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无标题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0-11-14 02:24
点击:1441
章节字数:95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快不行了...到底什麼時候會完結?OQ

我的心快要承受不住了...

不要再虐下去了,我要撐不下去了...

(看了都好難過,可是又好想看下去,作者太厲害了!還是說這世界充滿著被虐狂?XDD)

swim43469 发表于 2010-11-12 23:55 http://www.yamibo.com/images/common/back.gif


快完囉快完囉XD

努力加油~~你很快就可以撐過去了XD

虐文的吸引之處就是在這裡啊www因為充滿了怨念的關係www


ohyeah我喜歡一大片的虐{:4_383:}

虐完白石可以虐緋山 總之虐可以永無止境

嘛..雖然我一點都不排斥happy end

可是果然愛情都不是那麽容易就能甜蜜起來的嗯這是個人問題(?{:4_382:}

meined 发表于 2010-11-13 14:52 http://www.yamibo.com/images/common/back.gif


愛情這麼容易可以甜蜜起來這個世界就少了很多為情自殺的人了XD←也扯太遠

一下就能得到手的大家會珍惜嗎w?

假如經過一段日子才發覺到的感情,大家不是會比較珍惜?

嘛雖然...也有不懂珍惜的人

但是我相信...一定會有在錯過後等待後才得到,會絕對珍惜所擁有的人存在的w


**********************************************


再叫一次「緋山視角大失敗」←懶得改了


以下正文w

**********************************************


十三:


如果冴島再一次問白石,為什麼要將救了緋山的功勞交到河野身上,白石還是會回答:不知道。



可是白石並不是真的不知道,只是她不懂得將這麼複雜的情感,向冴島解釋一次。



對白石來說,在第一次告白被拒絕的時候,事實已經告訴了她不可能,她不可能跟緋山有機會,有發展的可能,緋山的提議也許殘忍,但對白石而言,卻是一個給予她保全二人關係的下台階。白石很想做到,但她做不到。



以為是好友間的在意,



卻開始懷疑妳在我心中的份量,



最後在筆記上寫下『現在的在意不是因為喜歡妳』,



卻明白寫下是同時跟自己確認,自己已經喜歡上緋山。



這日積月累的情感積壓所帶來的精神壓力,其實已經令白石痛苦了很多次,睡不著的夜晚,太早醒來的清晨,工作餘暇的休息時間。只要有空間,腦袋就會滲出『緋山美帆子』的相關消息,想起她會令自己微笑,但是心中對她的思念一起提升,卻沒有可以宣示的空間,也沒有傾訴的對象,只能一直的藏於心。



河野的出現,間接令白石有斷然放棄的念頭,只是太難,所以用最蠢卻是最好的方法,撮合河野和緋山,那麼只要兩位走在一起,自己也就能輕易的斷了思念,而緋山也能得到幸福,這是最好的方法。



河野和自己不同,河野有著跟緋山繼續發展的可能性,而自己,並沒有這個可能性,是緋山親口告訴自己的。被拒絕之後就應該要放棄,可是頑固的白石就是放不下,用著自己的方式繼續去喜歡緋山,答應河野的要求,以最低限度去撮合他倆,一步一步的將他們拉在一起,一步一步的叫自己往後退。



河野沒有保護好緋山,白石的確是非常、非常生氣,的確很不想將緋山交給一個無法保護好她、遵守不到和自己承諾的人身邊,但是冷靜過後,又可以怎麼樣?在白石心中,被緋山拒絕後的自己已經沒有可能,波瀾的情感終於平穩下來,只待某天能將它沉到無底大海就可以了。



就算告訴了緋山救了她的人是自己,緋山的那一聲『多謝』縱使是多麼的普通平凡出於禮貌,也會令自己存有過多的幻想,因為是緋山跟自己的一聲『多謝』。會以為自己救了她,緋山對自己的感覺可能會不同;會以為那一聲『多謝』,其實包含了其他因素;會以為那一聲『多謝』,和她可以有一個新的開始。



但全部都是白石『以為』,那麼給予自己過大的假設性希望,到最後還是發現一點都沒有發生的話,過大的希望所換來的失望,是雙倍以上的錐心之痛,白石自問沒有承受和化解它的力量,所以,將這一切希望在產生之前抹煞,就是最好的做法。



所以白石寧願自相矛盾,將功勞交給河野,也不想再這樣下去,說穿了,可能就是自己膽小而已。



可是白石沒預料到,變化就在她已經打算放棄的時候,開始慢慢的,產生了。



***********************************



一直閉起的雙眼,在意識清醒後慢慢睜開,從後腦傳來的痛楚不禁令我伸手撫上去,有些微腫...漆黑的房間,但是感覺卻不是自己家的房間,這裡應該是別的房間吧?注意力集中用在眼睛,漸漸適應了黑暗的環境後,就會開始接收到週邊的聲音,我好像聽到...兩把熟悉的聲音。



「白石醫生,妳應該要去驗眼。」



「等等!冴島護士妳也扯太遠,我們明明在聊...」



從虛掩的房門看到冴島和白石在外面,那麼我現在到底在...?



推開房門走出去,後腦的疼痛帶來的暈眩感令我有點不穩的走到二人面前,白石立即站起來到我身邊,扶著我走到沙發上坐下,冴島也站起扶著我。



環視了一下客廳,第一個感覺這裡應該是白石的家吧,書本就像裝潢一樣,簡潔的可以。



「緋山醫生妳沒事吧?」



白石這種緊張的語氣,我好像很久沒聽過了,怎麼感覺有點懷念?可是白石的問題令我的後腦再次感到疼痛,摸了摸。



「頭有點痛...剛剛...」



「剛剛妳發生意外,記得嗎?」



白石像是聽到什麼似的,突然皺眉看著我,當我想問她怎麼了的時候,坐在我右邊的冴島再問了我一個問題。



剛剛...?剛剛有發生什麼事嗎?



我記得...我應該約了河野去吃晚餐,可是到了餐廳也到了約定時間,他還未出現,想說打電話找他的時候才發現,竟然沒有帶手機...然後,打算進去餐廳借電話打的時候才想起,我根本不記得河野的手機號碼。



回到餐廳門前,打開手袋,看到剛剛在更衣室帶出來那一個絲絨盒...突然就被拉到一個黑暗的地方了吧?



嗚!



我想起來了,我被一個陌生的男人拉到窄巷似的地方,被他按住嘴巴後...我不記得了...但是我記得最後...



「我記得...河野先生呢?我好像見到他...」



冴島頓了一下,眼神卻移到白石那邊,我轉移看著白石,才覺得她好像有點不同。



「嗯,河野先生剛剛離開了。他很擔心妳啊...」



白石坐到我身邊,溫婉的語氣告訴我河野剛剛離開的事,但是我發現,她的右手臂上有一道血痕。突然心跳得好快,剛剛的事情像影片一樣快速的在腦海裡播放。



到底...



從血痕對上她的目光,白石正視著我,我忽然很希望從她口中聽到一個我想知道的答案,而且,是關於她的。



「...是河野先生救了我嗎?」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問題出現後,氣氛好像變了,變得沉重了。但是我直覺認為,應該沒有錯的。



「...是河野先生救了妳,我們隨後來到,才把妳送來我家。」



白石的回答,令我很想一句狠話罵過去,但是心中卻有種莫名的壓迫,令我什麼都說不出來,好不舒服,我不想再看著眼前的這個人。



「我有點不舒服...」



站起身的時候,白石幾乎和我同步的站起身扶我回房間,煩悶的感覺,我好想大叫。



正蠢材!!



救了我的人其實是妳吧?為什麼要說謊說是河野救了我?連一個謊言都說不好,連一個傷痕都藏不好,為什麼還要對著我說謊?



白石惠,妳真的很討厭,有事沒事都只會收起藏著,妳是要裝作和自己無關對嗎?妳要裝好人樣對嗎?



那我就順著妳的意思,認為救了我的是河野就好了吧?



***********************************



第二天三人一起上班的感覺很新鮮,可是對這份新鮮,我完全沒有興趣去感受。



雖然她們都建議我留在家中休養會比較好,但是我不認為這麼點小傷就要休假,而且回到醫院也可以順便檢查一下,這可是不錯的主意。



走向醫院門前的時候,遠遠就看到河野在牆邊等候,他看到我後就跑了過來,卻發現了什麼似的,又剎停了腳步。



「緋山小姐,妳沒事吧?」



「我沒事。」



等我走過去,他沒有先打招呼就問我有沒有事,昨晚,他的確在場吧。



「兩位,早晨。」



河野看著我身後的白石和冴島,怯怯的點頭,樣子有點尷尬。



「河野先生早。」



「早晨。」



聽到白石對河野的問候回應,我只覺得,沒事裝什麼好人。念頭一轉,我想起昨晚跟河野的約會並沒有完成,要交待的事情也沒有交待完畢,反正還沒到上班時間,說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河野先生有時間嗎,有點事情想跟你說。」



冴島和白石聽到後就先回醫院去,雖然看著河野,但是眼角餘光還是看到白石,一下,就一下,她轉頭望向這邊,然後就轉回去進入醫院,到大門關上。



「緋山小姐,有什麼事?其實今天應該不要上班比較好吧,妳昨天...」



「不,我沒事,昨天謝謝你救了我。」



「咦?」



「白石說的,是你救了我。」


我沒說謊,是白石說是你救了我的,但是河野面上的表情令我更加確信,救我的人,其實是白石。



「但是...」



「關於河野先生的交往請求,可以再給我考慮一陣子嗎?我先去上班了,再見。」



白石,在妳心中,現在的我其實是在一個什麼位置?也許,我一開始的拒絕傷透了妳,但是一直以來妳所做的一切,我全部都感受到。



包括這一次,是妳救了我,但是,卻要跟我說謊,救我的人不是妳,是眼前的他。



妳選擇說謊,令我想跟妳說一聲包含很多種意思的『多謝』,這個機會都沒有了嗎?



***********************************



「所以?妳就考慮要跟那個救了妳的傢伙交往了?」



「我只是說考慮,你說話也別太斷章取義了。」



藤川你真的很吵,為什麼我每次吃午餐的時候都會撞上你!?而且你到底是在哪裡聽回來我要跟河野交往的事了?



「咦...之前他不是跟妳告白過一次的嗎?怎麼現在還在考慮,不是拒絕就是接受了嘛?」



藤川你對我開槍,想死了。



「你自己不也被拒絕了很多次,怎麼還在追求冴島呢?」



「妳亂講,她什麼時候拒絕我了?」



原來你對冴島跟你說的藉口真的全都相信...



「冴島被你喜歡上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感嘆著藤川這份純真的時候,白石和冴島出現在飯堂,並且發現了我們走了過來,順勢的坐下。



看到白石,就想起她的謊言,想起她裝好人,想起她無謂的好意,想起她過去,想起她...



再待在這裡看著她我會受不了吧?莫名其妙的,從心底湧出了一股怒氣,看著她不能再安靜下來,僅僅是看到她的人,就已經覺得很不舒服。



抓起水樽推開椅子,我選擇離開現場。



「喂緋山,妳走了?她們才剛坐下吧。」藤川的聲音在後面揚起。



「我吃飽了離開不行嗎?」



離開飯堂,緊迫的氣氛放鬆下來,扭開樽蓋灌了一口水,才令自己冷靜下來。



工作,才是最重要的,不能被這般無聊的事影響到自己的情緒,投入工作吧。



***********************************



忙碌了一整個下午,晚上的休息時間走到更衣室,那兒比較寧靜而且只有院方的人才可以進入,所以其實很適合成為忙碌之後的休息地點,在這兒,才算真正有喘息的感覺。



從口袋翻出手機,是早上出門的時候,冴島交給我的,說是我昨晚遺留在更衣室,因為河野的來電,她們才知道我在哪裡,並且去到現場。



但是我記得,昨晚在這裡,我最後見過的人只有白石,所以撿到手機的人也是她吧,卻由冴島轉交,這傢伙到底在想什麼。



更衣室的門被打開,進來的人,竟然就是白石。



我不想理會她,就裝作沒看到好了,反正她那頓足的動作,應該也沒想到我會在這裡。



不知道為什麼,我們現在好像有著默契一樣,互相不打擾對方,不干預對方。



空間很大,但是空氣卻很侷促,只是多了一個人而已,就有這麼大的分別?這種無形的感覺真的很討厭。



「怎麼了?傷口痛?」



白石突如其來的話,我才發現她站在我面前,右手正按摩著我後腦的位置,她是怕我傷口在痛嗎?



她擔憂的眼神,我看在眼裡,也從她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的倒影,現在我的樣子有這麼可憐嗎?光是被她碰到,就一副快哭的樣子。



白石的說話,白石的關心,一直沒有中止過,但我卻覺得好久沒遇到,從什麼時候開始,我會習慣著她的說話,她的關心?



從什麼時候開始,她這種習慣好像慢慢抽開,令我覺得渾身不自然?



「妳幹什麼?」



我明知道的,但我還是要問。



「咦..我以為妳傷口痛所以...」



她嚇到了,按摩著的手放開,從我臉頰掠過,那幼細的手腕,昨晚就是這雙手,救了我吧?



一手抓住她的手腕,感覺到她的溫度。



「妳知道我的傷口在後腦?」



「...河野先生說的。」沒想到她的回答會是這樣。



「說謊。」妳說謊了,我也說謊了。



「為什麼這麼說,緋山醫生?」



我的傷口不只在後腦,傷口的事也不是河野告訴妳的。放開握著妳的手,妳仍然是那種眼神,那種一直以來看著我的眼神。溫柔的,暖和的,充滿光采的。



站起身離開妳的身邊,打算離開這個侷促的空間,卻發現從今早開始,我就一直從妳的身邊離開,就像妳之前一直在我身邊出現一樣。



看似無意,卻是有心。



如果妳會出現我一定預料不到,那麼如果我要離開妳也一樣想像不到。



「...我打算跟河野先生交往,這樣好嗎?白石。」



背著白石,所以我看不到她任何反應,可能她一點反應都沒有,可能她又是輕輕的眨了一下眼,但都不重要。



只要知道她有聽到我說話就可以了。



「他一直對我很好,而且還救了我,現在說不定,但是我可能會喜歡上他,不是嗎?」



不再去管妳有沒有反應,我打開門就離開,本來走左回去護理站,在走了兩步後毅然轉向走另一邊,向更渺茫人煙的大樓走去,就當是我的虛榮心作祟,我會假設妳在我走了以後,追上來找我,但是,我不想被妳找到。



因為現在,我不想看到妳。




十四:



「緋山小姐...緋山小姐?」



「...啊?抱歉。」



咖啡店彌漫著濃郁的咖啡香味,播放著的音樂是節奏輕柔的鋼琴音樂,客人因為攪拌咖啡時,咖啡杯和湯匙的撞擊聲配合起來,微妙的起著簡單合奏的感覺。咖啡店的這種氣氛,最讓人能放鬆心情,還有緋山最喜歡的咖啡香味。在她面前的那杯咖啡,仍然維持在攪拌中的動作,但是手卻停了下來。



「緋山小姐,在想些什麼嗎?」



在最近的約會中,河野發現緋山常常會想事情想得出神,有些時候在聽自己說話時會微笑,但是會忽然轉到思考某樣東西般,表情都沉默下來,這個變化,從自己沒能及時趕到約會餐廳後的那天起,開始出現。



「沒什麼的,可能最近醫院太忙,所以有點累吧。」



緋山將身體靠到椅背上,用手將垂在兩邊的頭髮撩到耳背後,河野發現,緋山沒有戴上耳環。



「緋山小姐,今天沒戴耳環呢,之前每次都會看到妳戴的。」



「啊?」



緋山伸手摸上耳珠,才發現自己沒有戴上耳環,明明出門前已經選擇好今天所戴的耳環,卻還是忘記戴上,放在梳妝台上就出來了。



「時間預算不好,忘了戴上就出門了。」



「緋山小姐,其實我...」



『嘟嘟...嘟嘟...』緋山放在桌面上的手機突然響起。



「抱歉。」



緋山比了個抱歉的手勢,翻開手機蓋將手機遞到耳邊接聽電話。



「是?沒問題,我立即回來。」



用手指的關節力闔上手機蓋,緋山整個人同時站起,隨即撩起掛在椅背的手提包,再轉向河野說明。



「抱歉,醫院人手不足,我現在需要回去幫忙。」



「沒關係的,我送妳吧。」河野立即拿起帳單往收銀櫃檯方向走去。



「麻煩你了。」



河野載著緋山,在快回到翔北的路上,緋山看到旁邊的道路有一架急救車駛向翔北的方向,緋山急切的希望能夠快點回到醫院幫忙,河野看到緋山緊張的樣子,不禁加快了油門,往目的地駛去。



駛進翔北的停車場停下後,緋山立即解開安全帶,打開車門就跳了下車,往醫院的方向跑去,卻想起了什麼,回頭向坐在駕駛席的河野點頭道謝。



看到緋山回復了精神,不,應該說回復了鬥志的樣子,河野覺得這個緋山,才是他當初在聯誼會上認識到的,急救醫生緋山美帆子,就是被她這個充滿鬥志、光采的樣子所吸引。



可是現在面對緋山的時候,總是有一種無形的壓力,令自己無法正視緋山的雙目,而當自己不經意跟緋山四目交投的時候,就會立刻閃過那天晚上,白石那雙冷酷的眼神,然後每次見到白石的時候,都會感覺到白石對自己的不友善態度。



那晚無法保護到緋山,河野對此感到洩氣及愧疚,對緋山也好,對白石也好,所以還是希望,能跟白石道歉,從襯衫的胸口袋中拿出手機,搜尋出白石的號碼撥出。



響了八下,白石接起了電話。



「喂?」



「白石小姐?」



「什麼事?」



聽起來溫和的語氣,但河野感受得到那隱藏在當中的冷淡,這是當然的。



「我可以約白石小姐見個面嗎?我有點話想跟妳當面聊聊。」



「最近都有點忙,電話說不可以嗎?」



見面的話盡可能不要,這是河野解讀出來的意思。



「這件事,很希望當面跟白石小姐說,電話...說不清楚。」



「......好吧。」



猶豫了片刻,白石還是答應了河野的要求,在約定好時間後,就掛斷了電話,雖然約定的地點,還是在醫院見面,但對河野來說已經可以了。



***********************************



「緋山醫生妳是怎麼了,一直在摸著後腦,後腦長菇了?」



冴島發現正在寫病歷的緋山,一手拿著筆,另一隻手則是不停來回撫著後腦的位置。



「妳才長菇,妳自己不也一個肉包子頂在後腦。」



想起緋山的傷口是在後腦位置,冴島神色顯得緊張,繞到白石旁邊輕聲問道。



「緋山醫生的傷口還沒好嗎?怎麼她一直在按著後腦。」



白石轉頭看向身後背著自己的緋山,的確看到緋山用手來回撫著後腦的位置,但並不是她那天撞傷的地方,她在撫著的,是後腦偏低比較接近頸部的位置。



那天在更衣室,白石把手抽離緋山後腦位置時,最後撫過的位置。搖搖頭,白石將這個多餘的想法甩出腦袋,低頭繼續寫著病歷。



「不,不是她的傷口,她的傷口位置比較高。」



「妳去驗眼了嗎?這麼清楚。」



「咦。」



冴島看著緋山,再看著白石頸上掛著的聽診器,再一次說。



「不不不,驗腦才對,驗腦。」看妳到底腦裡面那條斷了的線什麼時候肯去做手術駁回來。



「什麼啦,冴島護士妳說什麼了。」



白石完全不懂冴島在說些什麼,緋山聽到身後二人的對話也感到莫名其妙,冴島卻是明白了一件事,不自覺地表現出來的微細,才是最真實的反映。



就在冴島打算離開去補充急救用品的時候,看到河野出現在護理站前的轉角位置,河野也看見了冴島發現自己,就往冴島的方向點頭,然後,指著她面前的白石,冴島疑惑的指向白石,見河野再度點頭,冴島才輕拍了白石的肩膀一下。



「怎麼了嗎?」



順著冴島的方向望去,白石看到河野,雙手放在前面並攏,身體微微的向前傾,跟白石作了一個問候。看到河野的出現,白石並不覺得奇怪,放下原子筆闔上病歷,白石從座位上退了下來,並在冴島耳邊輕聲交代。



「我離開一下。」



看到白石準備往自己走過來,河野慢慢的退後消失在轉角位置,看到二人離開了,冴島抱著病歷看著緋山。



「緋山醫生,最近和河野先生怎樣了嗎?」



「咦?沒什麼啊,怎麼突然。」緋山抬頭和冴島對上,眼角餘光卻望向轉角位置。



「沒什麼,只是想問而已。」



河野會和白石見面,只有一個原因,就是為了緋山,不過當事人絕對不會知道更深層的原因。除非,有人為要素。



***********************************



白石帶著河野來到康復大樓,這裡早上到黃昏,都充滿著醫生護士,以及復健的病人,但到了晚上就很少人經過。



「來到這裡就可以了,這邊一到晚上,就會很少人經過,坐下吧。」



白石和河野走到走廊邊的長椅,和河野隔了一個位子,白石才坐下來。



「有什麼事要說嗎?」白石雙手放在雙腿上,十指互相交疊。



開門見山,不作無謂的開場白,白石跟河野的對談,白石希望盡可能快點的結束。



「白石小姐,我想跟妳說聲對不起。」



河野看著坐在右邊的白石,隔了一個位子,令他的距離感很大,雖然和白石不算熟絡,但這種距離感令他感到很不舒服。



「為了什麼?」白石依然是那個姿勢,眼睛注視著走廊的地板。



「為了...那天晚上的事,很抱歉那天晚上我...」



「你搞錯了吧,河野先生。」



白石突然打斷河野的話,雙手依舊交疊,但她終於望向河野,那眼神,帶有笑意。



「你要道歉的對象,並不是我,是緋山醫生。」



在情理上,河野是間接令事情發生在緋山身上的人,所以白石並沒有說錯,河野要道歉的對象是緋山不是白石,河野為什麼卻要跟白石道歉呢?



「可是那晚我感覺到,妳真的真的很生氣,而且,我答應過妳要保護緋山小姐,但我沒做到,所以我覺得,我要跟妳道歉。」



「道歉我接受,所以你回去跟緋山醫生道歉吧,身為她的男朋友,跑來跟我道歉是什麼回事呢?」



「男朋友?」



「河野先生不是緋山醫生的男朋友嗎,所以你...」



「妳誤會了,白石小姐。」



河野毅然打斷白石的說話,哀傷的神情對上白石的疑問,河野伸手鬆開系在領口位置的領帶,放鬆身體靠到椅背上。



「我和緋山小姐,並沒有在交往。」悠悠的說出口卻掩飾不了無奈的感覺。



「什...!?」



白石不可置信的看著河野,但是河野的樣子也不像在說謊,而且,河野的立場是希望和緋山交往,白石的誤解對他來說並不重要,沒必要跟自己解釋。



「雖然我問過緋山小姐能不能跟我交往,但到現在...她都沒有明確的答應過我。」



「可是有天晚上,你們不是在醫院門口擁抱了...啊,抱歉。」對於這像表明自己看到一些不該看的畫面一樣,白石慌忙的道歉,剛剛的冷淡一瞬間不見了。


「難道妳是在說晚飯後,我送緋山小姐回來的時候?...妳看到了?」



「...嗯。」所以,我才決定答應你的要求,我才決定,放開那放在心,寫著緋山美帆子的寶箱。



「...那次是我強行抱住她的。」



白石的眼簾快速的跳動了一下,右手手指也隨之動了起來。



「那晚,我再一次的問緋山小姐能不能接受我,在她猶豫的瞬間,我就強行抱住了她。」



「你好差勁!」



白石這句帶有責備的口吻幾乎是緊接在河野的話之後出現,白石為緋山感到氣憤難過,在沒得到她的同意,就強行的將她抱住,這對緋山來說是多麼失禮的行為。但在這之後,白石記起自己同樣在沒得到緋山的同意就抱住了她,愧疚的情緒湧起,剛剛還那麼大聲的責備了河野,明明自己都其身不正,白石不好意思的咬了一下唇。



但換個說法,那次只是河野的個人行為,緋山其實...不是自願靠在他身上?



「妳和緋山小姐都這樣罵我呢,是的,我真的很差勁。」



「然後?」白石相信緋山不會只是罵他就算了。



「緋山小姐還是以最近被一位朋友告白後,想起他的心情為由拒絕我了。」



河野的答案令白石無比的震驚,如果屬實,那天距離自己跟緋山告白的日子已經隔了一段日子,為什麼緋山仍然會用著這個理由來拒絕河野。



「白石小姐知道是哪一個朋友嗎?啊,抱歉,因為妳和緋山小姐很好感情,所以我猜想妳會不會知道...」



白石是緋山在翔北工作的同事中,第一個介紹給自己認識的朋友,而且每次見面時,總會聽到緋山提起工作上和白石合作的事,二人的聚餐中,白石,是其中一個話題。



所以在河野心目中,緋山跟白石的感情應該是最好的,感覺女生跟女生總會聊到感情上的事,才認為白石會知道緋山被哪一個朋友告白,只是他壓根不會想到,告白的人,就是他眼前的白石。



「河野先生...認為緋山醫生為什麼會用同一個理由來拒絕你嗎?」



聽不出來吧?平淡的語氣問著的一條問題,其實白石此刻卻是心虛得可以,想用第三者的角度來評論緋山用同一個理由來拒絕的原因,而且還是本人,現在白石覺得自己很過份。



河野思考了一會,雖然不想說,但是緋山會用同一個理由來拒絕的話,原因也只有一個。



「只能想,那個朋友對緋山小姐來說,一定很重要。所以才會到現在,還會在意他的心情。」



可是,這根本說不通,緋山如果還因為在意白石的心情而拒絕河野的追求,那為什麼在更衣室的時候,卻會跟白石說出打算跟河野交往的打算?



「那白石小姐呢?」



「什麼?」



「對白石小姐來說,緋山小姐,是妳重要的朋友嗎?」



白石看著河野,這無心的一句問話,卻像在白石那平靜的心湖丟下了一顆紅寶石,泛起的漣漪一圈一圈,不斷擴大。好久沒想起的緋山,開始進佔自己的腦海,一顰一笑,開始豐富自己的感覺,充滿力量的緋山,溫暖著白石的心贓。



按著心房位置,白石感覺到久違了的心動感覺,那只有在想起緋山才會有的心跳感覺,羞澀和甜蜜,伴隨著的就是緋山的笑顏。



儘管日子過去了,痛苦過去了,以為平淡的心了然了,卻就因為一句問話,令白石從心的發現了,對緋山,她不曾變過。



「喜歡啊。」泛起的甜蜜,只有白石才知道,緋山對白石來說,是任何時候都可以美化自己心情的糖果。



「什麼?」



「對緋山醫生,很喜歡。」



想起緋山,白石不自覺吐出的一句『喜歡』,河野聽到了,自己聽到了,沒想到連過來找她們二人的緋山,也聽到了。緋山在護理站看到河野的出現,以為他是來找自己所以打算寫完手上的病歷就過去,白石就在這時候離開,並向著河野出現的方向移動,再看,河野已經不見了。



河野來到醫院沒有找自己,反而是找白石,這點令緋山非常在意,河野與白石是認識的緋山當然知道,但河野來到醫院從來只是找自己,而且河野跟白石最近的氣氛自意外發生後好像有點尷尬,令緋山覺得這次二人的見面,會和自己有關,盡快寫好病歷,就在醫院內搜尋二人的身影。



晚上寧靜的醫院大樓,就算只有一句說話都可以響徹整道走廊,就算不接近二人身邊,兩人的對話緋山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緋山再一次的聽到白石說,喜歡自己。心贓莫名的急速跳動,暖暖的感覺湧到喉間,像是有著一股力量擊打著緋山的胸膛,笑意,在緋山不知道的情況下,已經寫滿在她的臉上。



現在的緋山,笑得很甜,只是她不知道。



「因為緋山醫生很重視她的朋友,所以作為朋友,我也同樣喜歡緋山醫生,。」



只是緋山的甜蜜,卻被白石的一句話硬生生的打散。朋友,白石的喜歡,建立在朋友之上,已經,不再是之前那種懷有感情的喜歡,白石的喜歡,變質了。



原來白石對自己的喜歡已經變質了,這個原來令緋山抓住自己的胸口,制服都因為她的緊抓而皺起了,胸口位置的証件和原子筆,都成為緋山手中緊抓住的物件,用力,再用力,緋山用盡右手的力量抓住手中的物件。



因為胸口的感覺,令她好不舒服,就像聽到白石跟自己說,救了自己的人是河野一樣,不得舒暢。



每當河野跟自己要求交往的時候,緋山都會記起白石對自己告白時的樣子,那份誠懇,那份認真,覺得不好意思所以用這個為理由推卻了河野,以為這只是很平常的事情,卻沒想到最主要的原因,是白石。



和河野的相處很輕鬆很自然,認真熱誠的追求自己,每次約會的地點和小禮物都顯示出他的心思,他希望自己能夠開心,希望和他的約會能夠令自己難忘,緋山體會到,也讚嘆他的用心,但是,卻少了一分感動。



和白石的相處就像和老朋友一樣,心情好第一個就會找她,因為知道她會替自己高興;心情不好也第一個找她,因為知道她會聽自己傾訴,每次白石都會微笑著輕拍緋山的肩膀一下,代表打氣,也代表緋山任何時候都可以來找她,一貫的溫柔也包含著一絲的體貼。



每次,一絲一絲的體貼散佈在緋山的身邊,看似不重要的微細事情,卻是實在的烙印在緋山的心底,在白石的告白後已經全部被掘起,感動,包圍著緋山,但是緋山看不到也觸不到才不自知。



同樣是一句『喜歡』,帶給緋山的感覺卻是如此的不同,而現在,緋山想著白石唸的一句『喜歡』,也是完全不同感覺的。



這種感覺,是什麼呢?



-待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