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无标题

作者:eva2000as
更新时间:2010-12-17 10:38
点击:512
章节字数:42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7. 我们将迎来第一个金牌高产日


“……所以说我讨厌这种缺乏情报获取手段的事情。”坐在后座的少女抱怨道。

“不过这也没办法,”驾驶着摩托车的女人回答着,“如果说小麟能黑进警方的监控的系统,那倒是能方便很多,日本警察现在也安装了人脸识别系统呢。”

女孩在安全头盔下嘟着嘴,异常不满的道:“可是就算入侵了系统也没办法将获得的监视录像复制出来,那可是半封闭系统呢;要是一直待在维护终端的话早晚会被人怀疑的。我又没学过怎么扮演女警……”

鬼姬轻笑了起来,当初和章麟的有一次相遇便是她在学校里安装监视设备的时候。虽说是个半真祖,但一没有人外的超常能力(除了力量、反应速度及肉体恢复速度高于普通人一些),魔术上的学习也是刚刚起步,多少依赖着科技产品也是可以理解的。加上她基本上还算是个稳健派,事先无法收集情报的话的确是很大的困扰呢。

目前她们是在相对陌生的东京,从魔术协会或教会打听对手的情报显然不怎么现实;工作者协会虽然可能会有需要的情报,但费用以外,需要相当的时间。因此二人商量后决定干脆完全不依靠这些手段。所以,上次Caster及其主人公然暴露自己,她俩也很干脆地找上门去。

这一次,则是那个带着巨人一般的英灵的少年直接送来的挑战书。记得上次他在废弃大楼里撇下了这边及那个黑铠武士,直接冲上去找Caster。

那个少年,据协会调查出来的现有情报,和麟一样是中国人。属于“风水术士”这样的职业,对外似乎以算命改运测绘风水为公开业务,暗地里则是调和当地人类与妖怪的里世界住人。再深入一步就只得到了少年的名字,其余都还未能调查出来。不过依照章麟的推测,所谓的风水术士应该也属于广义上的魔术使用者,只是系统不同而已。

而那个英灵,很大可能是中国古代以勇猛善战及背主投敌而闻名的武将,名叫吕布。

“这样的话作为那个英灵的主人不是很危险么,万一遭到背叛的话……”那天在临睡前听到女孩这么说,鬼姬曾如此询问。

“在那样的时代,寻找合适的君主其实并不算什么,虽然后世的儒学及理学将其归于叛君背主的不义之举,但放在三国那个伦崩理坏的乱世,却是相当正常甚至正当的行为,”麟如此回答,“但这场圣杯战争的话,一则是英灵需要主人供给魔力,二则是主人拥有绝对命令权,若再加上英灵能参加圣杯战争多半是需要圣杯来实现愿望这一情报……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所以按照现在的情况,那个英灵估计也不会随便就背叛主人吧,何况还有令咒呢。那时的鬼姬一边将爱人和自己裹进被子一边这样想。

雅马哈ZR-16拐过一个弯角,将居民区抛在身后,转入了滨湾工业区。


* * * * * * * * * * * * * *


蒋沁剡以注目礼欢迎对手走进了预定废弃的大型机械车间。刚才有听见魔托车的声音,那边应该以此为交通工具赶过来的吧,至于是否和自己这边一样是由英灵所召唤出来的就不得而知了。不过与前段时间调查得到的情报一样,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作为主人的女性二人组,无法判断究竟谁持有着令咒。那个手持长枪的英灵应该还处在灵体状态没有现身。

虽然是敌人,最后的目的也仅仅在于将对手击败,但有些话还是说一下比较好。保持着以上想法,少年还是很礼貌的依照日本的礼仪鞠了一躬。

“中午好,二位小姐,我叫蒋沁剡,是向你们约战的人,”他抬起身,命令吕布现身,“接下来来,也就不用再多说什么了吧。”

对面的二人点了点头,将自己的从者召唤出来。

然后……

个子较矮的女性——名字似乎是叫章麟——从腰侧的枪套里拔出手枪迅速瞄准射击。但年轻的风水术士并没有被击中,吕布硕大的身躯第一时间挡在了主人和铅粒之间。

“吕布,”蒋沁剡直呼自己从者的姓名,“直取对手的主人!”

“哦哦哦哦哦!”巨汉怒吼着跳进了弹幕,并顺势唤出长戟将试图冲上来另一个高个子女人——好象是叫鬼姬的样子——扫飞了出去。而就在他即将到达章麟面前的时候,突然手腕一收脚步一跺。刹那间,斜刺里一杆长枪射出,划过巨汉原本应该通过的空间。

吕布没有犹豫,左脚一撤一拖扎稳,腰杆一缩固定住下盘,方天戟向侧一伸戈刃钩住了长枪的枪头。随着他“出来吧!”的呐喊,一个白衣蓝甲的女人被从虚空中拽了出来。而对面的章麟则趁着这机会急忙退出了英灵的攻击范围。

“Lancer!拖住那个从者!”说话的是鬼姬,之前被甩出去的她在落地后翻滚了几下卸去力道正爬起来。

蒋沁剡没有闲着,右手从右侧的腰包里掏出数张符纸,左手从舌头上沾了口水涂在符纸上,然后洒向空中。嘴里同时念念有词:“水生木,木化雷,集束形,轰山开。”

原本在空中缓缓飘落的符纸突然水平于地面并形成一个横着的圆桶形,相互之间还有电弧闪烁。但就当风术术士想要施展法术的时候,突然向一侧迅速退开。而几发子弹相当配合地在他刚才站立的地方砸出了几个坑。

少年并没有发现对手从哪里狙击了自己,但以他的修为这点小事完全不能中断刚才的法术。既然持枪的章麟无法确认位置,那就找个能看的见的目标吧。、

蒋沁剡右手向前一挥,符纸构成的桶状结构的中心立即聚集起一个球状闪电似的电球,并马上如同炮弹一般向着重整态势向自己靠近的鬼姬飞去。

这段时间吕布也没闲着。对方的从者是个持着长枪的女性英灵,穿着蓝色金边的金属轻甲和白色的衬衣,行云流水般的攻击仿佛是女神在战斗一般的美丽。不过巨汉对此只有同为战士的钦佩——论起武艺的话,吕奉先自属天下第一,他者莫不敢只争第二!

矛首刺出便六字具全,长枪若能招架则戈头钩扯卡掀样样皆攻,对手若舍身攻来则横戟架尾,只是步战已是猛将无敌。阶级为Lacner的从者也不示弱,简洁凌冽的突劈扫击完全不逊于对手的下风,而且还时不时的拉开距离收枪提弓用射术来牵制敌人。

“打的好!”吕布向左右一逼一封打落两根羽箭,大喝道,“赤兔!”

随着被鬼姬堪堪躲开的雷球的炸裂,一道火焰穿过吕布身边并围绕他一圈。等到火光落灭,血色皮毛的赤兔马已经矗立在它主人的身边。

Lancer当然不会乖乖的等身为Rider的对手达成最佳作战状态,又射出两箭后擒枪便突,仿佛是贴地飞行一般的冲到敌人身边。但可惜还是晚了一步,吕布早已翻上落鞍,长戟盘头起过向下力劈。Lancer不得不跳开闪过,厂房的混凝土地面在一声巨响中迸射出石块。

蒋沁剡原本打算用法术追击鬼姬,但在第二次作法前,符纸却被数枚子弹击破大半。他干脆的放弃了眼前残破的法阵,立即退到一侧原本应该是重型吊装设备的钢结构立柱后。趁着吕布砸坏地面扬起的尘土,他从腰包里取出几张符纸,轻吹一口气,抛向半空。

又是一发子弹射穿了符纸,但这一次剩下的却仿佛有追逐能力的导弹一般射向远处一台被废弃的机械设备的后面。随着“哎呀!”的惨叫和几声枪响,蒋沁剡从藏身处向外墙侧跑去,并丢出几张和前面两次又是不同的符纸。

但鬼姬却从刚落定的尘埃中如同炮弹似的射出来,手中应该是日本刀的武器迅速切开了漂浮在空中的符纸。少年脸色瞬间变成了惨色,而察觉到这一点的鬼姬也和他一样立即向别处跳开。

几声巨响在二人刚才相遇的地方响起,被施了爆炸性质法术的符纸再次扬起了一小片土石。不过吕布并没有赶去援助主人——他并不是置其生死于不顾,而是确认如此的状况完全不需要自己去护主。

因此,当他发现Lancer企图赶往鬼姬那里后,便拍马截杀。画戟的矛头直接封住了对手的前进路线。一如方才Lancer阻挡自己一样将她拦下。

“哪里走!”猛将暴喝道。然而Lancer却微微一跃,脚尖轻点矛首便越过了阻拦,降落在鬼姬身边。

难道说那个叫鬼姬的才是真正的主人?蒋沁剡从一台看上去除了锈没有别的东西的机器后探出身,目睹了这一幕。但少年还是决定确认一下比较好,于是又是两张追踪型爆炸符飞出。可是飞射而来的弹丸直接将它们原地击破,风水术士不得不狼狈地在地上一个翻滚离开藏身之处。

吕布见状随即骑着维持马匹姿态的赤兔退到了主人身边护驾,而那边厢章麟也从一堆废弃的金属原料后现身,快步跑到了鬼姬及Lancer的身后。

这一回合交手结束,蒋沁剡多少有点了解了对方的战术思想。Lancer负责牵制攻击吕布,鬼姬负责指挥Lancer并伺机偷袭自己,章麟则持枪在后方对全场进行火力支援。虽然还无法判定两个女人中哪个是主人,不过这个作战模式应该错不了。

接下来就好办了,尽快结束这场战斗吧。

“吕布!”“末将在!”

蒋沁剡深吸一口气。左手自左边的腰包中摸出数张空白的符纸,右手从后腰的长型战术杂物袋里取出了一样东西——那是一个看上去好象金属短剑似东西。但他取出那武器后便用力向下一挥,于是仿佛伸缩警棍一般,剑刃弹出到中式长剑的长度。

少年继续向从者发令:“祭出宝具,展现你的天下无双之勇武吧!”

“喏!”吕布双眼射出炽热的光芒,跨下的赤兔也扬起前蹄。一人一马浑身如浴炎瀑一般的燃烧起来。

巨汉让马儿再次四足立地,缓缓吟道:“吾为猛将……”

“Lancer!牵制他!”鬼姬也作出了指示,同时自己向厂房的边墙移动。章麟则迅速向后方跑去,在一台似乎是发电机的残骸后隐藏。

面对敌方英灵的突击,吕布只是一挥戟就荡开了对手的兵器。Lancer只好退开,再觅机会。

巨汉继续吟着:“……立地震天,傲视山河……”

蒋沁剡用剑在指尖划出伤口,用血在符纸上画出符咒。

“……惟存世但求一败,或证此身——”

少年将符纸丢在地上,剑尖下垂一划,所有的符纸分成两半的同时念出口决。Lancer则再次向Rider攻击,却被赤兔扬蹄逼还。

而终于,吕布吟完了最后一句:“——当怀天下无双之式!”

几乎同时,蒋沁剡周身地面的混凝土犹如具有了生命一般翻起,筑成一个蛋壳状的土墩将风水术士裹住。

而吕布也在同一刻,周身爆出一阵狂风。

——那是斗气!

——开玩笑,那不是漫画里才有的东西吗!!!

——本质上和魔力差不多啦,不过这样话的Lancer只凭现在的能力很难抵挡啊。

——要逃吗?

——逃应该没问题……

Lancer举起长枪,对面沐浴在风火之中的猛将如地狱门开恶鬼出世般冲了过来,长戟夹着厉风和地面的沙石一并刺来。

——没办法了,我讨厌逃跑。布伦希尔德,启用第一个宝具。

Lancer用出刚才就见识过完全不输于Rider的身法,却只能堪堪避开,右肩却还是被对方武器引出的罡气带到,盔甲当即被撕裂出一个口子。

不过她还是稳住了架势,然后快速念道:“以汝身心铭刻此神技……”

Lancer左手食指上的戒指开始发光,随后她迅速举枪架开吕布势大力沉的一击。那被架开后的长戟偏离轨道,在水泥地面上炸开——

Lancer立即后退以避开沙石,而露出头开查看战况的章麟看到,那被击中的地面上只有一条短短的裂缝。

如同被激光切割一般的平滑的直线,女孩好奇的用魔力探测扫描了一下……

——哇咧……

——怎么了?

——20米深的口子。

——……Lancer还真是厉害啊。

说到自己这边的从者,靠在边墙的钢结构立柱后看着启用宝具后如同毘沙门天下凡般吕布猛打猛冲,鬼姬再次认识到自己等人真的无法和英灵对抗的事实。

——看来一开始我说要会会英灵什么的,还真是大言不惭啊。

——别介意,我也没料到英灵居然有这么厉害……真的。

而Lancer已经乘机退到了距离Rider相当远的地方,她收起长枪举起弓箭,瞄准对手后轻念一言。

“……决之技——尼伯龙根之裁!”

手指一松,光之箭矢射出——

——随后便分裂成5道光箭,带着长长的尾焰如导弹般,以人眼无法追及的速度命中了巨汉。

空气被从以吕布为中心的圆形立体空间内推开,在半封闭的厂房里掀起一阵不逊于吕布发动宝具时的狂风。

蒋沁剡通过事前被放出去飘浮在空中的符纸目睹了这一切。也如同鬼姬和章麟一般再次体认到了自己的渺小。

然后,缠绕着火风的巨汉自尘埃中冲突而出,女武神也抖起闪烁着光芒长枪正面迎上。

戟枪交错,巨大的能量再次叠加于空间内部。庞大的建筑终于承受不住这一而再的冲击,包括鬼姬所依靠的边墙,四周迅速出现了大大小小不断延伸汇合的裂缝。

——快跑!

——那个少年呢?

——他自己有个壳……但愿能撑住。

就在她们拼命逃出工厂后的数秒内,包括两个英灵和蒋沁剡自己在内,所有的一切都被坍塌的厂房废墟所掩埋。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