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无标题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0-12-31 01:26
点击:1195
章节字数:4913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GOD,终于进行到这一步了(泪目

小白你终于修成正果了{:4_360:}

感动死我了

dddxxx 发表于 2010-12-20 22:10 http://www.yamibo.com/images/common/back.gif


看到新更新的一篇...希望你不會想打我XDD


沒有時間限制的等待,需要多大的勇氣?

太好了白石~~~妳的辛苦終於開始值得了~

請雨晴大繼續甜下去~~~

win29750 发表于 2010-12-22 04:02 http://www.yamibo.com/images/common/back.gif


那份勇氣也許是一個未知的深淵呢....

我會努力甜下去的

但在這之前....XDD


******************************************

抱歉~

最近很懶...遲了很多更新

而且我發現就算本著「白石少年初戀事件」來寫

也還有一些東西要寫的

所以,還是先繼續寫一下自己引以自豪的劇情(喂

然後...才決定怎麼走下去吧ww


名字啊姓氏什麼的別在意w


以下正文w


***************************************

五:



「好了啦,該放手了...」



緋山拍著白石抱在自己前面的手臂,畢竟是醫院,怎麼可以在這種地方抱這麼久。可是拍了手臂數下,白石雙手還是沒有放開的意思,緋山再拍了兩下,白石的雙手才有鬆開的意思,慢慢的,在緋山兩邊的胳膊退開。



緋山轉身看向白石,發現她的雙眼還是有點紅紅的。



剛剛自己的那句話,到底給了白石多大的衝擊?



「妳看妳,眼睛都紅了。」



「...」



「怎麼?」



「...」



白石沒有說話,只是看著緋山,用著她那雙紅紅的眼睛,看著在自己面前的緋山。



好想再抱一次。白石的心,現在這麼想著。可是,不行,怎麼可以再抱緋山呢,在這裡。



「白石?應我一下,好嗎?」



「...嗯。」



白石勉強的擠出一聲回應,伸出手掌擦去自己眼角的淚痕,回復笑臉看著眼前人,剛剛的激動開始慢慢的平復下來,白石的內心開始湧現另一個問題:到底剛剛緋山醫生是不是答應了自己?她同樣的喜歡上自己了嗎?



如果現在問這個問題,應該會惹緋山醫生生氣吧?想到這點,白石決定先收起疑問,擦去淚水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我沒事。」



「真的?」



「真的。」



「那我們要回去了,突然跑出來,冴島一定會氣瘋。」緋山先轉頭往護理站的方向走去,白石隨步跟上。



「我想像到我們回去的時候,座位上一定會多了一座病歷山呢。」白石假設。



「真的這樣,妳要幫忙寫。」



「當然,妳的份全給我寫吧。」白石並不是故意,只是隨口的說了出來,可是聽在緋山耳裡,卻有點搔癢,手再一次撫上了耳環,輕輕的磨擦著。



平常白石都會說的話,為什麼現在聽起來,卻會異常的令到緋山覺得高興?緋山感覺到自己的心情,因為白石的一句話而變得愉悅。



「自己的工作要自己做,要幫忙我會叫妳,別搶我工作。」



「嗯,我知道了。」



二人回到護理站後,果然的看到冴島就站在原先坐著的位置前方,捧著快有十本的病歷看著二人,臉色也不是很好看,白石快步繞過緋山走到冴島身邊,將她手上的病歷都接過。



「抱歉,冴島護士,我擅自離開了工作崗位。」白石輕輕的跟冴島道歉。



「妳?怎麼我看到是『妳們』?數量詞分不清楚嗎?」



「不是啦...剛剛是我...」



冴島這才發現,白石的雙眼紅紅的,像哭過,加上現在和緋山一起回來,冴島認為,事情應該不是擅離崗位這麼簡單。



「緋山醫生跟妳說了什麼嗎?」冴島直接的問。



「咦!?...嗯...是說了什麼...」



「那...病歷都給她寫好了。」



說完,冴島將白石手上的病歷搶回來,放到緋山的位置前面,交疊手臂等待頂著驚訝樣子的緋山回來。



「冴島妳幹什麼?」翻開一本又一本的病歷,緋山的語調不自覺的提高了。



「擅離崗位的懲罰。」



「那白石呢?」



「她要跟我去找部長,所以先由妳處理。」



「咦?」這回到白石訝異了「等等啦,冴島護士,剛剛我和緋山醫生只是...」



「只是什麼?」



白石將冴島拉後,在她耳邊輕輕的說了幾句話後,冴島就驚訝的表情,再露出不可思議的樣子瞄向緋山,最後控制不住的微笑來看著白石。



「原來這樣啊,原來是這樣。」



冴島點著頭的走到緋山的位置,抽走一半的病歷,然後轉身離開護理站,她在離開前看著白石和緋山,而她們二人也在看著自己,冴島捧高病歷跟她們說「病歷等等我會交給別人寫,妳們寫那些就好。」然後,再以幾乎看不到的口型,對著她們說了一句「要好好珍惜」,然後,冴島就離開了。



當周遭回復平靜,白石的心再次浮現剛剛的問題,她抬頭看著已經在寫病歷的緋山,她很想問剛剛緋山所說的話,其實是不是代表了她,喜歡上自己了?那種似是而非的答案,怎麼想,都不能夠安心。



白石攤開自己的手掌,剛剛是抱住了緋山吧?那份感覺已經溜走,可是卻殘留在腦海裡面,只是既不真實亦不確定,抱住了緋山,對方也沒有反抗,那麼答案算是肯定,還是未定?



「唉...」



摸著額頭,白石無意識的吐出了嘆息,坐在對面的緋山自然聽得一清二楚。



「妳怎麼了?」



白石突然的變化,令緋山十分好奇,失去了一座病歷山應該是開心才對,可是白石的嘆息,令到緋 山覺得白石有點奇怪。



「嗯...沒事。」



白石微笑回答緋山的提問後,拿走一本病歷打開,提著筆,可是一個字都沒有寫下去,只是看著病歷,腦袋裡仍舊想著同一個問題。



『緋山醫生,是真的喜歡上我了嗎?』



對白石來說,這個回答太過美好,她無法想像自己真的有等到的一天,現在親耳聽到了,卻又覺得答案並不完美,還存有疑問,她疑問,自己剛剛會不會理解錯了緋山的意思,其實剛剛的回答,只是單純的告訴自己,緋山很喜歡那對耳環而已。



從小因為家庭和父母的關係,白石都會叫自己努力,堅持;軟弱,煩惱,她都不會表露出來,痛苦也會選擇自己去面對,沒有對著父母示弱,她認為,會向別人示弱,是自己不夠堅強。



漸漸的,白石總是自己一個去承擔所有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可是也造就出一個缺點,就是她學不懂怎樣去跟別人分享,不論是好事還是壞事,她只懂得向心裡放,向別人流露什麼的,她不懂。



在接下來的當值時間,白石和緋山都和平常一樣,寫著病歷的時候,遇上急救車的接收請求,在有工作的時候,白石就能將一切問題都丟低,全情的放到病患身上,可是當精神放鬆,看到緋山的樣子後,問題又會自然的湧現。



白石面對緋山的時候,也正在面對自己。



*************************************************



情侶,很簡單的一組詞語,卻是以旁人無法想像,花了多少日子,花了多少心力,才能換回來的一層關係。



白石和緋山現在已經算是情侶了嗎?可是她們之間的相處,卻又和平常沒分別,有些時候會約好一起上下班,在醫院會一起吃飯,偶爾會約去逛街,有時候會出現肢體上的接觸,僅此而已,對於這個和從前沒什麼變化的關係,白石那個疑問更深了。



一直的,存在於白石的心裡,一天,一星期,兩天,兩星期,三天,三星期...

一直的。



正當二人在更衣室準備下班離開的時候,緋山的手機響起了,被鈴聲吸引,白石看向緋山的方向,發現緋山的樣子帶點驚喜,愉快的接通了電話。



「嗯,嗯!去啊,啊,你等等。」高興的回答電話那頭後,緋山突然用一隻手覆著對話部份,望著白石「白石,我大學的朋友約我聚餐,妳要一起來嗎?」



「咦?嗯,嗯。好的,沒問題。」白石邊穿上外套邊回應。



「好,我這邊有兩個人,就這麼說定,等會見。」



緋山闔上手機,俐落的換走制服,過程中她一直在笑,白石好奇,坐到長椅上等待的時候,忍不住問了緋山,剛剛的電話到底是誰打來,令她這麼開心。



「是大學時期最要好的朋友,大學畢業後她就出國讀書,現在回來了,就約了幾個朋友一起聚餐。」



「咦,那我跟去,不會阻礙到妳們嗎,妳們舊同學的聚會...」



「怎會呢?她說要我帶朋友去呢,當作認識一些新朋友吧。」



其實,知道是緋山的舊同學聚會後,白石有點不想去,聚舊性質的聚餐,自己這個外人插進去,感覺都會怪怪的,可是像緋山所說的,結識一些新朋友,而且是緋山的朋友,應該也是滿不錯的吧?



走進約定的餐廳,緋山一直帶著白石走,正當緋山在搜尋友人的身影時,白石留意到餐廳角落的一張長形餐桌旁邊,坐在一個人正向著這邊揮手,白石拉了拉緋山的手,示意她看向那邊,果然,那桌就是緋山的朋友,自然的,緋山拉著白石的走到餐桌。



「好久不見了,美帆子。」



「好久不見,詩帆。」



留有長髮,身穿淡藍色套裝的女生,站起身和緋山打招呼,看到她身後的白石,禮貌的點頭「妳好,我是清川詩帆。」



「妳好,我是白石惠,緋山醫生的同事。」



「喔,對喔,美帆子已經是急救醫生了,時間過得很快呢,來,先坐下吧。」



清川示意白石和緋山坐下,在等待其他人來到的時間裡,緋山和清川一直聊著大學時代的往事,間中聊到現在工作的事情,在這時候,白石才會搭話,其餘時間,她都看著緋山和她的朋友聊天。



和朋友聊天的緋山,那份散發在臉上的笑容,是白石在醫院從來沒看到過的,在回憶起大學時代開心的事情,緋山會開懷大笑,那份純真感,令白石覺得緋山像回到了那時,這是一個沒有壓力的笑容,那個時候的緋山,除了學業應該就沒有太多的顧慮,專心一致的應付學業就可以。



不像現在,既要面對工作,同時亦要面對死亡,以及家屬,各種各樣。緋山的笑容,都是在壓力之下洐生而出的,所以從來沒看到過,緋山開懷大笑的樣子。



每看到緋山一個笑容,白石都會喝下一口水,一陣子,那個玻璃杯的水已經喝完,在侍應為白石添水的時候,其他的朋友也來到,介紹完畢後,聚餐也正式開始。



聚餐的開始,也是白石沉默的新一個回合,儘管席上還有其他由朋友帶來的男女朋友,可是白石,就是無法在各種話題上搭話,她一直只是靜靜的,聽著大家的話,看著緋山說話,也留意到,緋山總會不時的留意著自己,每當看到緋山留意自己,白石就會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在聚餐去到中段,其中一個女生突然想起了什麼,驚喜的跟大家報告一個喜訊。



「大家還記得嗎?那個小靜,下個月就出嫁了。」



「咦?小靜?當時的班花嗎?」另一個女生搭話。



「班花?班花是緋山啦,妳記錯了,緋山,對吧?」



對於話題突然轉到自己身上,緋山好笑的搖頭否認「與我無關,班花什麼的只是妳們自己說而已。」



「當時班上最受歡迎的,就算是妳和小靜了,所以妳們兩個都是。」



「小靜下個月結婚對吧,然後呢?」緋山無視朋友的言論,打算繼續剛才的話題。



「她的丈夫啊,竟然是當初追求過妳的平道啊。」



這個才是妳說出來的重點吧?這個平道當年可是對緋山死纏不休,等上學等下學,午休還會守在課室門外然後一直跟到底,這個平道對緋山來說,不算是追求者,只能說是跟蹤狂。



「那個平道也算是追求我?別說笑了好不好。」



緋山繼續笑著否認,真的,這個平道在緋山的記憶中完全不重要,可是她還是好奇為什麼他會和小靜走在一起,當時,這二人明明沒什麼交集。



「畢業後有天,他們兩個在街上偶遇,交換了聯絡方法,當初還只是單純的聚舊,可是見面的次數增加後,平道就慢慢的追求起小靜了。」



「咦,就只是這樣啊?」朋友聽著女生形容他們在一起的過程,一點都不刺激不有趣,不禁吐糟她,可是那名女生還是不放過轉掉話題的緋山。



「緋山呢?當年最受歡迎的人物之一,現在小靜結婚了,妳怎麼樣?」



「拜託,話題又回到我身上了?」



「當然啊,在醫院,應該會有不錯的選擇吧?」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白石一直聽著,緋山大學時期是很受歡迎的人,在醫院,的確有著很多不錯的選擇,不說醫生的話,白石就想起了,河野...



聽著緋山一直笑著回答朋友的問題,白石的心就越覺得鬱悶,她的笑容,她的想法,自以為自己是最瞭解緋山的人,可是此刻,白石卻覺得緋山很陌生。



在這之後,白石沒有再留意到緋山有沒有看著自己,因為白石已經想事情,想到進入自我的地步,就連聚餐已經完結都沒注意到,要緋山抓住自己的肩膀搖了數下,才意識到一切。



「再見了,美帆子,下次有時間再見面吧,白石小姐,再見了。」



「嗯,再見囉,詩帆。」



「再見,清川小姐。」



送走朋友,白石和緋山也踏上歸途,走到人比較少的街道上,緋山瞄向旁邊的白石,發現她又回復了那個在餐廳時的走神樣子,她輕喚了白石一聲,白石沒回應,看了看四周發現並不是太多人,緋山慢慢的伸手,扶起了白石一直擺在身旁的手。



接觸到溫暖的感覺,白石才回神,看到緋山的手正輕輕的扶著自己的手,白石複雜的笑了一下。



『這樣子的觸碰,到底有什麼意思?』



看到白石笑了,可是卻不是以往的微笑,緋山停下了腳步,拉住白石。



「妳最近到底怎麼了?」



「嗯?」



「一直,都像在想些什麼,卻又不願意說出來,到底有什麼事發生了?」



緋山柔聲的問著,對上她的視線,白石的心開始脆弱起來,嘴巴內突然乾涸起來,嚥下口水,白石還是無法詢問那對緋山的疑問。



可是,卻無法放下對自己的疑問。



「緋山醫生...」



「嗯?」



說與說不出口的時間,只是剎那,時間卻像凝住一樣,如果不是有車輛在旁邊駛過,也許會造成時間停頓的錯覺。只是心臟的跳動,手心的溫度,也告訴白石,時間並沒有停下。



「真的嗎?」白石沒頭沒尾的問句。



「什麼真的嗎?」



「妳,真的可以嗎?」



「妳到底想說什麼,說清楚點。」



「緋山醫生,如果妳遇到一個更好的人,要跟我說,我不介意,真的。」



白石的話語結束,緋山就像聽到一些無法接受的天大玩笑一樣,扶著白石的手慢慢滑下,鬆開後,白石的手像擺鐘一樣擺動著,緋山嚴厲的看著白石,她看不出來,剛剛白石是在開玩笑。



這個氣氛,不像開玩笑,白石,也不會拿這種事來開玩笑。

就跟自己告白一樣。



可是,這句話,緋山無法像當初回應白石的告白一樣,可以輕鬆應對。



白石,說錯話了。



「妳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白石惠。」



緋山,生氣了


-待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