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小节 凄然的梦

作者:Yehyuni
更新时间:2023-05-01 07:56
点击:296
章节字数:2995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大约在三年前,我做过这样一个梦。


   云霞明灭的向晚时分,淡紫色的薄纱笼罩在世界的苍穹之上。


   高悬的明月如磐,占据世界的一端,与另一端即将陨落的太阳死死对峙着。


   感情不存在。概念不存在。语言也不存在。宇宙中空空荡荡,一无所有。


   月球和太阳的距离是1.5亿公里。


   何其久远。


   何其寂寥。


   它们只是对峙着,接收着来自彼此的8分钟前的资讯。


   太阳升起,月亮落下。月亮落下,太阳升起。两者有僵持至此的理由吗?尽管如此,永远不会结束的战争,仍将持续50亿年。


....


   Harar Bay是一家再平常不过的咖啡厅,起码google地图上是这样说明的。所有的绫女学生都如同河流一样在学校旁的咖啡厅汇聚,长流不息,诚然无可指摘。如果把见面地点定在这里也理所应当。


   「小阳花,妳要点什么?」寄琴举着餐牌问我。因为寄琴和静筠坐在同侧而我在对侧,因此她们点完之后特意将餐牌转向我的方向。


   「不知道呀,妳们点了什么?」


   「我点了草莓泰国苏打,静筠是深烘阿拉比卡?」


   「还有这里的招牌——港式起司牛角包。冬天的话,吃点甜品很幸福的。」静筠轻托眼镜,以相当严谨的口吻回复我。 


   「那我就和静筠点一样的吧,阿拉比卡和牛角包。」


   我的思绪委实不在餐牌上,点餐也只好草草了事。服务员小姐记下我们的菜品,又向另一桌的女生们走去。咖啡厅内瀰漫着咖啡豆特有的醇香气味,从音响倾泻而出的是恬静的日式歌曲。


   情书上标明的地点,不就是这里吗?如此说来,写信人是校内学生也是板上钉钉之事。只是本来业已抛之脑后的事情,不经意间又重回正轨,就仿佛是我本应该来的地方一样。强烈的预感再次涌上心头,让我险些陷入宿命论的旋涡之中。


   「在Harar Bay再会吧。」


   未几,我突然意识到情书中用的是「再会」一词。换言之,情书的主人至少和我有一面之缘。而断言「再会」者,则必然不是可以时常碰面攀谈之人。那么,署名处的2019年又算什么呢?空余地点,不留下见面时间又是意欲何为?


   「当然是想要港式起司牛角包!」


   「诶诶诶?!」


   寄琴咻地凑到我面前撕开面包,把我吓了一跳。


   「妳看妳看,我就说小阳花果然心事重重——」寄琴得意地向静筠宣布,一边掐掐我的脸,「我刚刚可听到『不留下见面时间是要怎样』的话喔!」


   看起来推理的时候不小心说漏嘴了。


   「那就是在安排约会但还在定时间咯。」


   「不要乱下定论!嗷呜...」


   嘴巴被寄琴塞过来的羊角包填满了。好好吃。


   「总而言之,看到小阳花这么苦恼的话我们也很担心的。所以妳有心事完全可以找我们谈啊。」


   「嗯嗯。」


   「真的没有什么...」觑见两人关心的神情,我支支吾吾地开始构建语言的屏障。总不能说自己收到了女生的情书吧。虽说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但是确实感觉怪怪的。即使很想撒谎瞒过去,自己完全又不是这块料。还有就是良心也好痛好痛。


   「我收到了一封情书。」


   结果,我还是向两人坦白了。听我解释完来龙去脉,两人也是满脸愕然。


   「是恶作剧吧?」


   「我也是这样想的,但毕竟找不到理由,样式也全然不像恶作剧。」


   「感觉更像一个推理游戏。」静筠一边分析一边拿着搅拌匙在碟子上随意划着轨迹,「里面有用的资讯,无非『Harar Bay』『南宫娅』。虽然看似是情书,但缺失了『见面时间』这个最关键的要素,『署名时间』也莫名其妙。这位南宫同学到底想做什么呢?」


   「有没有可能只是单纯写漏了?毕竟写情书过分斟酌词句,很容易不小心就写漏资讯的。如果再不小心写错时间也不是不可能。」寄琴补充道。


   「但是,也不能排除恶作剧的可能性呢。总而言之,我们只要抓住『Harar Bay』和她的名字展开调查就行。寄琴,接下来就看妳咯。」


   静筠的话就如同先锋派戏剧的Cross Fade(灯光暗转)般,将话头推给了寄琴。


   「是时候向小阳花展示一下我的交际圈了呢~首先要弄清楚南宫娅到底是谁吧?但是每个班的学生名单我们却偏偏不太清楚。这样,小阳花就去找学生会问问吧。我会和分管档案的书记打好招呼的。」


   「可以说整个学生会她都认识呢。」


   「好厉害,明明不是学生会成员?」


   「因为小阳花初来乍到嘛,只要稍微有心的话也完全没有问题。」


   虽说平时经常听到寄琴说要出去玩,但没想到她已经把整个学生会都收入囊中了。她旋即将一个陌生的LINE帐号分享给我。头贴上显示的是一个一手怀抱着鲨鱼玩偶,一手托起脸颊,朝向镜头摆出可爱姿势的女孩子。最引人瞩目的是她如玻璃工艺品般的淡紫色瞳仁,好像冒着气泡的苏打水中咕嘟一声掺进了甜美的葡萄汁。


   「谢幸恩...是学姊吗?」


   「没有。是十二月初新选举的学生会班子,我们的同届哦。」


   在我原来的高中,学生会通常在一月才换届选举。我一直对如何和学姊相处感到困扰,如果是同届的话就好对付多了。我不擅长和陌生人相处,所以才说像寄琴那样八面玲珑完全办不到。我斟酌词句,向谢幸恩传送申请讯息。


   「那么,接下来就是解决Harar Bay的问题——既然说是在这里再会的话,那只要在这里守株待兔就好了吧?小阳花有没有打工的计画呢?」


   「打工...?为什么突然提到打工的事情?」


   「只要小阳花在这里打工的话,就可以顺带监控南宫同学了嘛。」


   「感觉完全是本末倒置啊,为了一封莫名其妙的情书就在这里打工...」


   「其实这里的老板一直苦恼人手不足的问题,想要在绫女招工读喔。所以才托我物色合适的人选。如果是妳的话我觉得很合适。小阳花的话,很有责任心。」寄琴将手机上的招聘资讯传给我看,「诚聘店员一位,制作饮品兼接待顾客,当然大多是绫女学生。工作尚且理想,待遇无可挑剔。没有兴趣吗?」


   「阳花同学,其实妳要比妳想的要可靠的多。上周妳不是还帮我做完了社团的工作吗?」


   静筠早已靠在一旁悠闲翻阅起古典派轻小说。上周我确确实实帮她梳理好社团财计和清点社员,拜托,自己社团的事自己做完好吗。


   「倒谈不上兴趣的问题,我之前也有一直在做兼职。但不是缺钱也不是兴趣,体验生活...这么说可以吗?」


   之前和父亲一同生活的时候,因为闲来无事,我确确实实在学校旁边的餐饮店做过兼职,内容大概是处理UberEats上的外送订单和在后厨油炸食品之类,到了用餐高峰期就会变成没有感情的炸鸡排机器人。和格调高雅的咖啡厅完全是两码事。


听到我的经历,寄琴却摆出心悦诚服的表情。


   「就是妳了嘛!」


   「怎好这样?」我诧然。


   「因为,后厨炸鸡排这样的苦工都做得,作为女高中生来说完全有一试的潜力。」


...


   如果,我的梦一直横跨到世界的终结。


时间马不停蹄接踵而去,50亿年杳然弹指一挥间。


   太阳终于到了生命的尽头,漫长的对峙行将结束。那么,太阳会对月亮说些什么呢?


   「谢谢你陪我这么久。我的生命即将到达尽头。我会坍缩成白矮星,而你顷刻后就会被我所吞噬。纵使如此,我们之间仍可算难分轩轾。」


   「谢谢你,我的老友,如果可以,我真想和你彻夜畅谈。我们几十亿年来的对峙到底算什么呢?无聊的怄气!荒诞的行径!最后,请容我向你致敬。孤独的战士!」


   当太阳膨胀后的行星状星云扩散到月球,两人如老友般窃窃私语,互相致以最后的道别,俄而融为一体。世界的苍穹之上,罗曼蒂克式的故事消弭了。


   然而,感情不存在,概念不存在,语言也不存在,因而即使世界终结,什么也都不会发生。宇宙中是什么都没有的啊。


   曾经,有什么曾摇撼我的心并通过我的心摇撼别人的心。归根结底一切都已失去,该失去的失去了,不该失去的也踪迹全无。21世纪的10年代即将落下帷幕,而20年代永远不会开始。即使开始也是一事无成,绝对一事无成的10年。我的时间永远停留在2019年12月19日。


   三年前,我做的便是这样凄然的梦。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