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和谈“整风”两不误

作者:maxianglan
更新时间:2023-03-20 11:21
点击:361
章节字数:975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对大小姐的这番遭遇的浮夸感慨很快就变成了过去式。


接下来,我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进一步梳理整合紫杉镇政务军务的最佳契机已经摆在我的面前了。


我没有落座,而是学着拉拉以往的做派,背对众人站在议事厅的“王座”左侧——在坑爹程度上,所有的“王座”都是差不多的,所以站着反而更好……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我身上那种“进阶UR”之后才形成的“高冷力场”便重新浮了出来,并迅速填满身边方圆二米二的范围,而且还在缓慢地持续往外扩散……


再说了,背后的场景原本就没啥值得多看的——一侧是坑货天团的成员们,以莱妹居首,然后依次坐着安尼克、喜儿雅、雅芝、艾拉、伊雅和爱欧拉(也不知道是哪个手欠的坑货把小野猫从白漫城拎了过来,我反正不信她自己一个人能来得了紫杉镇);另一侧则是那些最核心的骨干臣属——第一守卫旗团代理旗长洛塔尔-博格,治所首席管家约拿-玛菲特,两个旗团所属的四位正职代理团队长安德烈亚斯-丢勒、尤尔根-格拉夫、斯蒂芬妮-鲍恩和迪米特里-鲁珀特,罗特煤矿矿长安佳-洛伦佐,萨洛伊村铁矿矿长扬森-恩格尔,“朗费罗&伯格曼”锻冶坊的两位合伙人兼首席匠师钱德勒-朗费罗与加斯帕罗-伯格曼。


是的,除了首席管家之外,这张“内部版人际图谱”上连一个正儿八经的“文职公务员”都没有——严格来说,连管家都只能算半个文职。此外,教职人员、神职人员、魔法协会人员、各行业公会负责人、大商户老板、黑荆棘商会常驻贸易代表……等等这些理应在场的“事业编制人员”同样全体缺席。


并不是我不想让更多的人参与此次重要会议,但问题在于,按照莎乐妮雅早前呈交给我的秘密调查记录显示,除开现在在场的这些人以外,其他公职人员全都还没有经过她一手建立的“断罪之狱”情报机构进行统一的“忠诚度”审核,所以暂时不宜让他们过多了解某些机密事务(毕竟时间和人手都不足,卓有成效的政保内卫工作体系也还没有完全建立起来)——特别是那些“文官”和神职人员,基本都是从当初八姑父直领紫杉镇时期就已经在任的老人,在经过严格的逐一甄别之前,鬼才知道他们的真正立场。


所以暂且就只能先这样办,知情范围可以等以后再慢慢酌情扩展,反正大部分人自始至终都只是权力机器上的一枚小齿轮而已。


等到整个场面差不多彻底肃静了,我便故意拿捏出一副冷淡的口吻,缓缓开口训话。


——诸位,往常那些礼仪式的开场套话就先放到一边,在如今这样的关键时期,有关紫杉镇的一切公务都应当变得更加简明而且高效,接下来有两件重要事务需要诸位立刻了解以及后续参与。第一件事就是——从现在开始,一位无与伦比的大人物将成为你们第二顺位的主君!归属于紫杉镇采邑的所有贵族、骑士、官员与民众都应当为此而感到无上的荣耀与骄傲!


我半侧过身,背起左手伸出右手,右脚后退一小步,然后略略弯腰,对着王座背后那片黑暗而幽深的空间(其实就是一条通往议事厅“二楼”后门的斜向上行走廊,周围故意没点灯而已)做了一个标准的恭请姿势。


下一刻,随着无名的激昂进行曲遽然响起,一盏又一盏的各色灯火次第点燃,小鱼姐头戴一顶纯黑色“浅露”,身着黯沉如墨的东方式长裾(嗯,顶级防具“澜海莲菡生”),缓缓地从长廊的尽头飞了下来……她没有落地,而是凝止悬停在王座后方的空中,面纱微漾,裙带飘飞,“圣光”交错,气场如渊……


如魔似圣,镇压全场!


我略有些痴迷地仰头望着她,心里却忍不住又开启了碎碎念模式……哎,说到整活啥的,我这个新时代的穿越者算是白瞎了,还不如人家几千岁的上古老阿姨有心计有手段呐……喜儿雅丫头也挺不错的,交待的任务全都完成不说,实际效果更是大大超过了我原本的期待值,未成年工科学霸的人设她值得拥有……


场间略有一些骚动,但动静并不大,而且明显是那种“明明想大声尖叫但不得不强迫自己闭嘴”的状态。无论是因为我自己“积威日重”,还是因为小鱼姐的出场太拉风,这都是好事一件。


——诸位,你们都看到了,面前这位超凡脱俗的女士就是你们将要效忠的另一位主君!从今而后,无论我本人在与不在,她的一切看法、意见和决定都将拥有整个事务体系中最高的优先级顺序、都等同于我本人亲自作出的决定——除非由我亲笔签字否决它们,而这种否决意见通常也是在我与她共同商议讨论之后才会作出;一般而言,我不会单方面更改她下达的任何行政与军事指令!


所有的人都已经听傻了,一个个眼神呆滞地望向我,连大气儿都顾不上喘……很好!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我知道你们有一大堆的问题想问,但眼下并不是逐一进行答疑的适当时机。你们只需要明白一件事情——这位女士同我一样,也是一位货真价实的龙裔!与此同时,她还是整个泰姆瑞尔大陆如今最强大的一位魔法大师!


好吧,他们的样子越来越白痴了……


——今后,你们一定会时常同她打交道,为了方便起见,另一位龙裔女士也需要一个正式的称呼——嗯,称她为“玄机大师”即可。


眼看时机跟火候都差不多了,稍微停顿几秒之后,我的声音陡然变得森严无比。


——现在,所有人,请拿出最恭敬最虔诚的态度,向你们的第二位主君致以最正式最隆重的礼节,以切实表达出你们内心深处最真实的忠诚与拥戴!


啧,千万不要去联想当初瓦尔基哈城堡里的那幕场景,既视感给我滚一边去……


我的话音甫一落下,小鱼姐身上的深沉气息立刻为之一变,继而爆发出一股更加清晰可见的强横气场——好吧,真实的光影当然肉眼可见。


没错,正是“龙魂觉醒”龙吼!伴着高亢入云的雄浑龙语,金紫相间的瑰丽光甲已经瞬间覆盖了她的全身,犹如一尊真实的魔神降世……


嗯哼,配合得很不错嘛,时机刚刚好。


果然不出所料,在这样一系列刻意营造的连续震慑之下,场间的众人完全没有半点缓冲余地,下意识地便齐刷刷站了起来,又立刻全都跪俯在地,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上一口……侧头放眼望去,眼前只有一片颤抖起伏的肩膀和后背。


好半晌之后,半空中才传来一句不似人声的简短诏令,充盈着机械质感般的漫长回响。


——都起来吧。





“出场式”至此告一段落,而之前我说的另一件事情并不需要现在当场进行,也没法进行——小鱼姐随即下达了上位后的第一个行政命令,她要求身在镇区的所有实职吏员、军官、神职人员、大商户、大匠师、行业公会负责人必须于一周内当面向她作一次单独的述职报告,具体汇报顺序由她本人分时段随机抽取决定;至于各个村庄的村长、乡老等基层人员,则视路程远近再分别顺延七到十五天不等。


下达完命令,并确认担当书记员的喜儿雅已将命令内容完整记录之后,小鱼姐便立马赶人——于是连一句询问都没有(更别说质疑和反对),臣属们瞬间作鸟兽散……


不过今晚的流程并没有真正结束——坑货天团的成员们还得再多待一阵子,毕竟她们跟普通的臣属不一样,必须区别对待。


一般的僚属只需要知道,从此以后自家又多了小鱼姐这么个一言九鼎的二老板,这样也就够了,再多了解别的信息也没什么实际意义,反而有可能破坏小鱼姐刚刚建立的强大而神秘的人设。


但对待姑娘们显然不可能如此敷衍,一来“自家姐妹”之间当然应该坦诚相见(以及坦裎相见),总不能连真容都不露一下成天就捂着个脸吧?这二来嘛,之前就说过,我还指望小鱼姐替我好生整治一下“家风”呢!最起码也得让这些大小鲨鱼们多少收敛一些,别他妈成天就想着抢食儿以及无理由撕逼……


小鱼姐终于双脚落地了,然后立马一屁股坐上了王座(我一点意见都没有),随即缓缓揭下头上的面纱笠帽……我看得非常清楚,在这一瞬间中,姑娘们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一模一样的——某种深不见底的自惭形秽(除了爱欧拉这个真·傻白·不甜)。


这种反应……好像不对吧?


坑货们虽然有时候确实巨坑无比,不过颜值可都是相当能打的,基本都属于位面巅峰级别,即便其中的某几人略有些许瑕疵,那也不至于才看对方一眼就把自个儿给整自闭啊……好吧,我不该嘲笑她们,当初在琴鹤洞天初见伊人之时,我自己的表现好像也没好到哪儿去……


其实事情很简单,与颜值的关系也不大,只怪小鱼姐的气质和气场实在太炸裂了,这才是其他人拍马都追不上的落差……


片刻之后,姑娘们各自的性情差别也显现出来了——莱妹别过头去,默默地磨着后槽牙(估计她的心情同样也是“明明是我先来的”那种);安尼克和雅芝你望我我望你,然后都是一脸愁容(大概率是在担心公务方面被新官上任的“当家主母”故意找茬);艾拉打量了四周一圈,先是故作轻松地吁了口气,接着又靠近伊雅小声说着什么(百分之百肯定是“放心,天大的事儿都有姐罩着你”之类的口嗨);伊雅则一边点头应和对方,但态度明显有些敷衍,一边死死咬着嘴唇不放(估计是“这下完犊子了,像我这种吃白饭的‘闲人’绝逼会被第一个拿来祭天嗷……”之类的担忧);只有喜儿雅一脸放光地看着王座方向,眼睛里全是那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激奋昂扬之色(哎,理科生就是好忽悠)……


全场只有一个家伙完全超然物外,丝毫不为所动——没错,说的就是爱欧拉!


我看得很清楚,自打进入议事厅开始,这货就一直在偷偷吃东西,而且还不带停的,除了中间全体向小鱼姐下跪臣服的时候——那也不过是随大流的本能反应而已,小野猫自己哪儿懂这些……话说这都捡回家这么久了,就凭姐的家底儿,难不成还没把她给彻底“喂饱”?伊索尔达平日里到底是怎么办事的嗷……


小鱼姐略略颔首示意,喜儿雅立刻相当狗腿地站了出来,先从某个侍女手中接过一个托盘,又一脸趾高气扬地将托盘里的纸页挨个儿分发给众人……特别是在她的两位娘亲面前,小丫头完全就是一副小孩子自以为已经长大的中二表情,就差把“这下子你们就没资格啥事儿都管着我了吧”之类的心声直接说出口了……


轮到莱妹时,小丫头的表现又立马为之一变。


她一边慢吞吞地来回捯饬托盘里还剩不到五张的纸页,一边挑出其中的某一张递到莱妹手里,结果没等对方拿稳又抽了回来——而且反复循环了好几次同样的操作;与此同时,她的脸上始终带着娇俏可爱的笑容,再加上些许恰到好处的懵懂迷糊之色,然后嘴里还在不断地向对方表达着各种花式歉意——“不好意思啊丽迪姐姐,我好像拿错了,这张不是给您的”、“抱歉抱歉,请稍微再等待一下,我马上就能找出来”、“啊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一不小心手滑了,等我再找一下”、“怎么办啊,我刚刚明明都已经找着了,这下子又不见了”……


好家伙!


这丫头有前途啊!就这份无师自通突然觉醒的顶级茶艺天赋,谁见了都得写一个服字……不对!现在可不是吃瓜看戏的时候,没看见莱妹都已经一脸抓狂了诶……


我正打算出面干预,小鱼姐悠悠地开口了。


——都拿到了吧?你们有五分钟的阅读理解时间——小詹森小姐,你也一样。


小丫头顿时一个激灵,赶紧收了神通——一秒钟不到便找到了“正确”的纸条塞给莱妹,然后一溜烟回了自己的位子。


五分钟转瞬即逝,小鱼姐再次开口训话。


——各位女士,希望你们已经确实看清楚了这上面的每一个字——也必须看清楚。从今往后,这些条款就是你们必须时刻牢记并切实遵循的日常义务与行事规范;至于你们在公务方面的具体职责变动,等到之后你们向我作述职汇报时再单独另行安排……


——奖惩方面,通常就按照这上面的相关条款执行,另外也不排除临时添加新的违规条款与惩罚方式的可能。我现在只强调一点——任何人都不要试图心存侥幸,以为等到事到临头的时候可以恳求霍亨索伦阁下为你徇私;你们必须弄清楚一个最基本的事实——在我做决定的时候,她从来就没有说话的份儿!也就是说,只要你们被我逮到,我想抽谁鞭子就抽谁,我想打断谁的腿就打断谁,我想关谁进监狱就关谁,我想把谁扒光扔外面游街示众就扒光谁……好吧,最后这项暂不实行,否则的话说不定某人会一跺脚直接撂挑子下野……总之一句话概括就是,霍亨索伦阁下在这种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亲自为你们敷药、接骨、喂饭、把尿!明白了吗?


一边说着这些屌炸天的女魔头暴论,小鱼姐一边淡淡地瞥了我一眼。我同样浑身一个激灵,赶紧跳出来捧哏站台。


——嗯,没错,就是这样……拜托,你们能不能别用那种哀怨的小眼神看我?玄机大师刚刚已经说得很透彻了,但凡我这个不合格的主人能有一丢丢替谁网开一面的资格,我他妈早就把相关的豁免条款写到你们手里的那张纸上了!哪儿还用得着现在跟个孙……跟个“傀儡”似的陪你们一起重复挨训……行了,别一个个哭丧脸了,都给我打起精神!这些条款也不是玄机大师一个人的意思,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我提出来的,只要你们能把平日里撕……平日里搞小动作内斗的那些“勇气”和“劲头”分出一点半点,要做到这些要求并不难。最起码……当你们真的受罚的时候完全不用担心药剂不够,对吧?另外,到时候我一定会亲自下厨,给那些被关小黑屋的人单独开小灶,以便使她能更好地撑过监禁期……总之,不管你们一时半会儿能不能想通,这件事情都已经不可更改!采邑的事务体系与日常作风必须得到切实有效的矫正和改观!那么现在,请诚实地告诉你们的主人,有没有人依然无法接受这些条款?有没有人打算之后故意摆烂……嗯,故意懈怠渎职?乃至表面假装接受、暗地里却准备跟我和玄机大师对着干?有没有?有就当面说出来!


原本我还打算以调侃的口吻随便说两句就收工的,可说着说着,也不知道是咋回事,自个儿内心里却越来越较真儿;到了最后这几句话时,已经完全是一副声色俱厉的态度了。


谁都不是傻子,这种时候根本就没有一个人会跳出来当出头鸟。至于她们内心里的真实想法,那是属于诸神的权柄,我就不用操这份多余的闲心去揣测了。


——看来各位女士都没有意见,那么从明天开始,此项决议便正式开始实行。此外,假如有人认为这些条款中的某一条或几条的具体内容还有待商榷的话,现在也可以马上提出来;只要你的意见的确是客观公正的,我可以对这些内容当场作出修订——注意!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一旦到了明天,任何的不同看法与做法都将被视为对我本人以及对规则本身的蓄意挑衅!请各位好好考虑清楚。


哎呦,这操作可太丝滑了吧?我这才刚刚从红脸转黑脸,她那边居然立马黑脸变红脸,实属无缝切换呐这是……嘛,说不定还是当初做“女冠”时练出来的话术,也就是“不管谁打棒子谁给枣,总之打了就得马上给”这种套路……


枣是给了,但依旧没人主动吭声——这也很正常,总不能因为这颗“枣”看起来比较像真的,于是就立马傻乎乎地一口吞下肚吧?这万一要是女魔头光说不练、甚至从一开始就打算引蛇出洞钓鱼执法呐?那岂不是自己主动往人家的枪口上撞?


可怜的姑娘们既怂得一批,又不甘心放弃这个最后的“合法抗争”机会,于是不停地互相递着小眼神,你拽我袖子我扯你腰带,眼巴巴地盼着其他人里面有谁会脑子一热——艾拉这天坑甚至还明目张胆地附在爱欧拉耳边小声怂恿,也不知道该说她聪明还是傻……


指望爱欧拉自然是没戏的,喜儿雅则明显已经公开投敌,剩下的两对情侣更是彼此严防死守……最终,所有的眼光都望向了莱妹这个唯一“孤立无援”的“单身狗”——如果排除掉她跟我的私人关系的话。


当然,说不定正是因为这一点才使得她们对她“寄予厚望”——她们肯定认为,就算莱妹再怎么得罪女魔头,我也会暂时先护着她,至少不会让她当场难堪;即便真要按女魔头的规矩来,“家规”也是从明天才开始生效的嘛……


嗐,我真的很想对她们说一句,小姐姐们既然都已经长得这么美了,那就别啥事儿都想得太美嗷……


莱妹兀自挣扎纠结了半晌,又连瞅了我好几眼,最后还是克服不了自命为“首(zui)席(jia)心(pao)腹(you)”的那股子骄傲劲儿,“不负众望”地站了出来。


——那个,玄……玄机大师,关于C项中的第十二条,能不能……去掉?


闻言,众人立刻低头去看自己手上的纸页,随即又一脸茫然地抬起头互相对视,心直口快的艾拉第一时间便问了出来。


——怎么回事?莱迪亚,你在说什么?哪儿有什么见鬼的C项第十二条?明明C项里面总共才只有十一条……


莱妹没理她,只是眼巴巴地望着小鱼姐。小鱼姐却连一个字都懒得说,抬手摇了摇食指。


——那么……那么至少增加到三天……好吧好吧,最起码一周一次,行吗?


小鱼姐这次依然没有说话,但也没有马上表示否决。莱妹一咬牙,啪地单膝跪了下去。


——本人,莱迪亚-弗里茨在此向诸天神明郑重起誓,我以后一定会好好遵守您制订的其他所有规则。但惟有这一条,我真的……真的接受不了……


莱妹到底在说啥?我顿时好奇起来,不过又不好现在就跑过去看她手里的纸条,也只好暂时按下一探究竟的念头。


——求您了!到底要怎么样您才会同意?


小鱼姐突然站起身来,扭头就朝背后的上行廊道飞去,边飞边说了最后一句话。


——我同意了,一周一次。为了让某人在公务上时刻保持勤勉如一的态度,的确有必要适当放松对其日常交配权的管制。


噗!


神他妈的交配权!难怪其他姑娘不明白莱妹在说啥,我他妈是真的服了!明明之前是两个人一起拟定的“家规”,小鱼姐究竟是啥时候给莱妹偷偷加的“定制条款”啊?不用说,绝逼是她指使喜儿雅这个小二五仔……不对!从“资历”上来说,小丫头妥妥的资深自干老二五仔一枚!干这种事肯定轻车熟路!


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个超级巨大的华点——艾拉她们几个已有家室的也就算了,为毛连爱欧拉和喜儿雅这俩单身狗都没有接到类似的“定制条款”?这是不是就意味着小鱼姐打算……


咝!


细思极恐嗷!这下惨了,老娘那无处安放的澎湃荷尔蒙呐……


但我也只是深深叹了口气,完全提不起心气儿去跟小鱼姐掰扯。嗐,幸好是在穿越已久的现在,也幸好小鱼姐自己一个人就可以把我操到爬不起来……要是换成刚穿越的那阵子,保不准我就得因为这个“条款”跟她翻脸!


总之,“家规启动仪式”到此圆满结束,接下来暂时也没啥事儿,众人便一哄而散各回各家。至于这些规矩的实际效果,往后且行且看呗,就眼下来说,和谈会议仍旧是摆在当前第一位的要务……嗯?


嗯嗯嗯?


好吧,也是服了我自己,从我上午打开浴室门的那一刻开始算起,再到仪式彻底结束的现在,已经七八个小时过去了,我居然一直都忽略了一个非常要命的问题——在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我还这么大张旗鼓地搞一场“内部整风运动”真的好吗?这是不是对“主线任务”有点儿太不礼貌了?


一瞬间,我的汗都下来了……


……


最终,我的自我安慰大法再次发挥了作用。


首先,一边是小寡妇的两个军团,一边是拉拉的近卫第一军团。假如人家真想搞事情的话,不管紫杉镇内部平稳与否,最后的结果估计都差不多。


其次,上述双方正处于对峙状态,通常来说,这时候两边谁也动弹不得,紫杉镇等于刚好处在风暴眼当中,反而安全得很。


第三,不得不承认,现如今的外部紧张局势反而对我的内部整顿计划起到了正向推动作用——最起码可以堂而皇之地采取“乱世用重典”的策略,甚至还能试着往“中央集权”的路子上跨个一步两步,同时还不必担心招致强力反弹——平日里可没这么好的机会,泰姆瑞尔大陆的封建体系已经相当成熟,政治生活中处处都是各种权力制衡机制,大部分贵族领主其实也就是表面看起来光鲜而已,说不定就连面对某个民间行业公会的小头目都不敢当众对人家吆五喝六,就更别说随便拿捏收拾治下的正式封臣了……


第四,小寡妇和拉拉固然都不是什么深闺小姐,以往坑我的时候也是一个比一个手段高明,但我还是有些一厢情愿地认为,这种“坑”是不会轻易越过某些边界的,最起码不会对我本人造成直接的损害——否则的话就真的是人间不值得了……


总之,我也只能希望自己的“直觉”能够一直靠谱下去……





第二天,内部整顿正式启动。


从一大早开始,位于一号塔楼二层的“领主日间事务室”就已经门庭若市,除了各处必要的值守办公人员之外,整个紫杉镇镇区稍微有点儿身份地位的家伙们全都汇聚到了此处,七上八下地等待着新任二号主君的单独召见……长长的队列顺着塔楼外部的旋转楼梯蜿蜒下行,一直排到城堡外的大街上,惹来了无数本地民众与外地游客围观——就连城堡里的那些“客人”也都纷纷跑出来吃瓜看戏。


这的确是整个大陆难得一见的奇景——甚至有可能空前绝后。但我却十分明智,从头到尾都没有加入围观的行列,只是在主卧室的露台上居高临下地远远瞅了几眼。


昨天的登场式毕竟只是开胃菜,一时的震慑也不可能长久有效,接下来的一场场述职面谈才是小鱼姐切实建立起无上权威的真正开端。毕竟单纯的暴力压制从来都只是内部管理中的辅助手段,只有凭借高超的眼光、手段、能力、气度、魅力……等等人格因素才能使下属真正心悦诚服——最起码你得会PUA吧?


一句话,再怎么天生就该做领袖的绝世帅才,刷“忠诚度”也得花上大把时间,又不是在玩游戏——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既然如此,在这种关键的起始阶段,我当然不能随便跑出来秀存在感,这只会给她添乱和拖后腿。老老实实地继续做我的甩手掌柜2.0它不香吗?


此外还有另一个意外收获——老妖婆居然再次公开露面了。


她就站在等待召见的队列里,前后都是些低级别的基层外围人员,而且这条队列似乎一直处于“缓时”状态,好几分钟都没有朝前挪动一下(鬼才知道是不是真的“随机排序”,说不定这就是小鱼姐特意给她准备的下马威)……不过还好,至少从老妖婆的神情举止中丝毫看不出正在遭受“折辱”的迹象,她依旧像平日里一样风度合仪地同附近的人们进行着“日常社交”,反倒是害得周围的小人物们轮流感到受宠若惊忐忑不安……


嗯哼,这样也挺好的。绝大多数人在关键时刻固然缺乏足够的理性,然而像老妖婆这样的例外确实轮不到旁人来为她操心。


至于她作出的到底是哪种“选择”,似乎也没必要现在就着急询问,我相信她会自己主动告诉我的,而且不会让我等太久。


……


第三天,第二场谈判于早上九点准时开始。


必须出席的人物依然一个不落悉数到场,围观群众则少了差不多一半——基本都是一些小势力的代表。


这也挺正常。毕竟此次和谈的进程一看就相当漫长,今天的第二场又明显属于过渡性质,再爆出大瓜的可能性很小;这样一来,与其待在会议大厅听双方来回扯皮听得打瞌睡,还不如去继续围观女从男爵家的“整风大戏”,顺便再在镇子各处游逛消遣一番呢。反正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只是来为各自阵营站台外加凑热闹的,在具体的和谈内容上基本没有发言权,确实也没必要时刻关注每一场谈判中的每一个步骤环节,等到最后知道一个结果就行了。


当然,人身安全问题也是其中一个重要因素。会议厅说大也不大,旁听席和谈判席之间又没有架设防御结界啥的,吃瓜群众中更是大把的普通人;这万一要是谈着谈着,突然有人觉得嘴皮子功夫不顶用,打算来个以(物)理服人,比如像拉拉那样招呼都不打一个便把瑞姬给飞了,然后好巧不巧砸进人堆……


但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挺羡慕这些人的,自由果然是世上最稀缺的资源……


谈判过程本身一开始也十分“正常”,基本遵循了双方首场谈判达成的口头协议,全部议程都在围绕如何确定后续三场谈判的具体议程来进行——不愧是套娃,我自己说着都有点儿绕嘴……


总之就是这么一回事,场面也终于变成了真正的政治谈判该有的样子——双方非常“默契”地打着各种太极,态度礼仪周全,措辞含蓄婉转,但在具体的谈判内容上则锱铢必较毫不含糊,越是某些看似不起眼的小细节,越是无限发挥钻牛角尖精神,几乎每一项提案都会反反复复来回拉扯十几几十个回合。比如——


——阿库蕾西娅主祭阁下,我要郑重地提醒您,关于“诺德之锋”荣耀军团在此后二十四个月中的日常驻地位置问题,贵方的提案显然违背了最起码的一般逻辑与常识!我方认为,该项事务没有任何理由成为一条单列的独立提案,而是应当统一归入希雅陲领普亚城与裂痕领卡雷克城关于双城附属之贝伦森林地带的重新划界议题,然后进行整体的连带讨论!


——伦茨从男爵阁下,您的这一看法显然既荒谬又无理。事实上您非常清楚,刚才阿库蕾西娅大人的提案中已经列出了贵方第七军团未来有可能移驻的所有候选地点——在这些地点中,最近的一处距离贝伦森林的边缘地带也在三十公里以上!这样一来,无论将来贵方第七军团打算移驻何地,都不会直接牵涉到贝伦森林地带重新划界后的日常防务问题!所以,您是打算在这一议题上故意混淆概念吗?


——诺维利娅副主祭阁下,故意混淆概念的恰恰是您!您自己刚刚也说了,这些所谓的“候选移驻地点”全部都是由阿库蕾西娅阁下提出的;既然如此,您为何还要一厢情愿地认为我方的选择就一定会从这些地点中产生呢?难道我方连自行决定移防驻地的资格都被您悄无声息地剥夺了吗?您从何时开始拥有了这种连至尊的塔洛斯都要为之嫉妒的无上伟力?况且,之前发言的我方代表中并没有一个人明确声称过“诺德之锋”荣耀军团未来确有相关的移驻计划,贵方又怎么能单方面提前预设这一虚假前提呢?

————————————————————————————————

注:本章未完部分按照惯例放在后面的作者留言里。


——罗伊斯副军团长阁下,我要慎重提请您注意,您刚才声称“风暴斗篷一定会移驻该军团”乃是“虚假前提”,这种说法明显只是一个拙劣的外交欺骗,根本站不住脚!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目前的贝伦森林地区事实上处于希雅陲领与裂痕领“共管”的状态,双方的实际控制区域与兵力分布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变化;而在该地区此前发生的一系列局部军事冲突中,贵方第七军团下辖的数个旗团均在其中扮演过重要角色,该军团本部更是长期驻防于距离卡雷克城仅三公里的绞架岩要塞!那么,当贝伦森林的划界问题最终得到落实之后,无论划界的具体结果如何,贵方第七军团真的能够像您说的那样,还会继续待在现有的位置上不动如山吗?如果您仍然坚持这一看法的话,您能当场向任何一位神明起誓吗?

——这当然不是欺骗,克里塞普斯副宫务卿阁下,罗伊斯大人的原话只是在批评诺维利娅阁下的武断而已,并没有明确否认我方军团的移驻计划——他的意思只是“不确定”,对吗?此外,我还要感谢您对我方的无私支持!您刚刚的发言恰恰证明了一件事情——伦茨大人此前的看法是正确的!“诺德之锋”荣耀军团的新驻地问题与贝伦森林重新划界问题在事实逻辑层面上的确密不可分,二者必须作为一个整体议题统一进行讨论!请问我说得对不对?您还能厚着脸皮把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再吞回去吗?

——请贵方不要一再偷换概念,特别是您,纽伦贝格农务官阁下!我方的提案从一开始就非常明确——当贵方第七军团移驻之后,贝伦森林划界问题即不再与之相关!因此,在双方讨论第七军团移驻问题的时候,把它作为一项单独提案列出就是理所应当的,我方的提议没有任何问题!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先后次序关系,贵方连这种最起码的常识都要坚持视而不见吗?

——塔利亚里乌斯副书记官阁下,世上的基本逻辑可不是只有先与后,事实上,单纯的先后顺序并无太多的实际意义——与之相比,事物与事物之间的因果关系才是最重要的!无论如何,贝伦森林的重新划界都会导致“诺德之锋”荣耀军团未来的防务方针出现极大的不确定性,进而导致该军团不得不调整原有驻地——这是确凿无疑的因果事实,并不是您三言两语就可以颠倒黑白的!

……

——都说一百遍了,只要你们先挪窝,接下来就不关划界的事儿了!两个事项分开讨论难道不比搅和在一起更省事儿吗?为什么总是装不懂呐?你们这样做只会使简单问题复杂化!所以说能不能都消停点儿,在同一个问题上一直掰扯个没完没了真有那么好玩啊?

——真是好笑!费尽心思想让我们先移防,不就打着接下来划界时可以多占点便宜的龌龊主意吗?还真以为这种弱智理由能骗得了谁啊……再说了,既然你们自个儿都知道普亚城的那个垃圾乡下军团干不过我方的第七军团,划界时肯定要吃大亏,那就干脆直接派你们的主力部队上啊!平日里那五个帝都来的大老爷军团不好养活是吧?光是看着都挺膈应的对吧?赶紧都牵出来遛遛呗,咱这边帮你们一次性送走万儿八千的,你们接下来的后勤负担也能轻点儿不是……

——你啥意思?就知道骂骂咧咧挑拨离间阴阳怪气儿,都说了一百遍和平会议和平会议,这一个个都选择性遗忘是吧?三句话不离打仗,打什么打?诺德人不打诺德人不懂吗?要真是浑身骚劲儿没地儿使,喏,梭墨就在海那边的夏暮岛上,一俩月就能到,你们不是个个都有船有兵有粮嘛,跨海打去啊!敢情儿就知道在同胞面前逞威风!你,你,还有你,你们还算不算诺德男人?

——同什么胞?你跟谁同胞?怎么,混淆概念还上瘾了是吧?我啥时候说过要打诺德人了?咱爷们儿要干的是帝国人!你搁这儿跟我装什么傻呐?啊对了,我才想起来,你自己可不就是帝国人嘛!难怪啊难怪……算了,谈判桌上先不动手,再说咱也从不打女人……那就这样,咱跟你没啥好掰扯的,拜拜了您呐!

……

真的,我完全不知道这个见鬼的“翻译系统”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想笑吧,又觉得笑点似乎还没有完全给到位;想阻止吧,人家又没给我发小锤子,实在缺乏足够的立场……

嗯,果然不给我发小锤子是对的——正当我还在这儿犹豫观望反复权衡举棋不定的时候,长桌对面已经传来了一顿咚咚咚的连环敲击声,爱纳斯老母亲一改平日的和颜悦色,相当杀伐果断地开始挨个儿点名赶人。被点到的家伙们不管原本正吵得多么上头,接下来却屁都不敢再放一个,只能乖乖地夹起尾巴离开了会议室。

倒也不是永久驱逐,只是今天上午的这半场不得再次参会,而且视违规程度轻重,接下来的一到三场还会设置半小时左右的“观察期”——只能旁听不能发言,没有再出问题方可重新参与谈判,差不多就是个红牌罚下的意思。

于是转眼之间,双方均只剩下寥寥三四个人。

眼看正常的谈判进程是没法再进行下去了,时间也快到了中午,爱纳斯便果断宣布休会,等下午再继续。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