实际上是窃取天主之力的这等宝具,每使用一次都必须付出一枚令咒作为代偿,并且在之后几天里不能再次使用。

因此,低估了名为章麟的少女及其随行者的阿莱恩和骑士王不得不撤离。更何况日本的警察也已经赶了过去,所以他们之间那场战斗被迫中断了。

不过由于确实的消灭了Rider,多少也算是离终止战争目标又前进了一步。

这次圣杯战争中失去从者的人几乎同时立刻就失去了被付于的令咒,于是不存在可以与失去主人的从者继续契约的情况。而且参加者又多数是外行人,应该没有人在失去从者还会继续坚持的。

“除了Assassin的主人……”凛在之前这样判断。

从Archer被Saber消灭后,Assassin一组依旧杀害了其主人的行动,以及当Saber与名为章麟的少女再次展开战斗时,狙击蒋姓中国少年(虽然失败了)这两件事结合起来看;Assassin的主人要么是单纯的杀人狂,要么就是知道正统的圣杯战争的规则。

无论哪一样都是让人头疼的事情。本已经是异常的战争,却有一个似乎以正统规则为本冷酷确实的消灭对手的参加者,这对比实在是太讽刺了。

四人正商讨着如何向协会和教会解释这次在一天之能两名参加者相继被阿莱恩击败,以及今后的战略;放在茶几上的笔记本电脑发出了“丁咚”一声。

士郎侧过身将屏幕转到了自己面前:“邮件……这个时候?”

“是什么?”凛把头凑了上去。

“……那个叫章麟的女孩的资料。”

阿莱恩和亚尔托莉亚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两人,犹豫着要不要也走过去看一眼。


轻轻地移动着双唇,亲吻着她小腹上每一寸皮肤。无数次的相拥和缠绵让自己清楚的知道她每一点敏感的神经。

“啊,红叶……”怀中的人微微颤抖着,情欲的喜悦如此的鲜明。

Lancer轻轻叹了口气,从窗外经过。虽然之前有所了解自己主人和那个女人之间的关系,但是至少在自己这个“外人”滞留期间两人还是很自制的。不过今天还是忍不住了呢。

虽然对同性之间的恋爱没什么太多的看法。不过就Lancer自己所知道的来说,无论哪个时代,这类的关系都算不上社会的主流——哪怕是在神话中。

当然,从自己的立场来说,并没有什么资格来评论她们,更何况这一段时间的耳熏目染,Lancer对于她俩的看法从一开始的刻意不关心,已经逐渐转变为现在的默默祝福了。

纯粹的爱意,纯粹的情欲,无论是身或心,灵或肉都相互吸引和需求。充分理解着对方,也容许着相互之间小小的、必然的狭缝,在每一天都渴求并给予对方温柔……

太耀眼了。

所以自己才会被她们感染,想要一心一意地去协助自己的主人,完成那微不足道的愿望。即使是以女武神之尊,却依旧在她们面前谨守从者之道。

这是Lancer——布伦希尔德真诚的心意。

就在床上两人好容易结束第一回合后,电话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靠近电话一边的章麟极其不情愿地从爱人身下扭出戴着手链的右手来,摸索着抓住了分体式电话的子机。

“喂?”因为激情过后的疲惫,她的声音稍微有些倦殆。

“是章麟小姐吗?”曾经听过的声音……稍微有些大脑短路,想不太起来——嗯,一定是红叶害的。

“是,您是哪位?”

对面稍微一顿,但马上回答道:“我是远坂凛,几天前我们在教会见过面。”

记忆很快被唤醒了,同时还有一张硕大半身照挂在章麟脑中身体管理系统的HUD界面上。黑色过肩的长发,明明是日本人却带着欧洲人血统的利落脸形,没错,就是她。

“有何贵干。”不自觉的调用出了公事的口气,边上的红叶眼皮一抬,也从眷恋模式中切合实换了出来。

“能否赏光出来谈谈?”对方用了看上去是最诚恳的语气。

以章麟她们的立场来说,对方毕竟是魔术协会的关系人与对圣杯战争的监视者,拒绝的话多少有点不看佛面——但对于少女来说,真的没有什么好谈的。

“请稍等一下……”算了,还是去一下吧。女孩做了够手势,开通了自己和爱人间的魔术通讯线路,双方沟通了一下。

“……知道了,时间地点由您那边来安排吧。”

电话里的女人很快说出了东京闹市区的某个地点。章麟在脑中记了下来,传到红叶那边,女人翻过身取来床头柜上的笔记本电脑,找到了位置。

再接下来是确认了时间和其他事项后,通话宣告结束。

“……感觉是无用功呢。”少女伸出手抱住了女人腰际,把头埋在对方的胸中。

红叶享受着女孩温热的吐息,用手轻轻梳理身前那因为方才的“运动”而散乱的头发。

就在这时,她同步接受到了章麟魔力探测机能传出的警报。

“Lancer!”女孩大吼一身,拽住爱人从床上滚落,连着毯子一起卷到了身上。

红叶顺着章麟的动作翻下床。她左手伸向空中,右手虚握接着左手掌心,拔出了鬼斩切后横刃与眉齐平,小心地探出头来。

有个人影正站在床的另一侧,虽然有灯光照过去,但那个轮廓却依旧是漆黑的,仿佛黑洞一般。

如果不是章麟的魔力探测发现了些微有规律的魔力扰动,估计这里没人会知道这个入侵者的存在。Lancer也是在听到主人的召唤后,这才姗姗来迟。

“谁!”红叶保持着将女孩掩护在身后的姿态问道。

影子没有回答。

突然,看上去好象是个成年男子的影子开始蠕动/扭动/接着是一系列奇怪的好象半流质一样的运动/3秒后便停止了。

影子变成了一个女人的轮廓——确切的说是十几到二十岁的少女。

“……”红叶突然从魔力通讯里听到了麟的话,脸上的表情变得疑惑起来,但又瞬间变得更加警惕。

章麟点了点头,应该是同样在只有二人之间的通讯频道里交谈了什么。

她颤颤巍巍地和红叶一起起身,用几乎混杂着困惑、恐惧、惊喜的声音说道:“你是……”

“是我哦,”对面的影子仿佛渐满的圆月一般,在灯光中露出了真容,“好久不见,我的小麟公主。”


第二天,章麟和红叶及Lancer一起同远坂凛等人会面。

远坂家的当主开门见山地提出希望迅速终止这场圣杯战争,因为依据他们的调查研究,这次圣杯战争根本就是伪造的——大圣杯正在被进行完全解体,而且这次也没有所谓的小圣杯,从者的召唤有着许多不合程序之处……

章麟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请问,以上就是全部说明了?”在得到对这个问题的肯定答复后,章麟站起了身。

“对不起,我还是不打算改变初衷,”少女用没有视线的眼睛对上远坂凛无奈、恼怒、不安的双眼,“或许在你们看来我只是为了一个微不足道的愿望而在冒险,可在我看来,即使搭上全世界,这也是必须要实现的愿望。”

女孩补充了一句“失礼了”,便带着同行者离开了相当有人气的二次元主题饮食店。

卫宫士郎叹了口气,看着死瞪着那张对方离开的方向,似乎要射穿玻璃一样的远坂凛。

女孩的从者自不用提,那个同行者及同居者也表示,无论如何自己都只会和章麟站在同一立场上。这让谈话从一开始就没了余地。

原本希望对方能多少理解一下这里的担心,但料到虽然是个外行,情报收集能力却相当令人赞叹,连卫宫士郎自己参加的那次圣杯战争有两个小圣杯这件事都查的一清二楚。

然而即使如此,名叫章麟的女孩却依然坚持要进行下去……

为了使自己的眼睛重见光明。

章麟的眼睛因为某件事而失明了。身为半真祖,拥有超越人类的力量——其中就有自愈能力——的她,却怎么样也无法恢复视力。即使视神经毫无异常地连接在大脑和眼球之间,却依然看不见任何东西。虽然她因此而想出了用魔力作出类似雷达的效果来应对日常生活的不便,但女孩仍旧希望能亲眼看见这个世界。

卫宫士郎内心有些纠结。远坂凛也一样。

他们能理解失去视力对于普通人的重要,也明白少女对于无法用自己的力量来恢复的焦躁。但他们必须制止少女。

被解体中的大圣杯在这场战争“发生”时完全没有任何反应,本应很容易察觉到的冬木地脉中的魔力流动却完全没有反应。只有在东京地下聚积的大量魔力提醒这所有关系者,这里正在且将要发生什么。

失去了小圣杯作为媒介却依旧能够召唤从者,从者成型具现化的魔力却完全来自于东京目前累积的魔力——而这魔力偏骗怎么找也找不到来源和囤积地。

加上从者完全不是按照与主人的相性由主人召唤而来,反倒像是打破了召唤的限制直接被分配给所有的主人一样……

一切的一切都失常、失控了。

也难怪魔术协会和教会在一开始都采取了保守谨慎的态度及行动。这次战争的未知因素太多了。

——直到昨天。

在拿到了章麟是半真祖的情报后,远坂等人立即收到了埃尔梅罗II世送来的关于这次圣杯战争的研究猜想,其中的内容让他们甚至无法承认这是猜想。

“这根本是妄想——不、这就是妄想!”昨晚,阿莱恩难得地表现出激动的神态说道,“如若这是真的……那无论我们怎么做都是无用、都是无用!不、我不承认,我相信只要按过去的正常程序一定能平静地结束这场战争,我本来就已经放弃许愿了……”

远坂和卫宫安抚了他好一阵,才算让自己阵营中唯一的参赛者“平静”了下来。

但接着,教会那边的卡莲修女派人来通知有要是相商。两人让阿莱恩先回去,接着赶到修女那里一打听,才得知Assassin也退出了战争。

仅仅一夜之间,他们就陷入了华容道。

所以才会直接找到章麟,试图让她放弃……

……但现在看来,战争决不会如他们所愿的那样,“平静”地终结。


/E. Dream-03


是我,小麟。

真的是我哦,虽然不是人类的肉体,但真的是我。

这个叫做圣杯战争什么的东西召唤了名为服部半藏的从者——名为服部半藏的全部。我是服部半藏这个群体中的一个,因此我才会在这里。

虽然有很讨厌那个主人,而且还必须服从他的命令去杀人,但总算是摆脱他了。谁叫他是个逃忍呢,这点还真是讽刺啊。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在我离开前,我只想再见你一面。那天通过“服部半藏”看见了你,我几乎无法相信,这是世界对我的恩赐,真的,我很高兴能再见到你。

抱抱。

哦哦,人长高一些,但胸部还是那样……哇咧,痛痛~~

啊,那边那位黑长直,还拿着武士刀一连不满想砍人的小姐是……啊,果然。

那次一见到你我就感觉到了呢,正猜想着是不是这个可能,结果如我所料真是太好了。

嗯,我很开心啊,小麟找到了自己的真爱,而且不是作为我的替代品,是这孩子发自内心的爱上的人。

嘿嘿,我过去也被她骂粗神经啦。不过呢,能看到这孩子幸福,是我最大的愿望。本来还苦恼为什么从者不能许愿,不过现在看来完全没有必要嘛。

好了好了,别哭了,就算我会消失,我也不会和你分开啊。你看,虽然有了鬼姬小姐,你不是还记得我吗,那条手链,你不也一直戴着吗,刚才也是……哇,又来了~~

……嗯,我知道,我可是一直在你们周围哦,所以小麟和鬼姬小姐的事情我都知道。不过呢,虽然我现在是这样子,但我说过话从未改变哦。

和鬼姬小姐一样,只要是小麟想做正确的事,我都会支持你的。

所以,鬼姬小姐,这个孩子就拜托你了。

请不要代我照顾她、爱她、守护她,请你为自己而照顾她、爱她、守护她。

我真心的,祝福你们。

别哭了,我的小麟公主。

我也不想,但是,好象的确时间到了呢。

嗯,我知道。

那么,再见了。

再见了,我最爱的小麟公主。

再见……了……


“那个从者,也哭了呢,主人。”

……

“当我离开的时候,我不希望主人为我而哭泣。”

……

“因为和主人一起战斗的时光,是我最荣耀的时间——请用您的笑容为我饯行,请说你因与我一起战斗过而无怨无悔。”

……

“当然,我乃奥丁之女武神,我乃英灵之引导者——通往英灵座的光荣之上,我等以微笑歌颂英雄。”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