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无标题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0-12-18 00:56
点击:1296
章节字数:65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哦哦!!!!小白,你出动啦,漂亮的直球!{:4_338:}

很好,俺感觉又重新体会了下从开始到现在的感觉

绯山医生那么傲娇....会给直接反应嘛?{:4_329:}

dddxxx 发表于 2010-12-16 00:14 http://www.yamibo.com/images/common/back.gif


這一個問題大家都叫它直球了XDDDD

說實在的白石已經對緋山投過兩次直球了www之前兩次緋山都棄棒,今次會是怎樣呢?

再給白石好球就會出局囉wwww


從開始到現在的感覺??

是什麼樣的感覺XD~告訴我告訴我~~~~~~~


嘿嘿~等待是值得的 依稀感覺等這個時間點會有好康的

看到文出現欣喜若狂...看完立刻可以躺平了..


白石真的很貼心呢!似乎個性設定多半都是朝這個方向,小小的關心總是會流露一股甜甜的味道XD,越是無條件的付出讓 ...

pikacnu 发表于 2010-12-16 01:19 http://www.yamibo.com/images/common/back.gif


我現在更新的時間點比較謎,會看到真的是看天意w(喂

嗯...也許是和本尊有關吧(笑)而且對著喜歡的人,不都應該是這種感覺?

在我心裡,要對待喜歡的人都應該是這樣子啊

無條件的付出像是理所當然,可是總會有人在得不到的時候變得反目成仇一樣

這樣的人我覺得根本沒資格說自己有多喜歡對方

喜歡的話,無論什麼時候,都應該用同一種心態,不論對方最終喜不喜歡妳


煎蛋卷那邊我只是想表達緋山知道白石做便當

然後白石因為某種心態而弄便當,也因為某種心態想知道緋山喜歡吃什麼不喜歡吃什麼w

緋山說會咸,其實是在試探白石,看看到底這個便當是不是真的由白石做的

如果說咸,白石一定會傻傻的去說不可能咸啊明明自己都試過味了之類的XDD


初恋的白石医生很可爱啊

对待傲娇,果然还是应该上直球比较有效果么?

那么,白石医生请多投几个直球,赶紧的把绯山医生拿下吧。

清水 发表于 2010-12-17 01:05 http://www.yamibo.com/images/common/back.gif


這次不多投球了w一球過後就直接了結wwww

緋山選手終於為這場比賽劃下句點了囉!XD


*************************************************************


本来沒信心寫好這一篇的,始终從頭到尾我都是說自己寫甜文不拿手

什麼甜甜蜜蜜的情境,想像到可是卻寫不到

比起虐,比起内心,甜,真的很難寫。


可是去到後半部份,卻開始寫得很顺,為什麼呢XD

感覺...應該不錯吧?在自己看來就是了,不知道大家怎樣w

可能比較短,但希望大家喜歡這對我來說是寫得吐血的產物XDDDD


以下,正文w


*************************************************************




「緋山醫生,能告訴我,妳喜歡我嗎?」



當白石問出她的問題後,更衣室裡是意料之中的死寂,緋山覺得有點似曾相識,好像在之前,也曾經有過類似的情況出現,而且,也是只有她和白石的時候,一個只有她們二人的空間,時間像停止了一般,沒有其他人的入侵,只有二人雙目交投,今次,還有白石捉著自己的手。



白石的問題來得突然,緋山的思緒變得緩慢了,但是她確切的知道,剛剛白石問了自己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她在問自己,現在喜歡她嗎?白石是在開玩笑嗎?不。白石不可能用這種事情來開玩笑,也不會,其實緋山清楚白石的心意,對自己的情意,只是自己,還沒法對白石坦白。



每當對上白石的雙眼,緋山就會無意識的閃避;和白石平靜對待的時候,會想跟她開玩笑;感受到白石的關懷體貼,會讓自己很想依賴。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會想依賴著白石對自己的好?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習慣了白石對自己的好?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事情是會想第一個跟她分享?也許從很久以前,也許從一開始,緋山就已經在不自覺的情況下,感受著白石的一切,走到今天。



「白石。」



「...嗯?」



「...我...」



緋山吞吐的樣子,讓白石無法說出任何一個字,連她的表情,都維持在一個緊張的狀態,雙眼一直盯著緋山,連眼都不敢眨一下,怕遺失緋山任何一個表情。仍然握著緋山手腕的手,開始沒有知覺,像是麻木了,有沒有在用力已經不曉得,白石只是維持握住緋山的手腕,然後就是等待,等待緋山醫生,到底會說什麼。



「...白石,我...」



不像過往剛強直白,不像過往有話直說,不像過往勇敢果斷,緋山現在,很少見的在猶豫著。更衣室的氣氛,再次變得沉默,如同過往,那個沒有其他人在的診療室一樣。



「緋山醫生。」對上緋山的視線,白石溫和的說。



「呃?」



「我啊,一直沒變,現在,仍然是這樣。」



「白石...」



「所以...」白石垂下頭,將握住緋山的手收緊了一下,再放開「以後,可能還會這樣,緋山醫生,我現在可以給妳的,是時間。」



和那天那個無人的診療室一樣,首先打破空間沉默的,還是白石。她站起身,打開自己的儲物櫃,從上層的架子拿出一個絲絨盒握在手心之中,關上櫃門回到緋山身邊。舉起手中拿著的絲絨盒,在緋山的視線前停下,那暗紅色的絲絨盒,緋山不會忘記,是那天夜裡,自己退還給白石的耳環。



「妳怎麼....我明明叫妳丟了它。」



「雖然緋山醫生叫我丟掉,可是我不捨得」白石挽起緋山的手,將絲絨盒安放在緋山的手中,再將緋山的手指輕輕套住絲絨盒「不捨得丟掉,絕對不是因為金錢問題,這耳環有著送給緋山醫生的意義,如果我真的如妳所說丟了它,那麼今天,我不會還站在這裡。」



白石的說話,緋山非常瞭解,當初由河野送自己這對耳環時,為什麼會想拒絕收下,是因為怕收下了耳環,就代表答應了什麼,而在知道耳環是白石所買之後,就明白到這對耳環所包含的,不單單是因為自己喜歡,也不只因為白石認為它適合自己所以買下。更多的是白石的潛意識裡也希望透過耳環,將喜歡緋山的情感一拼的送出去,只要能夠送出去,什麼都沒關係。



白石曾經很愚蠢的,找別人代替自己送出這份心意,可是,這樣就根本沒有任何意義,送禮物的人不是妳自己,收禮物的人不是親手收下,那麼所謂的情感,到底是誰送,誰收?冴島曾經說過,要以白石惠的身份,送出這對耳環,白石懂得了,禮物雖然只是一種物質,但內裡所包含的,卻是別人無法替代的意義,交給另一個人送出去,對方根本就不會感受到,而且也失去了最基本的尊重。



緋山拿著耳環,看著眼前的白石,她的心臟跳得很快,從未如此的快,屏息靜氣的看著白石,她的表情嚴肅認真,眼神筆直的看著自己,白石的瞳孔像是黑珍珠一樣,黑色的光澤中蘊藏暗啞的墨綠色,可是現在緋山看到的,卻帶有少許亮眼的浮現,白石的雙手慢慢從身邊抬起,扶著緋山雙臂,大大的手掌原來要握住緋山的手臂,一點都不難。



零碎的聲音在更衣室外傳來,像是隔開一切一樣,只有這裡不受任何影響,時間,空間,人物,情感,實實在在的,控制不到,不想控制,忍受得太多,太久了。



白石的臉往緋山的臉慢慢靠近,身體微微的向下彎曲,直到自己能和緋山的視線能水平對望,白石才停下來,二人的距離,近到喘一口氣,對方都會知道,白石就這樣看著緋山,而緋山,則是毫無反應的看著白石。可是白石知道的,緋山現在等同沒有反抗,沒有逃避,也許,和自己一樣在等待什麼,白石的唇微啟,唇瓣分開的時候,緋山看到白石的唇泛著光彩,她的口紅,從來都不會太著色,只是薄薄的。



白石的唇慢慢靠近到緋山的唇邊,太過靠近,也知道白石想幹什麼,緋山的身體反射性的顫抖了,猜到什麼,白石收起接下來的動作,輕笑了。繞過緋山的嘴唇,輕輕的,似有若無的,在緋山的臉頰,淡淡的,印下一吻,平靜且短暫,沒有多餘的話語,沒有無謂的動作,唇從臉頰退開,白石順著方向,退後,扶著緋山的手沒有放下。



然後,就只是看到,耳根紅透的白石,看著完全沒有反應的緋山,甜蜜的笑著。



***********************************



「也許只是我自己,很想要而已。」



這是緋山離開更衣室之前,從白石那裡聽到的最後一句說話。



怎麼離開更衣室?怎麼走到大門口?怎麼和河野吃完一頓飯?怎麼回到家裡?記憶完全零碎分散,沒有實在的感覺,想要憶起的時候卻總是會記起,最深刻的,那像是在造夢一樣,不真確的片段。



白石再一次的吻了自己。



自己再一次的被白石吻了。



就算只是臉頰也好,但已經很嚴重。



「啊...啊啊....我在幹什麼...」



坐在沙發上的緋山難以形容現在自己的心情,她對於白石的突如其來感到不知所措,她對於自己沒有反抗而感到慌張混亂,想起白石的吻,緋山雙手覆上臉龐,掩蓋這刻的害羞。對,緋山想起白石的吻,她感到不知所措,她感覺到自己,對白石的吻,有感覺了。



可是該怎麼樣?這樣子的自己可以嗎?曾經讓白石受過這樣的傷,受過這樣的痛,到現在,自己還可以接受白石對自己的感情嗎?就算白石不介意,自己還是會覺得,無法坦承的接受,像是做過壞事的惡人,怎麼可以得到很多人所給予的關懷一樣。



但是緋山並不是惡人,不說她的急救醫生身份,她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女子,她應該得到幸福,她應該被疼愛,喜歡她的人想喜歡她,想疼愛她的人,就是想疼愛她而已,也許白石根本不介意自己曾經對她過份,就只是單純的喜歡她,單純的疼愛她,做過什麼,她不介意。



緋山抓起手袋伸手進去翻出絲絨盒,打開盒蓋將耳環拿出,那一份閃爍仍然存在,就像白石那一份感情一樣。回憶起過往點滴,初次見面,初次失敗,初次哭泣,初次合作;她的緊張,她的勸告,她的固執,她的堅持;合照,告白,眼淚,擁抱,吻;豁然的感覺在緋山的身體內揚開,心裡的濾器也像開動了一樣,過濾出在自己心中一直以來都存在,卻被自己刻意忽略掉的「白石惠」的成份,一滴一滴的,白石清晰的樣子,在緋山的眼前浮現,會心一笑。



原來喜歡,看到就會覺得開心。



提起耳環,緋山再伸手摸向耳朵,她發現自己好久沒有戴耳環,從白石提到自己的那天再算下來,已經快一個月沒戴了,不知道會不會因為太久沒有戴耳環,耳孔會慢慢的閉起來,想到這裡,緋山就從沙發上起身,走到房間坐在梳妝台前,將耳邊的頭髮繞到耳後,左邊身往前微傾,拿起耳環輕輕的穿過。



「哎...」真的是太久沒戴了,耳孔有點癒合起來,可是那刺痛的感覺令緋山知道,這份心情不是假的了,現在也許還不能,可是這樣的話,白石應該會明白的,對嗎?



看著戴起耳環的自己,這對穿刺式的耳環不招搖,就算戴著上班也不會太過引人注目,寶石暗紅帶光澤,緋山看著鏡子,第一次戴上這對耳環,看起來真的很不錯,緋山很滿意這對耳環。伸手將耳環摘下,放在梳妝台上,緋山就拿出換洗衣物進入浴室,十多分鐘後離開浴室,帶著熱騰騰的蒸氣回到睡房,躺在床上設定好鬧鐘,再看看梳妝台上的耳環「...晚安了」伸手關上床頭的掛燈,緋山就拉起綿被蓋住自己,帶著某種心情,安然入睡。



***********************************



第二天,白石快將下班的時候,緋山就回到醫院準備上班,這個星期裡二人的時間表都總是錯過,一人上班另一人就會下班,只有在交接的時間,二人才會見面,昨天如果白石不是帶著河野,也許都不會和緋山一起在更衣室。白石在護理看著時鐘,緋山上班的時間快到了,想起昨天在更衣室的事情,白石停下寫病歷的動作,不安的轉動著原子筆,可是白石不像藍澤般太過懂得這種玩意,轉了幾下,原子筆就掉在桌上。白石執起原子筆,再次轉動,轉了幾下,又再掉在桌上,可是這次的去勢未停,原子筆沿著桌子滾到地上。



「唉...」



白石從椅子上滑下,走到原子筆的位置蹲下,拾起原子筆後卻沒有立即站起來,反而是拿著筆低頭沉思著,這時候,一雙綁有紅色鞋帶的白色運動鞋出現在白石的眼前。



「醫生,妳蹲在這裡很擋路。」



聽到熟識的聲音,白石立即將注意力從筆上轉到聲音的來源,抬頭看到緋山正抱著手臂的看著自己,白石按著膝蓋站起身後,順勢的退後了一步,和緋山拉開了距離。



「對不起,早上好,緋山醫生。」



在任何的職場都有一種奇怪的習慣,就是不論在任何時間,都總會用「早上好」來打招呼,就算現在已經快接近晚上的時間。



「早上好。」



緋山繞過白石身邊走到白板前,看著崗位的安排,拿起自己負責的病歷後,就回到白石本來的座位對面坐下,白石這才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看著緋山,白石瞪大了雙眼,因為她看到緋山的耳上,戴著一雙耳環,正正就是自己送給緋山的那對耳環。



「緋山醫生...」



「嗯?」緋山回應白石,但是仍然看著病歷。



「耳環,妳戴了呢」白石欣然的說著「好久沒看到緋山醫生戴耳環了。」



「...嗯。」緋山摸了摸耳環回應。



「果然很好看啊。」



「這不是當然的嘛」



「嗯,我知道。」白石放下筆,雙手撐著下巴「緋山醫生,喜歡嗎,這耳環?」



聽到白石的問題,緋山摸著耳環的動作停了下來,她的頭還是向著病歷,但是視線卻抬起了看著白石,白石那笑著的樣子,相信她真的是想問自己,喜不喜歡這耳環,緋山呼了一口氣。



「白石,妳要知道我喜不喜歡這對耳環嘛?」



「嗯。」



「那...聽著了。」緋山擺出和白石一樣的動作,用手撐著下巴「我很喜歡這對耳環」



「咦,那太好了。」白石聽到緋山說很喜歡這對耳環,覺得很高興,就在白石放下雙手準備重新寫病歷的時候,聽到緋山繼續說著。



「就算這對耳環不懂說話,不懂討好我,可是我還是很喜歡這對耳環。」



白石猛然的抬頭看著緋山,剛剛緋山只是說了很喜歡這對耳環,但自己卻像是聽到了什麼驚人的事實一樣,白石張開嘴巴,無法掩飾驚訝,只能目瞪口呆的看著緋山。只是聽到緋山說喜歡耳環而已,為什麼,感覺會如此不同,心跳為什麼會如此快,很奇怪,很奇怪啊。



緋山回復摸著耳環的動作,她笑了「我很喜歡,白石,謝謝妳。」



似曾相識的回答,在白石的腦內迴盪著,如果沒有聽錯,如果不是產生幻覺,如果現在不是做夢,白石會問自己,到底現在是不是真的,剛剛到底聽到緋山醫生說的話,是不是真的?白石的眼淚無法控制的湧出,在眼眶裡打轉,明明只是在說耳環,可是白石卻覺得聽到什麼令人歡喜若狂的事實一樣,緋山的回答,她終於都聽到了嗎?



「緋山醫生...剛剛...」



「話,我只說一次。」



「不!不要!我想再聽一次。緋山醫生,妳真的,很喜歡那對耳環!?」白石激動得握著筆桿的手指都泛白,內心的喜悅毫無保留的表現出來。



「我只說一次,妳剛才聽到什麼,就是什麼。」



「緋山...」



白石丟下原子筆,無法冷靜的單手掩著嘴巴,在眼框裡打轉的淚終於落下,滴到白石的手指上,緋山看到白石緊閉雙目,掩著嘴的樣子,她沒法想像,自己的這一句話,給白石帶來的衝擊會是這麼大,但是她知道,這句話,白石是聽懂了。



「...我好開心...」掩著嘴巴的手往上移蓋著眼睛,可是緋山還是看得到白石正在笑著,燦爛的笑著,這句話,白石等了多久了?



一天,一個月,一年?都不是。這是沒有時間限制的等待,她不會知道緋山的心哪一天會靠向自己,她不會知道自己的等待能否得到回應,更加不會知道自己能在終有一天,聽到緋山的答覆。能夠等到喜歡的人給予自己的答覆,是比任何事情都來得重要,都要來得開心,那是令人高興到會掩飾不住笑意的事實,就只是等這麼一句,渴望已久的,終於等到了。



「我等了好久...」白石顧不了現在還身處人來人往的護理站,就這樣的在位置上哭了起來,緋山看到,生怕別人會誤會,立即拉住白石的手離開,什麼地方都好,總之就是要帶著白石離開這麼多人的地方。



「突然的哭什麼,別人看到會以為我對妳說了什麼啊。」



「可是緋山醫生的確,對我說了什麼吧。」白石笑了,帶著眼淚的笑了。



「妳笨蛋啊!」



「緋山醫生...」



從護理站走到康復大樓,這段路程大慨需要五分鐘,轉角位置,白石反手拉停緋山後就往緋山的方向撲前,從後的抱著緋山,右手在前方環抱著緋山,白石就這樣的靠在緋山的後方,她感覺得到,緋山的體溫,頭髮傳來的香味。



「妳!放手啊!這裡是走廊!妳幹什麼?」緋山拉扯抱著自己的白石的手臂,可是白石的手還是動也不動的環著自己。



「不放,絕對不放!」白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聽到的卻是帶著哭腔的聲線。



「我已經...放開過緋山醫生一次...這次我絕對不放,絕對,不放開...」



期盼已久的終於得到,其他人的目光算得什麼,白石她不想再放開了,能夠抱著緋山,這個願望她到底在心裡響起過多少次?能夠抱著緋山,這個想法她到底跟自己說了多少次?只是每次都只能想,只能說,卻不能付諸實行,今天,她可以真切的抱著緋山,說什麼,都不想再放開。



緋山輕拍著白石的手臂「白石,先放手,好嗎?」可是白石還是不願放開,做出搖頭的動作,緋山笑了,下一秒她悠悠的說出「對不起。」



聽到緋山道歉,白石立即反駁「我不要緋山醫生跟我說對不起。」



「需要的,因為,我讓妳等得太久了。」緋山溫和的說出口,聽到白石的話,感覺白石的變化,她真的覺得有必要跟白石道歉。



白石依舊沒有鬆開手,就這樣的在緋山耳邊說著「......可是,我願等。」



如果世界上有著最動聽的歌聲,那麼一定有著最動聽的詞語,可是任何說話,都必須伴隨著最動人的心意,才能帶動出最真摰的情感。有幾多人可以一直等待自己所喜歡的,卻不喜歡自己的人?有幾多人可以一直喜歡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喜歡上自己的人?又有幾多人可以無怨恨的去對待不知道傷過自己多少次的人?也許很少,也許很多,但能否遇到,卻是一個無法預知的或然率。



可是,現在緋山卻遇到了其中一個。嘴巴不說,但是緋山的心知道,她要珍惜,也想珍惜。扶在白石手臂上的手,由一隻變成一雙,輕輕的掛在白石的手臂上,摸上白石的溫度,衣服的觸感,肌膚的觸感,緋山現在開始,要好好記著。



這是屬於緋山美帆子,對白石惠的回答。


-待續-


*************************************************

這邊同樣

在這種結尾寫上「-完-」其實也可以吧w?(喂wwww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