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09-06-07 18:12
点击:221
章节字数:39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手扶著退膳間的門,今英手指一攥,奮力將門拉開,迎面而來的是一片黑暗。

走入其內,今英正想著將符咒藏於何處,冷不妨被黑夜中的聲響嚇了一跳,定眼一看原來是鉤子掉在地上。

「長今?妳在這裡做什麼!」

顯然也被嚇了一跳,長今把手伸到背後。「今英,我看妳生病,所以想來幫忙值班……」

「不用!妳出去!」想起下午的事,今英心裡也覺彆扭。

長今望了今英一眼,自覺地走向門口,卻感覺手腕被猛然一拉,卻是今英拉著自己的手不願放開。

「妳沒有話要跟我說?」輕嘆了一口氣,仿若不再是前一刻那個強硬的今英。

「對不起。」長今一甩手腕,紅著臉快步走出御膳廚房。

如果長今不是低頭匆匆走過,或許會發現今英眼眶裡藏著的淚珠。


晚上藏好的符咒,隔天卻不知為什麼突出一角被最高尚宮發現,終於引發御膳廚房的喧然大波。

起先因為長今連夜到退膳間幫忙值班的舉動,藏符咒的嫌疑自然指向她,但連生卻大膽向最高尚宮說出一件秘密。

「長今在找東西,今英在藏某樣東西。」倉庫中,連生哭哭啼啼說完當晚看到的情形。

「臭丫頭!」崔尚宮一聽大聲斥責。「娘娘,這丫頭跟長今用同一個房間,看來只是一時愚鈍想要幫助她!」

「不是的……」

「她一定是在說謊,那一天是今英值夜班,今英理當在退膳間裡,她是看到今英在裡面做事,卻謊稱今英在裡面藏東西。」不給予辯白的機會,崔尚宮一一駁斥連生提出來的話,與連生吵成一團。

最高尚宮若有所思的望了今英一眼,今英望著低垂的手指尖,不做任何反應。

「我再問妳一次,妳到底在找什麼東西!」向前跨出一步,最高尚宮再度揚聲。「韓尚宮,把長今和今英都關進倉庫裡,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能放她們出來!」

「可是今英明明沒有……」崔尚宮還想說些什麼,卻被最高尚宮眼底的警示給遏阻。

「妳們兩個人,總有一個要對我吐實!」最高尚宮示意韓尚宮鎖起倉庫大門,冷冷說道。「韓尚宮和崔尚宮也一樣,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能去看她們兩個人!」


今英直挺挺地坐在倉庫地上,兩手抓緊衣袖不露出任何表情。自始至終,未望向長今一眼。

「今英……」長今虛弱地喚著她。「今英,是妳做的嗎?」

「不是,是妳。」今英不帶有一絲情緒,平板地說著。「是妳做的。」

時間仿佛沒有推移,之前連一刻的相處都覺難得的兩個人,現在真落入這樣的境地,卻只剩下難堪的沉默。

心中連著幾日的鬱結之氣,加之倉庫內的悶熱,今英只感到一陣昏眩,身子軟綿綿地躺在裝穀物的袋上。

「小時候,我最喜歡聽爹念書的聲音。」望著空蕩的倉庫,今英半闔半閉起了眼。「禍莫憯於欲利,悲莫痛於傷心,行莫丑於辱先……爹告訴我好多做人的道理,我一直都記得。」

「我答應過娘,會成為御膳廚房最高尚宮,可是我不想靠任何卑鄙的手段得到……長今妳為什麼不幫幫我,只要妳跟我說……跟我說……」

「今英,妳生病了?」

迷糊之中,今英只感覺到一隻手朝她額上探來,聽聞長今著急的語調,一時間竟安心下來。

似乎是長今扶起自己的身子,全身躁熱得令她輕嚶了一聲。就在這時,一股液體自口裡灌入,她反射性了咽了咽喉嚨,悉數吞下腹裡。

甘涼略帶辛味,她喝下的是葛根的汁液。但是唇瓣上的感覺,另一股淡然的清香,讓她覺得陌生又熟悉。

到底在哪裡嚐過?今英想不起來,最後昏沉沉的睡去。


當今英醒來,見著長今正睡在隔壁的穀物袋上。其中一個袋子的繩結已被拆開,露出裝在裡頭的葛根。

今英想起那場如迷似幻的夢境。長今,真的是妳嗎?

或許是感受到熱烈的目光,長今動了動身子,緩緩睜開眼睫。卻在看見眼前的今英時,咬著唇把頭微微一撇。

今英想開口問些什麼,乾澀的喉嚨卻擠不出一絲聲音。

就在這時,倉庫的門打開了!

「今英,妳分明是冤枉的!從今天起,妳不用跟長今待在這裡!」走進來的崔尚宮鏗鏘有力的語調,如同劃開寂靜的一把刀,今英剛鼓起的勇氣又消散了下來。

崔尚宮攙扶起今英,出去前再度把倉庫的門給關上了。

「娘娘……」

「妳現在身子很虛,不要說話。」只有從微微發顫的雙手,才感受得崔尚宮的驚慌與不捨。


原本可能涉及逆謀的死罪,在崔氏家族的一手粉飾下,這件大事竟悄然敉平,甚至連原先堅持要送她們進義禁府的最高尚宮也讓步了。這是今英第一次真正見識到家族的實力,比她所認為的更深更幽暗。

卻在這樣危機四伏的環境裡,初從倉庫出來的那幾夜,今英住在崔尚宮的處所裡,真切感覺到姑母對她的疼愛。她看到姑母半夜起來,幫她擰毛巾,眼裡是她極少看見的關懷與心疼,讓她忽然想再失手一次,如果姑母能一直這樣照料著她。

「這是妳大伯父特別託人送進來的燕窩。」姑母舀起一小匙,湊進她唇邊。「妳大伯父還是很關心妳,等妳好一些,再回去向大伯父道謝。」

「再怎麼說,」崔尚宮頓了一會兒才又說道:「妳是我們崔家唯一的繼承人。」

今英眼神一黯,不再說些什麼。




今英身子好得差不多之後,又回到了御膳廚房。而她和長今的事也只有三位尚宮娘娘知道,崔尚宮娘娘也特別囑咐,在其他人面前不得洩露此事。

「今英,崔尚宮到底派了妳和長今到哪裡去?」多日未見,令路好奇地湊了上來。

「處理一些小事而已。」

「是有什麼好玩的差事嗎?」

今英聽聞後冷冷一瞥。「下次我讓崔尚宮娘娘派妳去。」

只是今英這一抬眸,又將視線落到了在最高尚宮身後幫忙著的長今。


今日是提調尚宮娘娘的生日宴會,各殿尚宮無不淘盡心思。不得志的尚宮備齊大禮,一博提調尚宮娘娘歡心;後宮得意的尚宮,則奉上各色奇珍以求得來的地位細水長流;提調尚宮的生日宴會一點也不比皇家貴族盛宴遜色。

但這盛會卻被御膳廚房最高尚宮呈上的一盤火鍋破壞了。只見提調尚宮嚐了一口,便面帶慍色的將湯匙丟到地上,當眾訓了最高尚宮一頓!在場的尚宮及內人們,嚇得連大氣也不敢喘。

宴會過後,內人們忙著收拾餐點,沒人敢說一句話。

「今英,妳能嚐嚐這個好嗎?」

看著長今求助的眼神,今英沒想過這會是再次相見後,長今跟她說的第一句話,她卻還是走了過去。

「怎麼樣?」長今餵了一口今日的火鍋給今英。

「有點鹹,胡椒也太多,這不像是鄭尚宮娘娘的手藝。」今英如實說出嚐到的感覺。「娘娘料理菜餚的手藝,一直以來都有絕妙的味道,這火鍋整體上佐料都多了一些,所以味道太重了。」

其他內人們也紛紛圍了上來,談論起今日提調尚宮大發雷霆之事。就在這時,長今卻忽然臉色一變,衝了出去。

是發現了什麼而去找答案嗎?今英握著雙拳,壓抑自己也想跟著出去的衝動。

每夜幫內人們值班,是為了博取尚宮娘娘們的稱讚與歡心;放下仇視,請陷害妳的人幫忙嚐味道,是為了幫鄭尚宮娘娘解決問題。長今,妳除了一心想往上爬到御膳廚房最高之位外,心裡還有什麼東西?妳不屑一顧的情誼,我又何須如此珍惜?




--------------------



楼主写的真不错,终于出现了原创情节,脱离电视,指日可待啊

其實原創情節一直偷偷地夾在文章中……||

怎麼說呢,我從來沒想過要脫離電視情節,雖然正劇中的長今外掛指數一直被我吐槽,不過沒關係,反正我可以快轉放空長今。(喂)

一開始寫這篇,就是純粹想幫今英平反,想看看在同樣的背景時空下,今英其實是怎麼想的。


非常华丽的推到~

這段不這麼編,下面的劇情沒辦法繼續,然後也想不到要幫遠在濟州島的長今編什麼劇情。

(嘖,長今同學怎麼老在想邪惡的事?)


记忆中,电视剧情好像没今英吻长今这一幕

不过嘛...管他的!!!

她们接吻了!!接吻了!!

今英啊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如果有這幕的話,這就是一齣貨真價實的百合劇了,可惜就是沒有……

今英怎麼曉得自己在做什麼呢?她當時根本氣瘋了XD


虽然我能理解长今推开了今英,不过真是伤人啊

反正長今同學有堅強無比的心臟和強運的外掛指數,我一點也不擔心她會怎樣。

不過今英嘛,對她而言長今的推開不是單純的推開,而是推開了她們之間的友誼。


长今最后之所以可以“胜利”,也不过是因为她恰好站在了政治斗争中胜利者那一方了而已。从头到尾几乎一直被打压的长今同学即使后来得势,她也没办法坚持什么————因为她实在是没政治资本可以去坚持。

這點從閔大人後來被流放就知道了,政治就是得勝者所寫的歷史。

而御膳廚房牽涉到的利益又如此龐雜,就算今日把崔家趕下台,卻也不保證明日沒有另一個崔家;長今很瀟灑的行醫去了,留下一個傳統制度被破壞殆盡的御膳廚房,這個御膳廚房沒有了一股強而有力的力量做壓制與統整,恐怕只會變得愈來愈糟吧(嘆)


今英的性情比崔尚宫要更强硬,不做便罢,一但做了就绝少后悔动摇。印象里后面她设计陷害医女长今的时候,表现出来的狠比崔尚宫更有过之。做坏事做砸了好像就这第一次和最后一次。(该说长今果然是今英命中注定的天敌吗?)


堅持到底也是今英的特性之一。(無奈的笑)

她有陷害醫女長今嗎?我怎麼覺得長今當醫女後,今英對長今並沒有太大的動作和手段,阿烈和崔尚宮反而擔任起後期的使壞角色。


当那些熟悉的场景一幕幕随着文字在脑海里重现的时候,跟着溺爱(没错,S你绝对是溺爱!)今英的作者的视角来“看”这部片子就有格外的收获。“啊,原来今英还可以是这样表现,有过这样的心情”几乎可以说是贯穿了整个阅读过程的感想。所以即使是主角派,也很享受的在等着看S的今英补全版大长今哦~


用"溺愛"這個詞,根本遠遠不足以形容我對今英的愛,這愛大概已經滿出太平洋了。

今英在正劇裡台詞極少,說出的話卻又極為深邃,是一個值得深入探討的角色。雖然在文章裡,不得不承認有些地方是美化過或者改編,但總覺得今英是可以這樣的,所以才想寫這篇文章吧。


>> PPS,今英X韩尚宫的配对爱很大!

>>“为什么您的眼睛里就只有长今那个笨蛋?我一直一直都在看着您啊韩御姐”

>>“不,今英我们是不可能的。因为你的家族是不可能接受我的”

>>《——大长今 百合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OTZ

韓尚宮的眼裡不是只有長今她娘嗎XD?

什麼?韓尚宮眼中不是只有崔尚宮嗎?因為崔尚宮害死了她最好的朋友,所以韓尚宮內心強烈的道德掙扎,終於遠離了崔尚宮。而崔尚宮一直認為韓尚宮喜歡的是明伊,才強烈的由愛生恨……(這到底是抄襲哪部言情小說來著?)


話說回來,其實聽到韓尚宮的死訊傳回時,今英還是頗關心在意長今的,說不定還在心裡想過之後要怎麼把長今弄回來,只是聽到閔大人又跟著跑去長今身邊的消息才開始擺臭臉的……

令路告知完韓尚宮的死訊後,連生不是跑進來吵著要去濟州島嗎?

今英說了:我不是不了解妳的心情。

雖然這句話由他人口中說出,可能只是一句普通的安慰,但由今英說出又不一樣了。今英安慰連生就很難得了,那麼目無下塵的個性,卻願意把自己的心情擺在跟連生心情同樣的位置,說明今英同樣也掛念著長今,只是無法那麼坦率的表達出來罷了。


閔大人這個忠實的護花使者就先別提了,甚至連濟州島的首醫女都指名要調教她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