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二章上 她与她/音乐

作者:孤野的无性恋
更新时间:2023-01-17 15:11
点击:664
章节字数:3704

举报章节
选择正文字体:

本章提示:

主线故事即将展开,知音和那位神秘的女性到底会有怎样的后续故事?学生时代有关“作弊”的事情,不知道大家是否也经历过?


01 音乐·邂逅


五月份,校园里不知名的花竞相开放。迎着清晨的阳光,知音内心充实而倍感幸福。她刚上完了一节声乐课,叶老师说她进步很大,并建议她去参加今年6月份的全国青少年歌唱大赛。曲目是莫扎特歌剧《费加罗的婚礼》中苏珊娜的咏叹调《美妙的时刻将来临》。她从不放弃任何一个可以登台展示的机会,她欢心雀跃地同意了。课后,她约了杨煜合伴奏。


知音和杨煜在琴房配合了几遍后,便去找空着的小音乐厅,站在台上演唱更有感觉。学院每栋教学楼的每一层都会有两到三间小型音乐厅。每个小型音乐厅仅能容纳一百余人,供学生彩排节目、上观摩课、开实践音乐会、技能考试时使用,琴房满员时也可以来这里练琴。每间音乐厅都以古今中外的音乐家的名字命名,“巴赫厅”“贝多芬厅”“贺绿汀厅”……


知音和杨煜就近找了一栋教学楼,她们从一楼走到四楼,每个小厅都有人使用。她们走向五楼,五楼有“克拉拉厅”“门德尔松·范妮厅”“路易斯·法仑克厅”。临近“克拉拉厅”时,听见一阵若隐若现的钢琴声,再走近一点,钢琴声越来越清晰。杨煜心想有人,欲拉着知音往相反的“范妮厅”走去,但知音被曲子所吸引,她想走近些听听。


这曲子,很是动听,知音说不出是哪种风格,只觉得和印象派德彪西的《月光》带给她的直观感受很相似但又不同。她问杨煜有没有听过这曲子。杨煜也说没有。走到“克拉拉厅”门口,门是半掩着的,知音猫着腰看着厅内。那位演奏者正是她一个多月前碰到的身材挺拔、气质干练的女性。她正专注地弹着钢琴。知音不知是看得入神了,还是听得入神了,杨煜和她说话的声音都被她屏蔽掉了。知音感觉眼前的人和曲融为了一个整体。她心里浮现出了后印象派画家梵高的《星空下的罗纳河》。这人和曲便像这副画一样,有种朦胧模糊的美感。她还有更深刻的感受,但是她不知道如何描述。


一曲终了,知音这才回过神来,仔细打量这个人。她穿了一件白色打底装饰着黑色条纹的雪纺衫,袖子上带有蕾丝花边,下身依旧是阔腿的浅色牛仔裤,相貌依然看不太清。她演奏完后对坐在台下的人说:“我们的汇报音乐会定在6月中旬。我创作的两首作品放在音乐会的最后,你们作品的表演顺序还没确定。今天是第一次排练,你们按任意顺序上台表演。以后每周一到周三中午这个时间,都来五楼的音乐厅排练。”


知音不小心碰响了门,里面的人便往外面张望,知音怕被发现会很尴尬,赶紧拉着杨煜逃走了。


“刚才弹钢琴的学姐是谁呀?”知音问。


“啊?她不是学姐。她就是我上次提到过的白老师,你不认识呀?”杨煜说。


“我之前碰见过她一次,感觉像二十几岁,挺年轻的,我还以为是博士生呢!”


“你也太孤陋寡闻了,她就是白老师,白阳春。”


白阳春,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知音心里一颤!然后急忙向杨煜询问关于白老师的事情,她对她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兴趣。


02 阳春白雪


杨煜让知音关注白老师的微博。知音对这些网络平台几乎一无所知。她立刻下载了微博。白老师的微博认证是:旅德青年钢琴家、作曲家,西南音乐学院讲师。微博内容几乎都围绕着音乐,有她自己的原创作品视频,学生的作品视频,国外的学术交流照片,大量的音乐会视频、合影,还有相对较少的自拍。知音终于看清楚了这位老师的脸,脸部轮廓分明,脸颊略清瘦,颧骨微微突出。眼睛不算大,但开扇形的双眼皮很美观。挺拔的山根,让侧脸看起来十分立体。右侧鼻翼有一颗很明显的痣,鼻尖略带一点鹰勾。笑起来的时候,很少露牙齿,脸上泛起微微的涟漪。漂亮中带些英气。


在她的演出照片里,没有一张是穿裙子的。她的演出服主要是燕尾服、西装或是黑色衬衫搭配带腰封的裤子。她身材很高挑,这些服饰穿在她身上极为优雅。看着她的相貌和打扮,知音想起了从高一迷恋至今的日本宝冢歌剧团的男役们。既帅气阳光,又优雅美丽。


难怪会有学姐说,想学作曲,为她的课去;不学作曲,为她的人去。谁不愿意看美人呢?


可是,于知音而言,一个人的外貌就好比一本书的封面。美丽的外貌便是设计精美的封面,精美的封面自然让她感到悦目。可她读一本书或爱一本书,从不会是因为书的封面。没有哪一本名著是因为它的封面而成为名著的。


可是世间不少人只沉醉于精美的封面,封面好看便买了回去,成为了装饰房间的饰品。书里创作了什么惊心动魄的故事?书里探索了怎样深邃的知识、哲思?书里又承载了哪位作者的思想灵魂?他们毫不关心,从未阅读过一个字,便仅凭封面给予了一本书装饰品的价值。


自从知道了白老师要准备音乐会,她每周一到周三的中午都会放弃午睡,去小音乐厅“偷听”。有时候门没有关,她能一窥偶像的容颜,每一次看见白老师,心跳都会加速。有时候门关了,她会趴在门上聆听琴声,如痴如醉。她每天都期待着音乐会的到来,能光明正大地欣赏白老师的音乐和表演。


整个五月,知音的心思都扑在了白老师身上。当她每次偷听完音乐会的排练,走在通往琴房的那条鹅卵石的路上时,她会闻到五月的阳光散发着栀子花的甜香。这阳光照射在道路旁的榕树叶上,有时如星光点点,有时如萤光闪闪。她感觉自己像一朵云,霞光为她搽上了粉胭脂。白老师的音乐给了她无穷的灵感,她开始写诗。她从小学起就热爱写诗,但是高中课业繁忙,便搁浅了。白老师的音乐和她所读过的书为她编织出了一个如理想国一般的诗境。


她写道:“柏拉图的理想国里没有诗歌,我的诗歌里却有一个理想国。”


她写了很多诗篇,献给音乐,也献给白老师。尽管,她对白老师的了解很少,但从那些音符里,她感觉到一种亲切、熟悉和温暖。


时间过得既快又慢,音乐会的夜晚来临了。她知道白老师的音乐会观众一定特别多,去晚了就只能坐后面了。下午五点钟,她就在演奏厅的第三排正中间的位置等待。前两排要留给学院的领导和老师。


学院有两个供正式演出使用的演奏厅。其中一个演奏厅能容纳800余人,常用于各种音乐会、大师课。另外一个规模更为宏大的演奏厅通常被称为交响乐厅,能容纳1500余人,用于外来的一些售票演出和本校规模较大的音乐会以及极优秀的毕业生的音乐会。


看着舞台上的横幅——白阳春钢琴、作曲教学音乐会——她的心紧张得扑通乱跳。包里放了面包和酸奶却胃口全无。她不理解自己此时的慌乱是出于何故。她现在的心情像极了她第一次鼓起勇气参加歌唱比赛的情景。


03 音乐之路


初一下学期,学校迎来了一年一度的“校园十佳歌手”大赛,她鼓起勇气去参加。那是她第一次有机会上台独唱。初赛那天,她来到会场,紧张到有些反胃,她害怕声音会发抖,害怕气息会紊乱,害怕歌声会跑调。参赛选手按照班级顺序,一个个上台演唱,她既期待自己上台,又害怕下一个就是自己。她已经学了半年声乐,父亲并不相信她能学出什么名堂,所以这次是证明自己可以走音乐之路的好机会。无形的压力让她感觉到眩晕。虽然半年来贺老师很看好她,也常常鼓励她,但是父母却认定她没有天赋,不适合走音乐。她倔强地说,对歌唱的热爱就是她最大的天赋。


轮到她上场了,她尽量用微笑掩饰住紧张,尽可能从容淡定。看着台下既是竞争对手又是观众的同学,腿微微发抖。前奏响起来时,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她照贺老师课上所要求的开始吸气、发声。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第一句唱完,她自认为没有任何问题,可不知道为什么台下的同学都捂住了耳朵。“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唱完第一段时,伴奏停了,负责播放伴奏的同学示意她下台。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其他同学无论唱得再差都完整地唱完了,自己并没有哪里不对却连一半都没有唱完。泪水夺眶而出,她想不通究竟发生了什么。这首歌,没有问题呀!绝望感、无力感以及深深的孤独感如狂风暴雨般向她席卷而来。她没有心情回教室,在会场里哭到初赛结束。


赛后,她失魂落魄地走在回教室的路上,刚好碰上了担任评委的周老师。周老师告诉她,她唱得挺好,进了决赛。她更加为同学们的嘲笑感到疑惑。周老师只说是音响效果不好,但评委能听出她是学过声乐的,让她不要在意同学们的反应。时隔多年,她依然不清楚自己被嘲笑的原因,也不清楚自己进决赛是不是周老师给了人情。


初一上学期,她参加了学校合唱团的选拔,周老师负责选人。她唱完了后,周老师面无表情地让她回去了,并没有让她留下联系方式。她知道自己落选了,哭了整整一周。她告诉贺老师实情,贺老师感到很生气,学过声乐的孩子一开口就不一样,周老师太没水平了!后来,大概是贺老师帮忙,知音进了合唱团并主动担任了团长。在排练时,她表现得很突出,唱歌时表情很到位。周老师在别的团员面前称赞道:“你们团长唱歌时笑得最甜。”知音说起自己落选的事,周老师解释道:“可能当时没有注意听,差点就错失一个音乐天才了!”


从那以后,周老师对知音有了很深的印象,所以知音认为自己能进决赛是周老师有意在帮助她。可是,自己的歌唱实力到底是好是差,她很迷惑,很茫然。


时隔多年,她依然觉得自己的歌唱道路既坎坷又可笑,荒诞不经!但一切的苦,今天终于有了回报。坐在演奏厅里,回忆着过去,又再度体会到了当年紧张而忐忑的心情。可她为什么而紧张呢?无从知晓,如同无从知晓当年校歌赛上自己到底唱得好还是差。


本章未完,点击下篇,解锁阳春的音乐会


俞白之间的感情线非常独特!欢迎大家来评,一起探讨!


我要打赏

打赏请先登录

粉丝排行

您目前的粉丝值是:-
排行是:-
打赏动态 更多
  • 还没有打赏记录
没有找到数据。