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序奏 行将降临的暴风雨/第一小节 无可避免之事

作者:Yehyuni
更新时间:2023-04-19 16:05
点击:380
章节字数:4089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序奏


一封信,出现在我的面前。


   它躺在我刚挖出的花圃的泥土里,应当是在我给刚刚花圃翻土时一起带出来的。幸运的是,铲子并未伤及信封分毫。


   为什么我家的花圃里会埋有一封信,事到如今,我仍是一头雾水。而当我捡起信封,默念出上面的字迹时,心神更是震颤不止。


   「向阳花,收?」


   可爱的马卡龙紫色信封上,赫然写着我的名字,横折撇捺间流露出女孩子的婉柔。牛皮纸材质上没有被土壤湿润而腐败的痕迹,说明信封应当是在几日前的雨后被埋入的。唯其如此,才能解释为什么上面会写着我的名字:直到一周前,我才搬来这座城市。


    闅寂的冬日,院子里嗫嚅般的寒风嘶鸣着拥我的脸颊吹拂,但少顷便偃旗息鼓,不知所踪。葵市的十二月,心中油然而生的某种令人怀念的宿命论的预感,像行将降临的暴风雨一样猝然攫住了我。不要打开这封信!不要!预感声嘶力竭地咚咚敲打我的脑袋,我却充耳不闻。我将臂肘拄在铁锹上,朝冻僵的手上哈了口气,肃穆地撕下信口的封缄,取出信纸。霎时间,所有的一切都了然于胸。


   如果打开这封信,世界线就将发生无可挽回的变动;


   如果打开这封信,我的人生将会因此追悔莫及;


   如果打开这封信,我的情感就将像冬日的向日葵般猝然远逝;


   我的决定,也不会因此改变。


   依然是洗练的,柔婉的笔迹。扫视着信笺,我似乎早有预料,如愿以偿地找到了那段决定性的言语——


 「向阳花同学,我喜欢妳。」


 「请和我交往吧。」

-------------------------

第一小节


致向阳花同学:


   早安。


   这是一封情书。


   收到陌生女生的情书,也许妳会感到困惑吧。再者,如此不加掩饰的言语,又可以传达什么呢?抑或说,我希望传达什么呢?


   我只是想要告诉妳我的心意而已。


   即使是堆砌再多的辞藻,也无法将我对妳的爱意铭刻其间。


   所以,只要一句话就好了。


   向阳花同学,我喜欢妳。


   请和我交往吧。


   在Harar Bay再会吧。


                                                                      南宫娅


                        2019年12月19日


...


   上个月,我的父亲去世了。


   在三年前父母离异后,我一直跟随父亲生活。因而依照法律,独自生活的母亲便又成了我的监护人。葬礼举办后,我来到葵市,转学到绫北女高,迄今已逾一周。虽然一直悒郁不安,但我还是在努力在新学校做了的自我介绍,交到了几个热情的朋友。也开始和许久未见的母亲逐渐磨合。


   因为,去世的父亲曾真挚地期望我能幸福地活下去。


   然而,希求走出丧父之痛,在葵市开启的新生活的我,遇到了至今以来的第一个障碍。


   我收到了一封「情书」。


   「唔...完全搞不懂什么意思啊...」


   回到房间的我,我呆呆地望着已经阅读过无数次的信笺发愣,直到身体开始因坐姿太久而酸痛,我便丢下情书,狠狠扑进被窝。


   形式上是一封样式精美的情书,但无论怎么看都像一桩莫名其妙的恶作剧。先不论「南宫娅」其人我没有印象,除非认定我一定会来打理我家的花圃,便绝无可能将纸质的信封埋入土中。而且最匪夷所思的是,信笺上的落款是三年之前。我来到葵市不过一周,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发现三年前的情书?即使写错,大概也并不会将「2022年」写成「2019年」。


   如此看来,只能算一桩恶作剧咯?可是,我想不出谁会对我这个转校生做出这么毫无意义的事。若是普通的情书恶作剧,应当会用男生的字迹署下校草(诚然,我读的是女校)的名字,并且放在我的抽屉啦鞋柜啦这些醒目之地,如果我还专门去问校草闹出笑话,便算达成目的——比校园霸凌都差得远。


   如果抛掉所有不合理因素,当成情书看的话...越是思索,越是对此耿耿于怀,旋即怏怏不快。觉得自己被糊弄得团团转,活脱脱像被胡萝卜钓着到处跑的驴。


   其实我完全知道自己如此不高兴的原因。


   自出生以来,我的「预感」便具有超乎常人的准确性,因此我一直依靠自己的「预感」做出判断,结果多半不差。当捡起这封信时遭受的强烈到无以复加的预感,深信着其中必然承载了什么的战栗,但到头来又如坠雾中,怅然作罢的情况,深深打击了我。


   更重要的是,我第一次被告白的对象,竟然是一位女生。


   「即使是堆砌再多的辞藻,也无法将我对妳的爱意铭刻其间。」如果不是恶作剧的话,被同性诉诸这样赤诚热烈的话语,只会让母胎单身至今我的心情愈加五味杂陈。


   在表白之前,能不能先搞清楚我是异性恋呀?我不禁在床上小声嘀咕。


   结果,我一整晚都没睡好。第二天一来到学校,我全然不顾预备铃响,抱著书桌便蒙头大睡。


   「小阳花,小阳花,不可以睡着呀,马上就要上穷凶极恶的数学课了啊?」刚趴下来,便感到有人双手捧着我的头轻轻晃动。见我没有反应,她便干脆加大晃动的幅度。


   「不,可,以,再,睡,了——」


   「别晃啦!我起来就是啦!」其实我知道数学老师不允许课上睡觉。我只好抬起头来,恰好与前桌摇晃我的少女对上视线。将校服的釦子一直扣到尽头的少女,还扶着我的头,青绿色的眸子正担心地注视着我。亚麻色的长发披到胸前,煞是可爱动人。


   「第一次见小阳花睏成这样,是发生了事吗?」


   「寄琴同学,我觉得就算是向阳花同学,也遇上难以启齿的烦恼。」


   一旁边在书包里翻找讲义,边波澜无惊看着我们的眼镜女,也顺势插入对话。


   「难以启齿的烦恼...烦恼?!小阳花,该不会是被表白了吧?」


   「这副双目无神的样子,我觉得更象是表白被拒了。」


   「怎么这样?小阳花,振作起来!」


   「所以妳们能不能不要随便造谣啊...就不可以是单纯没睡好吗...」看着两个谈的兴致勃勃的恋爱脑,我只好长长叹气,继续趴回桌子睡觉。不叫醒我我不就能多睡会了嘛。


   梳齐胸发的女生名叫胡寄琴,另一位恋爱脑眼镜女则是叫舒静筠。当办完葬礼,情绪还在低谷的我刚转来绫北女高时,两人便热情地接纳了我。故而区区一周时间,我们三个已经变成亲密的小团体。两人人品固然无可挑剔,却唯独是无可救药的恋爱脑。当然也有可能是上女校过于饥渴所以被逼疯了。


   「小阳花,其实妳是被表白了吧?」本来已经开始聊到ig上最新八卦的两人,冷不丁给进入休眠状态的我来了一句。


   「呃...欸?我刚刚就说过没有啦。」


   倏然,两人的对话变得阒无声息。喧闹的教室里,只有我这一边的小团体成了死静之地,不久,我的耳畔甚至传来了低沉的抽泣声和微弱的呻吟声。


   我不得不再次抬起头观察情况,于是又和寄琴同学装上视线。但与刚才不同的是,寄琴的眸中竟然噙满了眼泪?!而静筠好像对这一情况都没反应过来。而为了不然其他同学发现,我连忙抽出纸巾,小心翼翼地擦拭起其眼角的泪水,悄悄对她耳语道:


   「喂,怎么突然就哭啦?」


   「谢谢妳小阳花...我只是一不小心太感动了,真挚地为妳感到喜悦...」


   「不不不,妳在说什么啊?完全没搞懂?」


   「因为,小阳花妳不是被表白了吗,小阳花初来乍到,在陌生的城市生活一定很不安吧,我想着有男生向妳表白的话真的是太好了,毕竟小阳花也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


   「妳又是从哪得出来的结论?!」


   「因为,小阳花刚刚回应的时候不是『呃』『诶』的迟疑了一下吗?以我多年恋爱专家的经验,小阳花肯定隐藏着惊天大秘密。」


   「惊妳个大头鬼啦!自己擦眼泪去吧死恋爱脑!」


   「呜呜呜...小阳花变得好凶...」寄琴见我如此回应,莞尔一笑后便投入了静筠的怀中。


   这家伙切开绝对是黑的。


   「不过,阳花同学妳脸完全红了喔。」一如既往围观着这场闹剧的静筠,直抵主题般点出我的现状。我此刻感到耳朵都热热的,想必脸色已经羞赧不已。


   我因为这份莫名其妙的,毫无根据的,恶作剧般的情书就露出破绽了?还是说因为是女性的笔迹,注明了是「女生的情书」所以我一直在惴惴不安?说不定表白的人就在绫北女高里?所以向阳花的百合属性要觉醒了吗?


   「寄琴同学,这一次我不得不认同妳是对的。」看着我手忙脚乱的样子,静筠良久开口道,「看来以后我们只能过上依靠阳花同学『要不要让我男朋友介绍几个男生给妳们』这样的乞讨生活了。」


   「不要没有根据就乱说,恋爱脑二号?」


   「同样,根据的是我十几年来的恋爱专家经验。」


   「指的是妳看了十几年少女漫画和耽美漫的经验吗???」


   幸而预备铃很快响起,我们的对话便到此为止。两人虽摆出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但终究也没有过多追问。整堂数学课,我从第一排第一桌开始逐个清点同班同学的名字,接着回忆起在学校里有过交集的女生,但最终徒劳无获。


   「向阳花,为什么妳上课一直东张西望的?我讲的妳全都搞懂了是吗?」


   「对不起!!!」


预感告诉我,这件事不如不再纠结的为好。既没有进展,感到厌倦的我索性将此事抛之脑后,认真钻研起手上的函数题来。


   下午放学铃响起,我扔下书本,扬起身子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薄暮时分,打在窗边课桌上的余晖,随着走廊上走动的身影摇曳不止。唯独放学后的空气格外清新。此刻的我完全没有去想情书的事。


   「呀,小阳花,妳还没有去过那家咖啡厅吧?」前桌,哒哒哒敲着讯息的寄琴如此问我。


   「哪家?」


   「果真还没去过呢。就是那家呀,那家。名字是英文的,记不起来了。静筠,妳记得叫什么吗?」


   「不记得了。」静筠也在盯着手机哒哒哒敲着讯息,我甚至怀疑她们两个人是不是在互相发讯息。


   「哎呀,反正就是女高附近那家,开了五年,在校园墻上一直蛮有名气的哟。完全是针对女高的学生开的,小阳花没来之前,我和静筠可是常客。不然我们三个一起去看看吧?」


   「赞成。」


   「赞成!」面对好友温暖的提案,我不禁开心地摆弄起寄琴的长发来,直到她笑着说「不行啦」拂开我的手才停止。混杂在放学的人群中,三人漫步在熙熙攘攘的通学路上,我才体会到这样平凡的高中生活是多么宝贵。


   「啊,到了。」


   走在前头的静筠在一栋样式简洁典雅的咖啡厅前停下脚步。宽敞的落地窗上笼罩着淡淡的白雾,几个女生在店内有说有笑的谈论着什么,手中的马克杯裊裊升起白烟。我们推开厚重的木门,寄琴轻盈地对柜台里的女性打着招呼,我顺势看了一眼店名,是两个不认得的英文单字。不过,咖啡店起些莫名其妙的英文名也在情理之中。


   直到点选饮品,望着吧台上方的菜单时,我才终于意识到菜单上印着的店名意味着什么。一直到遥远的某个午后,已经步入职场的我诉诸回忆,都仍然认为踏入学校附近的咖啡厅乃无可避免之事。当然,打开了那份情书——才是一切开始的先决条件。没有情书,一切都无从谈起。于是,被钓在头顶上的情书弄的团团转的,被卷入不可思议事件的我——向阳花的恋爱故事,就此拉开帷幕。


   「小阳花,就是这两个单字!这家店叫Harar Bay喔~」


   伴着店内氤氲的暖气,寄琴笑着对我说。


留言是必填项?(阴暗地爬行)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