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无标题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0-11-12 23:33
点击:1513
章节字数:8038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跟上進度了嘛..?

嗯 總之 先打一個大大的GJ

虐什麽的大好 虐白石大大好

虐得剛剛好嗯嗯 這種細水流長的敘述方式真的好有愛{:4_367:}

請再接再勵的虐下去吧!!!{:4_390:}

meined 发表于 2010-11-11 22:51 http://www.yamibo.com/images/common/back.gif


進度方面其實差不多~因為本文現在的進程是去到第十六章(還未寫)

喜歡虐啊?那就繼續看吧~還會有一點點的啊XD

我還怕這種細水流長得太累贅了~喜歡就好ww


噢,好虐的文OQ

寫的超細膩的,我看的心好痛...

白石好可憐,緋山是大笨蛋,白石也是。

喜歡上了就放不下,只是一再讓自己受傷。

白石...嗚嗚嗚,希望最後結果是好的。

附帶一提,冴島果然很厲害,「部長找妳」 ...

swim43469 发表于 2010-11-12 11:31 http://www.yamibo.com/images/common/back.gif


最後結果是好的啊~放心吧ww

謝謝支持ww

冴島在這文的表現不多~但也滿多人喜歡的感覺XD

部長躺著也(ry wwwww


原以为是完结好了的

这打算忍一忍看happy ending的

T T结果没完结

bueryue 发表于 2010-11-12 14:59 http://www.yamibo.com/images/common/back.gif


要一直到貼完才看啊w?

那其實也差不多~反正每天都會貼兩篇其實也很快XD

只是最後這兩篇(預定)不會這麼快寫好~那就暫時沒法更新了

請繼續支持啊ww


這篇本來是很多bug的一篇(掩)

想修改一些地方...但是修了覺得會變大修....

所以就只是輕輕的修了一些

希望別介意(・▽・)

又或者一些細節到不行的地方其實應該不會有人發現XD"??


以下正文w


*******************************************


十一:


回到護理站,緋山就已經看到白石整理病歷資料,看到冴島新交到自己手上的文件,也會認真的閱讀,坐在位子上寫著自己負責病患病歷的 緋山,對於剛剛白石在飯堂的反應,再看著眼前忙碌地轉個不停的白石,那個絲毫不受影響的表情上,令緋山覺得,河野的事對白石來說影響已經不大了,甚至乎, 已經不被白石當作一回事看待。



可惡...到底算什麼...



白石那愛理不理的態度,緋山感到有點生氣,為什麼會感到生氣,緋山自己也搞不清楚。坐著心煩,不如實際去工作比較好,緋山將聽診器掛上脖子後離開了護理站。



「白石醫生,這邊有封信是妳的。」



「謝謝。」



冴島揚起手中的信紙,遞到白石面前,是那些病患放進意見箱的答謝信件。



「是誰的?」藤川湊到白石旁邊,偷看是誰寫給白石的。



「是高倉小姐和山崎小姐。」



「咦,兩人都出院啦?」



「嗯,今早的事,不過還是要回來檢查,尤其是高倉小姐。」



「山崎小姐,是那天車禍意外的傷者吧。」冴島想起什麼。



「嗯,她康復得很快,她出院的時候她男友也有來接她。」白石同樣想起什麼,不過卻笑了出來。



「在笑什麼?」冴島問。



「她男友看到我時臉都紅了還藉故走開,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她男友想起當天被我看到他哭得亂七八糟的樣子覺得很不好意思。」



「當時妳在救人,也沒留意她男友哭成怎樣吧,小男生就是這樣。」



「可是全靠這對小情侶,我才懂得一些事情,很細微卻很重要。」白石看著信紙,想起山崎對著她男友說的那一句『笑一下』,握著信紙的手,不禁用力的捏了一下。



「喂...妳們兩個說的話怎麼我一點都聽不懂。」藤川被大大的晾在一邊。



冴島忽然記起,白石喜歡緋山的事,也記起,那天自己要白石去找緋山治療傷口的事,但由於太忙,之後白石和緋山到底怎麼了,自己都沒有去理會。



還記得,白石最近那近乎折磨自己的上班模式,應該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吧?



可是看著白石那若無其事的樣子,冴島覺得自己不應多事,因為白石並不知道自己已經知道了這個秘密,對她關心,除了不禮貌也怕會令白石感到難過。



也許還是要等白石自己開口吧?



********************************************



終於等到下班的時間,緋山換好衣服後拿著手機坐在更衣室的椅子上發呆,全然沒發覺白石進入了更衣室,而且還站著看了自己很久。



「緋山醫生?」



緋山不會像自己一樣睜開眼睛睡覺,那麼應該是在想事情吧?



「啊...抱歉,妳叫我?」



「在想什麼想到出神了?」



「不...沒有...」



緋山放下手機,打開儲物櫃往櫃頂的空間搜索,探出了一個絲絨盒,是河野送給她的那對耳環。



雖然很喜歡這對耳環,但是假如...假如這對耳環是伴隨著那個交往的要求送到自己手上的話,總覺得,像接受了什麼似的。對於河野,緋山並不討厭,但就是差了些什麼。



「怎麼不戴起它呢,明明那麼合襯。」



將掛在脖子上的聽診器除下放進儲物櫃,白石也在做下班的準備。



「要妳管...啊不好!時間不夠了!」



緋山看到更衣室內的掛牆鐘指著七點四十分,急急忙忙的關上儲物櫃就跑走了,白石換好自己的衣服準備離開,才發現緋山的手機被遺留在椅子上。



「啊...她忘了。」



白石走過去拿起緋山的手機,像是拿起些什麼似的用手指輕輕在手機的蓋面掃過,笑了一下就將手機放進去緋山的儲物櫃,明天等她自己發現好了。



「白石醫生,可以了?」



冴島敲門走進更衣室,看見白石站在緋山的儲物櫃前,正打算開口的時候,緋山的儲物櫃響了。正確來說,是白石剛剛放進去的手機響了。



白石打開儲物櫃,發現手機上閃爍著的名字是『河野』,那麼剛剛緋山忽忙離開的原因,是因為約了你吧?



想也沒想白石就將手機放回櫃子,手機終於停止響鬧,卻在下一刻繼續響鬧。



「不接接看,說不定有要緊的事?」冴島說。



「可是接聽緋山醫生的電話好像...不太禮貌。」



「是河野先生不是嗎?解釋就好。」



聽著冴島的話,白石也才打開櫃子將手機拿出,按下通話鍵。



「緋山小姐?對不起...」河野帶點歉意的聲音傳到白石耳中。



「抱歉河野先生,我是白石。」



「咦,怎麼...」



「緋山醫生急著離開,忘了帶走手機,有什麼事嗎?」



「不好意思,其實我約了她到上次那家西餐廳吃飯的,但是現在因為太大雨,交通十分擠塞,我怕沒辦法準備來到,想跟她說一聲取消約會免得她等我。」



為什麼河野這麼一段簡單的話,聽在白石耳中會是如此的礙耳?



「但緋山醫生已經到約定地點去了吧,一定。」



「這樣...」



白石思考了一會,作出了決定。



「不然,你告訴我餐廳的位置,我去找緋山醫生將手機還給她,你自己再跟她解釋。」



「這會不會麻煩到白石小姐?」



會啊,「難道你想緋山醫生就這樣等你不知道什麼時候去到?這樣會令她擔心你。」



「那就...麻煩白石小姐了,無論怎樣,我都會儘快趕到約會地點去的,謝謝妳。」



白石關上手機,看著冴島。「抱歉了冴島護士,答應請妳吃飯的,現在...」



「一起去吧,送到手機我們也在那餐廳吃飯不就好了?」



「哈,這個提議真好,嗯,就這樣。」



大雨,街道上行人甚少,只有零星的情侶,和趕著回家的上班族奔跑的身影。



白石和冴島撐著雨傘來到約定的西餐廳門前,卻不見緋山的身影,按河野所說,約定的時間是八點半,現在剛好八點半,緋山不會就這樣生氣跑掉了吧?



冴島進到餐廳確認緋山有沒有進去,白石則在附近查看,在餐廳旁邊的一條小窄巷,傳來一聲叫聲。



「??」



巷子很窄也很昏暗,白石靠著旁邊一些照明燈看著前路慢慢走進巷子。



********************************************



「妳別吵!」陌生的男人戴著口罩,拿著軍刀指著緋山。



「妳別亂來,我...」



「收聲!」



男人用手按壓著緋山的嘴巴,使她無法出聲呼叫,太弱小的女性要反抗,只能靠仍能活動的四肢,緋山掙扎的敲打男人的手和踢擊對方的小腿,男人一氣之下,用力的將緋山微微向前抽起,再將緋山撞到牆壁之上。



『嗚!!』



接連幾次的撞擊以及被按壓住嘴巴變得呼吸困難的緋山,漸漸失去意識,在昏倒前的一瞬間,她像是看到白石出現在自己面前,然後.就失去意識。



「可惡的女人...」



失去意識的緋山,被男人放置到地上,搜過緋山的手袋後,明明只是打算搶去錢財,男人卻在看到緋山的樣子後,變得不懷好意的靠近。



「喂!!你在幹什麼!?」



男人正打算靠近緋山的時候,循著聲音來到的白石喝停了對方的動作,在對方離開的瞬間,白石清楚看到靠坐在牆壁的人,正是緋山。



「緋山醫生!!」



白石身體內的血都全往上湧,理智什麼的都不見了,打算就這樣衝到緋山面前,男人打算事敗逃走,卻被白石作出阻攔。



「妳幹什麼!?別想逃!」



「妳走開吧,還是妳也想和她一樣!!」男人並不畏懼白石的阻攔,自己有武器在手,怎麼會害怕一個女人。



可是現在的白石,就算對方手上有的是槍也不會害怕,因為她眼前有著一個受到傷害的緋山,憤怒的心情令白石根本忘了自己沒可能和一個比自己壯健的男人鬥爭。



「你別想就這樣離開!!」



白石抓住男人的衣領不讓對方離開,可是男人隨意一揮就格開了白石的雙手,只是白石再一次的抓上衣領,男人又再一次的格開。



「白石醫生!?」



冴島聽到白石的叫喊也跑了進來,對於阻攔自己的人從一個女人變了兩個女人,男人並沒有太驚慌,只是再拖下去的話,難保會有其他人趕到。



「走開吧!小女生!!」



男人用力甩手格開白石的雙手,逼得白石往後退了一步,套裝的衣袖部份也被劃開了,男人跑到冴島旁邊推開了她,就跑離了現場。



「緋山醫生!!」



白石趕緊跑到緋山面前,觀察緋山的情況,發現緋山的後腦位置有輕微的腫起外,就沒有其他外傷,可是白石還是心急的叫冴島幫忙叫車,自己則脫下外套從頭蓋住緋山,然後將對方背在身上。



白石將緋山背到大馬路邊等待冴島召喚的車來到時,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出現的人卻出現了,河野。



看著白石沒打傘的背著緋山,河野感到不安,加快腳步的跑到二人面前。



「白石小姐...緋山小姐她...」



白石沒有說話,但是隱藏的怒氣卻明顯得令河野感到害怕。



「白石小姐...?」



再一次的叫喚,白石才慢慢的看向河野,眼神卻是無比的冷酷,憤怒。



「妳還記得那天在醫院的事嗎?」



低溫的語氣,彷佛現在所下的大雨都不能將白石心頭的怒火淋熄。白石看見河野擁抱緋山的那天晚上,離開醫院前,白石打電話邀約河野要求跟他見面。



「...記得...」河野想將傘舉到白石身邊,可是白石退開了,眼神依然瞪著河野。



「你還記得我怎麼問你的嗎?」



「...」



「我問你,你會不會好好對待緋山醫生,你當時怎麼回答?」



「...」



「我問你,你會不會好好保護緋山醫生,你當時又是怎麼回答?」



「...」



「回答我!!」



「...我會好好保護...緋山小姐...」



河野的聲音小聲得不能再小聲,可是白石卻聽得一清二楚,因為當天河野的答案,白石一樣聽得一清二楚。



「然後呢?我跟你說了什麼?我跟你說緋山醫生就交給你,你一定要給她幸福,令她快樂,現在算怎樣!?」



「...白石小姐...我...」



「緋山醫生如果出事了怎麼辦?剛剛如果沒能救到她,那你要怎麼辦?回答我!!」



這次純粹意外,河野沒料到白石沒想到,但是白石一想起剛剛緋山昏迷倒在地上的樣子,以及如果沒有阻止男人的後果,白石不敢想像到底會變成怎樣,全部的怒氣也只能對河野發洩,而河野對於白石的憤怒完全可以理解,因為自己沒有遵守對白石的承諾。



只是平常溫和的白石這次的反應,卻激動得令河野措手不及。



「...我...」



「是你答應我會保護好緋山醫生,我才會答應你的要求,但是你,做不到!」



「...」



「為什麼,你做不到...」



「...」



「身為她的男朋友...為什麼不能保護她...」



在白石追究河野的時候,她察覺背上的人有著輕微的動靜而立即噤聲。緋山昏昏沉沉的在白石背上醒來,第一眼看見的,就是站在面前,被白石狠狠責備的河野。



「...河野先生...你來了...」



話沒說完,緋山再次昏睡過去,河野痛苦的看著比自己更痛苦的白石。河野知道,剛剛緋山的一句說話,比起自己被白石責備的話,更傷好幾倍。



「...對不起,請讓我...」河野伸手想接過緋山,白石還是選擇閃開。



「沒有保護好緋山醫生的人,別想我會將她交給妳。」



白石那帶著冷鋒的語氣一瞬間變得沒力,看著河野,她臉上所掛著的,已經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淚水。



「我...」



在河野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冴島回來將白石帶上計程車,剩下河野站在原地。



白石將緋山送回自己家,請冴島幫忙為緋山擦乾身換過衣服,自己則隨便洗了個熱水澡,就坐在客廳。



冴島看緋山依然睡著,就走出客廳,看到白石呆滯的坐在沙發上,手臂有著一道血痕,應該是剛才犯人離開前所造成的,不過,白石沒有理會。



冴島取出急救箱,坐在白石旁邊抽起她的手放到自己面前。



「失禮了。」



冴島為白石手臂上的傷口消毒,無力的手臂令冴島覺得剛剛自己在叫車的時候,一定發生了什麼事,這次應該要問一下了。



「白石醫生,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吧。」



肯定的語氣告訴白石,等會我問妳的問題請妳務必回答我,白石看向冴島,沒有說話,但是眼神卻示意了冴島,她可以問她的問題。




十二:


確認緋山仍然在安睡,冴島就掩上房門,走到客廳坐上沙發。三人座的沙發,白石和冴島都沒有坐到兩個極端,可是二人之間仍然有著空間。



「白石醫生是怎麼了?」冴島的問題感覺不太對,不是要知道緋山的事情嗎?怎麼會轉到白石身上去了。



「冴島護士,妳要問的問題,是問關於我的事情?」



白石不解的看著冴島,只是冴島的表情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舒緩氣氛,白石轉變思念,今次的事讓冴島也牽涉到了,再裝下去也太累了,白石打算將心中那個枷鎖打開,卸下那沉重的鐵鏈。



「我...喜歡緋山醫生。」



白石攤開手掌平放在雙膝上,剛剛抱著緋山的感覺猶在,但是太虛幻。



「雖然告白了,但是緋山醫生明確的拒絕了。」



「想著『啊,這樣就好,還可以跟緋山醫生做朋友』的,但是人果然是貪心的,而且,太會自我中心。」



「自我安慰的假設,自我滿足的行為,以為無甚影響卻實在的影響著周圍。」



「我很清楚自己已經被拒絕了,可是還是做著一些令緋山醫生感到困惑的事,全部都是自己任性。」



「就連剛剛對河野先生,我知道錯不在他,但是...我卻對他發脾氣。」



「這段時間以來,我到底在幹什麼...」



白石訴說出的話並不多,但是卻令冴島感覺到無比的壓力,向喜歡的人告白被拒,然後還要跟對方平常以待,那種感覺自己並不明白。



雖然藤川醫生差不多是這樣子,但整個氣氛不對。



「那天直升機出勤,和之後回到醫院,發生了什麼嗎?」



「山崎小姐...那個傷者,明明受了傷,卻還是對在自己旁邊哭個不停的男友說著『笑一下』,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好醜陋...」



「為什麼?」



「她因為喜歡他,所以才會保護他,也因為喜歡他,所以不想他傷心,對吧?」



「嗯。」



「可是我在這段期間,對緋山醫生所做的,卻令她怎麼樣?我留意到,她有些時候會皺著眉煩躁不安,有些時候會沉默不語像在想些什麼,有些時候的笑容都很牽強。」



「每個人都會有這些情緒波動的時候吧,白石醫生妳想太多。」



「也許是我想太多,可是當我聽到山崎小姐叫她男友要笑的時候,我才醒覺,我這種自我滿足的行為,其實在傷害緋山醫生。」



冴島沒有回應,白石的樣子令她暫時不能回應,因為,太痛苦。



「喜歡一個人,除了想保護她的人,也想保護她的心,還有就是希望她能一直保持笑容。那麼只要她開心,人和心都能好好保護了,所以最先要保護的,就是她的笑容。」



「可是...我自以為是的行為卻間接的傷害著緋山醫生...」



「雖然傷害到緋山醫生,但在最後,我還是任性的跟緋山醫生...」



「再告白嗎?」



「嗯...」白石點頭。



難怪那晚在天臺看到白石哭泣之後,白石的感覺有著明顯的轉變,原來就是因為任性地選擇放棄,然後又任性地選擇再告白。



「所以之後妳就打算讓她和河野先生在一起,叫他保護她了嗎?」



「最起碼,河野先生一定比我有機會。」



笨蛋!冴島狠不得一巴掌從白石的後腦拍下去,做的事情已經夠笨,沒料到想的事情更笨。



「妳知道緋山醫生的意思嗎?自以為是的將緋山醫生推到河野先生身邊就是為她好了?跟河野交往的人是她不是妳,別擅自替她做決定。」



怎麼這句話那麼耳熟...?



「喜歡一個人,沒有對與錯,只有感覺。妳喜歡緋山醫生就是喜歡緋山醫生,但不要妄斷的為她決定一切。」



「冴島護士,小聲點...會吵到緋山醫生...」



冴島反射性看向虛掩的房門,確認沒有動靜就轉回來。



「白石醫生妳是第一次戀愛?」



「咦?怎麼突然...是的...」



「那麼就是完全不瞭解女生的心態了?」嘛,雖然妳也是女生。



「冴島護士妳到底想說什麼?」



在我看來,緋山醫生也許從一開始對妳是沒特別感覺,可是在妳那無賴的第二次告白後,應該有著什麼效果吧,只是妳沒看到。



「白石醫生,妳應該要去驗眼。」



「等等!冴島護士妳也扯太遠,我們明明在聊...」



突然虛掩的房門被拉開,緋山按著後腦搖搖晃晃的走出房間,白石看到急忙的走到緋山身邊扶著她,冴島也站起扶助緋山。



「緋山醫生妳沒事吧?」



「頭有點痛...剛剛...」



想起剛才緋山被襲擊的事情,白石心頭一緊,冴島見狀只好回答緋山。



「剛剛妳發生意外,記得嗎?」



緋山皺起眉頭雙目緊閉,其中一個閃過的畫面,是自己被一個陌生的男人接住嘴巴,另一個畫面就是...



「我記得...河野先生呢?我好像見到他...」



冴島看向白石,這個接續自己可不能胡亂開口回答。



「嗯,河野先生剛剛離開了。他很擔心妳啊...」



聽到白石的回答,冴島驚訝的看著白石。



「...是河野先生救了我嗎?」



緋山掃視白石,再盯著白石雙眼,她想知道,到底剛剛是誰救了自己?



「...是河野先生救了妳,我們隨後來到,才把妳送來我家。」聽到白石的回答,緋山眉頭再一次皺起,因為不舒服緋山再次回到客房休息。



冴島幾乎是要拿起厚厚的醫學書往白石的頭打下去,白石醫生妳不是要去驗眼,妳是要去驗腦,妳爛好人也裝得太多了!



「妳是讀書讀傻了所以覺得這樣說對她比較好!?」



「...河野先生剛才是沒有保護好緋山醫生,我也說過沒有保護好緋山醫生人,別想我會將緋山醫生交給他。」



「那妳幹嗎又..!」



「...我不知道。」



白石到底想什麼,將救了緋山的事變成河野的功勞?當自己是一個名不經傳的英雄,還是想當什麼神秘人物?



白石只是無法開口跟緋山說,救她的人是自己。心理上還是覺得,就算被緋山知道自己救了她,也不會得到什麼,只會令自己從緋山的道謝中增添無謂的希望,倒不如乾脆的和自己抹去關係,比較實際。



**********************************



白石和冴島對於緋山受襲一事曾要求緋山留在家中休養會比較好,可是緋山覺得自己已沒有大礙,決定要上班。



到達醫院門口,發現河野靠在牆邊等待,看到緋山出現立即跑到緋山面前,可是看到旁邊的白石以及冴島,令河野刹下了腳步。



「緋山小姐,妳沒事吧?」



「我沒事。」



「兩位,早晨。」河野看著白石和冴島,怯怯的點頭。



「河野先生早。」



「早晨。」



緋山向前一步,「河野先生有時間嗎,有點事情想跟你說。」緋山表示和河野有話要說,白石和冴島只好先回醫院。



「緋山小姐,有什麼事?其實今天應該不要上班比較好吧,妳昨天...」



「不,我沒事,昨天謝謝你救了我。」



「咦?」



「白石說的,是你救了我。」



緋山那看似在笑的表情,令河野不知所措,救了緋山的人明明是白石,為什麼白石卻偏要跟緋山說是自己救了緋山?



「但是...」



「關於河野先生的交往請求,可以再給我考慮一陣子嗎?我先去上班了,再見。」



緋山頭也不回的走進醫院,對於緋山剛剛的說話,河野應該是很高興的,表示他有機會,但是現在他一點都不覺得高興,反而,覺得內疚。



**********************************



「所以?妳就考慮要跟那個救了妳的傢伙交往了?」



藤川咬去一半三明治,口齒不清的說著自己聽到的八卦。



「我只是說考慮,你說話也別太斷章取義了。」



「咦...之前他不是跟妳告白過一次的嗎?怎麼現在還在考慮,不是拒絕就是接受了嘛?」藤川開槍。



「妳自己不也被拒絕了很多次,怎麼還在追求冴島呢?」可是緋山反擊得比較快。



「妳亂講,她什麼時候拒絕我了?」



「冴島被你喜歡上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二人在拌嘴的時候,白石和冴島一起到飯堂,坐到藤川和緋山的餐桌上,緋山看著白石,莫名的怒意再次升起,拿起水樽打算離席。



「喂緋山,妳走了?她們才剛坐下吧。」



「我吃飽了離開不行嗎?」



說完緋山就離開了飯堂,藤川也因為工作而離開,剩下白石和冴島二人。



「緋山醫生...剛剛生氣了?」白石問。



「應該不是吧。呐白石醫生,妳真的覺得這樣好嗎?任由緋山醫生認為救了她的是河野。」



「都過去了再說也沒用,隨便吧。」



「妳不滿河野失責,但又將功勞給了他,喜歡緋山醫生是妳說的,但我怎麼覺得妳現在根本就不在乎了。」



「是嗎?」



沒有延續話題,白石再一次的跌入自己造出來的死胡同。



**********************************



休息時間,白石走到更衣室,卻看到緋山就坐在中間的椅子上,和昨晚一樣,拿著手機在發呆。



白石什麼都不想說,靜靜的打開自己的櫃子,拿出毛巾打算去梳洗一下,準備離開更衣室的時候,緋山叫住了白石。白石轉身望著緋山,怎麼感覺好像有點不對勁?難道那晚的傷口的關係?



「怎麼了?傷口痛?」



白石走到緋山面前,伸手按摩著緋山的後腦位置,今天緋山回到醫院後,自己去照過X光,並沒有大礙也沒有積聚瘀血,所以白石單純的認為緋山傷口痛而已。



「妳幹什麼?」緋山問著。



「咦..我以為妳傷口痛所以...」



白石抽開放在緋山後腦的手,在越過緋山臉頰的時候,被緋山捉住了手腕。



「妳知道我的傷口在後腦?」



「...河野先生說的。」



「說謊。」緋山幾乎是立即說出。



「為什麼這麼說,緋山醫生?」



緋山放開握著白石的手,讓白石退後一步,然後自己就跑到更衣室的門口,按上門把,緋山突然靜止下來。



「...我打算跟河野先生交往,這樣好嗎?白石。」



白石看過去只能看著緋山的背影,看不到緋山的表情令只聽到這句說話的白石有點驚慌。



「他一直對我很好,而且還救了我,現在說不定,但是我可能會喜歡上他,不是嗎?」



白石還未有什麼回應,緋山已經開門離開了,混亂的白石只想到一件事,就是要問清楚剛剛緋山到底說了什麼。打開更衣室的門後,白石在走廊上奔跑,沿著一貫的路線跑,希望能看到緋山的身影出現,但是,一直沒有看到。


-待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