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兩處寒篇-16

作者:Susceptable
更新时间:2018-06-18 01:21
点击:207
章节字数:3240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長今因為這次的功勞,被允許到退膳間幫忙。只見長今進來時東張西望,她不由得問了一聲:「怎麼了?」

得到的回答是搖頭如鈴鼓。

今英心中雖有疑問,只得暫時壓下。


這幾日梅雨不停,而退膳間的事務繁重,今英似乎已許久沒見到長今。

說是許久也不對,因為她和長今每日皆在退膳間一同幫忙,只是她感覺到長今走神得愈來愈明顯,甚至夜裡也不會再往涼亭裡去。

她只得在心底一次又一次的演練著,長今與閔大人到底見過幾次面?不,夜裡長今時常與她在一起,不可能是月下的幽會;除非是平日執行公務時偶然巧遇,但那天他們二人的表現不只是點頭之交……

這種懷疑如長在心中的一根刺,今英卻又不能對誰去講。在內心深處她是相信長今的,另一方面又怨惱長今背叛了她,縱然長今並不知道那是她在私宅即喜歡的哥哥,她卻直覺地怪罪長今不該如此親近。

白日已然慌亂的心思,在崔尚宮娘娘將她找入處所,要求她做那件事後,今英的怒氣徹底沸騰起來。


「我不願意!」

「什麼?不願意?」

「是,娘娘,我不願意。」今英倔強的說著。「我們家就算不做這樣的事情,也能辦得到。就憑著這些才華,也可以升格為最高尚宮。這種事情是那些想要攀龍附鳳的人才會做……」

「妳還不給我閉上嘴!」崔尚宮猛一拍桌,冷冷瞪向今英。「看樣子,妳對這件事情太不了解了!就像妳說的,我們崔氏家門先代尚宮娘娘,都有實力可以成為最高尚宮娘娘,不過,資格只是資格而已。在宮廷裡,不可能因為資格符合,就可以達到最高的地位。難道妳以為,是因為其他尚宮沒有資格成為最高尚宮,我們崔氏家門才會代代相傳嗎?妳這麼聰明,怎麼會不懂這個道理?」

那麼那些她曾聽過的料理故事呢?那些曾讓她自豪的先代尚宮娘娘呢?

「在宮廷裡,必須要依附那些有權勢者。在他們的背後幫忙做一些事情,這就是我們家門存在至今的理由。我們這個位置,雖然不能成為士大夫家,但是可以得到比貴族更多的財富。因為我們幫皇親貴族做事,所以才能比貴族更加的富有。這就是我們家族的宿命。」

不,這不該是她的宿命!這樣她長期用來睥睨他人的自尊心,只會淪為一場可笑的騙局。「妳可以指使其他人去做,為什麼一定要我親自來做?」

「成為內人之後,一定要做一件大事,這是自先代尚宮娘娘一直相傳至今的訓育方針。」崔尚宮深吸了一口氣。「一定要體會恐懼才會堅強。我剛升格為內人的時候也做過這樣的事,甚至因為這件事,害死了一個同門的朋友。」

壓低的聲音,令今英想起那時姑母敘述韓尚宮的事情,陰沉又昏暗的過去。

「第二個理由是,在宮廷內妳又能相信誰呢?」崔尚宮攤開桌上的錦布。「去吧,到退膳間去把這符咒藏起來。這符咒會讓皇后娘娘肚子裡的王子變成公主。萬一皇后娘娘生下王子,不要說吳兼護大人,甚至連我們崔家也會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危險。聽懂了嗎?」

見著今英木然不動,崔尚宮加重了語氣。「妳不能拒絕,也無法跟妳脫離關係。妳要接受家門的命運,去把這符咒藏在退膳間吧。」

「我不會做的。」

「今英……」

「我絕對不會做這件事情。」今英咬牙又說了一遍,拂袖離去。但崔尚宮最後所說的那句話卻像鬼魅,如影隨行的跟著她。

妳一定會再回來找我,就像我當初一樣……


回到處所,今英再也無法遏止自己的眼淚。姑母那些話對她而言,簡直是最大的屈辱!

她過去一直胸懷的自負心又是什麼?身為天下至尊皇上的女人,為了皇上準備最好的御膳,這是她拋棄所有,所期望的最高境界以及名聲。如果必須靠手段才能得到,這跟那些無中生有佯裝作假,一夕之間從賤民一躍而成為士大夫的小人,又有何不同?

她並不是為了成為一個卑鄙的人而入宮,她是要堂堂正正打敗對手成為最高尚宮!思及此,今英匆忙起身,飛奔至長今的處所。

「幹什麼?今英妳嚇我一跳!」聽聞門唰然拉開的聲音,連生驚嚇地撫著心口。

今英四下搜尋,高聲質問道:「長今呢?長今人在哪裡?!」

連生從未見過今英如此失態的模樣,口吃地說不出話來。「她……她去退膳間幫朴內人值班……」

「是嗎?」今英重重地關上門,留下根本不知來龍去脈的連生。


自己真是愚蠢。就算見到了長今,又能怎樣?向長今承諾自己會和她公平競爭嗎?將內心所有的不安和軟弱全部吐實嗎?

而長今呢,又對自己坦承過什麼?寧願每夜到退膳間去,也不願再多見一面,難道她在長今心中只是可有可無的存在?

她將長今放在人生的天秤上,而自己在對方眼中只如同塵埃,真是諷刺!

今英失落地走回處所,數日的抑鬱加上今日崔尚宮之事,她躺於床上轉轉反惻,仿若跌入無止盡的夢靨中。

畫面裡一會兒浮現的是行首大人抱著稚子,向她說著他們是她的家人;一會兒是韓尚宮娘娘信任微笑的眼神。又過了會兒,她見到娘親握著年幼的她的手,諄諄叮嚀她一定要成為御膳廚房最高尚宮;回神時見著的卻是姑母冷漠泛著淚光的臉龐。出宮找金雞時她與長今牽著的手,卻又見到長今牽著另外一個人……

當她從夢中哭喊驚醒時,只胡亂抓起身邊的東西猛砸,嚇得同房的阿昌和令路也驚跳起來!

「今英,妳怎麼了?」

「出去!都給我出去!」今英捂著心口,一手重重捶地。

「可是妳……」

今英冷冷瞪著令路,眼底盡是寒氣。「我再說一次,出去!」


到底誰能來救救她?

今英為自己的良心痛苦著,正當此時,只聽見外頭傳來一陣聲響──

「今英!今英妳哪裡不舒服?」是長今關切的聲音。「怎麼了,其他人都到哪裡去了?」

今英聽聞更是生氣。「妳出去!」

「請醫女來看過了嗎?妳先躺下來好了。」

「我叫妳出去!」

「妳先躺下來,不要這樣……」

「出去!妳快出去!」今英想揮開長今的手,拉扯之間用力過猛,長今往前絆了一跤,順著這勢今英壓到了長今身上。

現在兩個人幾乎沒有距離,今英一隻手橫肘在長今胸前,感受著對方逐漸加快的心跳聲。「妳為什麼不出去!」

「我……」

「妳為什麼來了,卻又不早一點?」今英忽然放柔了語調,神情滿是迷惘。

長今不知怎地紅了臉,不自在地推著今英說道。「那……我去幫妳請醫女來……」

今英內心徒然升起一陣怒火,燒得她五內翻騰,她想也不想的吻住長今雙唇──


帶有青草的香氣,像荷葉上滴落的露水,今英只覺得唇瓣的味道又香又軟,恍惚間失了神。

就在這時,卻被長今一把推開!

被推倒在地的今英再睜開眼,只看到長今逃難似離去的身影,不留戀地離開屋子。

長今,終究妳也是棄我而去了嗎?



這天深夜,今英悄悄前來崔尚宮的處所。

「請給我符咒。」

崔尚宮嘴角掛著了然的冷笑,將符咒遞給了自家侄女。「今英……」

「我接受妳所說的宿命,不過這樣的宿命,到我這一代一定會結束。」就像崔尚宮曾說過的,如果害人也能救人一命的話,那她寧願自我犧牲,再也不會讓其他人遭受同樣的命運。「相信我,我絕對會做得到的。」

反正自己,早已墜入黑暗的深淵。




※ ※ ※




「長今,妳看來一夜又沒睡好?」首醫女搬著藥材進來,關心問道。

看來早上敷的草藥,還是無法消腫明顯的黑眼圈。「是的。」

「妳來濟州島也快兩年了,剛來時無法入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可是到了現在妳依舊失眠嗎?」

長今深吸了一口氣。「只要一想到韓尚宮娘娘的冤屈……」

「妳想著的不只這個吧?」首醫女直率打斷長今的話。「每次想到這件事的妳,臉上總有忿恨之氣。可是有的時候,妳是一個人失神失神的。」

「有嗎?」

「這種神情好像在思念某個人……」

長今臉上一紅,連忙走上前去,幫忙拆著藥材的繩子。「首醫女請您不要胡說!開始工作了。」

「真是的,開一兩句玩笑也不行。」笑鬧過後,首醫女也恢復正經的神色。「那麼,這藥材是什麼?」

「這是野葛根,主要功效是解肌退熱和生津,用於發熱頭痛、口渴、消渴……」長今說著說著便停頓下來,眼眶裡浮現一層霧氣。

「又在走神了。」

對於首醫女這句嘲弄,長今根本沒有聽到。






--------------------------


首先我要在這裡向長今道個歉:因為劇情關係,我把妳寫成了一個笨蛋(雖然妳在我心中向來都是笨蛋,但這是不同層面的笨)

這章的惡搞標題,叫做華麗的推倒...(喂,哪裡華麗了?)


每次看到藏符咒這集,都很感嘆,如果有人多對今英付出一點關心就好了。

可惜那個時候長今忙著在找她娘的小冊子,令路和阿昌根本看不出今英是哪兒不對勁。當她痛苦的時候,才猛然發現自己連個傾訴的對象也沒有。

當然,家族的影響或許也起了一定作用。這裡的家族概念並不專指崔尚宮和崔判述,在崔氏商團的羽翼下,還有著上百口人的身家性命,崔家表面上看來權勢遮天,徜若違背了貴族的意思,繁華也就如泡沫一般。無論如何,今英是無法這麼瀟灑的揮揮衣袖就拒絕的。


當她選擇藏符咒,卻對崔尚宮說"在我這一代必定結束這樣的宿命"時,對照她之後為了閔政浩,向大伯父及姑母要脅"自己會前去義禁府",說明她一路行來都知道自己是錯的、甚至對這些行為充滿厭惡。但支持她繼續走下去的理由是什麼?是錯了便不願再回頭的自尊心?又或者是不堅持到最後,便無法實現心中理想的自信?


可惜後半部今英的畫面好少,我寧願看今英成為最高尚宮的教育改革史,也不想看長今的醫女奮鬥史……||



另,為什麼重看了藏符咒那段,讓我有種"一個在藏定情信物,另一個在找定情信物"的感覺XD

尤其連生隔天早上還問長今"在搞什麼?妳們兩個。"

嘖嘖,真是不可告人的秘密啊(應該是很驚險的一段,為什麼我覺得好歡樂XDD)


還有,今英妳也太厲害了吧。退膳間有這麼多的角落,妳怎麼剛好選到長今她娘藏小冊子的角落呢?

其實是她娘冥冥中要把長今配給妳的吧(再度頂著鍋蓋逃)


本帖最后由 Susceptable 于 2009-5-30 14:00 编辑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