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09-06-19 02:20
点击:251
章节字数:229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番外 情火


那是她剛升上使喚醫女的事了。

從典醫監受訓完,初入宮殿才知道有更多事要做。小宮女們的診療,醫官們的使喚,以及永遠忙不完的殿務。同期進來的使喚醫女,都抱怨著宮廷生活不如她們預期,當這些討論聲音一出,她假裝低頭不作應和,這些醫女們太純真了,全然不懂明哲保身的道理。

別人誤認為她的沉默是善良無爭,真輪到出手的時候,就會讓那個人在她假造的善良中無聲的死去。她過往的生活經驗告訴她,要做到狠,不露聲色比張牙舞爪更容易撕裂敵人。

所以她在典醫監時期,才以第一名的成績脫穎而出,除了醫術實力,更在於她懂得人性,懂得什麼樣的姿態才能討醫官歡心,懂得如何無聲無息的對對手發動攻擊,悄然為自己製造勝利。

她也不是全然沒有實力,否則她不會在應該退宮的時間,仍在醫庫裡翻閱醫書。


當她抱著一堆研習醫書走出醫庫,搖搖晃晃地走在暗朦的步道時,不小心撞上了人,手劃過石子,書本撒落滿地。

「對不起。」她急忙收拾地上書本,卻見另一雙手伸過來,有條不紊地幫她撂好書本。

「傷寒論、本草拾遺、備急千金要方……,妳是內醫院的醫女?」

「是的。」她微微抬頭一望,卻見著對方片刻的失神,手指不自覺地放在書皮上。

「下次小心。」

對方起身後也未打招呼,便走遠了。

那是御膳廚房的最高尚宮,整座宮廷都傳說著她過人的料理才華和極度的傲慢冷淡。她看到的卻是一雙鬱鬱的眼睛,明明已經取得天底下最尊貴的權勢,卻不笑不喜的容顏。

她見過許多人,只要一個細微的動作和神色,她馬上能洞悉對方在想些什麼。

她卻怎麼也看不清,也望不進最高尚宮的心底。


她抱著醫書走了一段路,手腕傳來一陣陣的疼,暫且將醫書放於涼亭桌上,才注意到手腕上正滲出血珠的傷口。

身為醫女,手上抱有一堆醫書,她現在卻沒有立即止血的方法,實在諷刺得很。正當她坐在涼亭時,後頭卻傳來一聲低語模糊的呼喚。

她轉過頭去,望進了那雙痛苦又憂鬱的眼睛。

「最高尚宮?」

對方很快收斂了那一絲的情感,氣度高雅地走進亭中。「妳是方才那位……,手受傷了?」

她和最高尚宮默默地盯著自己的手腕看,這情景似乎有些可笑。最高尚宮從衣襬裡掏出一白磁小瓶,從瓶口發出的清香她幾乎可以斷定,那是明國所產的白藥。

不愧是富可敵國的崔氏家族,她在心底冷笑了一下,卻突然轉變成一股急劇的心動。

最高尚宮拉過她的手,細心幫她上藥。

她看著對方典雅的妍姿,眉目間隱含的高貴雍容,全然無法跟後宮那些風風雨雨的描繪聯想在一起。她想伸手摸摸看,這位近在眼前的最高尚宮,到底是個怎麼樣的人?

在她手腕上輕輕劃了一下,最高尚宮淡然的收拾東西。「這藥只能暫時止血,妳還是回去再包紮一下,醫女的手受了傷會很麻煩。」

她順從點了頭,卻見最高尚宮欲言又止。

「還有,這涼亭鬧鬼,以後少來。」

只見最高尚宮遠去的身影,夜涼如水,踩著一地的寂寞。


後來,她們又見面了,只是最高尚宮始終不認得她。

於是她的心底漸漸產生憎恨,憎恨那從不為誰動容的容顏,只要聽到一個名字便土崩瓦解。

所以她要親手結束這段不為人知的戀慕,就如同她不動聲色的個性,悄然無息的致命。

只是將斑褶菇放進瓷碗時,她想起了那個冰涼如水的夜晚,始終澆不熄她心中痛苦的業火。她才明白她的愛是一團烈炙,只能要對方全心全意的接受,否則一同化為灰燼。


娘娘,您還記得第一次見到我是什麼時候嗎?

在我為了利益去找您之前,在我成為正式醫女到御膳廚房之前,我們已經見過面了。您還記得多年前的那個夜晚,有個使喚醫女摔傷了手,最後是您幫她上藥的嗎?

您忘記了,可是我一直記得。

我想讓這一切都結束。


那夜朱子軒的燭火,霎然而熄。





-------------------------------------



其實我最近沒有靈感……雖說是照著正劇劇情走,但就是沒有靈感寫,應該說寫到千里迢迢路慢慢的劇情,忽然有股想跳過幾個環節的衝動。可是不照著寫,又不能刻劃出今英的心境變化,真是兩難。

只好先奉上番外一篇,避免望穿秋水的等待。

番外真的只是番外,跟目前的正文完全無關,純屬調劑身心的產品。


雖說是信賴今英的味覺才向她求助,不過發生理當交惡的關倉庫事件後居然還這樣,比起今英的遷就,長今同學自然的行為讓人感覺她真的神經很大條 ̄▽ ̄

失去味覺的恐懼感,可能是長今病急亂投醫的因素之一。不過第一時間她投醫的對象是今英不是連生,這就很好玩了;在長今失去味覺的初期,她是叫連生幫她試味道調味,可是剛得知自己失去味覺,找的人卻是今英,看來長今同學的心理取向已顯露得很明白了XD


換個方面而言,若當成即使發生了栽贓事件,卻還不足以動搖長今對她的信賴與情誼的話,也許今英後來就不會那麼狠心決然地為家族效力;但不讓今英鑽牛角尖的話,非但有違角色性格,甚至故事也進行不下去了(嘆氣)

雖然大家一直說是今英對閔大人的愛,才使她走上岐途。但符咒事件發生時,今英根本沒把長今放在情敵的位置上,她第一步走差純粹是因為自尊心作崇,接下來的鑽牛角尖是可以想像的,這時就算長今對她表達善意,也只會被當做是一種嘲弄。今英是那種錯就要錯到底的人,閔大人和長今的海邊戲水,頂多只是催化劑,今英的改變已經從關進倉庫時就開始了。


那个...长今是怎么喂今英喝下葛根汁的啊?

嘴对嘴?因为今英好像感觉到令一股清香啊

我还满想问问今英,长今的唇是什么味道,她又有什么感觉呢


這個……麻煩自己去問主角……(遞麥克風)

那個場面……清純的作者寫不出來……請去問問做出這等邪惡事情的主角二人……


咦?难道不是韩尚宫暗恋崔尚宫、崔尚宫却喜欢明依,因为明依的背叛而因爱生恨对明依开始了不屈不挠坚定执着的陷害中伤等疯狂举动、韩尚宫因此了解到自己在崔尚宫心底毫无立足之地又因为崔尚宫的作为违背了自己的道德良知而心灰意冷从此打定了主意独善自身;小长今和小今英等小宫女的加入改变了陈旧格局,小今英喜欢上了韩尚宫

小今英喜歡上韓尚宮後,韓尚宮卻告誡自己不能再喜歡上崔家的人,所以故意對小今英冷淡,因而使小今英嫉妒起小長今。另一方面,崔尚宮得知小今英喜歡上韓尚宮,內心又妒又恨,竟發覺自己對韓尚宮萌生出一股不知名的感情……(我們怎麼可以這樣改編《大長今》呢?真是太邪惡了!)


今英的想法真是悲观

不悲觀的話就不是今英了。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09-6-19 11:01 编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