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非主流”与“泥石流”

作者:maxianglan
更新时间:2023-04-03 12:10
点击:366
章节字数:8837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随着四散离开的人流,小寡妇慢慢踱到了我身边,一边毫不避嫌地拽住我的袖子使劲摇晃,一边拿捏出一副看似软萌实则魅惑、并且周围的人恰好都能听见的暧昧语调,笑着邀请我去单独“喝一杯”——好吧,估计只是临时起意,想跟我私下讨论一些新的幕后交易而已。


我还没来得及想好要不要答应,这边拉拉也凑了上来;虽然她的脸上保持着一贯的不假辞色之意,可一开口却是一句跟小寡妇完全一模一样的邀请——同样不等我回答,两人的视线便咣地怼到了一起,下一刻,我仿佛听见周围的空气中已经充满了吱哇乱响的火花闪电声……


啊这……前几天晚上你俩的那番浓情蜜意果然都是演的吧?再说了,想约架也好想约炮也罢,怎么样都成,又没人拦着,你俩倒是自个儿私下约去啊!非要故意拿我搭桥是几个意思?我就这么好欺负是不?


幸亏还是有人真心疼爱我的,不等气氛彻底陷入尴尬,爱纳斯慢慢悠悠地也踅了过来,微笑着开口打(jiao)圆(hun)场(shui)。


——诸位可爱的女士,你们难道不知道吗,喝酒当然是人越多越好!同时大家还可以顺便交流一下彼此接下来的想法和打算,和平会议不能总是进行到一半就突然变成一场小孩子的闹剧,对吗?


懂了,表面上是替我解围,而且还假装打着顺便为了公事的旗号,其实您老人家只是想现场吃瓜外带嗑糖对吧?糟老太婆果然坏得很!


只不过看懂归看懂,我总不能反过来同老干妈当面对着干,另外两人显然也不想平白驳了灰胡子的面子,于是大家便立马消停下来,并一起前往“领主日间休息室”——好家伙!这一个不小心的,竟然莫名其妙地组了个临时的“女子天团”出来,我们四个人绝对是目前全天际省的女性战力天花板!甚至有可能在整个泰姆瑞尔大陆范围内都是……


刚刚走到二楼廊道,意外再次发生——楼道的另一侧,一个从未见过的家伙在一大群随员的簇拥下朝着我们这行人径直迎了上来,隔着老远便挥手招呼。


——嗨,各位美丽又迷人的女士,你们好吗?


哟,这人可真是……


然而不等其他人有任何表示,拉拉已经瞬间变了脸色,一跺脚一扬手,眼瞅着下一刻瑞姬同学的惨案就要再次重演……


得亏有了之前的经验教训,这一次我的反应非常快,下意识便用力一把拽住了拉拉的手臂——其实我也不知道为啥要阻止她,总之先拽住就对了。


另一边,爱纳斯也已经同时挽住了拉拉的另一只手,虽然她的动作幅度不大,但显然一时半会儿拉拉也同样挣不开。


也许是因为这一次的场合不一样,拉拉倒是并没有试图继续硬来,她不着痕迹地收起了战斗姿态,站在原地开口质问。


——你来做什么?没人邀请过你,你也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


对方顿时轻声笑了起来。


——啊哈,这种说法可太让人伤心了。小拉拉,许久不见,你就一定要这样对待你唯一的学姐吗?真是越大越调皮,老师啊,您也不说好好调教一下她……


拉拉的神情变得更加冷硬肃杀,但身体的动作却未能与情绪保持一致——她居然破天荒地主动移开了视线!尽管她的嘴里仍旧没停下来。


——你也没有资格这么称呼我,而且我现在已经不想再跟你交谈一个字了——诸位,你们非常清楚,在有关和谈的所有事前协议中,没有哪一项条款允许某一方私自邀请敏感人物到场!所以我现在郑重要求你们——特别是薇娜,必须马上将这名该下湮灭的尖耳朵驱逐出去!否则的话,风暴斗篷将立刻退出和谈!


嗐,我还真不清楚你们的那些劳什子事前协议……不过事情用得着搞这么大吗?拿半途退赛吓唬谁呢?就像对面那家伙说的,某人也不出面管管?


老母亲在关键时刻果然从不让人失望,立刻一脸不容置疑地拽起拉拉就朝边上走去,同时还不忘对我做了一个“待会儿再跟你解释”的无声口型。拉拉在爱纳斯面前倒是一直都顺毛得很,丝毫不作任何抵抗便跟着对方暂时离开了。


到了这个时候,小寡妇才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


——初次见面,我想你们应该彼此正式认识一下。薇娜,这位女士就是——


啊哈哈哈哈哈,原来大小姐们也有被人打断说话的时候!对面那人看似随意但十分坚决地摆了摆手,打断的话语本身也是一副毫不客气的口吻——很显然,她俩正是那种相处起来最随便最自然的多年熟人,至少表面上是。


——行了爱丽丝,用不着劳你大驾,我可不想浪费十分钟的时间来听你那些官样废话,还是让我自己来吧——


她转过身来,很无所谓地对我略点了点头,完全没有半点讲究礼仪的意思。


——日安,美丽的小薇娜。虽然是初次见面,不过这并不妨碍我一秒钟便喜欢上你,能够刚来就见到你真是太好了……嗯哼,其实我们并不是那种绝对意义上的陌生人,既然我是小拉拉的学姐,当然也就是你的学姐……啊,很抱歉,你瞧我这记性,居然忘了最重要的事儿——我是爱琳-温,不过按照夏暮群岛那边的习惯,称我为温爱琳才更准确;当然,你也可以直接叫我爱琳姐或者琳姐,随你喜欢就好。


嗐,果然是她,先祖神州驻天际省全权大使爱琳-温(Elen Wen,或者译作阿兰-雯),游戏中的绝对大反派!


好吧,虽然私底下没少对高精灵喊打喊杀,然而目前毕竟是“和平会议”期间,我肯定不能学拉拉那样一言不合就当场翻脸;况且到目前为止,龙裔与先祖神州之间并不存在明面上的利害冲突……


于是我中规中矩地先还礼问好,然后开始仔细打量她。


毫无疑问,眼前的这位大使小姐是一个如假包换的高精灵(说起来这还是我在本位面第一次亲眼见到这个种群)。身量果然挺高,差不多与瑞姬一个级别,肤色也果然比黄种人还黄种人(某些舔狗非要认为这叫“金肤”);一头纯黑色的俐落短碎发,标准的东方式双眼皮杏核眼,只作了基本修整的浓重眉毛,极具辨识度的丰满翘唇与下颌棱角……除了明显有些“违和”的尖耳朵与浅色瞳孔以外,完全就是一副典型的东亚式气质美颜。


嗯,整体身材也不像一般的精灵族群那般纤细,肉感非常明显,还有那对令人……倒也不至于羡慕嫉妒恨,但绝对让人忍不住就想抓一把的伟岸双峰,啧啧,从头到脚都像极了我小时候的女神之一、大天朝文艺片女王颜丙燕阿姨……


爱纳斯在远处招手叫我,我赶紧说了声抱歉失陪,然后匆忙赶了过去。


不得不承认,老母亲在绝大多数方面的确是一位难得的正经人,说起正事从不绕弯,三言两语便把我当前最关心的问题解答得清清楚楚——爱琳-温还真是我的“学姐”不假!当然也是拉拉的学姐——本届灰胡子的第一位学生便是此人!


只不过由于她的政治身份实在太过于敏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灰胡子们才在最开始的时候对我编了一个善意的谎言(把这件事情往前推了两百年)。


这倒是很好理解,毕竟当时大家都不熟,我又是一个“帝国人”,他们拿不准我的真实想法与立场,谨慎一点也是对的……至于爱琳-温为什么要去霍斯加峰修行、灰胡子组织又为什么要接纳她,这些细节爱纳斯没说,我也就没有多问。


说完这桩已经算不上秘闻的陈年往事之后,爱纳斯突然又板起了脸,再次“语重心长”地对着旁边半天没吭声的拉拉作出劝告。


——亲爱的劳伦西娅,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再继续这么任性下去了,这对你没有半点好处!既然你已经为这场谈判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那就千万不要让这些牺牲被白白浪费……所以请你一定要答应,看在我——同时也看在薇娜的份儿上,无论这中间出了什么样的意外,也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你都会好好地参加完接下来的全部谈判过程,可以吗?


这……我说老干妈诶,要劝人就好好劝,不要随便把我给扯进来啊喂!你完全站错CP了好不好……


可这些话又不能当面说出来,我只好十分“配合”地挽住拉拉的手臂,一脸诚挚地看向她。


拉拉玩味地看了看我俩,又扭头瞟了一眼另一边——小寡妇和大使小姐正相谈甚欢(或者营业社交)……然后再次打量了我片刻,终于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行吧,至少眼前这一关算是暂时揭过了……至于拉拉究竟是看在谁的份儿上,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话说,本届灰胡子还真是相当地不走寻常路呐,先是连着收了两个“反贼”当学生,后面又搞出来一个帝国人龙裔(按照惯例,正统龙裔一般都是出自诺德种族),这是生怕天际省乃至整个大陆还不够热闹是吗?或者是嫌弃现在的迈德王朝不够“正统”,所以打算通过由下而上的外部“革命”来促使内部换血?涉入世俗政治如此之深,几乎完全抛开了过去几千年一直固守的“超然物外”原则,这种姿态恐怕已经不是灰胡子组织内部自己能够决定的了……算了,又是一个细思极恐的话题,还是不要多想为好。


就说眼下,一个是非主流灰胡子干妈,一个是泥石流高精灵师姐,再加上一群永远不嫌事儿大的家伙(其实我自己也是),这小小的紫杉镇怕不是要上天……






于是这个临时的“战力天团”又多了两名成员——不速之客不止琳姐一个(好吧,“琳姐”这个称呼还是挺不错的,我承认,自己对她也是一眼好感),半道上瑞姬也闻讯赶了过来。


不过这货似乎并没有完全汲取前天的教训,一来就直接怼我,尽管她的态度似乎有所收敛。


——霍亨索伦阁下,我首先要向您道歉,之前我确实不应该直接冒犯您——但我的职责和信念并不会因此而产生丝毫动摇,我依然会继续坚定捍卫女王殿下的尊严与安全不受任何侵犯,无论我将要面对来自何者的威胁!除此以外,等到和平会议结束之后,我还会向您发出一次正式的公开决斗邀请,届时,希望您能及时做出正面回应!


嚯!


这可真是……连脑子里也全是肌肉?跟龙裔决斗?自己几斤几两心里没数啊?这分明就是待舒适区里出不来了,被毒打的次数还是太少嗷……


当然,也可能只是故意碰瓷,估计她是笃定了小寡妇不可能袖手旁观,于是试图用“苦肉计”来进一步赚取自家女神的垂怜宠爱啥的……不过几次三番被人当面挑衅,还都是同一个人,姐再是泥人也会有三分火气的说,还真以为你家“女王”的面子有那么大嘛?信不信到时候真的操哭你?而且还要当她的面……


我正打算撂几句不留情面的狠话,小寡妇已经率先进入了角色,先是毫不顾及仪态地提起裙子抬腿踹了瑞姬两脚,然后又指着鼻子直接开骂,边骂边踮起脚够着手嗖嗖地削着瑞姬的后脑勺。


——你这个白痴肌肉女!耳朵里塞了猪毛是吗?派不上用场的话我现在就给你切下来!说了多少次别给我添乱别给我添乱,怎么偏偏就长了一颗猪脑袋啊?还想跟人家龙裔决斗,自己一顿到底能吃几个面包不知道吗?行啊,既然你这么厉害,待会儿我就给图留斯大人发函,以后不管哪儿出现巨龙就都派你一个人去剿灭好了,大家只需要安静地待在一旁等着你传来捷报,这样多省事儿啊……


骂归骂打归打,小寡妇却绝口不提让瑞姬向我再次道歉或是取消“决斗邀请”的话茬,明显只是在唱双簧。我看得很明白,但也只是耸了耸肩,并不打算追究到底。


……


闹剧总算是全都过去了,一行人终于“艰难”地抵达了“领主日间休息室”——哎呦,要是再加上大小姐,这个“天团”就彻底齐活了,召唤神龙许愿不在话下(那啥,阿卡托什大爷就不必真的跑出来掺和了哈)……


至于小鱼姐嘛,很明显是不适合加入这个“天团”的,即便她现在已经不是人间巅峰,那也依然还是跟我们这些人完全不同位阶的绝对超凡生物——就凭“琴鹤洞天”这种不受现实地理位置限制、随时可以光速遁入其中的“高维携行主城”,人家在任何层次的战斗中都能提前立于不败之地……


百合堡的其他物资存量我还不是很清楚,但最起码黑荆棘特制蜜酒绝对量大管够,再加上外面的“庙会”上有的是各种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地域性代表美食”,倒是很容易就凑齐了一大桌还算过得去的社交午宴,原本我还以为必须得亲自下个厨啥的……说来也是,这些吃食既然有资格被拿出来公开售卖,肯定要比全天际省各家各户自个儿做的“家常黑暗料理”好一大截,就连我自己尝过之后都不好意思直接给个一星差评,搁其他人嘴巴里哪儿有被嫌弃的道理咧……


于是,天际省第二届高端政治峰会(临时扩大会议)立刻开演。


虽然这一次的规格明显要超过大前天的三人密会,但同样很明显的是,人数的多少并不与会议效果成直接正比关系。由于“人多口杂”,特别是乱入了琳姐这位立场可疑的“敌对势力代表”,宴会过程中根本没人真的打算往“正事”上谈,大家心照不宣地一起进入了规定情境模式——天气、食物、八卦。


琳姐不愧是专职的“外事”官员(她一再强调这一点),整个午餐会的场面节奏基本都是由她在带动,长袖善舞八面玲珑的样儿比起老妖婆来也是不遑多让,话痨程度更直逼雅芝、艾拉和阿德莱萨;其他人正好负责轮流捧哏——主要是小寡妇和老母亲在接话,拉拉冷着个脸只顾埋头大吃,瑞姬眼下又只是侍从身份,而我自己则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尽量少说多听——在这一番共同“配合”之下,气氛总算没有出现明显的冷场迹象。


当然了,“贵族聊天三连”在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占据一场谈话的全部内容,更何况这位便宜学姐肯定不是为了跟久违的老师以及初次见面的小学妹联络感情才专门跑过来秀存在感的,很明显还带有别的目的——“天际省第二届高端政治峰会”可不见得只是一句调侃。


不过琳姐并没有一上来就开门见山,更没有搞那种官方式的“外交宣传”——大部分情况下她依然十分平常地同我们聊着闲天,只有在小寡妇随口提到一两句蓝宫日常事务,或者爱纳斯不小心曝光某个灰胡子的黑历史……的时候,她才会“深有同感”地一下子把话题扯到先祖神州内部的相似事件上——各种死亡吐槽、致命嘲讽外加无限上纲上线,最后还要发表几句“跟一群蛇精病共事真是太难了”之类的夸张感叹……


表面上看,这些言论好像也没啥毛病,就是那种绝大多数人都能共情的“职场怨言”而已——但问题在于,别人只是拿这种话题当段子讲,乐呵一下也就算了,琳姐却根本不满足于单纯地吐槽,话里话外居然把矛头直接指向了梭墨的最高领导层,活脱脱一副“夏暮岛头号在野党党魁”的架势,这实在是……再怎么表演型人格爆棚也太过头了啊!她自己就不觉得辣眼睛嘛……


再说了,即便你们的高层内部的确具有充分的言论空间,容得下各种不同政见,但说一千道一万,先祖神州跟帝国的政体终究还是不一样吧?肯定是偏向于更加极权专制那边的吧?那你还搁这儿演个嘚儿!真不拿便宜师父和大小师妹当外人啊?


真的,我越听便越觉得她很不对劲,这他妈妥妥是要叛国的节奏!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假设原位面的利之助首相当初也是一见面就撂下一句“都怪睦仁那小王八蛋脑子里有坑,我本人其实是很想在咱四九城买个四合院儿一年四季长住的咧……”,文忠公心里头怕不是也有一亿头吉祥物呼啸而过吧?


……






好吧,琳姐并没有如我所愿当场“倒戈”,就在她正叨叨得忘乎所以的关头,老母亲突然强势插话,一下子彻底带偏了话题方向,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小爱琳,此次的调任对你来说,究竟是一次火线升迁还是变相流放?你自己心里有数吗?


啊这……


听了这话,琳姐的滔滔不绝顿时戛然而止,脸上的表情也突然变得极其精彩——就跟被人按着脑袋强行喂了一大坨那啥差不多。很显然,她绝对不会回答这个问题,至少不会当场回答。


老母亲似乎也并不打算追问到底,她很快便转向了我,并相当突兀地再次扭转了话题。


——真是头疼,小爱琳还是像以前一样毛躁,刚刚居然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嗯,她们几个彼此早就认识,可能就只有你还是一头雾水——小薇娜,你肯定不知道吧?你的这位学姐除了是新到任的驻天际省全权外交大使,同时还因为此次任命而被册封为了昆廷克边境区实封女侯爵——好吧,那地方就在原来的落锤省南部;而在此之前,她已经在先祖神州外联署第一次长的位子上待了……嗯,八年还是九年?这个职务的主要权责通常都是跟其他政体的外事主管们打交道来着……所以小薇娜,你现在明白了吗?


我他妈明白个嘚儿!看着老母亲一脸“你懂得”的微妙神色,我都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表情来回应了嗷……


就在这时,小寡妇突然也来了个半途插话,一脸惊讶地看着我发问。


——难道……你事先一点儿都不知道这些吗,薇娜?


她这一问可不打紧,就连还在闹情绪的拉拉和一直扮演人肉背景板的瑞姬也闻声朝我看了过来,并且全都露出了宛如一个模子捯出来的微妙表情!


这你妈……我差一点就真的破口大骂出声,合着就只有老娘一个人是傻逼是吧?到了现在也依旧还是一个“他者”与“外人”对吧?


见我保持沉默,小寡妇的表情又变得有些忐忑,居然……开始向我道歉。


——抱歉,是我的错,我没想到会是这样,其实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可怜的薇娜,都是我害了你,我原本还以为,既然你跟伦德菲尔德大师、乌弗瑞克阁下以及爱琳-温大使之间存在着那样的一层亲密关系,这些事情就根本轮不到我来开口……总之,我真的真的感到非常抱歉,请你原谅我好吗?在我们以后的相处与交流中,我一定会更加注意这一类的细节问题……


好家伙!真是好家伙!


本来一肚子无名火的,小寡妇的这几句茶言茶语可算是把我给一下子整乐了——她也真不嫌胃口大啊,寥寥几句话,居然就在我面前把整个“霍斯加小圈子”的所有人挨个儿挑拨离间了一遍!拉拉也就算了,老母亲和琳姐可没得罪过她吧?这究竟是打算闹哪样啊?


只不过嘛,有想法是一回事,可她的茶艺修养却明显有些掉链子,放任何一个宫斗剧里都是那种活不过三集的女五女六女七女八才有的水平,跟她在其他方面展示出的表演才能完全没法比……


好吧,这也不能怪她,她又不是演配角的命,打小人家就是她那个圈子的绝对主角,自然也就不会在这方面获得多少经验和长进;能够在短短几秒钟内抓住机会即兴发挥到这种程度,其实就已经算是一等一的“天赋异禀”了。要是把姐换成一个普通的直男贵族的话,说不定大概率已经中招,毕竟本位面的文化落后属性是体现在全方位的,“鉴茶水平”自然也包括在内……


不过眼下我也不能拿她怎么样(或者说根本就没想过这茬),所以我只是不咸不淡地反过来劝慰了小寡妇几句,这个小插曲便就此揭过不提。






然鹅……依然有人不肯罢休,相当顽固地又把话题扭了回来——没错,说的还是爱纳斯老母亲!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就这么“宠爱”我这个刚捡来的便宜干闺女嘛?非得要在这种场合下孜孜不倦地为我“解惑”,并顺便一刀接一刀地对着琳姐(以及其他躺枪的家伙)的肺管子捅个不停……


——小薇娜,你是不是对“侯爵”这个头衔感到很陌生?陌生就对了!妈妈悄悄地告诉你啊,别看侯爵比伯爵还高,但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好爵位,你可千万别眼馋你学姐,以后更不要被人拿同样的花头给骗了!你注意到了吧?小爱琳的爵位有个“边境区”的前缀对吧?那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凡是所谓的“侯爵”,其实都是临时性爵位,不仅没有世袭继承资格,封地也全都是那种鸟不生蛋的边荒地界,而且一般只会封给那些马上就要上战场送死的炮灰倒霉蛋!我们再来看看小爱琳的侯爵封地具体在哪儿?落锤省!而她现在以及将来人又在哪儿?天际省!这中间隔着上万公里!先祖神州主事的那帮小坏蛋可真不是一般的心黑呐……


——还有外联署第一次长这个职务,你也别小瞧了哦,看着是不怎么起眼,可平日里来往交际的全都是各方势力的核心官员!毕竟不是每一家都设置了专门的“外事”部门,很多小势力直接就是由二号三号人物来负责对外事宜的——所以你完全可以想象,你的爱琳学姐以往是怎样的一种身份地位!结果现在呢?一旦第二次浩大战争①打响,中央行省南部区域以及落锤省依然还是主战场,基本没有天际省啥事儿,那她这个驻天际省全权大使还有什么用?不是变相流放又是什么?就凭她跟小拉拉的那层连一天都没有在一起修行过的所谓“学姐妹”关系,我才不信先祖神州目前掌权的那帮小混蛋们会因为这一点而对她寄予什么厚望……再说了,以小拉拉这种一根筋抻到底的性子,还有狡猾过头的小爱丽丝,谁能轻易策反得了她们啊?至少小爱琳肯定没有这份本事,不被她俩反过来拖下水就已经算是九圣灵庇佑的结果了……


——小爱琳你自己也是,能不能别让老师我总是替你操心啊?这么大的事情,你自己心里就没个正经主意,就这么任由小混蛋们随意揉捏?说发配就发配,说流放就流放,你一直以来的暴脾气呢?苦心经营的那些千丝万缕盘根错节的人情关系呢?历年来用各种无耻手段侵吞淘没的大笔公款呢?外联署特别分理部门里的那群由你一手训练的斥候探子刺客杀手呢?统统给我可劲儿地使出来啊!凭啥要让你的政敌轻易得逞?凭啥让他们称心如意弹冠相庆?你现在才刚刚……我想想,你今年还不到一百岁吧?正是继续进取建功立业的黄金年龄,你真的甘心接受从此以后被彻底边缘化的未来吗?你不会不清楚,政争不比真正的战争,这次输了下次还能赢回来,在这个圈子里,只要你被人摁下去一次,以后再想翻身可就千难万难了……


——不是我说你,你那张破嘴也早就应该好生管理管理了,还有你的那颗糊涂脑袋!真以为时时事事都跟主流观念唱反调就真的与众不同、就能剑走偏锋地获取超额的政治回报了啊?平日里在你们那地儿的破宴会上胡说八道几句也就罢了,居然私下里真的去组织什么“夏暮群岛异议人士联盟”,你的脑腔子是不是被剑齿兽从里到外拱过一遍啊?这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再说了,你不会以为这样做了就能获得小拉拉和小爱丽丝的赞赏、就会被她们真正视为同伴了吧?来,抬起你的手摸一摸,好好确定一下你的脑袋两边究竟长着一对什么样的耳朵!几千年的族群仇恨,双方曾经流过的鲜血汇聚在一起连泰姆瑞尔大陆都能淹没,又岂是你只凭一己之力就能划上句号的!我真的觉得很好奇,当你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到底有没有考虑过至尊的阿卡托什与奥瑞艾尔的想法?你对天上的诸神真的打心眼儿里产生过半分的尊重与敬畏吗……


……


嘚嘞,咱还能说啥?老母亲简直牛逼克拉斯加普拉斯!






过了好久,爱纳斯似乎终于喷累了,停下来拎起酒瓶子就是一顿猛灌。


我趁机扫了一眼场间,好吧,不管刚才有没有躺枪,在场所有的人都是一副臊眉搭眼的样儿,一个个半垂着头一言不发——估计也没人敢真的接茬,否则的话,说不定下一秒“地图炮”就会变成只针对发言者的“狙击枪”……


沉默维持了五分钟,眼看老母亲并没有再次开火的意思,琳姐便站了起来。


——尊敬的爱纳斯老师,非常感谢您的这番悉心教诲,您说的都对……但是我早就对您,以及对所有的老师都说过,我这个不合格的学生并不值得你们如此费心。所以,以后别说了好吗?这都多少年了,您怎么还没有说够呐……


不等我真的笑出声来,琳姐又对着其他人说了一句抱歉失陪,然后立马转身离开。


她的背影看上去明显有些萧瑟,很显然,老母亲的确击中了相当多的要害。


总之,我之前的某句内心戏言应该反过来才对——琳姐只是一个稍稍有些出格的非主流,老母亲才是天际世界最大的一股泥石流!


注释:
①第二次浩大战争:“浩大战争”指二十多年前帝国与先祖神州之间发生的那场大战,因此,目前双方随时可能爆发的新的战争就被称为“第二次浩大战争”。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