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无标题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09-06-22 02:19
点击:221
章节字数:1431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继续望穿秋水的等待

那可能真要等一陣子,說不定真的一路等到秋天去...


原來除了老是讓後輩長今搶走鋒頭之外,真正讓阿烈醫女懷恨在心、想要置長今於死地的理由居然是因為最高尚宮對她的漠不關心!

就是要這樣的理由才具爆炸性啊!


大長今可以以長今的身份轉變做個劃分點,前半部是對人物的刻畫,後半部人物成為主題事件的附屬,所以阿烈的出場帶有些功用性的味道。其實以阿烈的手段,實在不用等長今回宮後再向崔尚宮輸誠(萬一長今一輩子不回宮呢?),反正崔家時常在陷害後宮妃嬪,阿烈的台詞也可以置換為"我把淑媛娘娘獻給您"、"我把皇后娘娘獻給您"……要與崔家搭上線,她實在有太多機會了,要幫前提調尚宮報仇,何須如此含辛茹苦?


所以阿烈這個角色出現得很突然,除了看到她惡形惡狀的那一面外(可是看她陷害長今時,我都忍不住拍手叫好),對她感念舊情的一面幾乎沒描寫到,實在有些可惜。


不過,當阿烈說要把長今獻給最高尚宮的時候,感覺今英一瞬間看起來笑得很開心呢


是不是很開心我沒注意到,不過這段也挺有意思的。

長今成為醫女再度入官後,就看到崔尚宮和崔判述咬耳朵,想把長今再度掃地出門,就連令路也跑來跟今英抱怨:要拿長今怎麼辦?可是今英只是握緊了拳頭。再跳下一個畫面,正是阿烈特地在路上等今英,說出了那句"我可以把長今獻給您",今英當時沒有多做表示。

之後,今英到御膳廚房做宵夜,發現長今也在,雖然冷言斥責,但是言語和神情裡透露的卻是擔憂,她話裡的意思只是想提醒長今:妳是個醫女,就不要再做逾越身份之事。就連身旁的內人恐嚇要通報內侍府時,還是今英給攔了下來。

直到今英呈了宵夜上去,才發現長今早已做好,今英步出宮殿後,才對阿烈說:妳說過要把長今獻給我吧?那麼晚上到我的處所來。

直到這一刻,今英才真正下了要除掉長今的決心。

也就是說,只要長今安份做個醫女,今英是可以容忍長今在宮庭的,否則一開始她不會先拒絕和阿烈的合作。後來真正讓今英起了殺機的,是皇后認出了長今,為了確保家族的存活,今英只好選擇再次犧牲長今。

至於阿烈去找的人為什麼是今英而不是崔尚宮?剛開始這點我也有些納悶,畢竟阿烈是先聽到崔尚宮和內醫正的談話,怎麼看直接找崔尚宮似乎快速得多。當然也不排除是身分位階的關係,所以只能先找今英。會想這麼多,實在是那句"我可以把長今獻給您"太引人暇想了。(以一個百合眾的角度來看,分明是在藉機接近,順便試探自己的心上人)

而阿烈陷害長今後,提出的要求是做崔家藥材廛的廛主,這也許是有利於前提調尚宮收集崔家的罪證,不過這麼深入虎穴,總覺得阿烈似乎有點做過了頭。


最後阿烈那招斑褶菇,和她之前陷害長今的手法相比實在有點差距,連長今聽到後也說:"我認識崔尚宮(今英)很久了。如果她有其它目的的話,絕對不會只用毒菇而已,一定會用其它更激烈的手段,她們絕對不會上呈這樣的膳食給皇上。況且,這手法太拙劣了。"

更糟糕的是,這樣的手法竟然成功了(從旁得證長今之主角威能)= =



再提另一個片段。當長今告知天下她有內醫正的遺書時,令路拿著崔家和吳兼護的銀票去求助長今,崔尚宮到長今母親的墓前懺悔,獨獨唯有今英,反倒是長今拜託她說出實情。聽著長今的託拜,今英只是在長今離開時流淚了,明明是被長今的話感動了,卻始終不說一句溫情的話。

其實想想,她比令路、崔尚宮更有資格去要脅長今,今英手上可握有長今母親的遺書,或許可以拿來竄改內容什麼的,把仁粹大妃的事扭曲成長今母親所做,和長今是宮女私生女的事一併告上,這點也不是沒辦法做。可是今英硬是扣著那封遺書,對誰都不講,直到最後一刻才把遺書還給長今,光是這點,就看得出來今英本性中的高貴。

今英和長今對待對方都是特別的,奇怪的是,卻又都不領對方的情,才是讓人看了最糾結的地方。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09-6-22 02:22 编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