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无标题

作者:雨晴
更新时间:2010-11-11 22:02
点击:1481
章节字数:789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嗚~~為什麼要虐白石醫生

嗚~~可以改虐緋山醫生嗎 虐她我比較不會心痛

光想像白石那張白淨的臉龐露出難過的神色 我就心糾結阿

std61816s 发表于 2010-11-11 02:39 http://www.yamibo.com/images/common/back.gif


抱歉啦w

這篇是主力虐白石的XD(喂

能夠令你想像出白石難過的神色~真是感到高興www


*************************************************************


九:


從天臺回到護理站的冴島,看到已經換好制服坐在位置寫病歷的緋山,想起剛剛白石的樣子,冴島想說什麼但卻不能說些什麼。



「不是去約會了,怎麼回來了。」



「總覺得要白石將休假讓給我太不好意思,所以吃完飯就回來接替工作,讓她下班回家。...白石呢?」



緋山抬頭看向冴島詢問白石在哪,但白石在天臺哭泣的事總不能告訴她吧?



「白石醫生自己有腳,我怎麼知道她會跑到哪里去了。」



「那我打電話給她好了...」



緋山拿出電話撥通給白石,冴島認為,白石應該不會接聽吧?沒想到,白石在這種情況下,依然是爛好人一個。



「白石?妳跑哪去了?妳到天臺幹嘛,快給我下班回家。」



電話另一頭的白石到底用著怎樣的語氣跟緋山聊天,而令緋山不察覺到剛剛那失控地哭泣的聲線呢?冴島覺得,白石除了裝優等生利害,連裝堅強,也是一等一的。



十分鐘左右,緋山收到白石的電話,說自己已經離開醫院,對於自己要和緋山醫生調班,卻讓緋山醫生在約會後回來令自己得以下班的決定感到不好意思,但緋山醫生的好意,白石只能接受,而且現在的白石也沒有頂著一對通紅的眼睛面對緋山醫生的勇氣。



但是誰也沒想到,在白石離開醫院後並沒有立即回家,反而是和早就應該離開了的河野見面,白石走到河野面前,問了他一個問題,而他,也回答了她的問題。



第二天下午,白石回到醫院上班,遇到每個人都有禮貌的打招呼,工作時都會認真投入,一切看似相安無事。但白石心中的決定,誰又會知道?



白石今天直升機當值,需要搶救的人是一個女生,她為了保護差點被車撞到的男朋友而推開對方,嘗試勉強避開但還是被捲進車底,陷入半昏迷,而車子亦撞上了電燈柱損壞了。



看著自己情人為了保護自己而受重傷,男生一直跪在旁邊默默哭著祈禱,希望女友能夠平安無事。經過搶救後,女生逐漸清醒,男生歡喜若狂的跪到女生身邊,緊緊的握住她的手,縱使佈滿血跡卻還是緊緊握著。



「對不起...對不起...是我的關係...」



男生只能一直跟女生道歉,女生一直聽著,到最後男生因為泣不成聲停止道歉,女生才用手指劃一下男生手背,示意對方。



男生看著女生,女生隔著呼吸器,眼角帶笑的跟男生說了一句「笑一下嘛...」



在旁邊準備帶女生上直升機的白石,聽到女生這句話後停下了所有動作,看著女生,也看著聽到這句話後哭得更利害的男生。這名女生所受的傷在她而言不算最重要,最重要的,是她想救的那個人,到底怎麼樣。



像是明白到些什麼的白石,跟男生說了要將女生送到醫院,男生一直跟著退到直升機旁邊,希望能看著女生上直升機離開,他自己才擦去眼淚,用跑的離開了現場。白 石回到剛剛女生趟著的位置,想起她的那一句『笑一下』,心中好像找到了些什麼,也知道自己接下來應該要做什麼,準備離開的時候,撞毀了的車子內部突然爆出 零星花火,玻璃車窗突然爆裂,跪在旁邊的白石首當其衝被玻璃碎片割到,頸部和手臂都被玻璃劃傷了。



「白石醫生???妳怎麼了!?」



聽到玻璃爆裂的聲音,冴島立即回頭察看,卻看見白石舉起手臂擋住玻璃窗的動作,下一秒,已經看到白石身上出現傷口,並流出紅色的液體。



「啊...沒事,不緊要的。」



雖然不深但是頸部流血感覺還是會嚇到人的,看到冴島的神情白石立即按壓住頸部的傷口,只是手上的傷口比較深,要回醫院進行縫針。



「傷者山崎彩音,身體多處骨折,曾昏迷,已經確保呼吸暢通及神智清醒...」



白石回到急診室後繼續為剛才的傷者進行急救,準備為傷者插喉的時候卻被冴島攔住並推到後方。



「怎麼了?」



橘醫生好奇看向二人,才發現白石的頸和手臂仍然流著血。



「怎麼這樣,白石?」



「剛剛在現場車窗突然破裂,白石醫生走避不及所以受傷了。」冴島回答橘醫生的提問後,環視了整個急診室,發現緋山並不在,今天她好像在門診那邊當值吧。



「我們這邊可以處理,請白石醫生去處理好妳自己的傷口。」



傷口二字,冴島說得特別用力,雖然語帶相關但是白石聽不出來,想留在這兒幫手但冴島卻一步一步的將自己推出門口並關上門後,白石知道自己不去門診部找緋山,是不可能的了。



去到門診部,緋山剛好處理完一個病人,正在寫下簡報,白石的心急速跳動,在心裏跟自己說:要鎮定,要鎮定,跟緋山醫生在一起,要鎮定,才能完成...



「緋山醫生,現在有空嗎?」



「嗯?有啊...怎麼...」



緋山的視線從簡報表移到白石身上,一眼就看在白石那掛著早已乾了的血液的頸部,以及白石扶著的,自己受傷的手臂。



「妳幹什麼??快過來坐下!」



緋山的聲音像是用吼的叫出聲,轉身將急救箱打開,取出消毒用藥水以及綿花,俐落的為白石手臂上的傷口消毒並進行包紮。



「碎片沒有留在傷口,一星期後應該就會好,記著不要碰水和吃刺激的食物。手臂上的傷口是多,但並不是全部需要縫針,不然妳的手會變得很難看啊,剛才是怎麼受傷的。」



「就站在車子旁邊,沒想到它的玻璃窗會突然爆裂啊...」



「小心一點吧,妳也是女生,手臂有太明顯的傷痕不會在意嗎。」



不會啊,因為都不覺得痛。白石看著緋山低頭為自己處理傷口,手上的痛和心中的痛比較,根本不是一回事。



處理完白石的手臂,緋山準備處理白石的頸部傷口,拿著綿花靠近到白石面前。



「頭向上抬,不然我擦不到藥。」



白石聽話將頭往上抬,但是視線卻依然看著下方,看著緋山,然後,又想起了,那個不該想起的擁抱。



「緋山醫生,傷口有點痛...」



「別吵,小孩子啊妳,才那麼點傷。」



緋山沒去管白石的話,繼續為她的傷口消毒,其實白石在說的,是心中的那個傷口。如果可以動刀,剖開自己的胸口,會不會看到心臟上有著刀傷呢?會不會仍然在流血?還是血已經停止流動,傷口正在結痂,所以,有點痛,也有點癢。



緋山專注的為自己的傷口消毒,白石只是靜靜的看著,咬著唇,覺得有些話現在說,緋山醫生應該不會生氣。



「緋山醫生,昨晚和河野先生的晚餐,好吃嗎?」



「怎麼突然提到這了...是不錯的。」



簡短的回答後,緋山開始為傷口上藥。



「那...下次能帶我去嘗嘗嗎?」白石笑著問。



「好啊,反正有幾間的食物的確是不錯的,我也想帶妳去試一下。」



「緋山醫生...」



看著緋山笑著的樣子,白石突然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眼前的這個人,無論做了什麼,還是喜歡著她的。



「嗯?」



「緋山,我喜歡妳...」



帶有禮貌的叫法改變,突如其來,白石平靜到極的再一次看著眼前的緋山告白。緋山嚇到了,眼神緩緩的向上移,看到白石正在看著自己,突然有種想避開白石眼神的衝動,但是緋山沒有這樣做。



她不懂,為什麼白石會這麼突然,再次跟自己告白。



「喜歡妳,好喜歡妳。努力的緋山,笑著的緋山,溫柔的緋山,全部都,好喜歡。」



「停,白石。」緋山用說話阻止白石的話繼續下去,但白石不管了。



「被緋山拒絕後,還是喜歡妳,想著就這樣就好,依著緋山的意思去做吧,只要,能讓我繼續喜歡妳。」



「白石,我說停,不要再說。」為什麼現在,緋山的樣子好像快哭出來一樣?



「能有一個人被自己掛心,真的很好,我很高興那個人是緋山。真的很喜歡妳。」



「白石...!」



「不過現在我想說的是,恭喜妳,緋山醫生。」



「咦!?」



沒頭沒腦的,突然繃出一句恭喜,緋山的腦袋接受著白石那太多也太過奇怪的說話,根本來不及思考她到底想說些什麼。



「河野先生對妳很好,他很真心的對妳,我相信,河野先生會好好待妳。」



「希望緋山醫生能夠開心,希望看到緋山醫生帶著笑容,希望...妳和他會幸福。」



話語剛落,白石那帶著微笑的臉龐,已經不爭氣的被眼淚出賣了她的心情。



「白石,妳怎麼...妳到底怎麼了。」



白石的告白,和第一次一樣,這次更加的充滿真誠,充滿感情,緋山感受得到,這個多星期內,白石對自己的好,緋山其實全部都感受到。



只是,情況不容許她回應太多。



白石對自己的感情,緋山是很高興,但是卻沒有接受,除了因為都是女性的關係外,最主要原因,是緋山喜歡白石的,是屬於「朋友」「夥伴」這種感覺,當然,在翔北之中,白石是自己感情最好的一個朋友,不過,僅僅是朋友。



沒有相應的感情,就沒法回應對方,緋山很高興白石這份感情,但是自己無法回應,為著不令白石傷心而接受,只會令白石更加受到傷害,所以緋山當時,只能拒絕。



卻沒想到這頑固的人,在自己的拒絕後對自己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對自己更加好,那種傻傻的溫柔其實正一步一步,逐吋逐吋的,和暖著緋山的心,白石的體貼,緋山真切的感受到。



只是當自己和河野有所接觸的時候,白石的這種溫柔就會消失,像是錯覺一樣從來沒出現過,語氣也像剛進醫院時一般陌生。令緋山一時三刻無法理解,到底白石的這種時而溫柔時而冷淡的態度,是自己還是白石的問題。



每當出現這種狀況的時候,緋山就會告訴自己,白石的溫柔其實根本沒有變,一直都是這樣,既然自己拒絕了,那麼白石也該知道怎麼做,所以緋山很快就會叫自己冷靜,白石的溫柔一步進一步退,對緋山來說其實也是一份無所適從。



河野的靠近,令緋山將意識分散到他的身上,沒有多餘去想白石的事,只是看到白石那轉得太快的態度,以及那像是不想自己發覺一樣變得太多的表情,緋山有一堆想對白石說的話,但每次都想起白石那時冷時熱的態度而猶豫,真的想說的時候,白石是不走開了,就是回復了對自己的溫柔。



看到白石在自己面前哭泣的畫面,緋山雖然不懂為什麼白石會突然在告白中提到河野,但是真的想安慰她,因為覺得白石哭泣是因為自己。



「別...別哭了啦。」



「我...我沒哭。」



白石用手背擦去淚水,側著身不想讓緋山看到自己狼狽的樣子,。



「白石,妳到底想說什麼。」



一定要搞清楚,白石為什麼突然跟自己再告白,為什麼突然在告白中提到河野。



「我想說的是,我,真的真的很喜歡美帆子。」



緋山聽到自己的名字,驚訝得瞪大雙眼看著前方的白石,搞不清楚狀況,現在這個人到底是想怎樣,緋山低下頭,卻擱到在白石的肩膀旁邊,一秒後,退開。



這個動作,白石當然知道,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



「可是,也真的真的希望緋山醫生能夠開心快樂。」



張開雙手,輕輕的把緋山從正面摟住,沒有用力緊抱,沒有用力將緋山堆到自己懷裏,白石只想感受一下緋山醫生的感覺,這種,她渴望已久,擁抱緋山醫生的感覺。



時間,空間,靜止了一般。



緋山快被白石這一連串莫名其妙的說話動作搞糊塗,問了又不答的情況下又被對方雙手摟住,到底現在是什麼情況!?



『噗噗...噗噗...噗噗...』



急速跳動的心臟感覺卻又如此平靜,緋山想說什麼,白石已經快一步先鬆開了自己。



「緋山醫生,謝謝妳幫我治療傷口,失禮了,我先回去工作了。」



說完白石從座位離開,拉開簾幕離開這個純白的空間,像是靜止了的空間再次流動,時間繼續流逝。



只有緋山,對剛才所發生的事充滿一片霧幻,白石的告白,行為,還有河野。緋山現在空白一片,事情發生得太快太混亂,未及處理已經完結一切。




十:


「美帆子,等等我。」



「惠,不走快點就丟下妳了。」



緋山一直往前頭跑,沒有看過在後面一直追的白石。



「可惡...我一定會追上妳的。」



白石發力追上緋山,嬌小的人都會跑得快的嗎?怎麼自己一直跑一直跑,都不能追上前面那個小小的人啊?



「怎麼那麼慢,我走囉。」



「等等我!我一定會追到妳的!」



白石用盡全身氣力奔跑,終於追上了緋山,一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兩個人都停了下來。



「美帆子,我追到妳了。」



白石按住緋山的肩膀將對方轉向自己,明明應該是緋山的...卻只看到自己抓住一件白色的襯衫,緋山,沒有出現被自己抓住。



「美帆子!!」



從睡夢中驚醒,白石急坐起身,只見手上拿著一件襯衫,而自己竟然還是穿著套裝,就在床上睡著了。



「...嗚...」



沒有發生這種感覺,不會知道緋山進佔了自己的心有幾多分,還可以和緋山平常地相處,溫柔的對待,寵溺的行為看似理所當然。可是不知不覺間,緋山逐步的住進了自己的心房而自己也察覺到後,這種得不到的吸引,卻令自己進退兩難。



每晚,白石都會平靜入睡,卻在睡夢中一次又一次的夢見緋山,然後會一次又一次的在夢中驚醒,才發現自己,其實有多麼的盼望能和緋山成為戀人,有多麼的冀望可以和她一起談戀愛。



但每次發覺到已經不可能的時候,白石就會哭。



如果傷痛需要時間來治理,那麼在時間過去前又可以靠什麼來麻痹自己的感覺?



工作。



自從白石對緋山作出二次告白後過了一星期,這一星期以來,白石在工作上依然一絲不苛,很認真,但是除了工作上以外,她就不再多話,可能變得比藍澤更沉默。



藤川的無聊玩笑,白石只是嘴角微笑回應;冴島的冷嘲熱諷,白石只是點頭示意;藍澤難得的關心一句,白石也只是搖頭表示。對緋山挖開了心事,卻使得自己更加沉默。



一星期的值班日誌,都會看到白石的名字。早上晚上,都會看到白石在醫院工作,被三井醫生問到休假安排,白石總是會低頭思考一會後,回答對方「不需要」,完全 陷進工作裏頭,絲毫不給予自己喘息的時候,因為只要有空間,就會想起那悶心的感覺,想起緋山再次聽到自己告白時的樣子,最重要,白石不想再夢見那個和緋山 太幸福的夢,然後痛苦的醒過來。



如果能令自己忙得徹底最後昏倒的話,應該就不會做夢了吧?



而必須仍要面對的緋山面前,白石還是會裝回原來的樣子,只是,太過牽強。當事人之一的緋山自然是清楚的看在眼裏,可是現在的她還是無法給予白石任何反應,只能順著白石的演技,一起演下去。



但是她發覺,白石對自己的一些動靜改變了,硬生生的改變了。緋山看著這樣子的白石,有點疼痛的感覺,因為她並不希望白石會因為自己變成這樣。



在緋山煩惱著白石這種轉變的時候,河野的來電打斷了緋山的思緒,接過電話。



「緋山小姐?現在不忙嗎?」



「嗯,不忙,我準備下班了。」緋山正走向更衣室換裝離開。



「是啊...其實我在妳醫院附近,今晚有空嗎?能不能一起吃個晚飯?」



緋山步進更衣室,聽著河野的邀約,在轉到自己的儲物櫃前,看了一眼白石的儲物櫃,然後就往自己的櫃子方向走去。



「今晚...可以的。」



「那,我在醫院門口等妳,待會見。」



「再見。」



剛剛掛上電話,更衣室的門就被打開,是白石。



「啊...」白石...



白石看著緋山握著手中的手機,以及已經換好便服的樣子,笑了笑。



靠在儲物櫃前,白石笑著問「等等要去約會了?」



「咦?」



「如果是就要快了,剛剛我在走廊看到河野先生站在門口呢。」



原來已經到了門口?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白石妳怎麼會這樣?



「白石妳...」



「快走吧,不要讓河野先生等太久,雖然女士的特權就是要男士等候。」



白石走到緋山身邊拉起她,不管緋山在叫自己的名字,半推半拉的將緋山推出更衣室,轉身就關上門。



「緋山醫生,要玩得開心點啊。」



隔著門傳出白石那毫不自然的說話,緋山有點生氣,到底這傢伙現在是想怎樣,生氣的緋山逐漸離開更衣室,靠在門後的白石聽著緋山高跟鞋的聲音漸漸遠去,才閉目抬頭歎了一口氣。



「白石...?」



藍澤看著又出現在護理站的白石,再看看手上的日誌,白石妳是第幾天當值了?



「啊,辛苦了。」


藍澤看向旁邊的冴島,只是搖頭的表示她自己也沒辦法,白石會這樣不停工作又不說話的原因到底何在根本沒人知道,只知道,在白石那天直升機任務完後,就改變了。



********************************************



河野和緋山正在一家西餐廳用膳,對於河野最近約會頻頻,緋山是瞭解到眼前人是很真誠的在追求自己,可是每想到這點,就會想起白石對自己的二次告白,同樣的,充滿誠懇,可是最搞不懂的,就是為什麼要恭喜自己。



「緋山小姐?」



「啊,抱歉。」



「在想什麼嗎?」



「嗯...」



「工作上的?」



「算是吧...」



「打起精神來吧,緋山小姐的笑容可是很好看的,這樣子愁眉苦臉太不像妳了。」



「謝謝你。」



因為河野一句打氣話,緋山的臉上回復光采,只是瞬間,又淡然的退了下來,看到緋山如此沒精打采,河野也不作久留,趕快結帳就和緋山離開西餐廳。



「送到這裏就可以了,謝謝你的邀請。」



緋山告別河野打算轉身離開的時候,河野再一次的叫停了緋山。



「緋山小姐,請妳等等。」



河野走到緋山面前有著三步的距離後停下,河野看著緋山,一時之間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只是想叫住她。



「怎麼了嗎?河野先生?」



「沒事了,我明天...再和妳聯絡。」



「...好的,晚安了。」



看著河野離開的背影,緋山只能感到抱歉,剛剛的表現有點不禮貌吧,在餐廳的時候一直漫不經心的想著白石,沒怎麼聽到河野跟自己說的話,想到這,緋山拿出手機打電話給白石,突然的,就是想打電話給她。



「喂?緋山醫生?」



「白石嗎,妳在哪?」



「我在醫院。」



「醫院?妳還在值班?」



「嗯,調班了。」



緋山突然想起這一星期的排班,白石的班次表...



「妳好像已經連續一星期都在上班了吧?不用睡的嗎!?」



不自覺的加重語氣,對於白石這近乎自我虐待的工作狂模式,緋山其實很不喜歡。一個不能照顧好自己的醫生,根本不可能照顧好病人,這點在之前白石已經試過一次,沒想到她沒記住教訓。



「約會完了?怎樣?」



白石沒有回答緋山的問題,反而是提起緋山和河野的約會。



「約會完了,普通。什麼時候休假?不累?」



回答完白石的問題又以接得很快的語氣再一次反問白石。



「啊,我得去巡房了,緋山醫生,回家的時候小心點,再見。」



說完,電話就被掛斷,緋山看著電話上顯示著白石的名字,無名火起得差點要把電話摔到地上去,她不明白,白石到底在想什麼,到底想幹什麼,現在二人到底變成什麼。



「白石,妳到底是想怎樣...」



緋山的問題,不會有人給予答案,可能連白石自己也不知道現在這樣子,其實算是什麼。



看似放棄的祝福,其實在心底裏還是存在著希望,只是太細微,心底裏還是會想,緋山能否有一天,可以喜歡上自己?



********************************************



河野照著承諾,約了緋山在飯堂見面。



「抱歉我遲到了。」



河野早已經坐在飯堂當眼的位置等待,緋山來到後河野為緋山拉開椅子,然後再為緋山遞上一杯水。



「今天有什麼事嗎?」



「今天...有東西想送給緋山小姐的。」



河野從公事包抽出一個小小的絲絨盒,打開放到緋山面前,內裏放的,是一對穿刺式耳環,環內鑲有紅寶石,環邊各鑲有八顆碎鑽,碎鑽的光華襯托出紅寶石的豔麗,相互輝映著發出光芒。



「這個!」



緋山看到面前的這份禮物,驚訝的看向河野。



「這份禮物我不可以收,之前已經收下你不少小禮物,這麼貴重的,我不能夠收下。」



緋山將盒子蓋上,退還到河野面前,河野卻笑笑的,原封不動的再退到緋山面前。



「這是為妳而買的,可能太強逼了,但是如果妳不接受,我也找不到另一個人贈送。」



「不過...」



「看到這對耳環的時候我就想起妳,覺得一定很適合妳,所以請收下吧。」



「太貴重了我真的不好意思...」



「那就當成是生日禮物好了。」



「咦?生日禮物?可是我的生日已經過了。」



「我知道,所以這份是遲來的生日禮物。」



「生日的時候我們還沒認識,不用了吧。」



「就因為還沒認識,所以我很後悔沒能準時送給妳,請收下,好嗎?」



看來不收下,河野是絕對不會放過自己的,雖然對於河野的強硬有點無奈,但緋山確實也喜歡這對耳環,所以才願意接受這份禮物。



「好的,我收下了,謝謝你,不過不要再買這麼貴重的禮物,下次我不會再接受。」



因為,只是朋友,不應該送贈或者接受太多的禮物,可是河野絕對不是以朋友的層面去送出這些禮物。



「緋山小姐...」



看著緋山收下禮物那微笑的樣子,河野決定了。



「緋山小姐,請問妳,現在能答應跟我交往了嗎?」



再一次的二次告白,今次是河野。諷刺的是,為什麼兩次都是在白石跟自己告白後,河野又會跟自己說同類的話?



「我...」



「緋山小姐,還有其他追求者?」



有是有,但那個人現在...緋山的腦海裏,崩出白石的樣子。



「還是說,緋山小姐對我其實根本沒意思?」



「不,怎麼說好呢...」



「我會等待,緋山小姐給我的一個答覆,無論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我先走了。」



河野離開飯堂後,緋山獨自坐在位子上,看著盒子,想著河野的話。



『還有其他追求者?』



白石的話,要算是嗎?可是,她對自己一點追求的行為都沒有,只是跟自己表白了,而且是兩次。啊不對,自己都拒絕人了,還想別人有什麼追求的行為,而且是自己要求白石和之前一樣跟自己相處的,這樣根本就是自己的問題。



可是白石的第二次告白,其實不多不少的感動到緋山,除了認清白石並不是開玩笑外,也是用著她的心,她的方式來喜歡著自己,縱使,有點笨拙。



如果白石知道河野再一次的跟自己告白要求交往,白石會怎樣?想到此,白石本人竟然就出現在飯堂,看到緋山,白石自然的走了過去坐下。



怎麼白石,有點不同了?



「怎麼了,緋山醫生,好奇怪的目光啊。」



緋山一直看著眼前的白石,看看她到底有什麼不妥...終於發現,平時放在口袋的聽診器,今天她選擇掛在脖子上。



「妳不是習慣把聽診器放進口袋的嗎?」



白石摸上聽診器,牽起嘴角笑了,不過,是一種帶有苦澀的幼稚的笑。



「剛剛用完忘了放回去而已。」



看到緋山手中的絲絨盒,白石的笑,笑得更苦澀,卻還是和緋山繼續對話。



「什麼來的,河野先生送的禮物?」



「妳怎麼知道是他送的?」



「猜的,因為剛剛碰見他。」



「...是他送的。」



白石沒有再問是送了什麼,看著手中的筆記吃起午餐,緋山正猶豫要不要跟白石說河野的事,但白石,始終是跟自己告白過,如果跟她聊這些,除了傷到她,自己也會不會太白癡?



但就是想知道,白石會有什麼反應。



「呐白石,剛剛河野...」



「嗯?」白石繼續看著筆記。



「剛剛河野和我...」



「怎麼了...?」



「就是...」



「...」


抬頭看著緋山無語的樣子,白石掩飾著心中的痛,裝出輕鬆的語氣化解現場的困窘。



「既然緋山醫生對河野先生有好感,也在發展中了,那麼疑惑什麼的就不重要了。」



緋山對於白石的回答完全摸不著頭腦,緋山覺得現在的白石很陌生,像是說著和自己無關的事一樣,那之前跟自己告白的白石,又是怎麼一回事??



「緋山醫生的戀愛經驗明明比我多,怎麼還會這麼不安呢,放心吧,河野先生他是真心對待妳的。」



白石笑著離開了座位,而緋山,繼續坐在位子上,為兩個人帶給自己的問題,繼續煩惱著。


-待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