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无标题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0-12-16 00:00
点击:1206
章节字数:624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新的連載文萬歲!!!w

這兩隻真是欲言又止吶

白石怎麼好像經過冴島的開導後全部都瞭解了?

倒是緋山還是那麼彆扭 不過好可愛www

加油LZ! 讓我們看到兩人幸福吧{:3_276:}

Azrael夜 发表于 2010-12-5 10:49 http://www.yamibo.com/images/common/back.gif


沒想到會突然遇上維修(?)

我會加快速度令這兩隻走在一起的了www


好甜{:2_215:}{:2_227:}

希望兩位可以趕快在一起


恩恩~LZ的文感覺果然還是很到位

慢慢來不要緊,就是喜歡大大細膩的描寫

加油,期待更新

Copo 发表于 2010-12-5 22:57 http://www.yamibo.com/images/common/back.gif


每次看到有人說好甜我就會覺得有點驚喜....

因為自己完全不覺得啊XDD

其實有些時候我也很想寫得簡潔一點的...感覺這種簡潔的文風也是值得學習的

但總是學不來啊OAO

所以才會一直這麼拉長了..不過大家喜歡也就最好XD


************************************


剛好在昨天在吧裡發了~今天這邊就修好了

真是剛剛好的巧合呀~

那就讓我們繼續同步進行吧~~


這次的更新對話很多~別介意w


以下正文w


*********************************




告白的人,被拒絕後只有兩種可能性,第一種是放棄,第二種是不放棄。白石選擇了後者,她相信總有一天緋山醫生會改變那個決定,她相信總有一天自己會和緋山醫生有在一起的時候,只不過「有一天」到底有多久才會來到,到底會不會有來到的一天,根本不會有人可以告訴白石。



既然白石選擇了不放棄,那她就甘願無盡地去等待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的一天。雖然在這之前,她放棄過一次,打算將緋山從自己的心裡解放出去,留下一顆空蕩的心,等待下一位的來臨。



「妳呢?現在還喜歡她嗎?」



某個晚上,冴島和白石在聊天的時候突然這樣問過白石,白石當時靜了下來,她思考著這個問題,本來以為,她可以立即回答的,但是出乎意料的,白石沒有立即回答。



「現在...我不知道。」



這是白石思考了5分鐘後,給予冴島的回答。其實當時白石的腦袋很混亂,她不知道現在對緋山的感覺是怎樣,還喜歡緋山嗎?還在意緋山嗎?對緋山的感覺一時之間搞不清楚,不知道,是白石唯一可以說的答案。



可是下班回家,帶著疲累的身體入睡醒來之後,白石的腦袋清醒了很多,她覺得在睡著的時候,在朦朧的意識裡見到緋山,她見到了和緋山在一起的片段,所有的,最開心的,零碎的片段湊合成一條紀錄片,主角只有緋山和自己。



醒來的時候,白石頭腦很清晰,她明白一件事,她帶著笑容跟自己說「我喜歡緋山醫生。」可是只對自己說的感覺又很不痛快,就很傻的寫了一條訊息跟冴島說『我果然還是很喜歡緋山醫生』



沒多久,她收到了冴島的回覆,裡面只寫著一句話『如果妳在我面前,我會打妳』



白石笑了,心情頓覺清爽了很多,她覺得之前沒有跟任何人訴說自己有多喜歡緋山醫生,沒有和任何人商量這件事情,真的很笨。現在有人和自己分享這份感覺,她覺得很舒服,喜歡一個人的感覺除了痛苦,原來也可以很開心。



也許還會不安,也許還會猶豫,可是知道自己真的喜歡她,那麼問題,就已經不是問題了。



每天在飯堂和緋山一起午餐的時間,先不說會不會有突發的電話或者直昇機出動,但這段時間都是白石一整天最期待的時候。



「嗯....」



緋山站在餐牌前看著,醫院的食物選擇總會以簡單快捷為主,所以要說選擇性,其實每天的選擇都差不多,不是三明治就是沙拉,雖然健康,可是吃多了緋山還是會覺得有點膩,正當她準備點餐的時候,白石就走到她的身邊。



「緋山醫生,還沒點餐吧?」



「嗯,是啊,怎麼了?」



「這個,想請妳吃的。」



白石從背後拿出一個用藍色布包著的便當,舉到緋山面前。



「什麼來的?」



「便當啊,吃吧。」



說罷,白石就拉著緋山的手走到靠窗邊的位置坐下,放下便當讓緋山坐下後,白石又走到餐具的位置,拿了兩套碗筷回到位置,其中一份放到緋山面前,想了想,白石再回到點餐的位置,買了一杯冰凍的麥茶拿到坐位後坐下,解開藍布的結,翻開覆著的布裡面是一個棗紅色的便當盒,旁邊有些雪花的點綴。



「白石,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嗎?」



「便當和麥茶。」白石故意回答。



「難道我看不出來?」



「緋山醫生,先吃吃看好嗎?」



白石打開便當盒,食材都是一般便當裡會出現的,白石夾起一份煎蛋卷放到緋山的碗裡,笑著說「吃吃看。」



「搞什麼嘛...」



緋山夾起煎蛋卷,小小的咬了一口,從小的習慣令緋山都會掩著嘴巴吃東西,細細的咀嚼了幾口吞下後,緋山就疑惑的看著白石。



「怎麼這個煎蛋卷是咸的?」



「緋山醫生喜歡吃甜的煎蛋卷?」白石微笑。



「嗯...一直以來都是吃甜的煎蛋卷,咸的也沒所謂,只是...」緋山夾起那剩餘的蛋卷看著白石「這個太咸了...」



「咦?太咸?我明明沒有放太多鹽?」白石立即夾起另一件煎蛋卷試吃,發現味道並不如緋山所說的太咸,白石看著緋山,發現緋山正看著自己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她就知道自己被騙了,同時緋山也知道自己猜中了,她將自己吃剩的那半件蛋卷再細分成一小件夾起。



「緋山醫生為什麼騙我說太咸?」



「對我來說是太咸了沒錯,我沒騙妳。」



「咦...緋山醫生太奸詐了,明明是...」



「白石。」



「嗯?」



緋山笑著喚了一聲白石,白石微張著嘴巴的抬頭,緋山就把那剩下的一小件煎蛋卷推到白石的嘴裡,白石吃驚的往後一退,順勢的將整個蛋卷吞到嘴裡,白石不可置信的看著緋山,和白石的驚訝相反,緋山只是以手背支著下巴,臉上繼續流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很咸對吧?還有,我啊。」



「什...什麼?」



「煎蛋卷的話,我比較吃甜的,還有」緋山看著便當盒裡的其他菜式逐一說明「飯團不要這麼大,什麼餡料沒關係;比起芋丸我更喜歡肉丸;還有別包筍卷,我喜歡菌類。」



白石愣住了。思想轉了轉後,她知道,緋山一定是察覺到了,這個便當其實是自己做的,可是緋山沒有問自己,為什麼要做一個便當叫她吃,白石相信,緋山只是猜到了這個便當是自己做的而已,自己懷著什麼意義來做,她一定不曉得。



白石是幼稚啊,很幼稚,她在做的這些事情對緋山來說,甚至對很多人來說都是很幼稚,可是這些幼稚的事兒,對白石來說卻是最重要的。



可是看到緋山帶著微笑吃著自己製作的便當,一臉幸福的笑,就算將來給緋山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做然後被取笑,那也無所謂,因為現在喜歡的人吃著自己一手為對方製作的食物,而且臉上的表情都在告訴自己「很好吃」,看到她吃得那麼開心,被取笑又有什麼關係?最重要的,是緋山覺得高興,不是嗎?



咀嚼嘴巴內那半個蛋卷,嚥下後,白石難以掩飾的笑出來了。



「明明很甜啊,這蛋卷。」



「白石妳的味覺變遲鈍了。」拿起白石買的麥茶喝了一口,冰凍的感覺走過喉嚨,緋山覺得很舒暢,開心的繼續吃著便當。



而白石看著繼續吃著自己的便當的緋山微笑,遲鈍嗎?對著妳的話,我想我任何時候都會是這樣,遲鈍得想哭吧?但是,寧願遲鈍被妳責罵,也不想變得聰明的這種想法,又是什麼呢?



「只要緋山醫生喜歡吃就好。」以後,我有更多的機會,煮妳喜歡吃的東西給妳吃吧?所以從現在開始,我要好好記住妳所喜歡的食物和口味,和妳所喜歡的飲料。



緋山繼續吃著便當裡的菜式,白石自己反而沒有吃太多,整個便當幾乎都是被緋山吃光的,吃完後的緋山,搶過放在白石那邊的藍布,將便當盒包起後就離開座位並將便當盒拿走。



「緋山醫生?」



「洗完後還給妳。」



白石笑了「這是回禮嗎?」



「這是禮貌。」緋山回應。



白石立即起身追在緋山旁邊,和她一起離開飯堂,在走廊上看到顯示著日期的時鐘,白石隨即拿出手機,按到日曆的部份。



「緋山醫生,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



「這次又是要問什麼?」



「緋山醫生的生日,是哪一天?」



「咦?」



「可以告訴我嘛?」



「九月二十七日啊,早過了啦。」



白石的手指在手機的鍵盤上按著,手機裡的月曆顯示著「九月」,跳到「二十七」的方格,白石在裡面打下一則生日提示:『九月二十七日 緋山美帆子生日』,白石當然知道緋山的生日,但是現在,她要重新記住,不管在腦裡,還是手機。白石的手機月曆裡,記下的不只是生日,還有許多值得記念的日子。



像這一年裡面,手機月曆裡面所記下的日子還有『告白』、『哭了』、『堅持』、『放手』、『痛』、『無奈』等等...還有最近的一個『擁抱』。



白石會在手機的月曆記下重點,回到家會寫在日記本裡,在醫院的日誌上白石習慣用黑色的原子筆,可是在自己的日記本上,白石則會使用藍色的原子筆,但是如果寫的日記和緋山有關的話,她則會使用紅色,雖然用紅色原子筆寫東西會被說不禮貌,可是只要翻開日記本,不用特意去看,就能知道這篇所寫的是緋山的事,不是很好嗎?



結果這本日記,滿滿的,都是一片紅色。雖然記下的都是傷心的歷史,可是白石還是會間中拿出來重看,重溫那段發生過,經歷過,痛苦傷心的日子,就算看多少次,還是會記得當時的心情,當時的感覺。可是白石覺得,那是自己和緋山二人之間的故事,正因為經歷過這許多,才得到這許多,雖然還不是明確,可是白石知道,緋山的心意,開始向著自己,所以她很希望,能把緋山的心意,抓得更緊,捉得更實。



***********************************



午餐過後,白石上過一次直昇機,把一個因為頑皮爬樹從樹上掉下來的孩子送回醫院,手臂和腳部都有骨折,頭部則是撞傷及擦傷,並不是太嚴重。寫完手術室的日誌後,白石回到護理站,卻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他在探望著護理站,似是在搜尋某人的身影,白石走到那人的後方,猶豫的叫了一聲「河野先生?」



「啊!是白石小姐,好久不見。」



河野,說來可笑,從認識到現在,白石根本連河野的名字是什麼都不知道,算起來,也快認識了數個月了,但是大家認真談話的次數卻少得可憐,除了因為河野的出現本就令白石感到嫌惡外,白石當時根本沒心思要去認識這個人,但是現在白石見到河野,之前的一直存在的芥蒂似是消失了,白石能認真的跟河野對談,以友好的態度。



「好久不見了,河野先生,今天來是為了什麼?」



「我約了緋山小姐今天晚上去吃飯聚舊,畢竟,也好久不見了。」



河野將公事包從右手換到左手,轉動手臂看著腕上的手錶「五點四十八分...緋山小姐應該快下班了吧?」,白石記得今天緋山是下午六時下班,這個時間應該是在進行最後的巡房了,白石走到座位放下日誌,再回到河野身邊。



「緋山醫生應該是去巡房了,我們去找她,好嗎?」



「不會妨礙妳們工作?」



「現在,不會的,來吧。」



說完,白石就和河野一起走進升降機,按下樓層後升降機開始關門運作,升降機內突然變成密封狀態,沒怎麼和白石獨處的河野覺得有點尷尬,很不自然的不停看著電子顯示版,白石留意到河野的狀態,笑了出來。



「河野先生,最近工作順利嗎?」



離開升降機後白石主動打開話匣子,河野也樂於回應。



「嗯,還好,是有點忙,也因為這樣很久沒和緋山小姐見面了。」



「你們還有見面?」



「很少了,時間對的話,也會出去吃個晚飯聊聊天,上星期本來約了緋山小姐的,可是她臨時說要去探病,結果才沒法見面。」



「探病?」



「嗯,就是冴島小姐,緋山小姐說她生病了,要去探病,所以那次晚餐就取消了。」



「...啊...」



白石想起來了,上星期冴島生病那天,緋山明明說過約了朋友無法去探病,結果,卻出現在冴島家的樓下。



「白石小姐?想起什麼了嗎,笑得這麼開心。」



「啊,沒事沒事,只是...」覺得這樣子的緋山醫生自己從來沒見過,好像又認識到了緋山醫生的新一面一樣,原來平時看起來成熟穩重的緋山醫生,也會像一個小孩子一樣的鬧別扭嗎?



「啊,是緋山小姐。」



順著河野的視線,白石也看到了緋山,從病房走出來的緋山,一邊寫著紀錄,一邊和身邊的護士交談,認真的神色似是交代一些事情,隨即緋山將手上的紀錄交到護士手中,護士對緋山點頭行禮後就離開,而緋山將視線轉到正面來的時候,也剛好看到白石和河野站在走廊看著她。



「河野?怎麼會和白石在一起?」緋山將聽診器摘下放到左邊口袋,大步的走到二人面前。



「剛剛在護理站碰到白石小姐,她就帶我上來找妳了。」



「抱歉呢,上次臨時失約了。」



「沒關係,冴島小姐生病了,妳去探病是應該的。」



「呃...嗯...」



白石就站在旁邊靜靜的聽著一切,發現緋山眼神遊移的看著自己,白石就忍不住的笑了出來,沒想到會被河野當面的拆穿了那天晚上,自己雖然臨時拒絕了應約,卻又沒上門探訪冴島,白石雙手交疊在胸前,裝作咳嗽一樣的掩著嘴巴微笑,這一下,被緋山看到了。



「白石妳還覺得喉嚨不舒服嗎?」



「嗯...有點,有點。」



「那我等會給妳一支鹽水替喉嚨消毒,會快點好。」



...會出意外的,緋山醫生。聽到緋山的話後,白石輕輕的舉起雙手作投降狀,不再多話,在走廊的分歧口和河野先作道別,白石和緋山二人就一同前往更衣室的方向。



「緋山醫生,原來還有和河野先生聯絡呢。」



「那不是當然的嘛。」



「也是呢。」



揚起微笑將剛才的話題結束,白石和緋山繼續靜默著走到更衣室,生怕河野會等得比較久,緋山拿出手機致電給河野,說自己很快就可以離開等等,闔上手機,緋山開始更換便服,白石坐在長椅上,拿著自己的手機蓋,打開,闔上,打開,闔上,不停的重覆這一個動作,更衣室中充斥著一連串的『嚓』、『喀』的聲音。



「緋山醫生打電話給河野先生呢...」



「啥??」



「緋山醫生打電話給河野先生...」白石再一次重覆。



「妳也想打電話給河野嗎,他的號碼我給妳...」



「才不是。」我也很想收到緋山醫生打給我的電話,是一個和約會有關的電話。



「那妳突然怎麼了?」緋山圍上圍巾,一圈一圈的捲著自己的脖子,修飾好後就走到白石身邊坐下,看著白石。



「吶,緋山醫生,我想知道妳的手機號碼,能給我嗎?」



白石翻開手機,遞給緋山,緋山看著白石的手機屏幕一時之間呆了,因為屏幕上面的,是自己和白石的合照。那是什麼時候照的呢?緋山突然想不起來,可是看照片中的二人的髮型,應該是這半年間的事,思考間,看著白石手機裡放著自己和她的合照,緋山抬眼看著白石,對方笑得自然,像是放著二人的合照,並沒有什麼不應該一樣。



「我的手機號碼妳早就已經有,還問?還有...這照片...」



「緋山醫生的手機號碼,我才不知道,所以現在我想問妳。」白石收回手機,看著屏幕上的合照,甜甜的笑了出來,想起拍照的時候,那個不喜歡拍照的緋山,白石就覺得有趣。



「緋山醫生還記得要拍這照片時,妳是怎麼樣的?」



「...我不記得了,是說這照片是什麼拍的,我也不記得。」



「嗯...也是呢,過了這麼久,可是我卻記得很清楚呢,這照片啊,是半年前,我們第一次到恆夫的店後,第二天在醫院裡拍的。」拍照的日子奇怪得普通,緋山不記得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實在太普通。



「緋山醫生,那時候我捉妳拍照,很突然吧?」



「對啊,突然到我根本還沒搞清楚妳想怎樣,就被妳拉住了,那時為什麼突然會想拍照啊?」



白石笑了「不告訴妳。」



拍照的原因,很簡單。那天晚上,在恆夫的店裡,第一次聽到緋山親口說,喜歡自己,儘管那只是鼓勵的話語,可是聽到的那個時候,心情真的很開心很開心,差點禁不住的要求緋山,再一次的說那番話,當時那一聲「喜歡」所藏著的只是很普通的喜歡,但是能夠從緋山那邊聽到喜歡自己的話,就代表了緋山並不討厭自己。



曾經因為那一句「喜歡」而樂上一整天,很想利用一些什麼,來紀念這一句「喜歡」,可是又怕緋山會察覺到,於是在第二天,用著無聊的理由,強硬的拉了緋山合照,紀念的不是第一次合照,紀念的是緋山的那一句「喜歡」。



隔了一天,自己的行為不會被緋山聯想到什麼吧?太過杞人憂天的想法,緋山根本不可能會想到和自己有關,更加不會想到和自己說過的話有關,但是,白石就是想這麼做。



喜歡一個人的時候,就是會這麼笨。



「那我也不會告訴妳我的手機號碼。」緋山起身準備離開,白石伸手拉住緋山的手腕。



「緋山醫生,告訴我,妳的手機號碼,好嗎?」



緋山沒有回答,卻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按了幾個鍵後,白石的手機就響起了,白石的手機屏上顯示著的,是『美帆子』,那不變的卻沒法叫出口的稱呼。



「啊...」



「還有什麼問題嗎,白石醫生?」



緋山拿著自己的手機在白石面前搖晃了數下,就按下了掛斷的按鈕,闔上了手機放回口袋,白石依舊捉住緋山的手腕。



「有啊。」



「那就一次過全部問完吧,妳最近都在問一些早就知道的問題,太無聊了?」



「那我就問一個到現在還不知道的問題吧,緋山醫生,能繼續回答我嗎?」



「快問,我要走了。」



捉住緋山手腕的手,手指來回的輕捏著,白石摸到了緋山纖細的腕骨,感覺到女性特有的感覺,明明和自己一樣,可是緋山給自己的感覺卻是如此的與別不同,脆弱的,纖細的,像是一觸即碎的,稍為用力一點就怕會弄傷她一樣。



可是原來也曾經好幾次用力的抓住緋山,像是勸告她去動心臟手術抓住手臂的時候,一起為男童完成開胸手術之後,醫療事故摟住肩膀安慰她的時候,白石在碰到緋山的時候,都有一種感覺,想更加的,將緋山收到自己的雙臂之內,那份衝動不是累積得來,只是和緋山接觸的時候,就會像失控一樣的充斥著白石的心頭,那份感覺開始與日俱增,只要一想起就會禁不住的顫抖。



現在,亦如是。



「緋山醫生,能告訴我,妳喜歡我嗎?」



抓住緋山的手,不自覺的收緊,不自覺的顫抖,心臟,急速跳動得異常。從手腕感受到白石的顫抖,緋山的心,身體,也在聽到白石的問題的時候,同樣的產生顫抖。



-待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